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三十二章 控制兵马俑
    若是当初全盛时候的司马天行,不敢说修为多么的强大,但是绝对不是肖遥和洪飞升能够对付的。

    即便是这里的空间结界,都让洪飞升和肖遥头疼欲裂。

    人家随便露一手,即便是八重高手实力的洪飞升,都够喝一壶的。

    “小心点。”洪飞升挺想让肖遥到边上看热闹的,毕竟肖遥的实力实在是太弱了,想了想这样的话还是没说出口,以前他可以让肖遥选择观战,因为他对自己有绝对的信心,但是在现在这样的情况下,胜负真的难说,他还是挺需要帮忙的。

    若是自己真的死在了司马天行的手上,肖遥恐怕也难逃一死了。

    所以现在他们两人必须加在一起。

    肖遥也点了点头,越发的紧张起来。

    之前洪飞升那一脚,将司马天行逼退,似乎也激怒了对方。

    司马天行张开嘴,口水连接着上下颌,发出了一声怒吼,整个空间都在回荡着刚才那一声吼叫。

    他的双臂在胸口使劲捶了几下,像是电影里的大狒狒一般,肖遥想着这孙子能将他自己给活活锤死最好,这样他和洪飞升倒也省了不少事。不过,肖遥要和知道这压根就是不可能的,司马天行只是变成了半人半兽的妖兽,又不是变成了二百五,真是二百五,也不会自己把自己给锤死——多特么疼啊?

    司马天行只是在用这样的方式表达出自己内心的愤怒和高度的不满,之后,就再次朝着肖遥和洪飞升冲了过来。

    他一边发起冲锋的同时,一边气喘如牛,鼻翼扩张到最大。

    等他冲到跟前的时候洪飞升几乎也没有半点犹豫,立刻跳跃而起,一拳头砸在了司马天行的脑袋上。

    司马天行的脑袋稍微往后晃荡了一下,还没等洪飞升落下,他便高抬起双手,做出拍苍蝇的动作,妄图将洪飞升拍成肉饼。

    这时候的洪飞升还在半空状态,想要改变身体姿势已经很难,即便能够改变,恐怕也需要浪费一些时间,在这段时间里,以司马天行的敏捷速度,恐怕早就已经得手了,这断然不是肖遥想要看到的,所以几乎就是同一时间,肖遥的身体已经朝着前方飞了出去,等停了下来之后,便是一个涅槃拳狠狠砸在了司马天行的胸口。

    这一拳总算是取得了该取得的效果,将司马行天成功逼退。

    虽然不至于将对方身受重伤,但是最起码的解救洪飞升还是做到了。

    洪飞升平稳落地后也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和司马天行保持在一个安全距离内。

    洪飞升转过脸看了眼肖遥,苦笑着说道:“这个家伙还真是不好对付。”

    肖遥无奈说道:“要是好对付的话,也不可能活到一千多年了。”

    仔细想想也是啊,毕竟都一千多年了,哪怕是只壁虎,也特么成精了。

    更何况这还是在一千多年钱就已经牛气哄哄的司马天行呢?

    对方的强大,也是想象之中的,没什么不正常的。

    “怎么样?现在若是将玉玺交出来,我可以饶你不死。”李白旗站在上面说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问道:“你就那么在意这个玉玺啊?”

    说话的时候,肖遥重新将那个玉玺从戒指空间里取了出来。

    看到玉玺,李白旗的瞳孔骤然收缩。

    “既然是这样,我要是现在就给你摔碎了,你能怎么样?”肖遥问道。

    “你敢!”李白旗怒不可遏,一瞬间脸上的肌肉都变得有些扭曲了。

    “显然,你是真的很担心啊!”肖遥乐呵说道,“你要是非得这么样的话,我倒是有底气不少了。”

    司马天行还想朝着肖遥继续冲来,却被李白旗赶紧开口喝住。

    他似乎是真的担心,肖遥会将手中的玉玺直接摔在地上,这要是一般人摔,也就算了,但是肖遥可是一个修仙者啊!若是想要毁掉玉玺的话,还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所以李白旗想要做到不紧张也是不可能的。

    其实现在的他也想要装出一副对玉玺完全不在意的样子,可是之前不该说的话他都已经说了那么多了,现在装出不感兴趣的样子对方根本就不可能相信,除非自己现在面对的对手就是一个脑残,不管怎么看,他都不觉得肖遥是那种缺心眼的傻子。

    “怎么了,这是真的怕了啊?”肖遥眯着眼睛说道。

    “你到底想要怎么样!”李白旗一张脸变得发白了。

    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我倒是什么都不想做,就是想要问问你,这玉玺到底有什么用啊?”

    李白旗没有说话,用沉默回答了肖遥。

    肖遥眯着眼睛说道:“怎么了,你是担心,我知晓了玉玺的用处之后,会立刻据为己说什么都不愿意还给你了?”

    李白旗面无表情。

    肖遥说的是对的,这是他不愿意告诉肖遥玉玺用处的原因。

    但是,这也只是其中的一种原因而已。

    还有另外一个原因,就是如果肖遥真的知道了玉玺中的能量,恐怕自己想要将肖遥以及洪飞升留在这里,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了。

    看到李白旗不愿意说话,肖遥也没有立刻多问。

    自己现在拿玉玺威胁李白旗,也只是缓兵之计而已,想要借助这样的方式让自己和洪飞升安全离开,恐怕是不可能的,毕竟这其中存在一个矛盾点。自己想要威胁李白旗,就必须依仗着手中的玉玺,但是李白旗的目的就是他手中的玉玺,断然不会让他们将玉玺带出皇陵。

    所以,这根本就不用谈。

    肖遥下意识抬起手,高举着手中的玉玺。

    也就是这时候,原本还跪在地上一动不动的兵马俑忽然一起站起身。

    肖遥和洪飞升被吓了一跳,而站在高台上的李白旗则是眼神一变。

    傻子都看得出来,现在的李白旗已经有些紧张了。

    肖遥心里越发的好奇了。

    通过李白旗之前说的话,还是此时的反应,不难推断出,这玉玺中真的藏有着天大的秘密。

    只是这个秘密,在场个人当中,除了李白旗之外,恐怕也没人知道了。

    肖遥断然是不可能知道的。

    当下,他下意识往玉玺里面注入了自己体内的气机,也就是之前从玉玺中吸收出来的杀气。

    一瞬间,又是一股磅礴能量从玉玺中喷涌而出,直冲大脑。

    肖遥发出了一声惨叫,身体踉踉跄跄往后退了几步,显些摔倒。

    巨大的信息量,直接冲进了肖遥的脑子里。

    李白旗终于沉不住气了。

    “动手!”他说道。

    这时候,司马天行也没有半点犹豫,立刻朝着肖遥和洪飞升的方向重新狂奔而来。

    洪飞升稍微楞了一下,他看了眼一屁股坐在地上的肖遥,又看了眼朝着他们这边狂奔而来的司马天行,当机则断,先朝着司马天行冲了上去。

    虽然他也不知道肖遥那到底是什么情况,但是他的直觉告诉他,肖遥现在并没有什么危险,自己压根就不需要担心。

    而在这里,司马天行才是对他们构成的最大的威胁。

    虽然洪飞升知道自己不是司马天行的对手,但是现在这个时候他也没有别的选择了。现在坐在地上的肖遥显然是没有战斗能力的,自己总不能和他一样坐在地上等死吧?

    洪飞升体内的灵气疯狂运转着,猛地一跳,竟然直接站在了司马天行砸出来的铁扇上,接着,借助铁扇作为跳板,身体腾空而起,一脚狠狠踹在了司马天行的面部。

    这一次司马天行要后退了不少步。

    虽然现在的司马天行已经是人不人兽不兽的状态了,但要害部位还是没有发生什么改变的,比如头部。

    洪飞升觉得,他现在遇到了司马天行,可比什么防御系的妖兽要厉害的多了。

    忽然,司马天行手中铁扇微微一晃,依附在扇面上的五把铁剑高高翘起,直接朝着洪飞升的面门刺了过来。

    洪飞升一巴掌拍飞其中四把剑,却被最后一把捅穿了胳膊。

    他咬着牙,抽身离开,顺势往前踹出了一脚,也将司马天行往后踹了几步。

    他暂且用灵气封住了几个穴道,好不容易才止住了血,即便是这样,胳膊上的衣襟也已经被鲜血浸湿,紧紧贴在了肌肤上。

    这时候,李白旗竟然也从高台上跳了下来,目的就是肖遥的方向!

    洪飞升想要去阻拦,却被司马天行缠住。

    他原本就不是司马天行的对手,想要保住自己的小命,自然是自顾不暇。

    “肖遥!”洪飞升怒吼了一声。

    此时李白旗已经走到了肖遥的面前。

    肖遥终于睁开了眼睛,脸上露出了一丝古怪笑容。

    “难怪你这么想要拿走玉玺了。”肖遥冷笑了一声,说道,“你觉得,你现在还拿得走吗?”

    说话的时候,他就已经朝着前面踹出了一脚,将李白旗踹飞了出去。

    以前的李白旗,即便是一千个肖遥也不可能是对方的对手。

    但是现在李白旗借助的是庞一二的身体,能够依仗的也就是庞一二那凝丹期的修为。

    他怎么可能会是肖遥的对手呢?

    这一脚虽然将李白旗给踹飞了出去,但是他依然生命无忧。

    要是将李白旗踹死了,庞一二自然也就死了,这样的事情,肖遥还真干不出来。

    随着心念一动,那些兵马俑,再次运转起来。

    他们这一次的目标,正是还在和洪飞升纠缠的司马天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