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五十四章 你觉得我敢吗
    当柳三月说她只是一个普通人的时候,肖遥也在观察着她脸上的表情。

    结果让肖遥挺惊讶的,从柳三月的脸上,肖遥并没有看到任何的失落,反而是有些轻松。

    “其实,做一个普通人也挺好的,最起码肩膀上没有那么多的担子了,等以后要死了,也就死了,挺好……嗯,就我现在的身体情况,大概算是二十五岁,还能活个几十年呢!”柳三月说道。

    肖遥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他不知道,柳三月说的都是她的心里话,还是故作轻松。

    反正这样的事情要是落到肖遥的身上,他想要接受这样的结果,还真是有些困难。

    对于一个修仙者而言,忽然失去修为,这简直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别想那么多,我是真的不在意。”柳三月说道,“或许我这么说,你觉得有些难以理解,可等以后你若是经历了我身上经历的事情,或许也就想明白了。”

    肖遥点了点头。

    柳三月又赶紧改口,说道:“不好意思啊,我胡说八道呢,我身上经历的事情,你还是别经历的好。”

    肖遥稍微皱了下眉头,笑了一声,笑容中满是不屑。

    看到肖遥这样的表情,柳三月似乎也有些不开心了,柳眉轻蹙,问道:“怎么了,你觉得我说错了什么吗?”

    “我只是觉得有些可笑,其实你心里还是觉得你受了很大的委屈。”肖遥说道。

    柳三月微微一愣,摇了摇头:“以前或许是,但是现在我都已经想明白了。”

    “你嘴上说自己想明白了,可我真的看不出来你到底是哪里想明白了。”肖遥说道,“你若是真的想明白了,也不会说出刚才那么一番话了。”

    “你不懂,就不要乱说。”这个时候柳三月脸上的表情已经变冷了,“不要觉得,你能知道我心里想的是什么。”

    肖遥耸了耸肩膀:“其实我也就这么一说而已,当然了,你到底想明白了,还是没想明白,都是你说了算的,我即便说了,也做不得准。”

    柳三月没有去反驳肖遥的话了。

    肖遥坐了下来,随手抓起一枝树杈,一段一段折了打发时间,嘴上继续说:“我只是觉得,在这个世界上不管是谁,都受过委屈,你觉得你受了天大的委屈,我也觉得我受了天大的委屈,每个人都会遇到委屈,这辈子有一帆风顺的人吗?有的,他们走的快,但是未必走得远,人嘛!都是要一点点走向成熟的,可是年纪大就一定成熟吗?有的人活了四五十岁,还是跟个孩子一样,蛮不讲理,任性,为什么?因为他们没有收到苦难,什么成熟,所谓的成熟,无非就是受到的苦难太多了。”

    柳三月下意识坐了下来,看着肖遥。

    她忽然觉得,肖遥说出口的话,挺有意思的。

    肖遥继续说:“孩子三四岁的时候,他因为用巴掌拍了拍爷爷的脸,被父母打了一顿,那个时候他便知道,长辈是不容冒犯的,这就是一种成熟。再大一些,孩子大了一些,在外面打碎了别人的东西,父母来道歉,并且赔偿了银两,那个时候他又明白,做错事情是要负责的,是要赔偿的——人嘛!不都是这么一点点长大的吗?”

    柳三月笑了一声,看着肖遥,说道:“继续说下去。”

    肖遥原本确实打算继续说的,但是听柳三月这么一说,反而不想说了。

    “没什么想说的,我只是将我的想法表达出来,然而,我的想法也未必就是正确的,我怎么想是我的事情,你怎么想又是你的事情,你的想法或许早就已经根深蒂固了,不是我三言两语就能改变的。”

    柳三月轻轻点了点头,说道:“但是我觉得你说的挺有道理的。”

    肖遥看着柳三月,说道:“你承认你以前犯过错误,对吗?”

    柳三月点了点头。

    “那就好,既然你知道你犯过错误,那这样的错误,你还会再犯吗?”肖遥问道。

    柳三月使劲摇头。

    肖遥双手放在一起拍了个巴掌,说道:“这就对了啊!人嘛!都会有傻了吧唧的时候,可只要傻过一次,就好了,最起码以后不会犯同样的傻了。”

    柳三月笑着说道:“你的嘴皮子,真的挺不错的。”

    肖遥站起身拍了拍屁股山的草和泥土,又不想说了。

    “不说了?”

    “不说了!”肖遥气呼呼说道。

    “可是,我真的觉得你说的有道理。”柳三月说,“我承认,之前,我确实觉得自己受了天大的委屈。”

    肖遥听柳三月这么一说,总算是露出了一丝笑容。

    这姑娘既然愿意承认,就证明自己刚才说的话,确实起到了应该起到的作用,这就是一种阶段性的胜利呀!

    仔细想想,肖遥觉得自己都有些小激动了。

    咳咳,扯远了,肖遥重新正视着柳三月,问道:“你真想明白了?”

    “没有啊,这不还等着你给我思想教育一番吗?”柳三月问道。

    肖遥总觉得柳三月非常的不正经,好像在戏弄自己似得。

    他都不知道,这姑娘是真的想听着自己继续往下说,还是用一种冷笑的态度盯着自己说:“吹,你再继续吹。”

    就从现在角度说的话,肖遥显然觉得后者的可能性要稍微大一些。

    “咱们还是先赶路吧,既然你不会飞行,那我带着你飞好了。”肖遥说道。

    “别别别,真等到地方了,咱们想要好好聊聊都没机会了。”柳三月赶紧摆手说道。

    肖遥心里寻思着,我怎么就那么不想和你继续讨论这个话题呢?

    可看柳三月此时又是满脸认真,并且每一个毛孔里都写满了求知欲的样子,肖遥又不好意思不说了。

    肖遥咳嗽了一声,算是清了清嗓子,其实主要目的也是想要缓解一下自己的尴尬,不知道为什么,只要面对柳三月,肖遥就会觉得浑身上下的难受,这可能是个天生携带尴尬症病毒的姑娘……

    “既然你觉得自己受了委屈,那就这么想呗,愿意表现出来,就表现出来呗,反正现在一切都过去了,女人长得漂亮,不如活得漂亮!”最后这一句话绝对不是逍遥的原创,只是以前在网上看到太多了,夏意星还曾经用这句话做过某个社交软件的个性签名,今天肖遥索性拿来用的,他觉得这样的一句话,放在这样的环境里,还是挺合适的。

    当肖遥这句话说出口的时候,柳三月眸子都闪亮了一下,跟滴了眼药水似得。

    “长得漂亮,不如活的漂亮?”

    “是啊!”肖遥笑着说道,“是不是觉得我说的很有道理?”

    柳三月想了想,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肖遥说道:“可是,我长得也很漂亮啊?”

    肖遥:“……”

    就不喜欢和这样的人聊天!

    非得把天给聊死了是不是?

    还能不能愉快的玩耍了?

    他感觉自己的心脏都抽搐的有些难受了。

    在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没有灵性的姑娘呢?

    她难道就没想过,她要是一直这么说话的话,会没有朋友的吗?

    肖遥气的胸口都疼了。

    “但是,我真的觉得我自己受了很大的委屈呀!这换做任何人的身上,谁又能轻易释怀呢?”柳三月往前走着,苦笑着说道,“我真的不是那种特别大度的人,如果我真的早就想开了,我又怎么会在你进入宫殿后才醒来呢?说到底,我还是没有办法说服我自己,我就是不明白,为什么在这个世界上,总是会有这种不公平的事情。”

    肖遥闭口沉默,安安静静看着柳三月。

    之前他就在想着,若是让自己继续说下去,不管说多少,都是无济于事的。

    重点不在于他怎么说,而是看柳三月怎么说。

    只有柳三月开始发表长篇大论了,肖遥的目的,才算是真的达到了。

    正如肖遥之前想的那样,当柳三月开始了之后,似乎就没打算停下来了。

    她继续说道:“我觉得,我真的将我能付出的,都付出了,为什么,我那么爱他,最后得到的确实这样的结局呢?你知道那个时候,我在想些什么吗?我就觉得,我真的好蠢,为什么喜欢上一个这么不堪的人,可是,我又觉得我好贱,明明知道他如此的不堪,却还是放不下,忘不了。”

    肖遥笑了一声,和柳三月并肩走着,说道:“说什么忘记,那原本就是扯淡,只要人还活着,又怎么可能去忘记对方呢?其实,真正的忘记,不是真的不记得了,是真的不在意了。比如,你再见到他时候,心里不会泛起涟漪,不会心跳加速,不会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只是看着他,笑着说一声,你好,再见。”

    “能这么轻松吗?你不觉得,这是一件非常困难的事情吗?”柳三月问道。

    “一点都不难的。”肖遥说道,“其实总有人说,时间久了,就忘了,还真不是,多少人时间过了那么久,不还是没有忘记吗?比如你,沉睡了多久,不还是没有释怀吗?我觉得最好的方法,是找到一个更加适合自己的人。”

    “再找一个适合自己的人?”柳三月冷笑连连,“你觉得我敢吗?”

    (今天的第三章,稍后的更新会在白天的十二点后持续爆发,将会是一场大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