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二十二章 七个石棺
    刚站在洪飞升的身后,肖遥就差点没忍住打了个寒噤。

    他这才意识到,此时此刻,洪飞升的气势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周围的温度,似乎下降了不少。

    洪飞升也没有心思和肖遥墨迹太多,肖遥也没有去问。

    洪飞升握在手中的黑龙刀,上面竟然开始流溢着一缕缕金色的光线。

    最后,他手中的黑龙刀,在迸发出一道白光之后,洪飞升往前迈出一步,手中黑龙刀高高举起。

    顿时,面前的那些大鸟,身体竟然全部凝固在了空中,翅膀都忘记了扇动,缺都没有掉下来,这样的画面看着,肖遥能想到的唯一两个字就是怪异。

    仿佛整个空间都在这一刻被凝固了一般。

    洪飞升并没有想那么多,他也懒得想那么多。

    肖遥看着狂奔向前的洪飞升,下意识揉了揉鼻子,心里总觉得有些别扭。

    他总觉得,若是和自己相比较而言的话,还是洪飞升与黑龙刀之前的契合度更深一些。

    此时此刻,整个空间,气氛都变得非常安静。

    风平浪静,死一般的寂静。

    站在肖遥身边的庞一二,这个时候脸上的表情看着也非常古怪,他的一只手捂住自己的心脏,像是马上都要喘不过气了似得。

    洪飞升的眼神看上去却非常清明。

    他缓缓闭上眼睛,眉头却依然皱着。

    心中默念三秒,这三秒里,他也将自己体内的灵气全部灌注到了黑龙刀之中。

    紧接着,伴随着一声来自灵魂深处的咆哮,旋即脚下轻轻一动,手中黑龙刀从左往右,在虚空中砍了一刀。

    刀气灵气和空气交织在一起,一道金光在空中乍现而出。

    刀光的速度很快,只是一闪而逝,等到刀光消失了最后,整片空间又陷入了黑暗中。

    “滴,滴……”

    有水滴坠落的声音。

    洪飞升转过身,将手中的黑龙刀又抛给了肖遥。

    “继续走吧。”洪飞升说道。

    肖遥有些疑惑,不明所以,他和庞一二对视了一眼,发现对方也是满脸的茫然,这才让肖遥松了口气,看来不是因为自己太蠢啊!

    “就这么走?”肖遥试探着问道。

    这番话刚说出口,忽然“轰隆”声接连而起。

    原本还僵在空中的那些巨鸟,竟然一个个全部往下落着。

    真正让肖遥感到吃惊的是,那些巨鸟竟然全部都是被一分为二,当然了,比例还是不一样的。

    它们的伤口看着都是那么的整齐,只要是个明眼人都能看出来,它们是全部都被利器一分为二的。

    至于利器是什么,肖遥唯一能想到的就是之前的那一刀刀光了。

    肖遥低下脑袋看着手中的黑龙刀,眼神发愣。

    “这些,都是洪飞升做的?”

    “这些都是黑龙刀做到的?”

    肖遥的心脏都在猛跳着。

    他知道黑龙刀是个宝物,但是却没想到黑龙刀在即便是面对这么多一重高手妖兽的时候,竟然也能如此强大。

    现在,肖遥算是彻底明白了。

    黑龙刀,原本就非常强大,不够强大的是自己而已。

    一个刚生下来的婴儿,即便是手中握着多么锋利的刀,也不可能杀人啊。

    这么一想到的话,肖遥简直浑身难受。

    自己和洪飞升之间的差距还真是够大的啊!

    虽然以前他也知道,但是现在却是被洪飞升彻彻底底打击到了。

    看到肖遥还在发愣,洪飞升悄然无声走到了他的身后,并且伸出手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等到肖遥转过脸看着他的时候,他才徐徐说道:“不用想太多,其实以后你也是可以做到的,暂时不用着急。”

    肖遥苦笑着点了点头,却没说话。

    自己真的能做到吗?

    他的心里,真的是没有答案。

    庞一二想的就没有肖遥那么复杂了,主要是他也没有肖遥此时此刻的感受。

    于是乎,他屁颠屁颠跑到了肖遥的面前,笑着说道:“肖遥,暂时先不要想别的了,咱们还是赶紧继续前进吧!”

    肖遥看了眼庞一二,忍不住笑着说道:“怎么了?现在不怕了?”

    庞一二听肖遥这么一说,大概是觉得面子上有些挂不住了,赶紧咳嗽了一声说道:“我之前也没有害怕啊,只是知道自己不是那些妖兽的对手,所以唯一能做的,就是什么都别做了,免得还给你们添麻烦。”

    肖遥笑着摇了摇头,没有去说什么。

    “前面还有很多未知的危险,你确定你不怕吗?”洪飞升忽然说道。

    庞一二听了庞一二的话,很软有些沉默了。

    其实庞一二说的这些他也明白。

    之前一下子出现那么多一重高手境界的妖兽,要说一点都不怕,庞一二都觉得自己是活在梦里。

    这才只是刚刚开始,就遇到了这么多可怕的一重妖兽,天知道前面还会出现什么样的怪物?

    他的胆子虽然不小,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不怕死啊!

    相反的,其实庞一二,真的是个非常怕死的人,他怕死的理由也非常简单,自己好不容易,才有了现在这样的成就,若是就此死了,这么多年的苦不是都白受了?

    只要是了解庞一二的人,都知道这个人的生活经历真的不是多么的美好,所以即便庞一二即便真的在性格上存在什么瑕疵有什么问题,也都是可以理解的,你只知道他了什么事,却不知道他经历了什么事情。这就是肖遥不喜欢去对别人评头论足的原因。

    这么说的话,也有些圣母了,所以后面也应该再加一句,你可以不去评价他,你甚至可以理解他,但是同样的,你也可以讨厌他,这是你的权利,与他人无关。

    当洪飞升说出刚才那么一番话的时候,肖遥知道,洪飞升现在也在思考一些复杂的问题了。

    之前洪飞升对他自己也是非常有信心的,但是到了现在这个地步的话,可以看得出来,洪飞升也有些担心了。

    这毕竟还只是刚开始,却都已经遇到了这么大的麻烦,天知道接下来还会遇到什么样的麻烦?

    他对着自己的实力是有信心,他觉得自己也能在这个空间里保护好肖遥,但是增加一个庞一二的话,也同样是在给他增加难度。

    庞一二忽然醒悟过来,似乎明白了对方的意思,小声说道:“洪道长,那么,现在这里绝对安全吗?”

    “我可以在这里继续留下一个立场。”洪飞升说道,“可以保护你的安全,如果立场遭到了攻击,我和肖遥也会立刻赶回来。”

    洪飞升的话都已经说到了这个地步,如果现在庞一二还是要跟着肖遥和洪飞升一起前进的话,就真的有些缺心眼了,所以他非常痛快的点了点头,顺带着盘腿坐了下来:“好,那就麻烦洪道长了,到了里面要是真找到了什么好东西可别忘了给我带一件把玩把玩啊!哈哈,真不是胆小,可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洪飞升点了点头,反正需要说的不需要说的,庞一二也都帮他说了。

    于是,庞一二不会尴尬,洪飞升也不会尴尬。

    等安定好了庞一二之后,洪飞升和肖遥也没有半点犹豫,立刻前行。

    对他们而言这里其实真的算是一个是非之地了。

    最重要的是,现在洪飞升真的着急的不行。

    之前那么大的阵仗都拿出来了,他现在实在是太好奇了,在前面到底还有什么样的东西在等着自己呢?

    肖遥看到洪飞升眼神中都闪烁着炙热的光,不由苦笑着说道:“你到底在想什么啊?这里都这么危险了,你还这么期待。”

    “嘿嘿,能看到一些自己从来都没有看到的东西,能见到自己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画面,你不觉得很有意思吗?”洪飞升问道。

    肖遥摇了摇头,他对这些是真的没兴趣,即便有点好奇心有点兴趣也不至于像洪飞升这样。

    等到穿过一条隧道的时候,眼前也再次空旷起来。

    之前肖遥和洪飞升以及庞一二遇到一重高手妖兽的地方大概是前墓室,这里的话,大概是处于侧室了。

    肖遥又没有干过盗墓之类的事情,所以对这一行业,也不是很了解,只能说懂点常识,更何况这里还是灵武世界的墓室,结构和地球又不一样,只能根据眼前最基本的来判断。

    眼前的这个小空间里,竟然还有一幅壁画,这一次的壁画倒是简单了很多,只是有一群女子,身上穿着的衣服大概都是长裙,肖遥简单数了一下,壁画上,一共有七个女人,年纪都差不多,而且这样的画也都非常抽象,想要看出来漂亮不漂亮,就太为难人了。

    肖遥眉头皱着,揣测着这壁画中表达的含义。

    洪飞升闲着没事干,他知道在揣摩壁画上,肖遥比自己要有能耐的多,所以他只是在墓室里转悠着,来回踱步,时不时用手敲打着墙壁。

    他可能是觉得,在这个墓室里,还存在着什么机关。

    然而,就在肖遥继续深思的时候,忽然,耳边传开“咔嚓”一声响,既然便是齿轮转动的声音。

    肖遥回过头看着洪飞升,洪飞升的一只手还按在墙上,满脸的茫然。

    他手按着的地方,恰好凹下去一小块。

    “我去,这里还真有机关啊?”洪飞升忍不住愕然说道。

    肖遥比洪飞升还要无语。

    他重新转过身,面前的墙壁一分为二。

    墙壁上一些灰尘扑面而来,等到灰尘散去,肖遥揉了揉眼睛,看到眼前的一幕,彻底目瞪口呆。

    在他的面前,摆放着一排石棺。

    不多不少,正好七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