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二十九章 大仲王朝
    这一幕,让肖遥和洪飞升都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原本还在进攻的兵马俑忽然停下来,这样的画面说起来要多古怪就有多古怪。

    犹如时间凝固了一般。

    肖遥心里寻思着,难道这些兵马俑不攻击的原因,是因为自己和洪飞升正在飞行?

    想到这,他干脆又拉着洪飞升重新回到了地面上,然而,那些兵马俑还是没有对肖遥以及洪飞升发动任何攻势。

    也就是说,兵马俑的静止,和肖遥洪飞升是否飞起来并没有什么关系,这完全推翻了肖遥之前的猜测,这也让他非常郁闷,如果不是和自己与洪飞升飞起来有关系的话,还能有什么原因呢?

    “肖遥,这到底啥情况啊?”洪飞升问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眼神平静。

    “得,我知道你想要说什么,我问你,你问谁是吧?”洪飞升无奈说道。

    肖遥无声笑了笑,看来经过这么长的时间洪飞升和自己之前也存在着某一种默契了,即便不说,用一个眼神,对方也知道自己想要表达什么了。

    这就是他们之前的默契啊!当然了,也是因为这已经算是车轱辘话了。

    “不过,你小子怎么能飞行了啊?”洪飞升对此还是非常郁闷的,自己到现在都不能飞行,结果肖遥现在却已经可以飞行了。

    肖遥抓了抓脑袋,本来还想说你问我我问谁这句话,但是总觉得自己要是抱着这么一句话不停的说,估计洪飞升连想要弄死自己的心都有了。

    想到这他还是换了一种方式,正色说道:“这个我暂时也不是很清楚,可能是因为这个东西吧。”

    等到肖遥将血红色的玉玺重新拿出来的时候,忽然,原本将他们围住的那些处于静止状态的兵马俑,竟然全部跪了下来。

    整齐一致,看上去无比的壮观。

    肖遥和洪飞升瞬间傻愣,刚才那一瞬间发出来的声音还真是将两人都吓了一跳,以为这些兵马俑还要再次发动攻击,却没想到竟然是这样一幅画面。这也让肖遥瞬间明白,感情之前之所以能够让这些兵马俑停止攻击,原因也还是因为自己手上的这个传国玉玺。这个传国玉玺,竟然能有这么大的能量?

    “肖遥,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洪飞升看着肖遥手中的传国玉玺说道。

    肖遥喉结上下滚动着,说道:“之前不就和你说过吗?壁画上说,在这个皇陵里,还存在着什么传国玉玺。”

    洪飞升想了想,这件事情之前肖遥确实说过。

    当时他还在调侃,说传国玉玺什么用都没有,难不成肖遥或者庞一二都想要当皇帝不成?即便真的想要当皇帝,也不是一块身份象征的传国玉玺就能做到的。

    毕竟,即便真的找到了传国玉玺,并且拿了出去,想必也不会得到任何人的承认。

    但是现在,洪飞升觉得自己错了。

    错的简直非常离谱!

    虽然他对这个传国玉玺也不是很了解,可是,最起码他知道,这东西绝对不单单只是一种身份的象征!

    “对了,这传国玉玺上,还有字呢!”肖遥说道。

    洪飞升想要从肖遥的手中接过传国玉玺,然而当他的手刚接触到传国玉玺的时候,脸上的表情就发生了变化,下意识将手松开,并且闷哼了一声。

    好在肖遥眼疾手快,赶紧接住了玉玺,这才没有导致传国玉玺就摔坏。

    虽然不知道这个玉玺的质量到底怎么样,但是没有三包是肯定的。

    肖遥抬起脑袋,长舒了口气刚想问洪飞升搞什么鬼,却发现这家伙的手竟然有了一块红色印记,像是被烫伤了一般。

    “咦?”肖遥问道,“这怎么回事?”

    洪飞升摇了摇头:“我也不知道,烫得厉害,而且还有一股吸引力,显些将我体内的灵气都给吸了进去。”

    之前肖遥刚接触到这个传国玉玺的时候虽然也受到了冲击,可那是杀气往自己的体内冲击,并非是吸收自己的灵气,这样的情况,肖遥之前也没有遇到,但是听洪飞升这么说,肖遥还是感觉到了其中的凶险性。

    “这就奇怪了。”肖遥说道,“为什么我没有这样的感觉呢?”

    洪飞升摇了摇头,表示自己也不知道。

    就在这个时候,忽然一个洪亮的声音,从他们的后方传来。

    “将玉玺给朕。”

    肖遥微微一愣,这个声音,听着怎么就有一种熟悉的感觉呢?

    之前肖遥刚进来的时候就看见一个男人坐在战车上,背对着他们。

    当时他还在想,为什么这里还会出现另外一个活人。

    现在听到这个声音,他整个人都打了个激灵。

    转过脸,朝着高台上看去,那个背对着肖遥坐在战车上的男人,站了起来,并且慢慢转过身。

    看到那个男人的五官,肖遥整个人都是透心凉,心飞扬。

    “怎么可能……”肖遥目瞪口呆。

    看到肖遥脸上的表情,洪飞升倒是笑了一声,说道:“我之前脸上的表情和你可是一模一样的。”

    肖遥百思不得其解。

    那个男人面无表情,眼神清冷,开口说话的时候都是中气十足的,虽然声音没有任何变化,但是能够清楚地感觉到,说话的这个男人,说话的语气和之前存在着非常大的诧异。

    庞一二!

    站在高台上的那个男人,身上不知道什么时候多了一件黑色的袍子。

    “你难道就不好奇,我为什么还会来到这个地方吗?”洪飞升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这确实是他之前好奇的问题,毕竟洪飞升又不是不知道这里危机重重,先前好不容易才逃出生天,只要洪飞升不是个缺心眼就不可能重新回到这个地方。

    所以肖遥对于洪飞升的折身而返深感好奇。

    洪飞升伸出手指了指站在高台上的庞一二,说道:“我就是跟着这个家伙跑进来的。”

    肖遥明白了。

    这么说来倒是能说得过去了,虽然洪飞升心里对庞一二并不是多么感冒,但是现在,庞一二毕竟是他的同伴,若是洪飞升不知道这里的情况还好,既然知道这里的情况,就不可能眼睁睁看着庞一二进来送死。

    然而,等洪飞升进来之后,却发现有些不对劲了。

    那些兵马俑看到庞一二并没有攻击,反而是当庞一二转过脸看着他的时候,那种眼神,让洪飞升到现在都记忆犹新。

    那到底是什么样的眼神呢?似乎,充满了对他的嘲笑。

    犹如一个成年人看着一个稚童一般,就是那般高高在上!

    肖遥和洪飞升聊这些的时候,站在高台上的庞一二,似乎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将玉玺给朕。”庞一二说道。

    肖遥往前走了一步,冷笑不止。

    “庞一二,你到底搞什么鬼?我为什么要将玉玺给你啊?”

    “放肆!”庞一二顿时勃然大怒,“那玉玺原本就是朕的!”

    肖遥这才反映过来,庞一二之前说出口的话中的古怪之处。

    他用的并不是“我”,而是“朕”。

    这家伙难不成真的想当皇帝想疯了?

    站在肖遥身边的洪飞升说道:“别想那么多了,站在我们面前的已经不是庞一二了。”

    听了洪飞升的话,肖遥倒吸了口凉气。

    之前虽然他也有这样的猜测,但是并不敢确定。

    可是现在,显然洪飞升的想法和自己是一样的。

    站在他们面前的并不是真正的庞一二,准确的说,只是庞一二的身体,在庞一二的身体里,却有一个不一样的灵魂。

    “借尸还魂?”肖遥小心翼翼试探着问道。

    “那倒不是。”洪飞升笑了一声说道,“庞一二现在还活着,这一点我几乎可以确定。”

    肖遥这才松了口气。

    在庞一二的身体里,显然有两个灵魂,一个是庞一二的,还有一个就是入侵者。

    也就是这个皇陵的主人。

    “那个玉玺上写的四个字,是大仲王朝。”洪飞升说道,“现在我终于可以确定这个皇陵到底是哪个朝代的了。”

    之前洪飞升就说自己可能猜到了,只是不敢确定,现在看到玉玺上的字,洪飞升也敢确定了。

    “嗯?难道现在不是大仲王朝了?”庞一二听到洪飞升的话,眼神忽然变得古怪起来。

    洪飞升笑了一声,说道:“你说的大仲王朝,已经是一千多年前的事情了。”

    “那又如何?”庞一二高声说道,“不要说一千年,即便是一万年,一百万年,灵武世界,依旧是我大仲王朝的!”

    洪飞升摇了摇头:“真不知道你到底是哪来的自信,大仲王朝曾经确实占据了大半个灵武世界,但是,大仲王朝同样是灵武世界上最短命的朝代。”

    这下,肖遥的脸色都变得有些古怪了。

    听洪飞升说的,既然大仲王朝能够占据大半灵武世界,可见这个朝代有多么的强大了。

    不能说千秋万代,但是最起码坚持个数百年,应该没什么问题吧?

    可是,大仲王朝既然是最短命的王朝?

    “不可能!”庞一二怒喝道。

    洪飞升耸了耸肩膀,说道:“其实,仔细说起来,大仲王朝的灭亡,和你有很大的关系。”

    (第一更,爆发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