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七十三章 当真不糊涂?
    肖遥坐在赵丹玄的面前,脸上也带着平静的笑容,看上去还算比较w..la

    赵丹玄也是笑眯眯看着肖遥,这样的感觉就让肖遥觉得有些奇怪了。

    “你知道这一次,梧桐是去了什么地方吗?”赵丹玄看着肖遥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其实他对这个答案还是挺好奇的。

    “是去长阳城,找她的二师兄,长阳提督。”赵丹玄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若有所思,之前他还在想着武梧桐到底是去出去游玩的还是要去做正事的,现在赵丹玄的话也让肖遥放心了,显然武梧桐还没有不务正业到那个地步。

    “你知道梧桐要做什么,对吧?”赵丹玄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赵师父,还说您不是能掐会算呢?”

    赵丹玄哈哈笑道:“我这么说可不是我算到的,而是我猜到的,从梧桐和我说起你的时候,看她脸上的表情就知道,她非常信任你,所以你知道这些事情也没什么,她要是不愿意告诉你,那才是真的奇怪了,在我看来,她还没有那么沉得住气。”

    也不知道武梧桐听到赵丹玄对自己的一番评价会作何感想,但是肖遥觉得,赵丹玄说的还是非常中肯的,都是有理有据。

    正如赵丹玄说的那样,虽然经过了这一场闯荡后,武梧桐也有了一些收获变得成熟了很多,可还是会有些天真有些单纯,相比较而言,肖遥觉得,武梧桐还是适合做那个无忧无虑的郡主。

    这样的辛苦事情,还是不太适合她。

    肖遥心里是这么想的,嘴上也是这么说的。

    在听完了肖遥的话之后,赵丹玄也点了点头,长叹了口气,说道:“其实我也是这么想的,但是这又能怎么样呢?我改变不了她的选择,我也不想去改变她的选择,再者说了,我觉得她这么做似乎也没什么错的,作为她的师父,即便我觉得她应该活的自在一些,但是当她想要做什么的时候,我除了赞成,除了帮忙,别的也不知道了。”

    说到这些,赵丹玄又看了眼肖遥,继续说道:“说起这些,其实我觉得我应该感激你。”

    肖遥有些吃惊,也有些迷茫。

    他实在是想不出来赵丹玄要感谢自己的理由。

    赵丹玄看着肖遥满脸郁闷的样子,哈哈笑道:“这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啊!我只是觉得,虽然梧桐这些年来表现出来的一直都是挺闹腾的,但是我比谁都知道,这些年她过得一点都不开心,反而是这一次出去,回来之后兴高采烈的,第一天就跑到我这里来,和我说到这这一路上发生的事情,只是提起你现在生死未卜的时候,满脸愁容和担心,眼眶都是红的,后来,又自己安慰自己,说你福大命大,肯定不会有事。”

    说到这里,赵丹玄顿了顿,打趣道:“现在看来,确实如此啊。”

    肖遥笑着说道:“是运气不错而已,而且这一次,也是九死一生的……”

    “现在好端端的就没事,大难不死必有后福。”赵丹玄说道。

    肖遥觉得赵丹玄这句话还真是说对了。

    仔细想想确实如此,也就是因为自己这一次差点死过去,却意外得到了桃花岛的气运,在体内形成了元婴,所以赵丹玄先前说的大难不死必有后福用在自己身上非常合适。

    肖遥说道:“那,武梧桐那边,什么时候能够回来呢?”

    赵丹玄摇了摇头,说道:“你要是问我这个的话,我还真没有办法回答你,我也不知道,可能她自己都不知道,这还要看事情进展的顺不顺利。”

    肖遥若有所思。

    “其实这一次,她去找自己的二师兄,无非就是想要借兵。”赵丹玄说道,“原本应该是非常顺利的,其实这件事情可能梧桐自己都不知道,她的二师兄,原本便是她父亲安排出去的,其目的就是为了铺垫接下来梧桐要做的事情,只是现在事情已经过去很多年了,人都是会变的,在这个世界上最难把控的就是人心了,那小子离开郦王府的时候肯定是忠肝义胆,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他自己在北麓也是混的风水生气,谁知道会不会发生什么变故呢?”

    肖遥好奇问道:“按道理说,武梧桐的二师兄,也是您的徒弟吧?”

    赵丹玄点了点头,在这一点上倒是没有什么可以否认的。

    “既然是这样,您的徒弟您还不够了解吗?”肖遥问道。

    赵丹玄哈哈笑道:“你这话问的就没什么意思了,我确实了解,但是这并不意味着,我能预见他这么多年后还能保持着初心啊!”

    赵丹玄简单说道:“就比如说你是那小子,你现在是长阳城提督,官居三品,在朝野如鱼得水,以后还有可能成为皇帝面前的红人,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叛乱呢?为什么还要和梧桐站在一起呢?难道武梧桐事成之后会将皇位拱手让与你吗?”

    肖遥沉默不语,毕竟赵丹玄一番话已经说到了最重要的地方。

    算是一针见血了。

    如果真的是他,恐怕也不会和武梧桐站在一起。这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

    “其实,从客观角度说,梧桐现在所能依仗的实在是太少了。”赵丹玄说道,“虽然她的父亲也为她铺好了路,可关键问题就是,梧桐毕竟是个女孩子,想要成事太难,很多人都不会看好她,一旦不看好梧桐,就不会和她站在一起,当所有人都不和梧桐站在一起的时候,她又怎么成事呢?即便她真的做到了自己想要做到的,那些心高气傲的人,又有几个愿意屈服于一个女人,愿意承认一个女帝呢?”

    肖遥叹了口气,通过赵丹玄的三言两语就能看出,即便赵丹玄作为武梧桐的师父,在这件事情上也不是很看好武梧桐。

    “最重要的是,现在梧桐这孩子心理压力太大了。”赵丹玄叹了口气说道,“她比谁都明白,她父亲的死,和她有很大的关系。”

    肖遥听到这话顿时一愣,用一种疑惑的眼神看着赵丹玄,有些不理解对方的意思了。

    他之前就已经听说了,郦王是自缢而死的,既然是这样,又怎么还会和武梧桐有关系呢?

    看着肖遥满脸不能理解的表情,赵丹玄一点都不意外。

    他给肖遥斟了杯茶,肖遥赶紧持弟子礼双手接过。

    “若是郦王不死,你以为梧桐想要成事能那么简单?之前就已经说了很多人都不看好她,现在北麓的那个皇帝自然也不会有这样的担忧,这样一来,梧桐想要做些什么,便简单很多了,早在十天前,原本在郦王府的暗哨就都已经撤走了,另外,郦王也是用这样的方式,给梧桐让路,只有这样,梧桐才能做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其实一直以来,我都不是很喜欢郦王,你知道为什么吗?”

    肖遥摇了摇头。

    “他虽然不是个胸无大志的人,但是太过于优柔寡断了,他总是喜欢想着兄弟情谊和这天下苍生,却从来都没有为自己想过,他不是不敢反,而是不想反,若是他活着,定然也不会让梧桐去做,既然这样,干脆离开这个世界好了。”

    赵丹玄语出惊人,继续说道:“除此之外,他死后,手上的兵权也能保住,不至于撕破脸,同时,他还写了封信给当今圣上,要不了多久,那个皇帝还会给郦王府三万兵马,让梧桐统领。”

    肖遥瞪大了眼睛,有些不可思议。

    “那皇帝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对外界说,是要用这样的方式安慰郦王府,表达出自己对郦王的敬重,对武梧桐的信任,实际上,就是借此来削弱别人手上的兵力,既然师出有名,让那些人将手底下的兵马分出来一些给郦王府,那些人怕也不敢拒绝。”赵丹玄笑着说道。

    肖遥:“……”

    他忽然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原本他觉得自己算是一个非常精明的人,可是现在他才意识到,若是真的拿出来说的话,自己的脑子根本不够用。

    这些人,一个个都是大佬啊!

    武梧桐和这样的人为敌,真的能讨到好果子吃吗?

    肖遥又一次觉得,武梧桐太冒险,越发的觉得,武梧桐不适合做这些事情了。

    “现在事已成定局,覆水难收,该做的不该做的,那个郦王也都做好了,其实我这辈子都看不起他,反而是最后,他给了我一个惊喜,让我意识到,他还是有些能耐的,这也算是他这辈子做的最对的事情吧!”赵丹玄长舒了口气,正色说道。

    肖遥想不明白了。

    “在我看来,你很希望郦王反?”肖遥问道。

    “为什么不希望?”赵丹玄说道,“我是梧桐的师父不假,可我以前也是郦王的幕僚,在他身边待了那么多年,却没有办法施展我的才华,换到任何人的身上,恐怕都会觉得憋屈吧?要说和平,其实我也觉得和平,但是和平百姓就真的会安居乐业吗?你不放大开门,看看这偌大的北麓,问问那千万百姓,他们当真吃得饱,穿得暖?”

    说到这些,赵丹玄身上的气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不出五年,大秦王朝若是成了,定然将目标瞄向北麓等个国,那大秦王朝的野心路人皆知,可那北麓庙堂上依旧歌舞升平,你说,这当真不糊涂?”赵丹玄目光凌厉问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念了一句:“商女不知亡国恨,隔江犹唱后.庭花啊……”

    (今天的第八章,还在爆发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