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四十一章 简直是自杀
    肖遥看着那条朝着自己高速旋转而来的屠龙,他展露出来的情绪看上去非常的淡漠,无喜无悲,然而从他的眼神中,看到的也不是怯弱,畏惧,还是一如既往的炙热。

    仿佛,这个家伙从来都不知道害怕为何物。

    别的暂且不说,就肖遥这样的心理素质,还是非常不错的,反正旁观者们是这么认为的。

    那些跟着三师叔一同而来的寻道宗弟子们,此时都有些不淡定了。

    若是之前,他们倒也无所谓,希望这三师叔能够尽快将那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轻人给斩杀了。

    可是在知晓了洪飞升的身份之后,那样的想法,就彻底没有了。

    他们只是想着,三师叔一定不能真的将那年轻人怎么着啊!

    傻子都看得出来,那个和三师叔交战在一起的年轻人,和洪飞升之间关系非常不错。

    洪飞升之所以没有出手三师叔的原因,都是为了给那个年轻人机会。

    若是这个年轻人真的被三师叔给怎样如何了,他们这些人加在一起也承担不起洪飞升的愤怒。

    所以他们只能在心里默默念叨着,三师叔啊三师叔,你可一定要点到为止,千万不要真的将那年轻人怎么着啊!

    其实,他们也想着自己能不能冲上去,制止这一场战斗,可他们都知道,到了现在这样你死我活的程度,压根就不是他们能够阻止的了。而且,洪飞升就站在边上,然而,洪飞升却并没有上前阻止,这也意味着,洪飞升并不希望这场战斗就此结束,既然是这样,他们又怎么还敢轻举妄动呢?

    然而他们的想法,还真不是正确的。

    洪飞升没出手是事实,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希望肖遥和那个三师叔继续战斗下去。

    虽然现在他的身份只是一个观众,但是因为他和肖遥的关系,看着还是会觉得心惊胆战的,他总有一种感觉,仿佛下一秒肖遥就会死在这里似得。

    这样的战斗,实在是太过于惊险了,每一分每一秒,都充满了无限杀机。

    同样不眨眼的还有庞一二。

    观看着肖遥和那个三师叔之间的颤抖,他同样能感悟到很多。

    毕竟那两人,不管是谁,实力都在庞一二之上,他原本就是个修仙狂,一天到晚都想着要用什么样的方式来提升自己的修为,现在这样的战斗,能够在静距离内观看,对他而言也是一个机会,所以他自然不愿意放过这个机会。

    此时此刻,肖遥还在拼斗着,尽管肖遥身上的衣服都变成了布条,又被鲜血浸湿,紧紧贴在身上。

    每一个毛孔,似乎都在往外渗透着血液。

    洪飞升依然没有上前阻止。

    他知道,这就是肖遥的机会。

    肖遥之所以费尽心思想要找到二重妖兽,又到现在都不愿意拿出兵马俑这样的底牌,甚至都不需要他出手,等待的就是这样一个机会。

    将自己逼到绝境!然后硬碰硬!

    置之死地而后生,这句话到底有没有道理,洪飞升并不知道,但是他明白,这句话放在修仙上绝对是再合适不过的。

    想要突破自我,原本就是要将那个自我进化到一个顶点,然后借助自身的强大或者是外来的力量,有所突破。

    肖遥的动作已经越来越慢了,那个三师叔同样如此。

    他已经不想和肖遥继续打下去了。

    他已经活了三百多岁,什么样的高手都见过,但是像肖遥这样的还是第一次见,这简直就是不要命啊!要知道,任何一个修仙者,在达到某一种成就之后,都是非常惜命的,毕竟修仙原本就是一件非常辛苦的事情,好不容易能有现在这样的修为,谁也不愿意就此身死,让所有的努力付之一炬。

    然而,肖遥似乎压根就没有这样的想法。

    这家伙的武器已经不再是手中的剑,而是他的命。

    真正的以命相搏!

    “来啊!再来啊!”肖遥的头发湿漉漉的,一双眼睛也变得通红,眼白处布满了血丝。

    他怒吼着,歇斯底里,仿佛欲与天公试比高。

    三师叔已经有些胆怯了。

    他真的不想和肖遥打下去了,如果可以的话,他很希望这场战斗就此结束,然而他的心里比谁都要清楚,现在即便他想要结束,肖遥也不会给他这个机会,而且,只要他在现在这个时候,敢有半点犹豫,就有可能被肖遥抓住机会,然后对方用他手中的剑,贯穿自己的胸膛。

    所以,他只能绷紧神经,不敢有丝毫的怠慢。

    现在用上轻敌这样的词语,已经非常不恰当了。

    准确的说,从一开始,他就没有轻敌,更不会因为肖遥是个一重高手而去轻视对方,如果他有这样的想法恐怕早就死了。

    “疯子,疯子!”三师叔的内心也在咆哮着。

    肖遥仿佛不知疲倦一般,两人撞在一起,又一起飞出去,接着肖遥总是会先站起来,再次发起冲击。

    虽然一开始,三师叔还能坚持着站稳,可后来,他也和肖遥一样,都是飞出去摔在地上了。

    肖遥爬起来的速度越来越慢。

    他也好不到哪去。

    再这么下去,他总觉得,自己很有可能就是最后的失败者了。

    失败者意味着什么?无非就是死亡。他不允许自己输!

    于是,在即将力竭的时候,他手中的砍刀忽然消失,出现的是一面金色铜镜。

    “这是……坤铜镜?”看到那面镜子,洪飞升的眼神骤然收缩。

    他的双拳同一时间握紧,汗毛倒竖,似乎随时都有可能冲上前去。

    当看到三师叔拿出那面镜子的时候,杞天等几个年轻人也都是目瞪口呆。

    那可是寻道宗真正意义上的宝物啊!

    没想到,竟然就被三师叔带在身上。

    更没想到的是,三师叔竟然还将此物取了出来。

    这可是真正的神器啊!

    据说,想要催动坤铜镜,需要消耗五十年的修为。

    若是如此的话,恐怕在催动一次坤铜镜之后,三师叔的修为,也得倒退到一重高手了。

    寻道宗的弟子都知道,三师叔突破到二重高手是多么的不容易。

    然而现在,三师叔竟然做出了这样的牺牲,也就意味着,他现在已经到了万不得已的地步。

    他已经被肖遥逼到无路可退了!

    看着那个年轻的身影,杞天等人都沉默了。

    他们都是年轻人,而且年轻气盛,眼睛里容不下任何人,总觉得老天第一老子第二。

    可现在肖遥的横空出世却给他们带来了沉重的打击。

    他们现在总算是明白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大家都是年轻人,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大家都是一重高手,为什么差距就这么大呢?

    这个问题,值得他们好好思索了。

    肖遥看到那面坤铜镜,瞳孔也是骤然收缩,他不是灵武世界的人,自然不可能知道这坤铜镜,可他却有一种熟悉感。

    他总觉得,那面镜子上有一股神秘的气机,自己似乎在哪见过。

    下一秒,他就回过神来。

    黑龙刀!

    那面镜子之所以会给自己熟悉的感觉,就是因为有一股和黑龙刀差不多的气机,然而这一面是镜子一个是一把刀,其中差别很大,之所以有相同的气机,也只能说明一点。

    这是神器!

    严格说起来,这是肖遥见到的第三件神器了。

    白首九歌符离傀龙四把长剑只能算是上品仙器,距离神器还有一小段距离。

    黑龙刀是肖遥接触到的第一把神器。

    第二把神器就是许狂歌飞升之后,留下来的那把朴实无华的铁剑。

    现在,这面小镜子就是第三件。

    此时,那五十米外的三师叔,忽然口中吐出一口鲜血,血雾喷洒在那面镜子上,顿时一道红光隐隐浮现,旋即化作一道红色长虹,从镜面迸发而出,朝着肖遥直冲而来。

    肖遥脑海几乎没有运转,下意识取出了那把铁剑。

    握住剑柄,催动着许狂歌留下的剑气,剑气灌注到长剑中,长剑在他的面前幻化出无数道白色剑影。

    剑影最后聚合在一起,挡在肖遥的面前。

    当那道从坤铜镜中迸发而出的红色长虹,与肖遥催动出来的剑气撞击在一起的时候,一股气浪以两股能量爆发处为中心点往四周扩散。

    肖遥的身体被气浪高高卷起,直接飞了出去。

    三师叔,杞天等人同样如此。

    洪飞升伸出手一把拽住庞一二,才避免后者同样飞出去的下场,至于寻道宗的那些人,则也都飞了出去。

    洪飞升和他们又不认识,不会在意他们。

    话说回来,当那股气浪冲袭而来的时候,即便是已经有八重高手修为的洪飞升,都往后退了两三步。

    从他脸上的表情可以看出,硬生生抗下这股气浪的他也一点都不轻松。

    这还只是战斗的余波。

    却已经让洪飞升如此动容。

    三师叔和肖遥就站在战斗的中心点,他们接触到的气浪,不能相提并论了。

    这也幸亏肖遥和三师叔都只是一重二重修仙者,无法催动神器真正的力量,否则的话,光是气浪,就能将那两人直接挫骨扬灰了。

    “疯子,都是疯子!”洪飞升额角青筋暴露,嘴上说道。

    这两人,简直就是在自杀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