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四十章 他的愤怒
    对于肖遥而言,这个老者非常难以对付,自己一不小心就有可能命丧当场,所以他必须要打起十二分的精神,肖遥总觉得,任重而道远这五个字就是为现在的他量身打造的,他的征途要说星辰大海肯定有些扯淡,可要说那大秦王朝,还是正儿八经的。

    都已经有这么强大的对手了,肖遥要是死在黑森林,这多憋屈啊?估计肖遥做鬼都会脸红的。

    至于那个三师叔,在面对肖遥的时候也不敢有丝毫的大意。

    虽然肖遥的实力,只有一重高手,比起他还是要差上一些,但是一同肖遥交手之后他就发现,对方展露出来的实力,简直可怕,不管是战斗经验,还是灵技技巧,都非常娴熟,要说起来,寻道宗大半弟子比起眼前这个年轻人怕也都不是对手,只可惜这个家伙并不是寻道宗的人。

    “小子,若是你愿意加入我寻道宗,我今日饶你不死,如何?”三师叔忽然停了下来,瞪圆了眼睛看着肖遥说道。

    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也有些犹豫。

    若是一般人的话,听到这样的话,见自己抛出了这样的橄榄枝,肯定会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可现在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不管从哪个角度看,都不是寻常人,来历也肯定不简单,不是什么大门派,就是什么豪门。

    而且,以对方的天资和实力,恐怕还是核心人物,年轻一代的佼佼者。

    这样的年轻人,在自家门派或者家族,可不都得当成宝贝一样供着?

    说不定,还会是下一任家主亦或者是掌门人,自己抛出去的橄榄枝还能不能有诱,惑力他自己心里都没谱。

    可不管结局怎么样,该说的话,他觉得自己还是要说的。

    若是肖遥真的拒绝了,他觉得自己也没有什么遗憾了。若是什么都不说,多憋屈啊?万一对方真的会答应下来呢?

    然而他的想法还是太单纯了,进入寻道宗,对于肖遥而言根本就不存在任何的吸引力,在他看来,寻道宗屁都算不上,他若是真的想要加入什么门派的话,再次之前就已经加入青城山了,青城山里的那些人看着可都比寻道宗里的人看着顺眼多了,反正肖遥是这么认为的,更何况他和洪飞升的关系还这么好,若是他真的进入了青城山当弟子,洪飞升好意思不给他开后门吗?

    “我就是不进入你那什么寻道宗,你就能杀我了?”肖遥冷笑连连说道。

    好像之前三师叔说出口的话,在肖遥看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

    “哼,找死!”三师叔骂了一句,又一次朝着肖遥冲了过来,这一次他的速度比起之前又要快上一些。

    真正交手起来,肖遥才意识到,像这样的二重高手可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若是对付二重高手境界的妖兽,肖遥还能有些信心,但是面对一个二重高手的修仙者,肖遥的实力显得就有些相形见绌了,对方的智慧比起妖兽不知道要高上多少个档次,战斗方式也不至于那么单一,妖兽即便有二重高手的实力,战斗的方式也就是那么回事,千篇一律,根据动物的个性,产生的冲击方式,修仙者就不一样了。

    可即便是这样,肖遥也没认为自己就一定会输给对方。

    这个老头固然不好对付,可自己也不是吃素的啊!

    以老者的实力,占据不败之境,确实不是什么难事,但是若是以此就想要打败肖遥的话,同样是痴人说梦。

    肖遥的速度比起之前已经慢上不少了,不过,他又从戒指空间里取出了一个瓶子。

    “这是什么?”那三师叔微微一愣,看着肖遥手中的瓶子,眼神古怪。

    虽然只是一个瓶子,可他依然能感受到瓶子里浓郁的灵气。

    这东西,难不成还是个灵气?

    一时间,他竟然忘记在这个时候去攻击肖遥。

    肖遥打开瓶塞,直接往自己的嘴里倒着仙丹。

    这时候老者也回过神来,眼珠子差点没瞪出来。

    他的内心,万马奔腾!

    虽然之前他就知道肖遥的来历不简单,但是却没想到对方的来历竟然这么可怕,那可都是仙丹啊!对他们寻道宗而言,仙丹虽然不是那么珍贵,可一般弟子,一年不知道能不能分配到一颗仙丹,然而,眼前这个年轻人,竟然将仙丹往嘴里倒着吃,知道的人能看出来肖遥此时吃的是仙丹,不知道的人还以为这个家伙在吃糖豆子呢。

    这年轻人到底是什么人啊?

    竟然能如此不将仙丹当回事?

    现在三师叔已经有些后悔了。

    若是早知道如此,他肯定不会与肖遥对手,即便还是不知道对方的来历,可绝对不是他们能够招惹的起的!

    从另一个方面说,这也坚定了三师叔想要杀了肖遥的心思。

    绝对不能让这个家伙活着从黑森林离开,否则的话,对于他们而言就是灭顶之灾!

    说不定,还会挑起一场战斗,寻道宗和另外一股可怕势力之间的战争。

    若只是他自己的话,他肯定会觉得,寻道宗断然不会为了他一个人,去和另外一股大势力开战,可这一次,宗主的孙女可是跟着他们一起来的,而且这一次他们所作的这一切也都是为了宗主的孙女,就是之前那个男扮女装的姑娘。

    将十几颗仙丹全部塞进了肚子里之后,肖遥原本已经快要匮乏的灵气,瞬间被填满。

    他再次往前迈出了一步,同时伸出一根手指,一道红光从手指尖迸发而出,红线朝着三师叔飞溅而去。

    三师叔微微一愣,却并没有后退,而是迎难而上,一巴掌拍在了那根红线上,手掌都显些被贯穿,好在他及时告诉运转灵气护住自己的掌心,即便是这样,他的身体也往后退了一步,这对于肖遥而言就是一个阶段性的胜利,最起码自己不需要像之前那样被对方压着打了,那样的感觉,可实在是太痛苦了。

    吃下了仙丹的肖遥,也算是将自己逼到了一个极限。

    一次性服下这么多仙丹,对于肖遥而言,也难以承受,仙丹内的灵气在肖遥的身体里到处乱窜着,也冲击着他体内原本的桎梏。

    他再一次朝着对手冲了过去,也是想要尽快将自己体内的灵气宣泄出去。

    一击简单到极致的涅槃拳,再次将对方给逼退,同时肖遥的身体逆风而去。

    一拳破空,狠狠击打在三师叔的胸口。

    三师叔闷哼了一声,即便是二重高手的修为,硬生生抗下肖遥的这一拳,也让他眉头紧皱,身体赶忙往后退出了一段距离,卸掉了肖遥那一拳的拳劲。

    “好刚劲的一拳!”虽然现在他是肖遥的对手,可是面对刚才那一记涅槃拳,他还是忍不住狠狠称赞了一句。

    肖遥冷哼了一声,又是迈出一大步,这一步足有五六米的距离,眨眼间便再次到了三师叔的面前,还是一拳冲去。

    “欺人太甚!”三师叔嘴角的肌肉都在抽搐着,面对肖遥咄咄逼人的拳风,他已经怒不可遏。

    他手中的大刀,猛地一扬,朝着肖遥的胳膊砍了过来。

    你的拳头强劲,我便砍断你的拳头!

    你的双脚如风,我便剁去你的双腿!

    什么他强任他强,什么他横任他横。

    在我的面前,你不许强,也不许横!

    肖遥身体在半空中一滞,同时手中再次出现一把金色长剑,与那把大砍刀交在一起,咣当一声,肖遥虎口一裂,鲜血立刻流了出来,这一次,那个三师叔也被肖遥成功逼退了。

    “真当老子没脾气不成?”肖遥怒吼了一声。

    他再次挥舞着手中长剑,朝着三师叔狂奔而去。

    三师叔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有些不淡定了。

    虽然他和肖遥战斗都已经不知道多少个回合,但是从开始到现在,肖遥都是以迂回而讨巧,可现在,这个家伙竟然选择要和自己硬碰硬?

    他在想,这家伙是不是疯了。

    他也没有去顾肖遥此时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既然对方选择和自己硬碰硬,三师叔断然不会示弱。

    这才是他的强势!

    这才是他愿意看到的!

    于是,他再次高举着手中的砍刀,朝着肖遥奔来。

    两人的身体在同一时间化作一道虹光,同时两道虹光又狠狠撞击在了一起。

    还是听见“咣当”那金属碰撞的声音,肖遥的身体这一次直接飞了出去。

    那三师叔,虽然依然站在地面上,嘴角却渗透出了血迹。

    如此强劲的碰撞,即便是他也有些受不了。

    看着摔飞出去的肖遥,还没等他露出微笑,却见肖遥已经重新站了起来。

    他的衣服上都是血迹,胸口也在大幅度起伏,脑门上的汗水都是浅红色的。

    可眼神中,却依然闪烁着炽热的光。

    那是熊熊战火!

    忽然,三师叔咧开嘴笑了起来。

    “想以我做跳板,突破自我吗?”三师叔说话时候声音都在轻微发颤,“但是,你有那个资格吗?”

    再次高高举起手中长刀,身体也跃至半空,手腕猛然往下一甩,手中看到从上而来竖砍了一刀,刀气翻腾卷起滚滚尘土,幻化成一条土龙,朝着肖遥咬了过来。

    这就是他的愤怒!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