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六十七章 输酒又熟人
    随着肖遥的一番话说完,老三的尴尬症简直都要犯了。

    明明是他来找肖遥拼酒的,结果不知道为什么,他反而有一种下不来台的感觉。

    别的先不多说,当着十坛子酒搬上来之后,在气势上,老三就已经输了,准确的说,是被碾压了。

    看着肖遥满脸严肃的样子,虽然老三已经陷入了慌乱,但是一想到自己的主子此时还站在背后盯着自己,无奈之下他也只能高高举起酒坛子。

    “喝就喝,谁怕谁孙子!”老三咬着牙啊说道。

    他其实挺想当孙子的,无奈何,自己连个当孙子的机会都没有,想想都让人心塞,你说说,这世道到底是怎么了,想要当个孙子怎么就那么难呢……

    肖遥也没搭理老三,直接端起酒杯,开始咕咚咕咚喝了起来。

    滴酒不漏!

    老三下意识长大了自己的嘴巴。

    原先他还抱着一丝幻想,觉得肖遥可能只是装装样子,想要用这样的方式将自己唬退,却没想到对方竟然真的就这么开始了。

    “你还愣着干什么,喝啊!”柳乘风看着老三说道。

    老三恶狠狠瞪了眼柳乘风,说道:“我先等他喝完我再喝,难道不行吗?”

    柳乘风可不会被老三这凶恶的模样给吓到,当下便是一声冷哼,嘴上说道:“等我兄弟喝完你再喝?嘿,我还真是第一次听这么说,你和别人喝酒,都是等被人喝完了你再喝的?”

    被柳乘风这么一挤兑,老三也是面红耳赤,仔细想想似乎还真没有这样的道理。

    李晨讯也有些不耐烦了,他觉得老三现在迟疑就是给自己丢人,当下立刻说道:“你还磨蹭什么呢,赶紧喝!”

    老三又想骂人了。

    不怕神一般的对手,就怕猪一般的队友,虽然老三没有听过这样的话,但是他现在心里想的就是这么一个大概的意思。

    在他看来,要让自己喝下这么一大坛子酒,肯定是不可能的,所以他想等肖遥喝不下了,直接喷出来,出了丑,自己的目的达到了也就可以放弃了,这也算是有了台阶下,却没想到自己的主子这么没有眼力劲,对手那边的人开始自己催促自己,这也都在想象之中,但是李晨讯也开始催促自己,这就让他有些没办法理解了,自己主子的脑子里想的到底是什么啊?这是他第一次对李晨讯的智商产生疑惑。

    嗯,一个二傻子,怀疑另外一个二傻子是二傻子。

    这话听着就挺有意思的。

    无奈之下,老三也只能抬起了酒坛子,开始喝。

    一边喝,一边洒。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情。

    真让老三将这一坛子酒喝完,肯定是不可能的,虽然他能喝,但是他又不是酒缸,没那么能装。

    可是李晨讯又开口了。

    “我说,你是不是下巴有个洞啊?这么能漏?”李晨讯说道。这一坛子酒要是真被老三给喝完,恐怕也得漏掉大半,不要说对手了,作为老三的队友,李晨讯都有些看不下去了。说完这句话他还赶紧看了眼杨青蝉,发现对方并没有被自己刚才的调皮话给逗笑,内心再一次陷入了失望中,难道自己真的就一点幽默天赋都没有吗?

    杨青蝉都懒得去搭理李晨讯。

    以前她总觉得,肖遥虽然是个优秀的男人,但是也没有那个优秀。

    现在她总算是想明白了一个问题。

    其实肖遥的身边,不管谁洪飞升还是柳乘风,都算是非常优秀的男性了,最起码在待人处事上,比起普通人要好上很多,她的心里也是下意识将肖遥与洪飞升等人做着比较,才没有觉得肖遥有多么的优秀,现在忽然冒出来一个李晨讯,她才意识到,肖遥简直就是个完美的男人啊!还有以前许汉的那个儿子,和肖遥也是没有办法比价的。

    还没一分钟,老三就坚持不下去了,直接吐了出来。

    一张原本看着还算白净的脸,也是被涨得通红,他弯着腰,使劲吐着,整个胃烧得厉害,都在抽搐着。

    看到这一幕,李晨讯被气坏了。

    原本将老三派出去,是想要给肖遥上眼药的,然而,反而变成了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这丢人还真是丢到姥姥家了。他站起身,快步往前走了几步,也不管老三这个时候还在呕吐,直接一脚踹在了老三的屁股上。老三也没有任何防备,当然了,即便知道李晨讯会踢自己,恐怕他能做的也只是撅着屁不敢有丝毫防备。

    这一脚,将没有半点防备的老三直接踹翻在地。

    “废物,就是个废物!连喝点酒都不行,还好意思找别人去喝酒,真不知道是谁给你的脸!”李晨讯气呼呼说道。

    老三只知道自己被踢了一脚,现在耳朵都在轰鸣,压根就这不是李晨讯刚才在说什么。

    肖遥的喝酒已经算快的了,但是这二十斤酒还是没有喝完。

    李晨讯憋不住了,说道:“他这酒坛子里装的不是酒吧?”

    老三的酒量他还是知道的,即便不知道,他觉得,任何一个正常人都不可能将二十斤酒喝进肚子里,所有他非常好奇,对方的酒坛子里装的到底是不是酒。

    说话的时候,肖遥充耳不闻还在喝着酒。

    李晨讯沉不住气,直接冲到了跟前,扒拉着肖遥的胳膊。

    肖遥终于停了下来,擦了擦嘴角后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李晨讯,问道:“你又想做什么?”

    “我怀疑你和的压根就不是酒!”李晨讯正色说道。

    肖遥看了眼还在呕吐的老三,笑了一声,说道:“那我该怎么证明呢?”

    “简单啊!你的酒,还没喝完吧?”李晨讯问道。

    肖遥摇了摇酒坛子,说道:“还剩一些,怎么了?”

    “我尝尝!”李晨讯说完这句话就将酒坛子抢了过去,举起来灌了一口,这一口刚进嘴里,火辣的酒精味便刺激的他难受,放下酒坛子后就使劲咳嗽起来,眼泪都被呛了出来,其实,李晨讯并不是那种滴酒不沾的人,和老三比的话,他的酒量确实算不上好,但是三两斤还是没什么问题的,之所以反应这么激烈,完全是因为他没想到这乌兰小镇的酒竟然这么烈。

    之前看肖遥喝的那么轻松,他当然下意识认为这样的酒度数不会很高了。

    看着李晨讯狼狈的样子,肖遥只是微笑着。

    在巴库等人的心里,已经将这个叫李晨讯的人鄙视到了土里。

    这还真是输了酒,又输了人。

    原本老三喝不过肖遥倒也没什么,反正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也不可能是肖遥的对手,可是这输了也就算了,竟然还要怀疑肖遥喝的是不是酒,这样的人品实在是太拙劣了,他们现在都想要将这些人从乌兰小镇给赶走,可乌兰小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这样的事情,也拉不下脸,另一方面则是因为他们也能看得出来李晨讯的身份应该不一般,如若不然也不可能这么嚣张。

    他们毕竟还要在魏国活着,所以像李晨讯这样的人,他们还是不愿意得罪的。

    “现在你还怀疑吗?”肖遥笑着问道。

    “……”面对肖遥的问题,李晨讯实在是没有办法回答了,要说还怀疑,这就是睁着眼睛说瞎话了,他承认,不要脸的事情自己这么多年也没少干,但是太过于不要脸就不要了,他自己都干不出来。

    “哼。”李晨讯冷哼了一声,回到了自己之前的位置上坐着,嘴上说道,“能喝酒,也不算什么本事。”

    肖遥心里寻思着,我也没说这是什么大本事啊!不过一想到李晨讯那不同于常人的脑回路,他觉得自己还是不要和对方争辩的好,否则显得自己都有些太弱智了。

    面对李晨讯这样的人,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要去搭理他。

    看到肖遥不说话,李晨讯又问道:“怎么了,你觉得我说的没道理吗?”

    “没有啊,我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的。”肖遥笑着说道。

    李晨讯没想到肖遥竟然这么好说话,一下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了,这就像是拳击手蓄力已久挥出一拳,然而这铁拳却像是砸在了空气中一般无从着力。

    看着李晨讯眼神中弥漫着不甘和委屈,肖遥在想,这个年轻人的心理素质还真是够差的。

    这才哪到哪啊,竟然就已经这么沉不住气了,自己似乎还没有怼他呢,这样的心理素质还出来跑什么江湖啊,老老实实在家里当地主家的傻儿子多好,嗯,这就是之前柳乘风用来形容李晨讯的,现在肖遥是觉得,这句话放在李晨讯的身上已经是越来越贴切了。

    肖遥看李晨讯半天不说话了,自己也就继续去和身边的人聊天了。

    李晨讯气的简直都要爆炸了。

    他恶狠狠等着肖遥,如果非得用三个字来形容他此时的心情,那就是:弄死他!

    他想要弄死肖遥,顺便弄死坐在肖遥身边的柳乘风,看到这两个人他就来气。

    忽然,他脑海中闪过了一道灵光,再次站起身,笑容满脸走到了肖遥的面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