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二十章 兄弟,大才!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其实,在这个世界上,真没有绝对的道理,讲道理,那都是有能耐的人说了算的,即便是法律,不还是强者制定的吗?”

    这个话题,讨论的多了也没意思,他们点到为止。

    “现在怎么说,是继续前进?”洪飞升问道。

    肖遥乐呵说道:“这话说的,别人我不知道,但是现在如果不让你进去,你肯定得跟我急。”

    庞一二也没有任何意见,立刻点头,说道:“好不容易找到这样一个地方,怎么能折身而返呢?”

    “既然是这样,那就是全票通过了,继续前行!”肖遥大手一挥,往前走着。

    洪飞升和庞一二,都跟在肖遥的身后。

    谁也不知道在墓道里会不会出现机关什么的,肖遥虽然不是这方面的行家,但是比起他们两个门外汉,不知道要强多少了。

    所以,跟在肖遥的身后,才是最明智的选择,这也是肖遥主动提出来的,墓道原本就长,他们小心翼翼,速度更加慢了不少。

    好在他们都没有半点的不耐烦,毕竟这个墓道里,还不知道存在着什么样的危机,自然是要小心翼翼些的好,时间虽然宝贵,可是多一分钟少一分钟的,也不可能给他们造成什么太大的改变,这就跟过马路似得,总有些人喜欢在闯红灯,好像自己一分钟几百万上下似得,殊不知撞死的都是那种着急忙慌的。该快就快该慢就慢,凡事都要小心谨慎些的好。

    反正他们也不是那么着急,最起码这个皇陵不会立刻消失掉,更没有什么定时.炸弹。

    小心还真有小心的好处。

    之前肖遥说的那些话也不是危言耸听,没多久,他们就遇到了机关阵,好在肖遥提前知晓,并且轻松解开,只是往前扔了一块石头,顿时漫天羽箭就飞了过来。

    洪飞升走到跟前,伸出手,从地上拔出一根羽箭,扫了一眼之后丢掷一旁,转过脸对肖遥和庞一二说道:“你们走路的时候小心点不要被扎到,这些羽箭上面被涂上了散灵粉。”

    “散灵粉是什么东西?”肖遥问道。

    洪飞升简单解释道:“只要扎到你,你体内的灵气就会被散掉,你说呢?”

    肖遥倒吸了口灵气。

    听了洪飞升的话,肖遥和庞一二再去看那些散落在地上的羽箭,不由倒吸了口凉气。

    妈的,这还真是够狠的啊!

    “这完全就是在针对我们这些修仙者啊!”庞一二忍不住说道。

    肖遥看了眼庞一二,乐呵说道:“你这么说就不对了。”

    庞一二立刻用一种迷茫的眼神看着肖遥。

    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如果真的是一般人的话,根本不可能破开结界进入这里,一般人也不会来到琼山深山处。”

    庞一二觉得肖遥说的也有道理。

    说的简单点,能来到这里的,肯定都是修仙者,一般人也不可能来到这里,既然如此,那怎么可能不针对修仙者呢?

    “现在还往前吗?”庞一二小声说道。

    肖遥看了他一眼,有些吃惊,问道:“动摇了?”

    庞一二苦笑了一声,无奈说道:“能不动摇吗?这动辄就是要将我变成废人的。”

    之前的壁画,还有现在的羽箭,都显些将庞一二变成一个废人。

    他是想要尽快提高自己的修为不错,他也不怕冒险,但是他可不想还没有提升自己的修为呢,原本的修为都没有了。

    这不得憋屈死啊?

    肖遥拍了拍庞一二的肩膀,说道:“我和洪道长肯定不会走的,你要是觉得有些危险的话,就先回去吧,放心,我们肯定不会在心里对你有所腹诽的。”

    洪飞升在边上也点了点头。

    这就是他们的真实想法。

    如果可以的话,他们是真的不想带着庞一二。

    虽然现在庞一二和他们是一条船上的,但是却不是一条心。

    有这样的人跟在自己身后,他们总觉得有些不舒服。

    “没事,既然你们都不怕,我也不怕了。”庞一二说道。

    肖遥和洪飞升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无奈。

    面对庞一二,他们也是无语了。

    明明害怕了,还不愿意走人,似乎生怕里面的好东西被肖遥和洪飞升瓜分了似得。

    其实,庞一二的想法还真是这样。

    之前他确实有些动摇了,但是看到肖遥和洪飞升的态度都是这么坚定,他也懒得去动摇了,肖遥和洪飞升的态度坚定意味着什么?意味着他们有绝对的把握啊!自己都把这一身修为散去了,他们的修为比自己可要高多了,他们难道就不怕吗?

    就然他们都有绝对的把握了,自己跟在他们的身后,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想明白了这些,庞一二的眼神也变得坚定了许多。

    看庞一二没打算就此退出去,肖遥和洪飞升也都没有多说什么,有些事情心里想想就行了,现在说出来就是打人脸,没那个必要,再说了,对肖遥而言庞一二确实不算是什么坏人,能算是个朋友,更何况若不是他自己之前来到灵武世界,都没有办法离开。

    从这方面说的话,庞一二对自己还是有恩情的。

    墓道确实很长,肖遥等人,走了差不多有一个小时,视野才变得开阔,当然了,这其中肯定也有他们行走速度太慢的原因。

    有了之前的散灵粉羽箭,即便肖遥想要走快一些庞一二都不愿意了,他比谁都害怕自己的修为会被散掉。

    肖遥也忍不住在想,这件事情会不会给庞一二造成什么心理阴影,以后再也不敢冒险了。

    穿过墓道之后,眼前的视野不但开阔了,高度也增加了不少。

    肖遥抬起脑袋看了看,若有所思。

    庞一二看肖遥半天不说话,就站在那里发呆,走到跟前问道:“怎么了?这里还有什么古怪吗?”

    虽然肖遥的修为并不是这些人当中最强的一个,可是,却已然成为了这个小团体当中的主心骨,其中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洪飞升不太爱说话,特别是庞一二在这里,他和庞一二不熟悉,而且他也不是很喜欢庞一二这个人,话自然而然就少了。

    肖遥转过身,看了眼庞一二,又看了眼洪飞升,说道:“你们没发现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洪飞升和庞一二都是满脸茫然摇了摇头。

    肖遥无奈,伸出一根手指,指了指头顶,说道:“这里距离地面要低很多,也就是说,之前的那条墓道,一直都是往下的。”

    “那就是说,坡度太小了,我们没感觉到?”庞一二说道。

    肖遥摇了摇头,否定了庞一二的说法。

    “即便坡度再小,我也能感觉到,即便我感觉不到,洪道长也能感觉到。”

    庞一二又转过脸,看着庞一二。

    庞一二也看着他,却摇了摇头。

    “之前是平地,根本不存在什么坡度。”洪飞升笃定说道。

    庞一二被肖遥和洪飞升说的都有些发毛了。

    他抬起脑袋看着头顶之上的洞壁,郁闷的不行。

    “这么说的话,我们现在是在山体里面啊!这也没毛病啊!”庞一二据理力争说道。

    “就这个高度,要是在山体里面,早就塌了,这山洞的高度你之前又不是没有看到。”肖遥摊手说道。

    庞一二点了点头,没有多说什么了。

    洪飞升倒是没忍住,问道:“真是怎么回事呢?”

    肖遥翻了个白眼,指了指站在边上的庞一二,说道:“你知道他为什么没问吗?”

    洪飞升摇了摇头。

    他不会读心术,更不会知道庞一二此时内心真实的想法,怎么可能知道庞一二为什么不问啊?

    他觉得肖遥这说的简直就是废话。

    肖遥乐呵说道:“因为他知道问我也是白搭,我怎么可能知道啊?”

    洪飞升:“……”

    他觉得自己像是被肖遥涮了。

    现在的年轻人啊,真是一点都不老实……

    想到这些,洪飞升不免有些痛心疾首。

    “先不管这些了,继续往前走吧。”肖遥说道。

    洪飞升和庞一二也没墨迹。

    路上闲着无聊,洪飞升忽然开口问道:“肖遥,问你个非常认真的问题。”

    肖遥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

    “武梧桐你不喜欢,杨青蝉你也不喜欢,野蛮的你不喜欢,温柔的你不喜欢,粗枝大叶的你不喜欢,善解人意的你还是不喜欢,你到底喜欢什么样的女人啊?你到底想要和什么样的女人成亲啊?”洪飞升百思不得其解问道。

    肖遥之前也问过方海这样的问题。

    方海给了自己一个非常万金油的回答。

    今天,他决定将方海的回答,放在这里糊弄一下洪飞升。

    于是在短暂的沉默之后,他非常严肃地说:“我喜欢活好的,成亲的话,我喜欢活一点都不好的。”

    洪飞升满脸茫然,没明白肖遥话里的意思。

    边上的庞一二,忍不住“噗”了出来。

    并且,对肖遥竖起了大拇指,感叹道:“兄弟,大才!”

    肖遥拱手作揖:“低调,谦虚……”

    洪飞升抓了抓头发:“到底啥意思啊?”

    肖遥刚想回答,忽然头顶上空,传来一声嘶鸣。

    一道黑影,从上而来,扑腾而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