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二十六章 打算当猴子
    此时此刻,肖遥的大脑还在飞速运转着,他非常迫切的想要找出一个能够让自己和洪飞升迅速脱身的方法。

    一直以来肖遥觉得自己都算是那种非常机智的少年,急中生智的事情也没少干,可是现在肖遥的内心深处已经陷入了深深的无奈,面对这么多的兵马俑,还是弄都弄不死的,到了燃眉之急的时候,脑子却依然转不动。

    这还是他第一次对自己的智商产生了怀疑。

    其实仔细想想,现在想不出来办法,也不能责怪肖遥的智商不够用,完全是因为这简直就是一个死局,换做任何一个人,恐怕都没有办法在这样的情况下黯然离开。若是在洪飞升实力的巅峰状态,两人想要冲出去或许并不是什么异想天开的事情,可是现在洪飞升的实力都已经被压制到只有三重高手的境界了,以这样的实力,即便是加上肖遥一个一重高手的修仙者,恐怕,也未必能绝处逢生。

    简单的说,就是现在肖遥和洪飞升两人的处境已经非常艰难了,想要逃出去从基本理论上说已经是不可能的事情。

    “肖遥,别放弃啊!”看到肖遥皱紧了眉头动作也越来越慢,洪飞升顿时着急起来。

    肖遥哭笑不得,没好气道:“放心吧,我也不想死在这里,我只是在想着,到底要怎么做才能逃出去而已……”

    洪飞升点了点头没有说话。

    虽然在他看来这个可能性也是微乎其微的,但是终究还是得想一想办法的。

    洪飞升虽然不是傻子,可是他的做事风格原本就是非常直接的,像这种想办法的事情还是交给肖遥比较合适。

    这个时候,那些战车也已经缓缓启动了。

    肖遥和洪飞升两人的处境几乎越发的艰难了。

    洪飞升冲到一辆战车前,并且伸出手一巴掌狠狠拍了上去,然而效果却微乎其微,只是简单将那辆战车暂时逼退了一些,却已经没有办法将战车拍飞出去了,毕竟重量摆在那里。

    而且,洪飞升还惊讶的意识到,在这个战车中,竟然还蕴含着某一种能量。

    否则的话,即便是用青铜铸造而成的战车,也抵不住被洪飞升一掌拍飞的命运。

    洪飞升的脸色也越发的难看了,虽然他是个比较淡定的人,但是在这样的情况下还想要保持最基本的淡定,实在是太考验心理素质了。

    肖遥的眼睛半眯着,认真打量着四周。

    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忽然一道道箭雨朝着肖遥和洪飞升的方向激射而来。

    四面八方!

    肖遥和洪飞升都是脸色大变,看着那些破空而来的羽箭。

    好在肖遥的反应比起洪飞升要快上那么一丢丢,立刻拉着洪飞升往后退出了一段距离,同时用灵气铸造而成一个灵气护罩,将那些羽箭全部挡在了外面,不用想也知道,这些羽箭上肯定也都涂上了什么散灵粉。

    这都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了。

    那些羽箭可分不清敌我,所以那些羽箭也都射在了那些青铜兵马俑的身上,然而对于青铜兵马俑而来,这些羽箭压根就不会对他们起到什么作用,只是砸在身上,接着又散落在地上,身上连个浅浅的痕迹都没有留下。

    大概也正是因为如此,这里的机关才敢这么设计。

    肖遥抬起脑袋,看着头顶斜上方,也就是羽箭激射而来的那些洞口,眉头紧皱着。

    过了一会,他忽然眼前一亮,转过脸看了眼洪飞升,说道:“洪道长,帮我拖住那些兵马俑。”

    虽然肖遥没说自己要去做什么,但是洪飞升还是点了点头。

    肖遥的身体高高跃起,朝着之前看准的那个方向飞了过去。

    有两个兵马俑手中的长镰,险些将还在半空中的肖遥给砸下来,也幸亏之前肖遥已经交代过了,洪飞升当然不会让这样的事情发生。

    他立刻冲到了那两个兵马俑的前面,一巴掌拍飞一个,又看了眼肖遥,心里越发的好奇,这个家伙是要做什么啊?难道还想要在这里表演什么飞檐走壁吗?

    此时,肖遥的身体就像壁虎一样挂在墙壁上,他看着之前射出羽箭的洞口,忽然伸出手,一巴掌狠狠拍在上面,这一块的墙壁也正如肖遥之前所想的那样,应声而碎。

    肖遥欣喜若狂,看来自己之前的感应并没有错误,他就隐约觉得,这个洞口内还有别的能量传出来,可能是一个通往另一个地方的出口。

    之前之所以没有和洪飞升直接说,也是因为他的心里也没什么底气,这仅仅只是一种猜测而已,说的太早了,担心会让洪飞升失望。现在嘛!都已经确定了自己心中的猜测,肖遥自然而然也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听到了肖遥的话之后,洪飞升也赶紧狂奔而去。

    想要从兵马俑中穿过去很难,但是冲到肖遥的方向并不是很难了。

    两人一起顺着肖遥之前砸出来的洞钻了进去,里面漆黑一片,还存放着几支羽箭。

    肖遥小心翼翼将那些羽箭全部丢了出去,在看这里,像是通风管道一般。

    “这是怎么回事啊?”洪飞升问道。

    “我也不知道,但是这里似乎是一个通道。”肖遥说道。

    想了想,肖遥就立刻想明白了。

    “这样的羽箭,是从后面安放进来的。”肖遥说道。

    虽然肖遥说的有些抽象,可洪飞升还是立刻明白了过来。

    因为管道里的空间非常狭小,肖遥和洪飞升想要站立起来,也是不可能的事情。两人能做到的就是手脚并用赶紧从这里离开,屁股后面的兵马俑天知道还会不会追上来啊?这也没什么不可思议的了,反正他们到现在不可思议的事情也没少做。

    肃然说现在肖遥和洪飞升两人的爬行姿势不是很好看,但是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谁还顾得上这些?面子和命到底哪个比较重要?你要是非得说面子比较重要的话,行那你跳下去死去吧……反正不管是洪飞升和肖遥,都不想死在这个地方,咋的,还想着要给那个什么皇帝当陪葬品呢?

    “娘的,我要是真死在这,变成鬼了,非得掐死那个什么第一代皇帝!”洪飞升也忍不住骂了一句。

    肖遥哈哈笑了起来。

    这个管道也并不是很长,大概只有五六米,等到了另外一个出口之后,肖遥往下看了一眼,并没有发现什么兵马俑,当下立刻跳了下去,洪飞升紧随其后。

    等平安落地之后,肖遥四处环顾一圈,扫视了一下周围的情况,他们现在依然是在一个地下广场上,在广场的正中央,还立着一根石柱,大概有水缸粗,在石柱的上面雕刻着一条栩栩如生的五爪神龙,看来不管是在地球还是灵武世界,龙永远都是帝王的象征。

    其实,灵武世界,和地球的古代也是有很多共同点的。

    不筒的地方说起来也简单,因为这里修仙者众多,所以发展的方向也不一样。

    这是一个人人都想要成就至高无上的世界,地球的古代,却是科技在在推动着社会的发展。

    这个广场上,除了那根石柱之外,也并不是空无一物。

    这里摆放着不少石台,平均都是一米高,在石台上面,摆放着一些牙雕。

    肖遥对这些牙雕并不是很感兴趣,反而是洪飞升,如获珍宝,一个个把玩欣赏着,对此,肖遥也不得不感叹一句这哥们真是心大,特么的刚才才死里逃生,现在还有心思鼓捣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

    “肖遥,你看这个,就是用一个核桃雕刻出来的,我去,竟然是一副山水画。”

    “还有这个,才巴掌大点,竟然雕刻出来一个宫殿,这上面的小人看着都栩栩如生啊!”

    肖遥哭笑不得。

    在洪飞升打量着这些牙雕的时候,肖遥也没有闲着。

    他在想,自己现在处于皇陵的什么位置。

    从之前的地方看,肖遥觉得,若是自己和洪飞升成功冲过去的话,大概就能直接抵达主墓室了,现在爬了一个管道,让肖遥都失去了最起码的方向感。

    他抬起脑袋,看着面前的这根石柱,陷入了沉思。

    肖遥发呆的时候,洪飞升已经走到了他的跟前。

    “你在看什么呢?这一根破柱子,有什么好看的啊?”洪飞升问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伸出手指着眼前的石柱,问道:“你说,这根石柱有多高?”

    洪飞升微微一愣,也抬起头瞥了一眼,摇了摇头:“看不出来。”

    虽然他们都是修仙者,即便是在漆黑的环境下,也可能夜视万物,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根石柱就像看不到尽头一般。

    “可是,咱们身处的地方,才多深呢?”肖遥笑了一声说道。

    洪飞升听肖遥这么一说,自己也陷入了沉思。

    他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之前肖遥会对这一根石柱感兴趣了。

    现在看来,这根石柱,确实有些古怪啊!

    “爬上去看看吧。”肖遥说道。

    洪飞升满脸的无语。

    肖遥这是打算当猴子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