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零四章 喜欢你是真的
    柳折枝似乎并没有打算放弃询问。

    她又继续开口说道:“你刚才唱的那首歌,里面还有很多我没理解的地方,比如,衬衫是什么?绅士又是什么?”

    “衬衫是一种服饰,绅士的话……”洪飞升又将之前肖遥对绅士的定义简单阐述了一遍。

    听完了洪飞升的话,柳折枝微微点头:“这么听着,倒是有些意思了。”

    洪飞升也没说话。

    “不过,还有……”柳折枝刚打算开口,却被洪飞升一顿抢白。

    “懂我的人不必解释,不懂我的人,何必解释?”洪飞升反问道。

    肖遥敢拍着胸脯对天发誓,这句话绝对不是他教的!

    难道在灵武世界也有这个非主流的话?

    那是不是还有洗剪吹啊?

    有没有你折断我姐妹翅膀,我定废掉你整座天堂这样的?

    肖遥疑惑了。

    只是不管多疑惑,他现在也不能冲上去问问洪飞升啊!

    所以,只能静观其变。

    武梧桐挺聪明,凑到肖遥跟前,小声说道:“这首歌,真的是洪道长写的?”

    她觉得,这首歌还是挺像肖遥那种“不走寻常路”的性格的。

    肖遥微微一笑,看着她,一脸严肃说道:“反正肯定不是我写的。”

    这一番话,他是发自肺腑的。

    他都敢发誓啊!

    天打五雷轰都行!

    武梧桐见肖遥没有正面回答自己,越发的觉得这其中定然有自己不知道的猫腻,立刻冷哼了一声,说道:“我要是信了你的话才是有鬼了。”

    肖遥能怎么办?

    他也很无奈啊!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你说假话的时候,别人都以为是真话,但是当你一本正经说着心里话,简直都要感人涕下的时候,大家都不相信你。

    肖遥已经习惯了,反正就这样吧……

    一首歌唱完之后,效果怎么样,已经显而易见了。

    只要不是瞎子,就会发现此时柳折枝看着洪飞升的眼神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洪飞升也不是傻子,心里也有一些定数。

    不过,心里明白就好,他也没打算说出来。

    “好了,我们是不是该回去了?”洪飞升从那块大石头上跳了下来,走到了肖遥的面前,好奇问道。

    肖遥笑了一声 ,说道:“你觉得可以回去了,就可以回去了。”

    一语双关。

    另外一层含义也是在询问洪飞升,需不需要打铁趁热。

    从一个局外人的角度看,肖遥觉得这似乎是个机会。

    然而洪飞升只是摇了摇头,也不知道到底有没有理解透肖遥想要表达的意思,开口便说道:“我们回去吧。”

    肖遥看了眼柳折枝,也没多说什么,只能跟着洪飞升沿着来时候的路返回。

    武梧桐杨青蝉柳乘风三个家伙也没继续傻站着了,赶紧跟着肖遥等人一起回去。

    等回到了屋子里,肖遥将洪飞升拽到了自己的房间。

    刚关上门,他就对洪飞升竖起了大拇指。

    “洪道长,可以啊!之前我还真是有些小看你了,原本我觉得我说的还不够多,但是今天晚上定睛一眼,你这超常发挥真的不错啊!”肖遥哈哈笑道。

    洪飞升揉了揉自己的鼻子,顺势坐了下来,翻开反扣在桌子上的水杯,给自己倒了一杯水,压了压惊,这才看着肖遥问道:“我今天的表现真的算不错了吗?”

    “相当不错了。”肖遥说道,“比我之前想象中不知道要还多少倍——对了,你那句你若懂我,不必解释,你若不懂我,何必解释,这话是从哪学的啊?”

    “自己想的啊!”洪飞升一说起这些,就有些郁闷,说道,“她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很多问题,我都没想明白,衬衫那个,我就是随口编的,是你们那才有的衣服吧?天知道她接下来还要提什么问题,我总不能等着她发难吧?既然是这样还不如反击一下,直接将她接下来想要说的话给堵住!”

    肖遥哭笑不得,觉得额洪飞升是真的挺机智的。

    这也算是洪飞升的进步嘛!

    之前和洪飞升接触的时候,他就发现了,这个家伙其实什么都好,浑身上下几乎都让人找不出来任何一个显眼的缺点,唯独有一点,就是在面对柳折枝的时候,情商下降的比较严重,然而今天总算是恢复了正常水平。

    洪飞升叹了口气,说道:“可是,我是不是还得准备一首歌啊?”

    肖遥瞪大了眼睛看着洪飞升。

    我曹,这个家伙,还想折腾自己?

    这若真的是被洪飞升给弄上瘾了的话,以后要是每天都要让自己准备一首歌,自己还活不活了?

    就在他想要拒绝的时候,洪飞升又再次开口了。

    “兄弟,最后一首,你可一定要帮我啊!”

    肖遥:“……”

    他忽然发现洪飞升别的可能都没学好,就学会堵别人话了。

    之前堵柳折枝的追问,现在又堵死自己想要说出口的话。

    这特么简直就是一个人才啊!

    无奈之下,肖遥只能点头答应下来,人家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地步,即便他想要拒绝,也找不到一个拒绝的理由了。

    “行,但是得先说好了,最后一首啊!”肖遥说道。

    他得先将话说在前面,免得到时候,洪飞升还得来缠着自己。

    “嗯嗯,我保证是最后一首!”洪飞升揉着鼻子讪笑着说道。

    他觉得自己的要求也有些过分了。

    毕竟人的灵感都是会枯竭的嘛!

    自己这么一直纠缠下去,肖遥以后要是不会写歌了怎么办?

    所以,即便肖遥不说,他也会认定这是最后一首了。

    肖遥闭上眼睛,开始思索着。

    最后一首歌,肖遥在想,什么样的才会最适合对方。

    私来想去,还真让肖遥想到了一首挺不错的。

    许久,肖遥再次开口:

    我在南方的艳阳里,大雪纷飞

    你在北方的寒夜里,四季如春

    如果天黑之前来得及,我要忘了你的眼睛

    穷极一生,做不完一场梦……

    一首《南山南》,徐徐而来。

    《南山南》这一首民谣,要真说到大火的时候还是某一年,一个选秀歌手将这首歌带到了好声音的舞台上。

    这一点也一直有人反驳,说什么自己很早以前就在听了。

    这一点,肖遥也不敢确定,但是他只知道,若不是因为那个选秀节目的话,自己肯定是不知道这首歌的。

    唱到一半,房间的门忽然被人推开。

    肖遥猛然转过脸,看着站在门口的柳折枝。

    “学会了没?”柳折枝眯着眼睛看着洪飞升说道。

    “还没,你等会,肖遥你继……”说到这洪飞升猛然回过神来,顿时站起身,顺势绷直了身体,看上去似乎是有些手足无措。

    看到洪飞升满脸尴尬的表情,柳折枝哼了一声。

    “还真以为你现在这么有才华呢!之前的诗也是肖遥给你的?”柳折枝问道。

    洪飞升低着脑袋没有说话了。

    他有一种小朋友做坏事被家长撞见的感觉。

    这其中的尴尬,似乎小朋友被家长撞见的时候,正在用手安慰自己某方面的需求……

    就是这种尴尬!

    他简直都想要将脑袋埋进土里了。

    特么的,内心万马奔腾啊!

    “你喜欢我的方式,真的挺特别的。”柳折枝眯着眼睛看着洪飞升说道,“原本只是想要来找肖遥谈些事情,没想到这边还有这么精彩的故事呢!”

    洪飞升红着脸不吭声。

    柳折枝又转过脸看着肖遥,冷哼了一声,说道:“我不是看不起洪飞升,就他那个脑子绝对不可能还有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都是你灌输的吧?怪不得之前那两个小姑娘对你都死心塌地的,原来套路这么多,你要是真的在桃花岛待上太长的时间,我的那些徒子徒孙们还不都得被你拐走了?到时候是不是还要翻牌侍寝,跟皇宫里的皇上似得?”

    肖遥:“……”

    他觉得,柳折枝真的是个非常有想法的人。

    “行了,你别说肖遥了。”洪飞升开口说道。

    毕竟这一次肖遥帮他出谋划策,也都是为了他的事情,如果现在全部都让肖遥顶雷的话,那自己还是人吗?

    这就是洪飞升的想法,如此的简单。

    他的这一番话,也将柳折枝的目标光重新吸引到了他的身上。

    “怎么着啊,我这还没开始说你呢,你就自己过来找刺激了是不是?”柳折枝瞪圆了眼睛看着洪飞升说道。

    洪飞升深吸了口气,忽然往前走了一步。

    “那你告诉我,我做错了吗?”洪飞升看着柳折枝,眼神中满是认真。

    柳折枝微微一愣,被洪飞升的这一番话,打的有些手足无措。

    她还真没想到,在这样的情况下,洪飞升竟然还能理直气壮的质问她。

    然而面对洪飞升的问题,她还真的有些无言以对。

    洪飞升真的做错了吗?

    她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人家只是单纯的喜欢自己,有错吗?

    “其实你刚才说的不错,诗是抄的,歌是学的,但是——我喜欢你是真的啊!”洪飞升盯着柳折枝说道。

    他的眼神熠熠生辉,脸上的表情也是少有的严肃,还真没几个人,能从他的脸上看到这样的表情。

    柳折枝:“……”

    肖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