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四十四章 真的错了
    洪飞升还是想不明白武梧桐离开的理由,他总觉得,自己的想法没错,但是看柳乘风和柳折枝都是一副非常笃定的样子,他只好不再多说什么了。

    难道自己真的不懂女人吗?他忍不住想着……

    就在柳折枝离开的七天后,肖遥终于醒了过来。

    这个消息,立刻传遍了整个桃花岛。

    当洪飞升和柳折枝两人一同赶过去的时候,肖遥已经坐在院子里开始喝茶了。

    面色红润,精气神十足,完全不像大病初愈后该有的模样。

    洪飞升激动地简直都要哭了。

    他想了很久也不知道自己该说些什么,做些什么,只能冲上去给肖遥一个大大的熊抱。

    肖遥只是眯着眼睛笑着。

    “第二重了?”洪飞升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成功突破到了二重高手境界,我这一次,可显些都要死了,若是还没有办法成功突破到二重高手境界的话,我自己都要被自己蠢哭了,这多委屈啊?”

    洪飞升哈哈大笑起来。

    他还是挺佩服肖遥的。

    即便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肖遥还是能做到将自己的幽默发挥到极致。

    这要是换做他,肯定做不到。

    杨青蝉也在边上,激动地满脸眼泪,她真的以为肖遥这辈子都醒不过来了,可是她的心里也想好了,即便肖遥真的醒不来了,她也要一直守着,只要肖遥还没死,她就一直守在床边,若是肖遥死了,她就守在坟前。

    当她跟着肖遥离开清风镖局的时候,她的全世界,就已经只剩下肖遥了。

    其实她也知道,这样一点都不好,自己终究还是要有自己的生活。

    然而她也不知道自己到底该怎么做,只能暂时这么来了。

    守在肖遥身边,是因为,自己总得围着自己的世界转吧?

    肖遥看着洪飞升杨青蝉刘奕柳乘风等人,弯下腰,鞠了个躬。

    “让你们担心了。”肖遥说道。

    “别矫情了,醒了就好。”洪飞升说道,“不过你是怎么醒过来的啊?”

    肖遥哭笑不得:“该醒就醒了呗。”

    洪飞升抓了抓自己的后脑勺,他也觉得自己刚才问出口的问题非常的没意思。

    肖遥四处看了看,脸上忽然写满了好奇:“武梧桐呢?怎么没看到她啊?”

    洪飞升叹了口气,说道:“她走了。”

    肖遥有些诧异:“走了?去哪了啊?”

    “回到了北麓。”洪飞升说道,“不过现在应该还在路上吧,走了还没几天呢。”

    肖遥沉默了一会,点了点头:“回去也好。”虽然嘴上是这么说,但是肖遥忽然觉得有别扭,一想到以后就看不到那个英气十足,喜欢胡闹的姑娘了,多多少少还是有些失落了,他安慰自己说,人嘛!都是感情动物,相处的时间久了,忽然要分离,换做任何一个人都会感到失落了,事实是不是这样,肖遥自己也不敢确定,但是他只能这么告诉自己。

    看到肖遥忽然这么淡定,洪飞升就变得有些不淡定了。

    “你就一点都不惊讶吗?”洪飞升问道。

    肖遥眨巴眨巴眼睛看着他:“惊讶啊,挺惊讶的啊,你没发现我之前满脸都是惊讶的表情吗?”

    洪飞升咳嗽了一声,想起之前柳折枝和柳乘风说的话,问道:“你知道她为什么回去?”

    肖遥哼了一声,看着洪飞升的眼神就像是看着一个二傻子似得:“怎么着啊,你当我是能掐会算啊,她又没跟我说她为什么要回去,我怎么会知道?”

    洪飞升瞥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柳折枝和柳乘风,眼神也充满了质问。

    看吧,之前你们还说肖遥肯定能给我一个答案,现在怎么说?

    听肖遥这么说,柳乘风也有些想不明白了:“你真不知道?”

    肖遥摇了摇头:“我当然不知道了。”

    柳乘风也没说话了。

    “好了好了,先不管这些了,这姑娘天天跟着我也不是什么好事,看我这一次都差点挂了,她要是天天跟着我,指不定哪天也出了什么意外,再者说,她就喜欢胡闹,现在回去了,也只能去闹腾她老爹,闹腾不到我们了。”肖遥笑着说道。

    洪飞升点了点头:“这么说也没问题。”

    “好了,肖遥,既然你醒过来了,这几天就先好好休息休息吧。”柳折枝说道。

    “好。”肖遥点了点头。

    聊了一会,柳折枝等人暂且离开。

    等只有肖遥和洪飞升的时候,两人坐了下来,肖遥长叹了口气。

    洪飞升有些莫名其妙的:“怎么了?”

    “我在想,武梧桐等回到了北麓之后,恐怕北麓的天也要变了。”肖遥说道。

    洪飞升满头雾水:“什么意思?”

    说完这句话,他仿佛忽然明白了些什么,说道:“你小子还是知道武梧桐这一次回去是想要做些什么啊?”

    肖遥笑了笑,却没说话。

    洪飞升气坏了:“我说你到底知不知道啊?怎么就喜欢故弄玄虚呢?”

    肖遥很委屈:“我也没说我知道啊,我只是觉得,应该能大概猜到一些。”

    “那你之前怎么不说呢?”洪飞升问道。

    之前洪飞升问肖遥的时候,肖遥还看傻子一样看着自己,现在想想,实在是太过分了。

    肖遥揉了揉头发说:“我又不是很确定,再说了,人那么多,说了对她而言未必是什么好事。”

    洪飞升一听这话,乐坏了,说:“瞧你这话说的,整的跟武梧桐要回去造反似得。”

    不料,肖遥却满脸惊讶看着洪飞升,问道:“你怎么知道?”

    洪飞升:“……”

    他内心深处简直都要咆哮了,我知道个屁啊!我就是随口说说好不好?

    但是看肖遥现在满脸严肃的态度,似乎自己随口一说,却说中了?

    难道那个姑娘真的要回去造反?

    这郡主当的好好的,非得给自己找麻烦干什么啊?

    反正洪飞升是有些没办法理解,他甚至还觉得肖遥就是在开玩笑。

    肖遥站起身,来回走了一圈,在床上躺了这么长时间,他觉得自己非常需要活络活络筋骨。

    一边走着,他嘴上也一边说道:“其实在还没有来到桃花岛之前,武梧桐就已经有这样的想法了,在北麓她老爹那个王爷当的一点都不舒服,北麓皇帝也在虎视眈眈,还想着逼迫郦王交出兵权,其实,郦王对此倒是没什么意见,只是武梧桐有些受不了。”

    洪飞升笑着说道:“还真看不出来啊,那姑娘竟然还这么有野心。”

    肖遥看了眼洪飞升,摇了摇头:“还真不是那么回事,她也不是那种非常有野心的人,只是她觉得北麓那个皇帝欠他们家太多了。”

    洪飞升点了点头没说话,要是肖遥说的这样,他就没有办法发表什么意见了。

    他不了解这里面的事情,自然也没有资格对武梧桐做出的一些决定发表任何意见。

    “不过,她为什么要现在忽然回去呢?”洪飞升问道。

    肖遥又沉默了。

    洪飞升气得不行,说道:“我说你小子,什么时候染上的坏毛病啊?怎么现在就喜欢卖关子了?”

    肖遥小声说道:“真不是我喜欢卖关子,我只是担心要是将我的想法说出来,你会不会觉得我有些自作多情了。”

    洪飞升说道:“那你得先说啊,你什么都不说,我怎么发表我的意见呢?”

    肖遥叹了口气,问道:“你先告诉我,我这一次昏迷了多久吧。”

    “一个多月吧。”洪飞升估摸了一下说道。

    “那就难怪了。”肖遥点了点头。

    “什么意思?”

    肖遥想了想,问道:“你说,武梧桐是不是喜欢我?”

    洪飞升听肖遥这么一说,算是明白为什么这家伙之前不敢说,还说什么担心自己会觉得他自作多情了。这样的话,要是自己说,肯定没什么,但是让肖遥说出来的话,还真有些古怪,确实有些自作多情的味道。好在肖遥说的也是事实。

    “你这不是废话吗?”洪飞升说道,“哪怕是我,都能看出来好不好?”

    肖遥笑着说道:“这话说的,跟你自己是个是傻子似得。”

    洪飞升也觉得自己刚才说出口的话有些古怪。

    一般都说,傻子都能看出来。

    到了他这,却说自己都能看出来。

    通过等量代换,自己可不就是傻子吗?哦,洪飞升也不知道啥是等量代换……

    “不过,她回北麓和喜不喜欢你有什么关系啊?”洪飞升问道。

    他也懒得和肖遥讨论傻子不傻子的问题,虽然他不是那种好奇心特别重的人,可现在他是真的有些弄不明白了。在他看来,既然武梧桐喜欢肖遥,那正确做法应该就是和杨青蝉一样,日日夜夜守着肖遥才对,怎么能自己一个人回到北麓呢?他之前觉得武梧桐这个姑娘的性格还是挺不错的,但是因为这件事情,却让他对武梧桐产生了与之前截然相反的看法。

    虽然他也知道,这要是换做一般女孩都会这么做,可是他毕竟是肖遥的朋友。

    作为肖遥的朋友,他自然是不爽了。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因为她喜欢我,看到我天天躺在床上,却什么都做不了,你说她心里怎么想?她回到北麓,无非就是想要强大自己,总不至于像现在这样,看着躺在床上的我,什么都做不了,什么忙都帮不上,她也会想着,若是她的实力足够强大,去黑森林我们会不会也带上她,或许一切的结果也都会发生改变了……”

    肖遥的一番话说完,洪飞升彻底保持沉默了。

    他又不是傻子,怎么会不明白肖遥话里的意思呢?

    他也觉得,肖遥说的很有道理。

    如此说来的话,自己真的错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