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三十三章 那家伙走了?
    这是洪飞升都没有想到的。

    当看到兵马俑蠢蠢欲动的时候,他的内心无比的紧张,心里简直都想要骂人了,这一个司马天行就已经够难对付的了,这些兵马俑竟然还要加入战斗?这不是非得将自己往死路上逼吗?

    老实说,那一瞬间,洪飞升都已经做好了自己和肖遥今天都要死在这里的准备,然而现在发生的事情却让他感到目瞪口呆,对方的目标竟然不是自己,反而是司马天行?

    这让他一时半会都有些回不过神了。

    在看缓缓爬起来的李白旗,此时他的脸色要多难看就有多难看。

    当那些兵马俑开始重新活动的时候,他就知道自己已经彻底丧失了主动权。

    肖遥看着李白旗,接着迈开脚步,朝着他一步步走去。

    李白旗脸上的表情终于逐渐变得平静了下来。

    “之前我还在想着,你为什么那么在意这个传国玉玺,现在看来也是正常的,我要是你,估计也会将这传国玉玺当成性命吧?”肖遥冷笑着看着李白旗说道。

    李白旗耸了耸肩膀,他现在的状态完全就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

    这时候,那些兵马俑已经将司马天行逼入了绝境,虽然他的实力不凡,但是现在面对这两万兵马俑战士,哪怕他是巅峰势力的实力恐怕也得死在这里了。

    洪飞升抽身走了过来。

    “肖遥,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他到现在都没明白为什么那些原本还和自己与肖遥站在对立面的青铜兵马俑,会忽然转过脸对付司马天行。

    不过他觉得,肖遥肯定会给自己一个准确的答案。

    肖遥看了他一眼,刚打算说话,洪飞升就先抢过了话头。

    “你要是还敢说什么我问你你问谁之类的话,我非得揍死你。”洪飞升气呼呼说道。

    肖遥干笑了一声,说道:“这个我还真知道,只是一言难尽,咱们现在还有别的事情要做呢。”

    洪飞升看了他一眼,又看了眼李白旗,点了点头。

    肖遥看着李白旗,继续说道:“用玉玺操控这些兵马俑,为什么我也可以做到?”

    “你的运气不错呗!”李白旗说道,“恰好承受了玉玺中的冲击力,并且刚才还与玉玺建起了精神桥梁。”

    “这是你一千多年前就布下来的棋?”肖遥问道。

    李白旗好奇问道:“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肖遥想了想觉得李白旗说的很有道理啊,这哥们不是犯人,自己也不是将他绳之以法的警察,总不能和他好好念叨念叨什么坦白从宽抗拒从严吧?这也幸亏现在的李白旗已经不是一千多年前大仲王朝的皇帝了,否则以他的暴脾气现在肯定得弄死自己然后鞭尸,最起码也得剥皮抽筋吧?这样的事情,肖遥觉得李白旗不是做不出来的,先是将两万精锐修仙者官兵们全部抽出生灵弄成青铜兵马俑,接着又将司马天行变成了现在这副模样。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什么是李白旗做不出来的吗?

    肖遥这辈子也见过不少人,好人坏人都有,但是像李白旗这样的,还真是少见了,这哥们的狠辣程度简直都已经到了人神共愤的地步。

    虽然肖遥一直觉得自己不算是什么好人,但是和李白旗做一个比较的话,肖遥觉得,灵武世界都要给自己颁诺贝尔好人奖。

    这么想来,肖遥忽然有一种无比高尚的感觉。他都要被自己的人格所折服了。

    “其实即便你不说我也能猜到,无非还是想着你的宏图霸业。”肖遥笑着说道,“有你这两万青铜兵马俑,想要一往无前,在灵武世界重新杀出一条血路,还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啊。”

    李白旗揉了揉鼻子,说道:“可惜的是,一千多年前做的事情,现在竟然全部都是给你做嫁衣了。”

    肖遥心情大好,又笑了一声。

    李白旗忽然沉默下来。

    洪飞升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肖遥,又看了看李白旗,老实说,他觉得自己现在都有些搞不清楚状况了,这两人说出来的话,他虽然也能够听懂一些,但是听得也不是特别明白,倒是隐约能猜到一些,之前兵马俑之所以不会攻击他们,反而还会攻击司马天行,显然就是和肖遥手中拿着的玉玺有莫大的关系,至于这到底是怎么做到的,洪飞升想着肖遥心里肯定明白,否则之前也不会说出什么说来话长这样的话。

    这时候,肖遥又说道:“现在,你可以将我朋友的身体还给我了吗?”

    “呵呵,你觉得可能吗?”李白旗冷笑着说道,“不然我们做个交换,你将玉玺还给我,我立刻离开他的身体?”

    肖遥摇了摇头:“其实按道理说,也不是不可以,但是你觉得,是我先将玉玺交给你,还是你先离开我朋友的身体呢?这总不能同时进行吧。”

    话说到这里,这个谈判也谈不下去了。

    确实如此。

    如果肖遥先将玉玺交给李白旗,恐怕今天他和洪飞升就得死在这里了。

    但是如果让李白旗先离开庞一二的身体,估计李白旗也不放心,事实上他的不放心也是有道理的,别的肖遥也不知道,但是最起码他敢肯定一点,只要李白旗真的从庞一二的身体中离开,肖遥断然不会将玉玺还回去。

    所以,这就是一个死题,根本没有答案。

    李白旗张开嘴还想说话,肖遥却先一步开口了:“你也不要想着用我朋友的身体来威胁我,这没什么意思,你就算真威胁了,我也不可能将玉玺还给你,不然到时候死的就不是他一个人了,还有我们,这完全就是赔本的买卖嘛!”

    李白旗索性又修起闭口禅了。

    这还没开口呢,肖遥就已经知道他的用意了,这还怎么继续说下去啊?他在想,这也不过才过去一千多年而已,怎么现在的人,脑子都这么活络呢?搞得自己简直一点优势都没有了。

    “其实,即便你不从我朋友的身体里出去,也有别的办法。”肖遥说道,“我这么说没错吧?”

    李白旗冷笑着说道:“那就要看你的能耐了。”

    肖遥耸了耸肩膀:“最简单的方式,就是用精神力强行将你镇压出去,虽然这样一来,也会损害我朋友的修为,可是你也会从这个世界上彻底的消失,对吧?”

    李白旗的脸色再次变了。

    同时他的身体都在微微颤抖着。

    显然他是真的害怕了。

    虽然他都已经死了一千多年,但是这一千多年他的灵魂一直存在于这个皇陵中,从来都没有消失过。

    这要是真的让他就此消失,天知道会什么样?

    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这个问题,他甚至都不敢想自己会不会真的从这个世界上就此消失,只是这么一想,他都会感到无比的恐惧。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李白旗彻底沉不住气了,开始歇斯底里起来。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这个问题应该是我问你才对吗,现在主动权都已经是被我掌握了,你还非得躲在我朋友的身体里做什么呢?可千万不要觉得我真的拿你没什么办法了,你看,只要我愿意,我都能让你从这个世界上就此消失,你还和我装什么呢?现在给你两个选择,第一个是你主动离开我朋友的身体,第二个嘛!就是我亲自动手了,到时候你就真的从这个世界上就此消失了。”

    李白旗被气坏了。

    “你这是在威胁我?”李白旗问道。

    肖遥眨巴眨巴眼睛看着李白旗,问道:“难道我威胁你的方式还不够明显吗?你真的是现在才察觉到啊?”

    李白旗是彻底的没办法了。

    他觉得肖遥简直就是自己存在了这么多年,遇到的最难对付的对手。

    “你知道的,只要你从我朋友的身体里离开,在这个皇陵里,我想要找到你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肖遥说道。

    李白旗脸上阴晴不定,似乎是在思量着什么。

    “再给你一分钟的时间。”肖遥不耐烦说道。

    “好,我自己离开。”李白旗说道。

    他这算是主动认怂了。

    实际上,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

    虽然他一点都不愿意,但是正如肖遥之前说的那样,现在的主动权已经被肖遥紧紧握在手上了,他除了这么做之外还能怎么做呢?毕竟他并不想从这个世界上就此消失啊!只要这个皇陵还存在,这个结界还存在,说不定以后还会有个缺心眼的来到这里,自己还是有机会的,虽然这两万精锐没有了,可是只要自己还存在着,哪怕重新开始又如何呢?作为大仲王朝的开国皇帝,他还是非常有自信的。

    下一秒,李白旗就从庞一二的身体里离开了。

    庞一二脸色苍白,身体直接摔在了地上。

    肖遥上前查探了一番,确定李白旗真的离开了之后,他才松了口气。

    “那家伙真走了?”洪飞升问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这时候,司马天行那巨大的身躯,也已经被才成了肉饼,不过他的实力还真是强打,竟然毁掉了十几个兵马俑。

    之前还真是有些小看他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