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四十三章 武梧桐要走
    肖遥回到桃花岛之后,身体状况也开始好转,只是因为肖遥,青蝉和武梧桐可没少掉眼泪。

    当看到躺在床上的肖遥一副病恹恹模样的时候,青蝉和武梧桐才意识到,自己竟然已经对这个男人,如此看重了……

    “这算是什么样的情绪呢?是爱情吗?”武梧桐想着。

    杨青蝉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相比较而言的话,武梧桐的心情其实是最古怪的。以前她也没有想那么多,更没有想到自己的情绪会有多么的脆弱,可是今天她才忽然意识到,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

    “洪道长,肖遥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啊?”相对而言,这个时候的柳乘风还算冷静一些了。

    “不知道。”洪飞升看着柳乘风摇了摇头。

    其实他也挺想给柳乘风一个答案的,关键问题就是,即便事洪飞升,都不知道肖遥到底什么时候才能醒过来,又怎么能给柳乘风一个像样的答案呢?在他看来,现在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等下去,等肖遥苏醒过来,除此以外,他们就真的什么都做不了了。这样的话,洪飞升也不想多说,他总觉得自己要是这么说了,会传递出太多绝望失落的情绪。

    终究不是什么好事。

    肖遥躺在床上,刘奕便来看了不少次,一直都是一副忧心忡忡的模样,除了白天帮忙照顾肖遥之外,晚上也会夜夜为肖遥祈祷。她说,这世界上好人真的不多,有一个,总得让他好好活着。

    虽然刘奕总觉得,自己现在天天都和先人们住在一起,肖遥自己本身就是个仙人,即便自己祈祷,都不知道找谁祈祷了,可她明明知道这是一件非常没有意义的事情,却从来都没有停下来过,毕竟,她能做的事情实在是很少很少了,当她生死一线的时候,肖遥能够施展医术将她从鬼门关拉回来,然而她却并没有肖遥那样的医术,所以自己能做的,也只是祈祷了。

    哪怕起到没有什么用处,最起码自己现在没有闲着,对于刘奕而言,什么都不做,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一种精神折磨,她实在是难以承受。

    躺在床上的肖遥,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谁也不知道。

    柳折枝该是三天两头就往自己师妹那边跑,也会经常看看肖遥,每每看到肖遥依然还处于昏迷状态,也是愈发的担心,一方面是觉得肖遥这人还不错,若是真的挺不过去,确实挺可惜的,另外一方面,则是因为若是肖遥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她的师妹也就危险了,现在她还指望着肖遥来救自己的师妹呢。

    这么说似乎有些不近人情,可实际上却是如此。

    她和肖遥虽然认识,但是两人之间也没什么太多的瓜葛,只能说是认识,朋友都说不上。

    要说柳折枝多么的担心,关心,显得也太假了。

    只要是个正常人,都不会那么多愁善感吧。

    这要是换做洪飞升的话,估计柳折枝也会魂不守舍了。

    小溪在听闻肖遥的事情后,也赶紧提前出关,没有继续修炼,直接赶了过来,哇哇哭了半天。

    小孩子毕竟都是单纯的,她也不在乎肖遥到底是好人还是坏人,她只知道,肖遥救过自己母亲的命,那就是好人,看到肖遥现在这副模样,她比谁都要难受。

    一个月的时间眨眼就过去了,肖遥却依然没有醒过来。

    从一开始的满怀期望,到现在的日渐失落。

    刚看到肖遥的时候,虽然大家心里都很难受,但是武梧桐说肖遥命大,肯定不会那么容易死。

    可是现在都已经过去了一个月,肖遥却依然没有醒过来。

    每一分每一秒,对于他们而言都是一种折磨。

    似乎只要每过去一天,肖遥醒过来的几率就要小很多似得。

    洪飞升要离开桃花岛。

    他就是这么和柳折枝说的。

    “之前我就和寻道宗的人说过,若是我朋友真的出了什么意外,我一定会让他们寻道宗后悔。”洪飞升眼神刚毅,弥漫着一股杀气,这还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次这么愤怒。

    以前他总觉得自己既然是个修仙者,是个修道者,一定要做到不管面对什么样的情况都做到心平气和。

    然而现在洪飞升忽然意识到自己错了,他觉得自己实在是太看得起自己了,现在他已经 沉不住气了,他恨不得自己下一秒就能出现在寻道宗然而大闹一番,可以不杀人,但是一定要从上到下全部揍个遍,包括那什么掌门 ,总得让他们寻道宗记住这个教训,也总得帮着肖遥出口气吧?

    肖遥总说,自己只要在他的身边,他就会有底气,什么都不怕了。

    可是自己真的保护好他了吗?

    肖遥知道自己喜欢柳折枝,不管做什么都是尽心尽力,而且这一次若不是为了柳折枝的事情,他也不会这么着急提高修为炼制丹药。

    这还不是因为他把自己当成了兄弟吗?

    “这一次,是我将肖遥带出去的,但是我却将他这样带回来了。”洪飞升红着眼睛说道,“别人还都说那青城山的洪飞升是什么十大高手之一,我算个屁的高手啊!我明明都想好了,不管遇到什么麻烦,都要保护好他,但是我却什么都没做到,甚至之前在琼山皇陵,若不是肖遥的话,我现在可能都回不来了,我没有保护好他,反而是他保护我,你说,我算什么高手?”

    柳折枝盯着洪飞升,眼神平静。

    许久,她轻声说道:“你要是真的去,那我和就和你一起去。”

    洪飞升摇了摇头:“这是我的事情。”

    柳折枝忽然伸出手,放在了洪飞升的脸庞上。

    她冁然而笑,柔声说道:“说什么傻话呢,我是你的女人,你的事情难道就不是我的事情吗?”

    说出这番话的时候,柳折枝脸上的表情看着非常的平静,没有半点不自然,也没有觉得多么的不矜持。

    好像这就是理所当然了。

    好像他们之间早就已经是理所当然了一般。

    最重要的是,当柳折枝说出这一番话之后,洪飞升也没有觉得多么的突兀,好像原本就该如此。

    “可是……”洪飞升刚想说话,又被柳折枝给打断了。

    “这一点,你就不要和我争辩了,我说了算。”柳折枝说道。

    洪飞升终于笑了:“好。”

    “但是,你真的想好了吗?”柳折枝说道,“还是那句话,只要你去,我就和你一起去,管他什么寻道宗,在老娘面前就算的上什么?可是现在肖遥还没死,他还活着,或许等他醒来之后还会生龙活虎的,若你现在去了,要用什么样的说辞呢?难道告诉寻道宗的人,你的朋友,肖遥,现在已经是死了吗?我想你一定不愿意这么说吧?难道在你的心里已经认定肖遥死了吗?”

    柳折枝这一番话说完,洪飞升又一次哑口无言了。

    他认真思索着,觉得柳折枝说的很有道理。

    现在,肖遥还活着,他还没死。

    自己为什么要去寻道宗呢?

    可是,就以肖遥现在的情况,他真的能醒过来吗?

    “这都过去一个月了啊。”洪飞升懊恼说道。

    柳折枝轻笑了一声,说道:“对啊,都一个月了,肖遥也没有死,你说,他的命得多硬啊?既然一个月都没死,那现在就更不会死了。”

    洪飞升没有说话。

    这时候,武梧桐和柳乘风忽然朝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

    洪飞升和柳折枝一起站起身。

    等武梧桐走到他们面前的时候,立刻开口说道:“柳岛主,洪道长,我想回北麓了。”

    洪飞升和柳折枝看上去都有些诧异。

    听到武梧桐的这一番话后,洪飞升显然有些不舒服。

    他眼神一冷,沉默片刻,说道:“好,那你回去吧。”

    “嗯。”武梧桐点了点头,转身离去。

    这时候,柳折枝却赶紧走了上去,说道:“我找人送你回去。”

    “不用了,柳岛主,谢谢你的好意。”武梧桐说道。

    “你一个小姑娘家,这条路这么长,你一个人太危险了。”柳折枝说道,“即便你真的想要做些什么,最起码,也得活着是不是?”

    武梧桐微微一愣,想了很久,点了点头。

    等武梧桐走了之后,洪飞升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石桌被他这一巴掌拍得四分五裂。

    “什么意思啊!肖遥现在可还没死呢!”洪飞升怒火中烧,“怎么了,觉得肖遥醒不过来了,就不想等了,想着回去继续做自己的郡主了是吗?”

    柳折枝走到洪飞升的跟前,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背。

    “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武梧桐啊。”柳折枝说道。

    洪飞升一愣,问道:“什么意思?”

    “你觉得,武梧桐想要回去,是因为她觉得肖遥已经死了,继续留在桃花岛也没什么意义了?”柳折枝问道。

    洪飞升冷哼了一声,说道:“难道不是这样吗?”

    “你要这么说的话,看来你不单单是不了解武梧桐,也是不了解女人。”柳折枝说道。

    “对啊,洪道长,你误解武梧桐了,她不是那种人的。”还留在这里的柳乘风也赶紧说道。

    “那她为什么现在就要回去?”洪飞升问道。

    柳乘风脸一僵,摇了摇头,没有说出个所以然,其实之前当武梧桐跟他说的时候,他也问了,可是武梧桐并没有给他什么答案。

    “等肖遥醒来吧。”柳折枝说道,“肖遥若是醒来了,肯定会给你一个答案,除了他之外,谁也不知道,但是我相信,绝对不是你想的那样。”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