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零六章 准备救人
    肖遥现在彻底处于懵逼状态,他到现在都没有搞清楚洪飞升到底做了些什么,就能让柳折枝这样心高气傲的女人直接扑入他的怀抱。更新快无广告。

    其实现在同样懵逼的还有洪飞升。

    不要说肖遥了,即便是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

    归根结底,其实就是四个字,一时冲动。

    柳折枝终于松快了双臂。

    看着洪飞升满脸蒙圈的模样,她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肖遥觉得,还是这样的笑容看着舒服,让人有一种如沐春风的感觉。

    虽然之前,柳折枝也是那种挺爱笑的女人,脸上总是挂着平静的笑容,但是那样的笑容,却总是让人觉得非常有距离感,仿佛是一种拒人以千里之外的感觉。

    “之前你说,要陪着我留在桃花岛?”柳折枝问道。

    洪飞升下意识点了点头。

    柳折枝轻啐了一口,说道:“我才不相信呢。”

    “可是我说的都是真的啊!”洪飞升着急说道。

    他有些担心,柳折枝是不是觉得自己是在吹牛皮,是不是会觉得自己就喜欢说那些漂亮的话,却总是喜欢做一些看上去一点都不漂亮的事情,也正是因为如此,现在的他才会费尽心思想要去解释着。

    “那你大师兄会答应吗?”柳折枝问道。

    洪飞升沉默。

    “那青城山的弟子们会答应吗?”柳折枝继续问道。

    洪飞升:“……”他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

    “姜国那么多人,姜国的皇帝,会答应吗?”柳折枝又问。

    洪飞升脸都红了。

    原本他也没觉得有什么,但是现在听完了柳折枝的话之后,他才意识到自己之前的想法有多么的不成熟,这一点几乎是不置可否的,如果自己真的想要留在桃花岛,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蹦出来,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谴责自己。

    一想到这些,他就有些头疼。

    虽然他觉得这是自己的事情,只要自己认定了可以这么做,就谁也不能来发出什么反对的声音。

    可是,这样的想法,有些不成熟。

    姜国洪飞升的影响力,其实一点都不比那个姜国的皇帝要轻多少。

    “等这边的事情结束了,你还是要回去的。”柳折枝说道。

    洪飞升满脸的沮丧。

    他现在有些不明白柳折枝的意思了。

    既然还是没有打算接受自己,刚才为什么又要给自己一个拥抱呢?难道,这也是她的一时冲动吗?

    看到洪飞升满脸不开心的模样,柳折枝无奈说道:“你在想什么呢?”

    洪飞升摇了摇头,长吐了口气,说道:“没什么。”

    刚才柳折枝说完那一番话的时候,他的心里确实非常失落,沮丧,但是要说到生气还真是一点都没有。

    他在想,柳折枝刚才给自己一个拥抱,是因为自己说想要陪着她一直留在桃花岛,但是刚才柳折枝的三问,也让他意识到,这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他怎么能留在桃花岛呢?

    “你回到青城山之后,我也会去找你的。”柳折枝说道,“当然了,前提是我这边没有什么别的重要的事情前提下。”

    这一句话,终于重新让洪飞升收敛了兴趣,眼神中都流露出了激动的光芒。

    他觉得,在对方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程度的情况下,如果自己还是没有听明白的话,就是典型的脑子不好使了。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柳折枝,眼神中满是不可置信,甚至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很难想象洪飞升这样的高手,在青城山甚至于姜国都处于无上地位的人,都会因为一个女人的话,感到患得患失。

    即便这个女人是柳折枝又如何?她不还是女人吗?

    “你真的愿意找我吗?”洪飞升问道。

    “你觉得我和你一样就喜欢骗人吗?”柳折枝翻了个白眼说道。

    很是妩媚。

    这一个白眼,都能让洪飞升晚上觉都睡不着了。

    反正肖遥是非常确定这一点的。

    这时候,肖遥也终于忍不住了。

    他看了眼还在讪笑着的洪飞升,又看了眼略显娇羞的柳折枝,终于忍不住说道:“那个,两位,不然我先出去吧?”

    “你出去干嘛?”洪飞升好奇问道。

    柳折枝也是俏脸一红,瞪了眼肖遥,没好气道:“你思想真龌龊,我才没有那么随便。”

    肖遥:“……”

    我曹,他们到底在想些什么啊?

    你们把我想成什么人了啊?

    我只是觉得在这样你侬我侬的情况下,我站在边上当一个旁观者都有些煞风景好不好?

    “我只是想要出去散散步而已,你们好好聊天不好吗?”肖遥小心翼翼问道。

    “你站在这里,我们就不能好好聊天了吗?”洪飞升抓了抓头发问道。

    肖遥:“……”

    他之前还觉得,洪飞升的情商已经上涨了许多,现在看来,那只是自己的错觉。

    这还真是榆木脑袋啊!

    之前还真是超常发挥啊,要是他一直都是这样的状态,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抱得美人归,现在这样的结局对于洪飞升而言已经是非常不错的了,短时间内如果还想要继续往前进一步的话,恐怕是非常困难的。

    “现在时候不早了,我也该回去了。”柳折枝说道。

    “嗯,好,我送你。”洪飞升说。

    “好。”柳折枝轻轻一笑,伸出手,拉住了洪飞升的胳膊。

    对她而言,这应该已经可以算是比较亲密且大尺度的事情了。

    “路上,顺便将刚才学的歌,再唱一遍给我听吧。”柳折枝说。

    “好。”洪飞升立刻点头答应下来,两人一起从肖遥的房间走了出去。

    肖遥:“……”

    他现在忽然在思量着一个问题。

    柳折枝不是说,她来找自己还有事情的吗?

    不是说要和自己商量什么的吗?

    骗子!

    女人都是骗子!

    明明就是专门来揭穿洪飞升的好不好?

    他真的很难想象,这个女人竟然能无聊到这个程度,不过,他也挺佩服柳折枝的直觉的,她之所以来这里,就是觉得她的主角告诉她,洪飞升的歌诗,都不是他自己的原创,否则也不会大半夜跑过来。

    仔细想想,其实当柳折枝决定这么做的时候,其实潜意识里就已经有洪飞升了。

    只是可能柳折枝自己都没有发现而已。

    又或者,其实柳折枝的心里比谁都要清楚,只是觉得,即便自己真的和洪飞升在一起,以他们的身份,以后也不一定有结果,还不如在当这个念头刚刚萌发的时候就扼杀掉的好。

    说到底,可能再次之前,柳折枝都担心自己会真的喜欢洪飞升。

    只是就像洪飞升之前说的那样,感情这个东西是完全没有办法把控的。

    即便,柳折枝不希望自己喜欢上洪飞升。

    但是当一切都水到渠成的时候,就不是能自己去操控的了。

    等洪飞升和柳折枝离开之后,肖遥也松了口气,立刻躺在了床上,准备休息一会。

    等到了第二天早上五点钟,他就从床上爬了起来。

    之所以这么早起来,也还是因为柳折枝昨天就说了,今天早上还要来找自己,可是他上午又有别的事情要去处理,自然是要先处理好。

    刚出门,就看到了武梧桐。

    这姑娘也正是够认真的,每天早上起的都挺早,主要也是因为早上太阳刚升起来的时候,便是紫气东来,灵气最适合吐纳修炼的时候。

    在这方面,肖遥觉得武梧桐真的要比自己强多了

    虽然他的修为比起武梧桐要高上不少,但是要说起刻苦的话,自己和武梧桐相差的真不是一星半点。

    这么一想,肖遥简直惭愧的不行啊!

    自己简直就是个人渣好不好?

    看到肖遥也从房间里走了出来,武梧桐有些吃惊。

    “你这么起床了?”武梧桐问道。

    “准备去找小溪母女。”肖遥说道。

    “嗯?”武梧桐赶紧站了起来,凑到跟前,笑嘻嘻说道,“你是不是打算给她们治病了呀?”

    肖遥点了点头。

    毕竟,若是开始给柳折枝炼丹灵丹的话,就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了,现在小溪母亲的身体已经非常差了,若是在这里还发生什么意外的话,肖遥连出手的机会都没有,岂不是很别扭?

    他将小溪母亲留下来就是要帮她们,若是小溪娘亲真的死在了桃花岛,他自己也会感到内疚。

    这件事情就像是压在他胸口的一块大石头,必须要抓紧时间将这件事情给解决了。

    否则的话,他总是会心绪不宁的。

    原本肖遥是没打算带着武梧桐一起去的,但是武梧桐的要求倒是提醒了肖遥,不管怎么说,小溪娘亲也是个女人,年纪大概在三十左右,只是因为身体不好,看上去面黄肌瘦,有些苍老,自己一个大男人一大早就去找她,这要是传出去也不好听。

    武梧桐是个女孩,自己带着武梧桐一起过去的话,方便很多了。

    想到这些,他也点了点头,没有半点犹豫:“那就一起去吧。”

    “真的?”武梧桐都吃惊了。

    她心里想着,肖遥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说话了?

    不过她嘴上也没有问出来,那不是给自己和肖遥找不痛快嘛?

    两人一起朝着小溪和她娘亲居住的地方赶了过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