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二十八章 肖遥,快跑!
    肖遥看到那个红色方方正正小物件的时候脑海中也仔细回想了一下,确定自己之前并没有在壁画上看到过。

    不过他总有一种直觉,那个红色的小物,很有可能就是这个皇陵中最宝贝的东西了。

    当然了,这也只是他的直觉,暂时还还没有任何方法来验证自己的猜测,唯一能做的就是继续往上爬,等到彻底将那个红色小物弄到手。

    这说起来简单,但是想要真正实施起来,就不是一般的困难了。

    毕竟现在他想要往前进一步都难度登天,现在看着虽然已经是近在咫尺了,可是还想要更进一步,对于肖遥而言依然存在着巨大的难度。

    在深吸了口气之后,肖遥还是选择继续往前了。

    之前就说过,都已经到了这个时候,没有放弃的理由,现在,肖遥就更加不能放弃了。

    虽然现在身体承受着让人难以想象的痛楚,可是肖遥觉得,自己依然能够坚持下去。

    只要还活着,只要还能动,自己就能继续往前。

    现在的肖遥,脑海中也只有一个想法了,那就是一定要坚持到底。如果是以前,他或许还会想,即便自己真的将那个红色的东西拿到手,还有没有命下去,现在肖遥将这些想法彻底摒弃了,对他而言,自己已经不需要想那么多了,现在的目的就是到达最高点,至于之后还能不能活着,那是等自己将红色小物拿到手之后才需要去想的问题了。

    什么是一往无前?这就是真正的一往无前!

    只要眼前,何必在意那么多呢?

    只是短短两三米的距离,肖遥却用了差不多五个小时的时间。

    这五个小时里,肖遥时时刻刻都有一种要死的感觉。

    好在,肖遥还是坚持了过来。

    坐在最高点上面,肖遥往下看着,却什么都看不到。

    一片朦胧与黑暗。

    收回目光,看着摆放在自己身边的那个红色小物。

    现在肖遥终于知道这到底是什么了。

    传国玉玺!

    虽然之前的壁画上从来都没有出现过这个玉玺,可是现在左右一联想,除了传国玉玺之外,肖遥也想不到别的东西了。

    这让他内心充满了激动。

    其实一开始,他也没想过一个玉玺有什么可珍贵性的。正如洪飞升说的那样,自己是皇帝,用萝卜雕一个传国玉玺都有人认账。但是如果自己是一介平民,即便拿着真正的传国玉玺,恐怕别人也会说这是萝卜雕的,说不定还会给自己引来杀身之祸,毕竟现在大家的玉玺都是假的,他们自然想要将真正的传国玉玺拿到手,最好的方式就是弄死肖遥。

    这就是典型的匹夫无罪怀璧其罪。

    肖遥又不是小孩子了,这样浅显的道理,他不可能不明白。

    可是现在看来,自己之前的想法还是有些太少了,虽然之前他从来都没有见过什么传国玉玺,对此也都是一无所知的状态,但是经历了之前那么多的磨难,他意识到,这样的传国玉玺,绝对不仅仅只是一个身份的象征,最起码里面蕴含着的强大能量,都不是一般人可以抗衡的,也幸亏自己是一重高手的境界,这要是换做庞一二那样的修仙者,恐怕还没靠近到传国玉玺,就已经死了。

    想到这些,肖遥不由深吸了口气,眼神中也发出了炽热的光。

    他立刻伸出手,朝着那个血红色的传国玉玺抓了过去。

    然而刚伸出手,接触到那个红色的传国玉玺,肖遥的身体便如遭电击一般,开始拼命颤抖起来。然而,即便是身体抖动幅度巨大,他的身体依然牢牢定在通天柱上面,并没有因为这样大幅度的摇摆掉下去,他的那只手也紧紧按在那个传国玉玺上的麒麟之上,并没有被弹开。

    肖遥现在的状态看着,确实和触电了差不多。

    唯一不同的可能就是现在涌入肖遥身体里的并不是电,而是一种能量。

    仿佛,大海被炸开了一道口子,汹涌的海水,便全部涌入肖遥的身体里,一发不可收拾。

    现在涌入肖遥体内的能量,让他觉得非常的熟悉,可不就是自己之前真真切切感受过的狂躁杀气吗?

    他很郁闷,郁闷的都要抓头发了。

    这样的能量有个卵用啊?

    这样的杀气刚涌入肖遥的体内,便和他体内原先的灵气和剑气战成一团,虽然杀气非常的强劲,可好在肖遥体内的剑气也不简单,毕竟这是剑仙许狂歌留下来的。所以短时间内,那一股杀气还是被肖遥慢慢压制住了。

    还没等肖遥松一口气,忽然,他原本坐着的通天柱开始剧烈颤抖起来。

    他的脸色顿时大变,刚站直了身体便发现脚下的通天柱竟然已经出现了无数道裂痕。

    “我曹!”肖遥倒吸了口凉气。

    下一秒,通天柱便从裂缝处慢慢碎裂开,肖遥的身体也从高空往下坠落,他的手中依然紧紧握着那个红色的传国玉玺,毕竟为了这个传国玉玺肖遥不知道经历了多少磨难,要是给弄丢了,肖遥觉得自己还不如给摔死了算了。

    坠落半空的时候,肖遥随意催动了一下体内的灵气,身体竟然就此在空中停滞了。

    他缓缓睁开眼睛,现实皱紧了眉头,下一秒便是无比激动。

    “竟然可以重新飞行了?”肖遥来不及多想,立刻运起灵气,冲了下去,等平稳落地之后,心里的大石头才算是彻底落下了。

    接着,脚下的地面竟然也开始重新颤动起来。

    当然了,并不是地震。

    肖遥侧耳旁听,空气中似乎还有灵气的波动。

    顺着灵气的来源,肖遥往前走了几步,接着一巴掌狠狠拍打在面前的石门上,顿时石门被肖遥这一掌拍成粉碎。

    “怪事了。”肖遥嘴上嘀咕了一句。

    其实刚才那一掌,肖遥也就是纯属试探一番。

    之前肖遥也看到过这么一道石门,即便是洪飞升,都没有办法通过蛮力轰开石门。

    然而自己却做到了?

    难不成是自己比洪飞升还要强大?

    这显然是不可能的,即便洪飞升之前的修为已经受到了压制,可还是有三重高手的修为,肖遥和洪飞升之间的差距可不是一星半点。

    可既然是这样,为什么洪飞升都没有办法轰开的石门,却被自己打开了呢?

    这一刻,肖遥的脑子都有些混乱了。

    最后他想到,既然自己已经能够飞行了,于是这个皇陵空间里便已经少了很多限制,原本没有办法轰开石门,可能也是因为石门上存在这某一种秘法限制,这样的限制现在已经一同消失了,除了这样的理由之外,肖遥也想不到别的理由了。

    至于这些限制为什么都会一同消失,肖遥想了很久,觉得有很大的可能是和那传国玉玺有关系。

    想到这,他低下脑袋看了眼传国玉玺,在这传国玉玺的底座,写着四个字。

    上面的四个字,肖遥还真不认识,这样的文字在地球上并没有出现过。

    “先找到洪飞升,他肯定知道。”肖遥心里计算着。

    忽然,耳边又是一阵轰鸣,脚下的土地跟着都颤抖了两下,并且还有一阵阵喊杀声。

    “我去!”肖遥楞了一下,说道,“怎么感觉,我还听到了洪飞升的声音啊?”

    一想到这些,肖遥也不敢磨磨唧唧了,赶紧加快速度,朝着前方冲去。

    肖遥也不知道自己前行的路线到底是什么样的,他只知道,最后自己还是来到了之前朱铁门的位置。

    在这个朱铁门的后面,存在着兵马俑战车。

    而此时,隔着朱铁门,能清晰听见里面的喊杀声。

    肖遥意识到,自己之前感受到了灵气,确实很附和洪飞升的气息。

    他伸出手,推开眼前的朱铁门,迈着大步,走了进去。

    里面混乱一片。

    所有兵马俑汇聚在一起,杀气腾腾。

    洪飞升在中间正在厮杀着,身上还有些血迹,脸色苍白。

    肖遥的脑子又乱了。

    之前自己和洪飞升一同攀爬通天柱,结果爬着爬着,洪飞升就失踪了,但是肖遥虽然也心急,可也没什么办法,总不能再爬下来继续寻找洪飞升吧?

    更何况,洪飞升的实力表情肖遥根本不知道要强多少,根本不需要他担心,这要是换做武梧桐柳乘风他们的话,肖遥可能就没办法安心继续往上爬了。

    然而,他怎么都没想到,在通天柱上失踪的洪飞升,竟然会出现在这里。

    这个家伙难不成是疯了。他难道不知道这里到底有多危险吗?之前肖遥和洪飞升两人可是绞尽了脑汁,好不容易才从这里逃脱出去,现在洪飞升竟然又回来送人头了?

    脑子瓦特了吧!

    就在这时候,肖遥忽然发现,在最前方的高台之上,一个男人坐在青铜战车上,背对着他们。

    一个人,不是兵马俑!

    “肖遥!快跑!”洪飞升也发现了肖遥,转过脸立刻喊道。

    肖遥咬了咬牙,也没犹豫,接着飞身而起,从无数兵马俑头顶上越过,飞到了洪飞升的身边,再伸出手,拉着他,一同飞到天上。

    渐渐地,在他们身下的所有兵马俑,都停了下来,一动不动。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