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二十七章 桀骜给谁看?
    肖遥之前说的话可没有半点开玩笑的意思,甚至在刚说完之后,他就已经手脚并用,往那根巨大的石柱上攀爬了。

    洪飞升犹豫了一下,还是紧随其后,免得肖遥等下遇到什么危险。

    仔细想想,洪飞升都觉得自己是个暖男了。

    肖遥和洪飞升攀爬的速度还是比较快的,毕竟修为还摆在这里。

    在攀爬的时候,肖遥惊讶的发现,在中间竟然有些凹凸的地方。

    因为在这个空间里,存在着实力压制,虽然肖遥现在还是有一重高手的修为,但是却已经无法飞行,否则的话,之前这一路上走的也不会那么费劲,他还真挺想飞到边上去好好看看这上面的凹凸部分到底是什么内容。

    “通天柱子。”就在这个时候,跟在肖遥身后的洪飞升忽然说道。

    肖遥吃了一惊,也没有办法回头,嘴上说道:“你怎么知道的?”

    “感觉出来的呗!”洪飞升说道。

    肖遥听到这样的话,在心里简直要对洪飞升佩服的额五体投地了,这都能感受出来,洪飞升简直就是一代神人啊!

    现在肖遥内心深处对于洪飞升的钦佩之情就如长江之水滔滔不绝一发不可收拾。

    不过通天柱这个名字,用来形容他们此时正在攀爬的这根柱子,肖遥觉得还是非常适合的。

    虽然肖遥和洪飞升现在都不能飞行,但是他们毕竟是个修仙者,攀爬的速度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现在都已经爬了十分钟,少说也有三十米了,三十米听着似乎不是很长,可要知道,一层楼也不过就是三米多而已,这三十米的距离,是多少层楼了?然而,他们现在却依然没有看到柱子的尽头。

    一开始肖遥心里也非常的好奇,毕竟不管怎么看,这里的高度也不可能有三十米,后来肖遥也明白了过来,其实这个柱子,准确的说是延伸到了另外一个空间。

    这就越来越复杂了。

    一开始肖遥只是觉得这个古墓算是存在另外一个结界里,但是从进入皇陵之后,肖遥就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还是有些太简单了,这个皇陵所身处的空间,实则是一个空间套着一个空间,并非只是一个空间,这让肖遥越发的钦佩当初那个设计出皇陵的布阵大师,能有这样的手段,真不知道造诣到底有多深。

    肖遥活到现在,结界也见过不少,但是像这样深奥的,还是第一次见。

    可以说,这样的空间,让肖遥甚至都没想过要去破解,他一丁点这样的念头都没有,也不为别的,只是因为这个结界,实在是太复杂了。

    这让肖遥感受到了巨大的压力。

    在攀爬了将近半个小时之后,肖遥终于看到了在上方有一点点红光。

    他的眼神一下子变得炽热起来。

    “洪道长,咱们似乎快到了!”肖遥扯着嗓子说道。

    说完这句话,他却并没有得到任何回应。

    他微微一愣,身体依然紧紧贴在石柱上,扭过脑袋往后看了一眼,这看了一眼之后,他却有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在他的身后竟然已经空无一人。

    要知道,洪飞升可是一直在他的身后攀爬的啊!

    难道是掉下去了?这个可能性并不是很大。

    首先,以洪飞升的实力,根本就不可能掉下去,他都能坚持的住,更何况是洪飞升呢?

    其次,若是洪飞升真的从通天柱上掉下去了,也不可能一点动静都没有,肯定会发出一些声音,哪怕只是一声喊叫,他都能听见,然而从开始到了现在,一直都是无比寂静,根本没有听见过任何的声音。

    这就是真正的悄然无息啊!

    “洪道长!”肖遥又扯着嗓子喊了一声,依然没有半点回应。

    整个空间,那般的寂静,一点声音都听不到。

    肖遥倒吸了口凉气,心中掀起了一阵波澜。

    他已经有些犹豫了。

    看着头顶之上的那一点虹光,他在想,自己现在到底是该继续往上攀爬,还是立刻折身而返去寻找洪飞升。这看不到洪飞升,肖遥没有办法淡定了,简直一点安全感都没有啊!

    思索再三,肖遥狠狠吞了下口水。

    “不管了,继续往上爬!”肖遥心里已经打定了主意。

    毕竟即便现在折身而返,也不一定能找到洪飞升,再说了,他都爬到现在了,若是就此放弃,他自己都会觉得自己的脑子是不是有毛病。

    而且,从踏上修仙这条路开始,难道自己遇到的危险还少吗?

    自从和洪飞升认识了之后,肖遥就发现,自己已经越来越依赖身边这个强者了,好像只要有洪飞升在身边,即便是天塌下来,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所以现在洪飞升忽然消失了,肖遥的心里自然而然就有些慌乱了,可这显然不是什么好事。

    毕竟,肖遥始终觉得自己的路很长,而且在这条漫漫长路上,也只有自己一个人往前走,总不能还将洪飞升硬生生拉着吧?

    先不说洪飞升愿不愿意,即便洪飞升真的愿意,这样的事情肖遥觉得自己也是做不出来的,若是一点都不危险还好,但是肖遥比谁都要清楚,自己要走的这条路上不知道有多少荆棘,自己都不知道前路会如何,若是还将真心实意对自己好的人带上一起冒险,他都要鄙视自己了,洪飞升是如此,武梧桐如此,只要是他身边亲近的人,他都不愿意带着他们一同去冒险。

    这就是肖遥。

    想明白了这些之后,这也更加坚定了肖遥继续往上攀爬的信念。

    说什么,都不能半途而弃了!

    当下,肖遥继续往上攀爬者,距离那点虹光也越来越近。

    现在的肖遥脑海中也只有一个想法,自己说什么都不能放弃!

    肖遥继续往上爬,那点红光看着也是越发的清晰。

    当还有三五米距离的时候,肖遥惊讶的发现,那片红光的来源,竟然就是通天柱的顶端了。

    这让肖遥激动地简直都要哭了。

    特么的,总算是看到尽头了!

    然而,就在近在咫尺的时候,忽然从上方传来一股庞大的能量,朝着肖遥的身体压了过来。

    这股能量让肖遥想起之前打开朱铁门时候他和洪飞升两人一起感受到的那股暴戾杀气,现在肖遥又再次感受到了。

    最重要的是,肖遥觉得自己现在简直处于杀气的正中心。

    比起之前不知道要强烈很多。

    虽然虽然也感觉到了,但是并不至于给他和洪飞升的身体造成太大的伤害,可是现在这一股气息已经转化成了一种实质性的能量正在从四面八方压制着肖遥。

    让他无法向前。

    肖遥咬着牙,脸上的表情在这一刻看着似乎都有些扭曲了。

    他能感觉到身体上正承受着一种反复被撕裂了的痛。

    欲哭无泪!

    这一刻,肖遥是真的想要偃旗息鼓了,他总觉得这样的杀气能量压根就不是自己能够承受的,若是还要继续下去的话,他觉得自己身上的这一层皮都有可能被剥掉了。

    疼!

    疼的撕心裂肺!

    自己仿佛站在风暴口一般,随时都有可能松开手坠入深渊。从这个高的地方摔下去,即便自己现在已经有了一重高手的修为,也得给身体造成一定的伤害吧?更何况还是在这种杀气的侵入下。想到这些,肖遥内心竟然充满了慌乱,这是非常少见的,以前他也不是没有见过什么大风大浪,这还是他第一次感到无比的慌乱。

    慌乱只是短暂的,很快,肖遥就重新镇定了下来。

    “妈的,这点疼,还没老子突破的时候疼呢!”

    他嘴上骂着,像是对那股杀气说,也像是在对自己说。

    似乎这样一来,自己也能有些胆气。

    于是,肖遥再次伸出手,继续往上攀爬着。

    他就是想要用这样的方式证明一下,即便洪飞升现在已然不在他的身后,他依然能够做到自己想要做到的事情!

    这就是肖遥要坚持下去的信念!

    抬起手,原本手抓住的地方,留下了一个血红的掌印。

    他的皮肤毛孔已经开始往外渗透着血液了,短短时间内,好端端的人就变成了一个血人,仿佛刚用滚烫的鲜血洗了个澡一般。

    一股庞大的压力由内向外,再由外向内,冲击着他的身体,包括五脏六腑。

    他总感觉,自己的身体像是被压在一辆压土机下面。

    肖遥的速度现在已经不能说是攀爬了,准确的说,是一种挪动,每往前挪动零点一米的距离,肖遥都要承受着莫大的压力,原本那种疼痛也要来的更猛烈一些。

    他觉得,自己现在非常的不理智。

    可是,作为一个修仙者,怎么能一直理智下去呢?

    什么是做真我?

    天要我死,我偏不死!

    天要我一生孑然,我偏要百年白头!

    天要我死无葬身之地,我偏要活着时候进入仙界称雄!

    幸亏这天还在,否则老子这桀骜给谁看?

    这一次,肖遥狠狠往前扑出了一段距离。

    那片红光的来源,总算是被肖遥看了个清楚。

    一个四四方方的小玩意,鲜红如血,看上去无比精致,不过巴掌大,上面依稀还雕刻着一只麒麟。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