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五十九章 砸锅卖铁弄死你
    坐在船上,肖遥看着桃花岛,在视线中越来越小,最后只变成了一个黑点,却依然没有转过脸。

    说白了,现在肖遥的心里还是充满了不舍。

    杨青蝉坐在肖遥的身边,看着肖遥的侧脸,小声说道:“其实我觉得,即便真的留在桃花岛,也是挺好的。”

    肖遥看了眼杨青蝉,笑着说道:“你要是后悔了的话,我现在就可以将你送回桃花岛呀。”

    他还是挺希望杨青蝉后悔的。

    老实说,他并不是特别想带着杨青蝉,不管从哪个角度说,杨青蝉跟着他,似乎都不是什么好事,只是这样的话又不好说的太直接。

    “我才不要呢。”杨青蝉赶紧使劲摇头,脸上的表情看着都有些不淡定了,似乎肖遥刚才说的话,把她吓了一跳,一副很是惶恐的模样,嘴上也说道,“我也就是说你,只要你在哪,我就在哪,我都说过了的。”

    肖遥只能点头了。

    他也知道杨青蝉的想法,无非就是觉得桃花岛没有她熟悉的人,自己就是她唯一的依靠。

    其实肖遥觉得这是一个非常危险的信号,虽然杨青蝉长得不错,可是他并没有想过在灵武世界还要沾花惹草。

    他,毕竟还是要回到以前那个世界的。

    在那个世界,还有很多人等待着他。

    等自己走了之后,杨青蝉该怎么办呢?

    这也是肖遥不愿意接受武梧桐感情的原因,他总觉得,这是一件非常自私的事情,虽然对他而言没有什么损失,但是等自己走了之后,她们该怎么办呢?肖遥现在并不确定自己是不是能够将任何人带回自己的那个世界,肖龙象的话,应该是没什么问题的,毕竟他原本就是和自己一样,不是这个世界的人。

    看着肖遥不再说话,杨青蝉也沉默了下来,只是安安静静看着肖遥,她觉得,这都是一种享受,自己能有几次安安静静看着这个男人的机会呢?

    等船靠岸,肖遥等人下了船,并且买了四匹马,朝着北麓出发,中间还是要经过魏国,然后跨过长河,最后抵达北麓。

    路上,肖遥看着柳乘风,笑着说道:“等回到了北麓,你是不是还要回家看看啊?”

    柳乘风一听,赶紧使劲摇头。

    “还是别了,我爹的性格我还是知道的,我要是真的回去了,估计会被他打死。”柳乘风说道。

    他早就知道,这一次柳乘风出远门,就是离家出走,家里父母都不知道的了。

    “都说父母在,不远游,游必有方,你这做的不对啊。”肖遥说道。

    柳乘风好奇问道:“游必有方?我有方向啊!”

    肖遥心里寻思着你有个屁的方向,你的方向就是跟着我。

    庞一二在一旁说道:“这里说的游必有方,并不是说要有方向,方说的是方法,有妥善安置自己父母的方法。”

    柳乘风乐呵说道:“我老爹身边想要溜须拍马的人可太多了,他哪怕只是受点风寒,都不知道会有多少人争着抢着要来照顾他,根本就没我什么事情。”

    肖遥笑了一声,看来,这样的风气,也不单单只是在华夏盛行,你看,即便是在灵武世界,这样的事情发生的也不少啊。

    等到了晚上,肖遥等人先住下来,不过客栈只剩下三间房,肖遥决定和庞一二挤一挤。

    原本柳乘风提出让自己和庞一二睡一间屋子,可肖遥想到庞一二和柳乘风之间并不熟悉,之前在桃花岛虽然待了不短时间,但是那么长的时间里,庞一二也只是闭关修炼着,当然了,现在修为也没有突破,不得不说,庞一二的天赋是真的不算特别好,能有现在的修为,也只能说是因为这家伙比较努力了。

    这样努力的劲头,若是放在肖遥的身上,估计他现在的修为也有三重高手了。

    住下来后,晚上随便吃了点东西,休整一夜,第二天又继续说法。

    这一路上,肖遥等人要么就是在路上,要么就是在客栈里休息,绝对不会将时间浪费在玩乐上。

    这些,杨青蝉也都看在眼里。

    她总觉得,肖遥对武梧桐好的都有些过分了。

    虽然肖遥嘴上不说,可是杨青蝉看的出来,在肖遥的心里还是非常紧张武梧桐的。

    明明都已经从柳折枝那里得到保证,说武梧桐在北麓暂时还是安全的,但是肖遥却依然快马加鞭,马跑累了,就立刻花费银两再去买马,半个月的时间,肖遥就已经买了四十匹马了。

    等柳乘风和杨青蝉累了,肖遥还会往他们的身体里渡入灵气,确保他们始终处于身体健康的状态。

    柳乘风庞一二杨青蝉等人,都没怨言。

    首先,柳乘风原本就是归心似箭,虽然他知道武梧桐喜欢的人是肖遥,他也不再喜欢武梧桐,可是在他的心里是真的将武梧桐当成了一个非常要好的朋友,武梧桐对柳乘风虽然嘴上经常训斥,心里也还是将他当成了朋友。

    熟悉武梧桐的人其实都知道,这个刁蛮郡主若是真的不喜欢你,训斥你的想法都没有,直接一鞭子抽过去,或者直接扔在一旁不去搭理。

    庞一二原本就是修仙者,修为也已经快要到金丹期了,这点折腾对他而言还是无所谓的,即便是不睡觉赶路一个月,不吃不喝,他都没什么问题。

    如果不是为了照顾柳乘风和杨青蝉的话,肖遥和庞一二两人想要赶到北麓,最多也只需要花费一个月的时间了。

    这半个月,却还没有离开魏国。

    在魏国,肖遥虽然没有想着要去游玩,却也将魏国的风土人情给摸清楚了。

    其实灵武世界,所有国家的风土人情都差不了太多,姜国的男人不会留长发,魏国的男人都喜欢蓄胡子,当然了,这些都不是强制性的。

    简单的说,灵武世界国家虽然也有律法,然而比起华夏以前的那些朝代,却要宽松许多了。

    相比较而言,灵武世界还是比较自由的。

    这也是因为这就是个修仙者众多的世界,若是条条框框约束太多了,反而会限制很多修仙者,其实现在各个国家的律法,其中约束修仙者的就很多了。

    比如,不能飞行,飞越一个国家,如果哪一个修仙者真的敢这么做了,一定会被那个国家视作仇人,毕竟这是对自己国家的羞辱。

    这一般人听着或许会觉得有些没办法理解,可要是换一种形式说,也许就变得容易理解了,比如鹅国,会允许华夏的侦察机在他们的航空领域到处飞行吗?

    这两者虽然不能放在一起比较,其实表达的意思都是那么回事。

    在魏国,肖遥也发现了一些挺有意思的事情。

    虽然叶听潮就是踏天门的人,可实际上,若大的魏国,还真找不到几个对踏天门有好感的人。

    不管是普通老百姓还是魏国的修仙者,只要提起踏天门,没有一个是冲出向往憧憬神色的,一个个都是咬牙切齿,要么就是谈虎色变。肖遥对此只能深表好奇,怎么说这踏天门也是一个修仙者门派,怎么就能做到让这么多人深恶痛绝呢?这得做了多少缺德事情啊?这些人难道就不会害怕自己被天打雷劈吗?

    杨青蝉倒是解释了肖遥的疑惑。

    “这仔细说起来,也挺简单的,因为踏天门是魏国最大的修仙者门派,甚至在整个灵武世界都能排的上名号,更何况还有一个叶听潮给他们遮风挡雨,所以,在灵武世界,你可以不认识魏国的皇帝是谁,但是不能不知道踏天门门主是什么人。”

    听杨青蝉这么一说,肖遥就明白了。

    “说白了,踏天门在魏国就是无法无天呗!”肖遥说道。

    “这么说还真不过分。”杨青蝉说道,“之前踏天门还敢找清风镖局的麻烦,要是在,魏国,即便是皇帝,也不会太折腾清风镖局的,毕竟提起魏国,很多人就会想起清风镖局,若是清风镖局真的消失了,魏国财政这一块,也会失去一大笔。”

    肖遥哈哈笑了笑,说道:“那之前那一次,魏国的皇帝就没什么意见?”

    “因为是踏天门。”杨青蝉说道,“既然是踏天门出手,魏国的皇帝也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了。”

    “既然是这样,难道叶听潮就没有想过要管一管吗?”肖遥问道。

    之前肖遥也是见过叶听潮的。

    老实说,虽然洪飞升和叶听潮直接打了一架,但是从肖遥的角度看,叶听潮似乎并不是那种没有规矩的人。

    杨青蝉说道:“其实仔细说起来,叶城主的人品还是不错的,只是,他一心想着修仙,所以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根本就不管,他可能都不知道踏天门惹了多少天怒人怨。”

    肖遥叹了口气。

    其实即便杨青蝉不说,肖遥也能想到有些。

    那个叫叶听潮的家伙,和庞一二其实还是有一些共同点的,就是一门心思想着修仙,之前和洪飞升打架的时候肖遥就看出来了,他在想魏国的那个皇帝脑子里想的到底都是些什么,就这样的人,竟然都能成为什么城主。

    他有什么管理才能啊?肖遥这么说真不是看不起叶听潮,只是觉得在这方面,叶听潮的能力真的有所欠缺。

    当然了,这都是魏国的事情,肖遥也没必要操心太多,反正他们也不会在魏国待太久,倒是杨青蝉提起这些,看上去有些惆怅,嘴上说道:“我总觉得,如果按照这样的趋势继续下去,要不了多久,魏国的王权都会动摇,在我看来,踏天门真的是非常有野心的,他们肯定不愿意只是一个修仙门派。”若是平常时候,杨青蝉对这些事情也不会多么的担心。

    可她原本就是魏国人。

    她可以说魏国百般不好,但是却希望魏国能慢慢变好。

    其实很多华夏人也是这样,一个个在网上说着华夏怎么着怎么着,但是哪个国外人敢在华夏公众论坛上说一句华夏不好,他们能将键盘抠出来喷死他。

    这就是国家感。

    我可以说它不好,你敢说一句,老子砸锅卖铁也要弄死你!

    (今天的第八章,两万五千字的爆发了,你以为结束了?不,还在继续!继续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