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零二章 表现的机会
    最后,肖遥等人还是成功将小溪母女都留了下来。

    小溪娘亲现在都还在处于懵逼状态。

    讲道理,她真不知道肖遥那么想要将自己留在桃花岛,到底是什么意思。

    只是她也不敢发问,毕竟眼前这个男人,即便是桃花岛的岛主,在面对对方的时候都要客客气气的,看架势,似乎是个非常厉害的人物,否则也不会被桃花岛如此重视,他说想要让自己留下来,就能让自己留下来。

    换做一般人,有这么大的面子吗?

    而且,灵武世界谁不知道桃花岛岛主的脾气非常古怪,谁的面子都不会给,今天却偏偏给了这个年轻男人的面子,这其中值得好好想想了。

    犹豫再三,就在肖遥等人打算跟着熊丽萍暂时离开的时候,小溪娘亲还是走了上来。

    “恩公,我——能不能不留在这里啊?”看小溪娘亲脸上的表情,似乎非常复杂。

    肖遥微微一愣,用一种复杂的眼神看着她。

    “我知道,您想要将我留在桃花岛,也很不容易,只是,我真的有不得不离开的理由啊……”小溪娘亲说到最后都要哭出来了。

    她也明白,自己现在说出这样的话,简直就是在打肖遥的脸。

    之前肖遥和柳折枝之间的谈话,只要她不是聋子,就都听得清清楚楚。

    谁都知道,肖遥想要将她留在桃花岛,花费了多少心思。

    可是现在,好不容易将她留下来,柳折枝也已经答应了,但是她竟然要拒绝。

    换做任何一个人,可能都会对此感到生气。

    肖遥叹了口气,说道:“我知道你的意思,你想要离开桃花岛,无非就是不希望你死在这里,让小溪知道你的离开,对吧?”

    小溪娘亲脸色微微一变。

    “我娘不会死的!”小溪听到这样的话,顿时无比生气。

    她之前还觉得肖遥人挺不错的,帮着自己娘亲留了下来,让她们母女不用分离了。

    可是现在肖遥这一番话说完,等于立刻被小溪拉入了黑名单。

    她在想,这个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讨厌的人呢?

    他竟然说自己的娘亲想要离开桃花岛,是因为不想死在这里,这不是胡说八道是什么?虽然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娘亲为什么一定要离开,但是她相信事实肯定不是像肖遥说的那样。

    自己娘亲的身体状况这么好,怎么会死呢?对,她一定是担心家里的小鸡仔没有人喂养,也有可能是担心家里的大黄会饿死,还有家里的几块田地,若是没有人耕种的话,恐怕也会长满了荒草吧?

    这些都是自己娘亲必须要离开的原因啊!

    肖遥看了眼小溪,到也没有生气,只是笑着说道:“你说的不错,你娘亲确实不会死。”

    说完他又将目光重新挪回来,看着小溪娘亲。

    “别的我不敢说,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向你保证,若是你真的离开了桃花岛,恐怕活不了多久了,但是如果留在这里,我保证你不会死。”

    肖遥的意思,已经表达的明确到不能再明确了。

    若是小溪娘亲现在还没明白对方到底是什么意思的话,就是脑子有问题了。

    于是,她下意识跪了下来,顺便拉着小溪也跪了下来。

    她们的速度虽然很快,但是在肖遥她们这样的修仙者看来,几乎慢到了极致,最起码,若是肖遥想要出手阻止对方跪下的话,机会还是很多的。

    武梧桐他们也是。

    只不过,他们看肖遥都没有出手阻止,自己当然也是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了。

    “谢谢恩公,谢谢恩公……”小溪娘亲一边磕着头一边说着。

    旁边的小溪这个时候已经被吓傻了,完全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是被娘亲拉着,即便她觉得有些莫名其妙,可还是使劲朝着肖遥磕着脑袋。

    过了一会,肖遥才伸出手将她们都拉了起来。

    “之所以你阻止你们,是因为这个礼,我受得起,我救你的命,你也给我磕了头,所以不需要觉得欠我什么的。”肖遥笑着说道,“之后我还回来找你,暂且现在桃花岛住着吧,其实在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比看着女儿慢慢长大更幸福的事情了,你觉得呢?”

    小溪母亲满脸茫然,点了点头。

    等肖遥走了之后,小溪娘亲才将小溪拉到了自己的怀里。

    她伸出手,指着肖遥的背影。

    “小溪呀小溪,你一定要好好长大,好好修炼,等以后有大本事了,可一定要报答恩公……”说到最后,小溪娘亲又哭了出来。

    她知道,肖遥之所以不阻止自己给她磕头,还有一个原因。

    自己毕竟是个女人,还是个寡妇。

    若是肖遥让她什么都不用做,她一定会感觉心里发毛,始终不安,毕竟她的长相还是非常不错的,在村子里,不知道有多少喝醉了酒的壮年男人来瞧他们家的门。

    她的老公公,就是在和一个醉汉争执的时候被活活打死的。

    只是这件事情即便是到现在,小溪都不知道,她也不愿意让自己的女儿知道,她总觉得,孩子的世界还是干净点好,自己作为娘亲,就一定要将那些黑暗的事情挡在外面。

    可是她的心里依然会委屈,晚上睡觉也依然会感到害怕。

    在她的心里,彻彻底底将肖遥定义成了一个好人……

    肖遥等人,跟在熊丽萍的后面,暂且住了下来,就在桃花林里,几间小木屋,看着虽然简陋,可胜在环境不错,毕竟这里是灵武世界,想要在这里找到那种带空调带冰箱的豪华间,也不可能啊。

    白天,柳折枝没有过来。

    这倒是让肖遥感到有些诧异。

    之前看柳折枝的态度,肖遥觉得对方似乎也挺着急的,可是到现在她都没有来找自己,更不要说什么炼制灵丹的事情了。

    不过既然柳折枝都不着急,肖遥就更没有着急的必要了。

    在屋子里住下之后,肖遥就找来了一些草药,炼制了一些仙丹。

    这些仙丹的成功率,都是百分之百,一方面是因为肖遥体内的修为已经有了质的飞跃,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桃花岛的环境非常不错。

    天时地利人和,都是上等,若是在这样的环境下,肖遥炼制出来的丹药还会失败的话,他觉得自己真的可以放弃炼丹这一门能耐了。

    即便是只猪,在这样的环境下,也能炼制出来不错的丹药了好不好?

    肖遥觉得这么说一点都不过分,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但是就在边上的洪飞升要用一种愤怒的眼神看着自己。

    丹药刚刚练完,已经是快天黑了。

    夕阳西下,红色的光撒耀在桃林间,桃花纷飞。

    他真想用相机拍下来,带回去给李潇潇她们看看。

    说这里是人间仙境还真是一点都不过分啊!

    “肖遥,我总觉得,你教我的这个法子不对啊!”洪飞升走到肖遥跟前,郁闷说道。

    肖遥乐呵问道:“什么意思?”

    “你之前不是让我去无视柳折枝吗?可是现在我也没看到什么效果啊!”洪飞升抓着脑袋说道。

    肖遥哈哈说道:“没事,暂时不要着急,这才多久啊?她现在只是觉得你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而已。”

    “我又没有生病,怎么可能吃错药呢?”洪飞升摇了摇头说道。

    肖遥:“……”

    他才想到,自己这样打比喻,洪飞升很难理解。

    “我的意思就是,柳折枝暂时还没注意到这点,你继续保持下去就可以了。”肖遥说道。

    “那你还有没有什么不错的诗词啊?不然我再到她面前念叨念叨?”洪飞升说道。

    肖遥:“……”

    “不然你教我一首歌啊!我没事唱唱歌也挺好。”洪飞升说道。

    看到洪飞升满脸严肃的样子,肖遥也不好拒绝了。

    “行吧,但是我只教一遍。”肖遥说道。

    洪飞升赶紧使劲点头。

    在这方面他还是非常有信心的,毕竟,修仙者的记忆力远不是凡夫俗子可以想象的。

    更何况现在他的修为,放在灵武世界都是名列前茅,若是一首歌都记不住的话,未免也太丢人了。

    肖遥找了一块树桩坐了下来,咳嗽了一声,清了清嗓子。

    洪飞升就蹲在肖遥的面前,满脸的期待。

    看他的模样简直像是想要好好学习,争取得到小红花的幼儿园孩子一般。

    终于,肖遥开口:

    好久没见了,什么角色了

    细心装扮着

    白色衬衫的,袖口是你送的

    尽量表现着,像不在意的

    频繁暴露了,自欺欺人者

    ……

    我想摸你的头发,只是简单的试探啊

    我想给你的拥抱,像以前一样可以吗

    你退半步的动作认真的吗

    小小的动作伤害还那么大

    我只能扮演个绅士,才能和你说说话……

    ……

    思来想去,肖遥觉得还是这首《绅士》比较适合洪飞升现在的状态。

    一首歌唱完,洪飞升眉头皱着。

    “这首歌,听着一点都不好听啊,还没有上次的像个男人一样去战斗好呢!”洪飞升对肖遥的创作能力表示怀疑。

    “多唱几遍,多听几遍就好了。”肖遥笑着说道。

    正巧,这时候,熊丽萍又赶了过来,是随了柳折枝的吩咐,请他们过去吃饭。

    “你表现的时候到了。”肖遥拍了拍洪飞升的肩膀说道。

    洪飞升使劲点头,心里默念着——是时候表演真正的技术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