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零五章 你不来,我来!
    docueleame = ”rft_” + rsetdef[2];

    正常输出章内容

    docueleame = ”rfs_” + rsetdef[3]

    当洪飞升用这样一本正经的态度面对你的时候,你还好意思去打击他吗?

    反正柳折枝是有些不好意思了。

    她现在甚至都有些傻眼了,同时用一种非常不可思议的眼神看着站在她面前的洪飞升。

    与此同时,她心里也非常的好,这个家伙,刚才说的那一番话是他自己想出来的呢,还是又抄袭别人的呢……

    在这个时候,洪飞升已经再度开口了。

    “柳折枝,你真的不要去责怪肖遥,因为这些都是我让他帮我做的。”洪飞升说道,“其实不管是用什么样的方式,无非都是想要告诉你,我是真的喜欢你。”

    “……”柳折枝愣愣看着洪飞升。

    她心里已经下了定论,这个家伙一定是吃错药了。

    不知道是因为什么原因,柳折枝发现,其实,洪飞升真的和以前发生了很大的变化,更让她感到古怪的是,她还没有办法将这种怪的感受用最为直接的言语表达出来。

    洪飞升重新坐了下来,他抬着脑袋看着柳折枝,想了一会,说道:“你知道我为什么一直都不喜欢下山吗?”

    柳折枝哼了一声,说道:“你还不喜欢下山吗?桃花岛你来的少了?”

    洪飞升“额”了一声,大概是被柳折枝说的有些无言以对了,在这样的问题,他还真没办法狡辩,毕竟,桃花岛他确实没少来……

    “可是,除了桃花岛,一般我都不下山的。”洪飞升和对方据理力争说道。

    柳折枝想了想,觉得洪飞升说的也是事实,所以也没去反驳了。

    洪飞升继续说道:“其实一开始我还是挺喜欢下山的,因为我总觉得,要是留在青城山的话,总是会觉得自己受到了太多太多的约束,于是那个时候开始,我觉得,我是一个喜欢自由的人。”

    柳折枝眼神微敛,注视着眼前的男人,却没说话。

    洪飞升苦笑了一声,说道:“只是后来,没过一会,我发现,其实自由一点都不好,和自由结伴而行的还有孤独,真的会非常非常孤独,一个人走路,一个人吃饭,一个人睡觉,一个人做很多不该一个人做的事情。”

    “谁让你自己闲着没事干非得下山的……”柳折枝翻了个白眼说道。

    不知道为什么,从肖遥这个局外人的角度看,他总觉得,柳折枝在说出这么一番话的时候,竟然有些小女人的姿态,只是不知道洪飞升到底发现没有。

    洪飞升继续说道:“所以我在想呀,如果哪一天,我能带着你一起,行走江湖,领略一下以前从来都没有见过的风景,那该有多好啊。”

    柳折枝乐呵说道:“感情你说的喜欢我,是想要找一个陪你一起玩的啊?”

    洪飞升赶紧使劲摇头。

    “当然不是了,如果不是我喜欢的人,我都懒得和她一起玩呢!”洪飞升一本正经说道。

    肖遥也坐了下来。

    不过坐得远远的。

    他总觉得,自己这个时候拉开门离开才是最合适的,但是又在想如果自己真的这么做的话,会显得太过于刻意,即便柳折枝之前没有察觉到气氛古怪,若是他现在的离开,恐怕柳折枝也一定会反应过来,到时候局面肯定会往不是很好的地方发展,最起码,一定不是洪飞升想要见到的那样。

    仔细想想,肖遥觉得下一秒,自己都要被自己感动哭了。

    他真是为了洪飞升操碎了心啊……

    他坐在椅子看着洪飞升,心里非常欣慰,老实说,虽然现在洪飞升什么套路都没有用,但是表现的却非常不错,不是那么刻意,所有的话,从嘴里说出来,都是真情流露,肖遥是这么认为的,他相信柳折枝也是这么认为的。

    而且,他并不觉得柳折枝对于洪飞升一点感觉都没有。

    否则的话,柳折枝和洪飞升都不会说这么多没有意义的话。

    甚至,她都不会对洪飞升找肖遥要诗要歌感到耿耿于怀。

    之前撞破肖遥和洪飞升串通时候的柳折枝,看去是真的生气了,只要不是瞎子,都能看出来,然而这个生气,看去却充满了玩味,若是这个女人对洪飞升一点意思都没有,可能都不会因为这样的事情感到愤怒,感到生气。

    她只是有一种被欺骗了的感觉。

    若是不相干的人欺骗了她,她会愤怒吗?

    大概是不会的,像他们这样的人,心态都是非常平和的,否则的话,也不会有现在这样的修为。

    有的时候,生气也是一种在乎嘛!肖遥想着。

    洪飞升还继续着他的真情流露。

    “柳折枝,其实,我真的不想喜欢你,一点都不想。”洪飞升说道。

    听到这样的话,肖遥眼珠子都差点瞪出来了。

    他的内心只有一个想法。

    难道洪飞升疯了吗?

    他知道自己这个时候在说些什么吗?

    他到底是怎么想的啊!

    原本发展的都是非常顺利的,气氛也都非常不错,按照现在这样的趋势,若是继续发展下去,说不定今天真的水到渠成,牵扯住柳折枝的心扉了,可关键时刻,岂能感冒……呸,不对,关键时刻,怎么能掉链子呢?

    他没考虑过,这一番话说出来会引发什么样的后果吗?

    然而柳折枝的反应也让肖遥感到有些诧异。

    柳折枝并没有像肖遥想象的那个生气,脸的表情看着也是依旧淡定。

    她只是眯着眼睛看着洪飞升,轻笑着说道:“既然是这样,你可以不喜欢我啊!”

    “我尝试过啊!”洪飞升非常严肃说道,“我真的尝试过逼迫着自己不去喜欢你,但是我发现这简直让你喜欢我还要难,其实在这个世界最难操控的大概是感情了,喜欢谁,不喜欢谁,真的不是自己能够决定的。”

    肖遥看着洪飞升,也陷入了对方的演讲。

    他觉得,原本只要是面对柳折枝笨手笨脚,尽是口拙的洪飞升,现在格外的轻松,仿佛在说着一些微不足道的事情。

    而且,现在洪飞升说出口的话,让肖遥都觉得非常有道理。也不知道这哥们的口才到底是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的,难道是被自己感染的?仔细想想也不是,虽然肖遥的情商还算不错,可是绝对说不出来这样的话。

    “我曾经逼迫着自己不来桃花岛找你,后来,我又逼迫着自己不和你说话,接着,我又逼迫着自己不去听所有关于你的事情,最后,你也看到了,我都尝试着去无视你了,我都做到了,而且我觉得,我做的都挺好的。”洪飞升咧开嘴笑着说道。

    柳折枝也点了点头:“这个我知道。”

    “但是我没有办法不去想你呀!”洪飞升脸色一变,颤抖着声音说道,“我无数次逼迫着自己,不要去想你,不要去思念你,但是我都做不到,不管我怎么逼迫自己,都做不到,这大概是这个世界最难的事情了吧?”

    柳折枝眼神越发的柔和。

    她的脸还是带着笑容,看去是那么的恬静。

    洪飞升往前走了几步。

    他静静的看着柳折枝。

    最后又笑了起来,看去像地主家的傻儿子似得。

    “其实看着你挺好的。”洪飞升说道,“哪怕只是这样看着你,我的内心都能得到极大的满足,你的一颦一笑,一举一动,一言一语,都能牵动我心。”

    肖遥真想站起来给予洪飞升最热烈的掌声。

    老铁,牛.逼啊!

    这特么,简直是现代诗了好不好?

    柳折枝的脸看去都有些红了。

    “可是,你知道的,我不可能陪着你到处游山玩水,你不喜欢被约束,但是只要桃花岛还在,我会一直被约束,我没有办法离开这里。”柳折枝说道,“我是桃花岛的岛主。”

    洪飞升笑了起来。

    “以前我的大师兄总是和我念叨着,说要让我成为青城山的新掌门人,但是我一直都没有答应下来,你知道为什么吗?”

    柳折枝下意识摇了摇头。

    她又没有什么未卜先知的能力,怎么可能知道呢?

    但是,她还是挺好的。

    其实这件事情,在整个灵武世界都不算是什么秘密了。

    不单单是洪飞升的大师兄,甚至可以说,整个青城山的弟子,都希望洪飞升能够成为新的掌门人。

    他们总觉得,只有洪飞升这样的高手,才能带领他们青城山走向下一个辉煌。

    而且,整个青城山,只要洪飞升还在,谁敢说,自己适合做掌门呢?

    谁敢说,自己有资格当掌门人呢?

    大家都知道。

    “因为我知道你的顾虑呀!”洪飞升说道,“我也害怕,自己得留在青城山,害怕我身会背负着和你一样的枷锁。”

    说到这里,洪飞升沉吟了片刻,接着又深吸了口气。

    他眯缝着眼睛说道:“你不来,没事呀!反正你在这里,什么时候都不会离开,你不来,我来不好了吗?”

    柳折枝:“……”

    最后,她忽然张开双臂,抱住了洪飞升。

    用细微的声音,说道:“一晚,这句话,最能打动人了……”

    底部字链推广位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