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零七章 不想太多人知道
    肖遥和武梧桐其实都不知道,小溪和她娘亲现在到底住在什么地方,好在桃花岛的那些人,都没有睡懒觉的习惯。m.手机最省流量,无广告的站点。

    那些而且女弟子,也少有不认识肖遥的。

    问了一下路,很快,肖遥和武梧桐就找到了小溪和她娘亲现在所住的地方。

    到了门口,就发现小溪正坐在门口,抱着一个饭碗,吃着鸡蛋炒饭。

    像她们这样靠田地为生活的人,很少有睡懒觉的。

    小溪娘亲以前经常都是天不亮就起床,小溪也是个懂事的孩子,知道心疼自己娘亲,所以当娘亲起来的时候她也会立刻从床上爬起来。

    其实最重要的原因就是灵武世界是没有电的,天黑之后不睡觉还能做些什么吗?

    不像在地球,晚上不睡觉,看看电视,玩玩电脑,躺在床上还能玩手机,灵武世界到了晚上不睡觉实在是没事情做,点着蜡烛都比较费钱。

    看到肖遥和武梧桐,小溪捧着饭碗就跑了过来。

    “大哥哥大姐姐你们怎么来啦!”小溪笑嘻嘻说道。

    昨天肖遥说她的娘亲要死了,对此小溪还是非常愤怒的。

    但是很快当娘亲拉着她,要一起给肖遥磕头的时候,她就回过神来。

    眼前这个大哥哥,是真的没有骗她,也没有诅咒她们。

    对方说的都是事实。对此,小溪还伤心了很长时间,但是转念一想,这个大哥哥不是有办法救自己的娘亲吗?既然是这样还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她的娘亲也是这么说的。

    肖遥在她们娘俩的心里就是神仙一般的人物的,凡人的生死,原本就是他们说了算的呀!

    “你娘亲呢?起床了吗?”肖遥问道。

    问完这番话,小溪还没有回答,小溪娘亲就已经从屋子里走了出来。

    看到小溪娘亲,肖遥便发现,对方的脸色已经好转了很多,虽然肖遥还没有出手。

    一方面是因为对方现在身处桃花岛,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她看到了生命的希望,原本的思想包袱就没有了。

    肖遥开口说要救她,便让她觉得自己一定可以活下去了。

    仙人的话,怎么可能是开玩笑的呢?

    “见过两位仙人……”说话的时候小溪娘亲作势又要跪下。

    武梧桐拦住了她。

    肖遥苦笑着说道:“你怎么一跪还跪习惯了,还有啊,我们可不是仙人。”

    肖遥在想,自己如果真的是仙人的话,恐怕现在也不需要烦心那么多的问题了。

    像许狂歌,说是剑仙,那仙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呢?

    这是一个值得思索的问题。

    小溪娘亲只是笑了笑也没说话。

    显然她并不认同肖遥的话,在她的心目中肖遥等人就是神仙。

    “对了,我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肖遥笑着说道。

    “小女子刘奕。”小溪娘亲说道。

    “刘奕?留意?哈哈,这个名字还真挺不错的。”肖遥真心说道。

    肖遥转过脸,找了一个椅子坐了下来。

    之后他又看着刘奕,说道:“你的身体状况确实很早,如果不是因为来到桃花岛的话,我也没有什么信心能够治好你。”

    “我知道……”刘奕眼神稍显暗淡,点了点头。

    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但是现在既然已经来到桃花岛了,你也能留下来了,就不需要思考这些问题了。”

    刘奕使劲点头,满脸感激:“这还是恩公帮我说话,否则,我也不可能能留下来。”

    肖遥没有说话,毕竟人家说的都是事实。

    这要是都要推诿的话,肖遥觉得自己这个人未免也太假了。

    这时候,肖遥已经从自己的口袋里逃出来了一个布袋子。

    从布袋子里,肖遥倒出来三颗红色的丹药。

    “这是我炼制出来的仙丹,对你的身体有很大的帮助,先连续吃三天,每天吃一颗。”肖遥说道。

    听到“仙丹”这两个字,刘奕的脸色就已经发生了变化。

    在她看来,仙丹就是仙人吃的东西啊!

    自己一个凡人,竟然还能得到这样的宝物?

    “恩公,这……这使不得啊!”刘奕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在颤抖了。

    肖遥哭笑不得,说道:“这还有什么使不得的,本来炼制出来就是给你的,你要是不要的话,我也没什么用啊!”

    听肖遥这么说,刘奕才没有继续推辞,只能赶紧将仙丹接了过去。

    “等吃下仙丹之后,我还会来找你,到时候会给你针灸一番,也就算是大功告成了。”肖遥说道。

    “是,谢谢恩公……”刘奕激动的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

    她不是那种不懂得报恩的人,只是她觉得,自己还真没有什么可报答肖遥的。

    像肖遥这样的仙人,想要什么不是易如反掌啊?她一个凡人,有什么能力去报答对方呢?

    她唯一的办法,就是每天多要告诉小溪,一定要在桃花岛好好学习,好好修炼,以后也成为仙人,到时候才有可能找到肖遥,去报恩……

    非常简单的想法,也非常真诚……

    将丹药送来之后,肖遥这边的事情也就结束了,等再有一次针灸,一切都搞定了。

    站起身,肖遥拍了拍小溪的脑袋,笑着说道:“在这里就好好修炼吧,争取成为最强者,说不定还能成为桃花岛的岛主呢。”

    小溪吐了下舌头,似乎觉得那是自己想都不敢去想的事情。

    肖遥叹了口气也没多说什么。

    小溪的娘亲一看就是那种非常恪守本分的人,估计也没少给自己的女儿灌输这样的思想。

    有些人说,寒门难出贵子,这句话不是一点道理都没有,更不是瞧不起寒门。

    最重要的就是家庭氛围不一样。

    在很多普通家庭的环境下,父母常常告诫孩子的,就是好好上学,脚踏实地,不然就是什么忍一时风平浪静,退一步海阔天空。

    所以,从这样的家庭环境熏陶下长大的孩子,都会有一个通病,就是会比较怕事,要不然就是会用一种非常极端的方式发泄自己内心的压抑,比如杀人之类的,这也是为什么这些年来,青少年问题越来越严重的原因。

    “记住了,你不会比任何人差。”肖遥看着小溪,用一种非常严肃的态度说道,“大家同样都是人,为什么胜利者不是你?”

    这一番话,其实是肖遥从一本书上看来的。

    他觉得,这一番话非常有道理,而且也时常用来激励自己。

    王侯将相宁有种乎?这是肖遥小时候长长念叨的话,只是等长大了之后,进入了俗世,他才发现其实这句话说的真的不对。王侯将相,就是特么的宁有种!

    你能如何?

    你敢如何?

    那就是个适者生存,通者为王,看不惯者等死的世道。

    可是,大家都是人啊!

    不管他爹是谁,他娘是谁,他终究还是个人啊!既然都是人,人家能活出个人样,自己就非得混的像条流浪狗吗?就不能敢撕咬敢咆哮,成为一条上山虎吗?

    人家欺负你一次,你忍让了,人家就不欺负你了?

    相反的,等待着你的就是变本加厉,只能拿起砖头,拎起菜刀,哪怕未来不是那么光明,最起码这一刻,老子堂堂正正站着,而不是被人踩在脚下!毕竟当一个人选择跪下的时候,跪着跪着,就跪习惯了,再也站不起来了……

    这就是肖遥的想法,但是他没有办法很快灌输给小溪,只能将该说的说出来,剩下的看这个小姑娘自己领悟了。

    小溪似懂非懂,只是眼神变得复杂起来。

    她知道肖遥想要表达什么,但是却不知道是错是对,毕竟这和她这么多年听的大道理,背道而驰。

    肖遥离开小溪家,回到了自己的住处,发现柳折枝已经在门口的木桩上坐着,等待多时了。

    看到肖遥,她站了起来。

    “一大早就出去了?”柳折枝问道。

    肖遥点了点头,笑着说道:“只是没想到你能起的这么早,昨天晚上洪道长把你送回家就自己回来了?”

    柳折枝眨巴眨巴眼睛看着肖遥,眼神略显复杂,还有些不高兴:“不然呢?”

    “咳咳,那挺好……”肖遥顿时不敢说话了。

    不过,他的心里有些好奇。

    现在,柳折枝眼神中流露出来的不悦,是因为自己刚才唐突的问题,还是因为洪飞升不识相,真的将柳折枝送回家便折身而返呢?

    当然了,这个问题,肖遥也只能在心里好奇着,嘴上不能说出来。

    “细看在既然没事了,咱们就出发吧。”柳折枝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武梧桐听到这里,赶紧凑了上来,瞪大了眼睛,小声问道:“我能跟着一起去不?”

    柳折枝看了眼武梧桐,相对而言眼神还是比较柔和的。

    毕竟,武梧桐可是她的小迷妹,对待小迷妹她还是比较温和的。

    只是,她还是摇了摇头,用坚定的态度,拒绝了武梧桐的恳求。

    “不可以。”柳折枝说完,担心对方觉得自己语气不好,又解释了一下,“我不想太多的人知道这件事情。”

    听到柳折枝都已经这么说了,即便武梧桐是真的非常想要跟着,却也不好意思继续提出来了。

    肖遥听到柳折枝的话,心里越发的好奇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