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六十五章 地主家的傻儿子
    过路的那一队人马,肖遥只是和对方远远打了个照面,并没有认识,也没有交流。

    他们的到来,自然也受到了乌兰小镇的申请款待。

    只是没一会,柳乘风就气呼呼到了肖遥的跟前。

    “太过分了,简直太过分了!”柳乘风一边走着,嘴上还一边念叨着。

    肖遥看着柳乘风,忍着笑问道:“你这碎碎念的毛病又是和谁学的啊?谁又招你了?”

    柳乘风叹了口气,说道:“就是新来的那几个人呗!”

    “他们才来,你就能产生矛盾了?”肖遥哭笑不得问道。

    柳乘风坐了下来,才说道:“我就是看不惯他们啊!凭什么对乌兰小镇的人吆五喝六的,人家盛情款待他们,那是客气,是礼数,结果到了那些人那边,就变成理所当然了,一个老头还说他们家公子口味比较刁,非得吃些好的,肉也要烤嫩一些——他娘的,真把自己当回事了?”

    听柳乘风简单一说,肖遥也算是明白了。

    也难怪柳乘风如此不高兴,肖遥听柳乘风这么说,都觉得有意思。

    “算了,在这个世界上不知道有多少咱们看不惯听不惯的事情,要是每一件都要生气的话,咱们这辈子什么都别做了,就想着生气好了。”肖遥说道。

    柳乘风叹了口气,虽然知道肖遥的话说的在理,可心里始终不舒服。

    “对了,那来的人,是什么来头啊?”肖遥问道。

    “我怎么知道?听说是魏国一个大官的儿子,姓李,叫什么我就不知道了。”柳乘风说道,“看着来头应该不小,他老爹如果真的是魏国的大官,最起码也是一品二品的。”

    肖遥乐呵说道:“要是拼爹的话,你这显然输给对方了啊!”

    柳乘风冲着肖遥翻了个白眼。他虽然也是个官二代,可从来都没有喜欢和别人拼爹的习惯。

    “对了,等会晚宴,咱们似乎还要和他们一起吃呢。”柳乘风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你书生意气别太重。”

    柳乘风一愣,瞄着肖遥问道:“啥意思?”

    “就是吃饭的时候,别动不动看不惯这个看不惯那个的,到时候翻了脸,反而乌兰小镇的居民面子上都不好看。”肖遥说道。

    毕竟不管是他们还是新来的那些人,都是乌兰小镇居民的客人,巴库他们就是主人,若是客人闹了矛盾,尴尬的一定是主人。

    “放心吧,我又不是傻子。”柳乘风强笑着说道,“这么点道理,我还是懂的。”

    两人聊天的时候,忽然有个年轻人,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在年轻人的身后,还跟着一个小眼睛的小老头,身材并不是很高,也很瘦,仿佛一阵风就能将他吹倒似得,但是肖遥却意识到,那个老头是个一重高手。

    肖遥吃了一惊,虽然说灵武世界高手很多,但是一重高手也不是烂大街的货色,更不会随随便便给别人当保镖,可那年轻人的随从竟然都是个一重高手,这就值得人惊讶一下了。之前柳乘风说,那年轻人父亲若真的是当官的,最起码也是一品二品,现在看来,这样的说辞还真是一点都不过分。

    那年轻人也就二十四五岁,带着一个金腰带,腰带上用红色的绳子系了一个牌子,金镶玉,上面的内容就是一种图案,肖遥看的也不是很清楚。

    等到那个年轻男人走到肖遥面前后,直接坐了下来,似乎并不需要任何人的允许。

    肖遥都看在眼里,却没有多说什么。

    正如他之前和柳乘风说的那样,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他们看不惯也听不惯的事情了,若是每件事情都要生气,他们这辈子什么都不要做,就顾着生气了。将时间浪费在这样没有意义的事情上简直就是对生命的严重浪费。

    “之前听乌兰小镇的人说,你们昨天晚上收拾了一只妖兽?”那年轻男人说道。

    柳乘风气不过,刚站起身想要说话,却被肖遥使了个眼色,他立刻偃旗息鼓了。

    肖遥回望着那个年轻男人,点了点头,说:“有这么回事,怎么了?”

    “哈,照这么说,你也是个修仙者了?”年轻人问道。

    肖遥又点了点头:“是。”

    年轻人叹了口气:“现在的年轻人啊,稍微有点能耐,就喜欢到处卖弄,比如你是个修仙者的身份,就恨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了,这样不好。”

    肖遥:“……”

    他心里简直想要骂人了。

    这特么是个神经病吧?

    老子什么时候到处宣扬我是个修仙者的身份了?

    这特么不是你自己舔着脸过来问的吗?

    一瞬间,肖遥便失去了和对方继续交谈下去的念头,他总觉得,说的太多了,别人还会觉得自己也是个二货呢。

    看到肖遥不说话,那年轻人又说道:“我这么说也是为了你好,出门在外的,还是低调点好。”

    肖遥忍不住了,笑着说道:“我不需要别人叫我做人。”

    “放肆!”肖遥话刚说完,那小老头就沉不住气了,“我们家公子教你这些,是为了让你以后少吃亏,你不感恩戴德,还胡说八道?”

    肖遥见过闲得慌的,然而却第一次见到这个闲得慌的。

    还真是老子放个屁,你都要教我用纸擦一下了。

    看到肖遥皱起眉头,柳乘风心里念叨着,肖哥,别忍着啊!打他啊!打死他!

    肖遥并没有如了柳乘风的愿,之前就说了,尽可能不要和对方产生矛盾。

    他叹了口气,点了点头:“好好好,你们家公子说的都对。”

    “这还差不多。”小老头冷哼了一声,又恢复面瘫表情。

    肖遥:“……”

    这小老头估计脑子也不太够用,否则,怎么可能连好赖话都听不明白呢?

    我这么说,明明是花式嘲讽你们好不好?

    这时候,那个年轻人又说了:“看你年纪轻轻,却能是个修仙者,恐怕也是名门大户家的吧?”

    肖遥还没说话,那年轻人又摆了摆手。

    “当然了,你说不说,也无所谓,反正你爹官再大,也没我爹官大。”年轻人说道。

    肖遥:“……”

    “不过呢,你放心吧,也不要和我产生什么距离感,更不要用仰望的眼神看着我,毕竟我这个人交朋友,不在乎别人家里有没有大官,反正再大也没我爹大。”年轻人继续说。

    肖遥:“……”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年轻人就是个脑子不太好使的二缺……

    自己明明还什么都没说呢,话都被这个年轻人说完了。

    更有意思的是,这个年轻人之前还念叨着让自己不要太过于张扬,要低调。

    他从这个年轻人的身上可没有看到半点低调的样子啊!

    肖遥站起身,说道:“你要是没事的话,我就先走了,等会也要吃晚饭了。”

    “你……你急什么?”年轻人不忿说道,“你知不知道,能和我坐着聊天,都是莫大的荣幸?”

    肖遥呵呵一笑,真看不出来。

    这时候,杨青蝉也走了过来,这是准备和肖遥他们一起吃完了。

    看到杨青蝉,那个年轻人,顿时眼睛一亮,赶紧站起身,这是迎着杨青蝉走了过去。

    “姑娘止步,在下李晨讯,敢问姑娘芳名?”李晨讯彬彬有礼,和之前表现出来的神情语气完全判若两人,感情这人也是有两张面孔的,用来对付不同的人。对待肖遥等人就是一副天上地下老子的老子最牛.逼的架势,面对杨青蝉,就是书生气很重的偏偏少年了。

    杨青蝉愣了愣神,半天没回过神。

    “走了走吧,青蝉,别搭理他!”柳乘风拉着肖遥和杨青蝉就要走。

    杨青蝉小声问道:“那个人,是什么人啊?怎么也没见过呀!”

    “谁知道呢?地主家的傻儿子吧。”柳乘风说道。

    杨青蝉掩嘴偷笑着。

    肖遥倒是觉得,柳乘风对那个叫李晨讯的年轻人做出的评价非常中肯。

    柳乘风之前说话的声音虽然小,可还是被那个年轻男人给听见了,他脸上的笑容瞬间收敛,取而代之的是满脸寒霜。

    “给我站住!”李晨讯扯着嗓子吼道。

    肖遥等人脚下步子没有变慢,继续往前走着。

    谁搭理他,谁就是神经病!

    那年轻人到也执着,追着肖遥等人,一直到了吃饭的大帐篷里。

    “鬼奴,给我将那年轻人抓过来掌嘴!”李晨讯盯着柳乘风的方向说道。

    那个小老头摇了摇身体,贼兮兮笑道:“主子,咱别着急呀,要是教训他,倒是不难,可是,这不破坏了您的形象吗?”

    李晨讯一愣,看了眼小老头,恍然大悟,又瞥了眼杨青蝉,说道:“这姑娘长得倒也是天生丽质,不错,我喜欢,之后带会宫,做个妃子也是好事。”

    说完,他便也抬腿走进了大帐篷里,又恢复了之前彬彬有礼的模样。

    他们进来之后,几乎都没有人瞥他们一眼。

    肖遥柳乘风等人原本就不待见他们,自然不会去和他们打招呼。

    至于乌兰小镇的人,也都在围着肖遥念叨着。

    在乌兰小镇,肖遥可比李晨讯等人受欢迎多了。

    (应了一个小读者的要求,说他今天生日,要将名字加进书里,嗯,就是李晨讯,地主家的傻儿子,你们说他看到我这么写会不会砍死我?另外,今天的最后一章了,第十四章,今天爆发了四万三千多字,然而你们以为我要睡觉了?不,十二点之后,还有明天的!我要疯!)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