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两百零一章 你个无赖
    一首诗念完,洪飞升背着手站在原地,四十五度角看着天空——反正当初肖遥当初念诗的时候就是这样,他也只能有模有样学着,至于学得像不像,就不是他能考虑的问题了。

    柳折枝走到了洪飞升的面前,用一种古怪的眼神看着他。

    洪飞升心里暗道得意,觉得肖遥的法子还真是不错。

    若是换做平日里,洪飞升觉得柳折枝肯定不会用这样的眼神看着自己,甚至还会选择无视自己,直接走到肖遥的面前。

    虽然——柳折枝现在看着自己的眼神像是看着一个二百五,但是,最起码这也是阶段性的胜利嘛!

    “你是不是脑子坏了?”柳折枝看着洪飞升问道。

    洪飞升冷哼了一声,转过脸看着别的方向,故意躲避开柳折枝的目光。

    要先无视对方!

    这也是肖遥教的。

    “你什么文采我不知道?从哪抄的?”柳折枝继续问道。

    洪飞升气坏了,觉得这是柳折枝对自己人格的侮辱,仔细想想后发现对方似乎也没说错什么,顿时不知道该如何反驳了。

    哎,就说现在的女孩子精明,不容易忽悠吧?

    “咋的啊,你成斜眼了?不看我啥意思?”柳折枝气坏了。

    洪飞升哼了一声,直接转过身看着身后。

    就是不去看柳折枝。

    柳折枝嘴角稍微抽搐了一下,没想搭理这个神经病,走到了肖遥的面前。

    “欢迎来到桃花岛,这里还不错吧?”柳折枝问道。

    肖遥笑着点了点头:“风景不错,环境也不错,是个好地方,而且这里的灵气有些特殊,难怪这里的女孩都能长得这么好看。”

    “这就是我让你到这里来的原因。”柳折枝笑着说道,“如果在桃花岛的话,你想要炼制灵丹,成功率应该能增加不少吧?”

    肖遥犹豫了一下,点了点头。

    他真没想到,柳折枝让自己和洪飞升来到桃花岛竟然还有这样的想法。

    确实如此,如果在这里炼制丹药的话,加上灵气中的医气,这样的环境来炼制灵丹,肖遥也有不少信心了。

    “不过,在此之前我还真不知道你会带这么多人来呢。”柳折枝瞥了眼武梧桐等三人,幽幽说道。

    肖遥尴尬笑了一声,说道:“这是我的朋友,没地方去,只能全部带来了。”

    “算了,带来就带来吧。”柳折枝现在毕竟有求于肖遥,不可能在这么点小事上斤斤计较,“反正我们桃花岛地方勾搭,多几个人无所谓。”

    “真的啊?”肖遥脸上的表情看着都有些激动了。

    柳折枝忽然有一种不好的感觉,不过还是点了点头,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肖遥。

    她总觉得对方这脸上的表情看着有些怪异,感觉似乎没什么好事。

    肖遥伸出手,指着小溪母亲,说道:“我想让她也留下来可以吗?”

    “……”柳折枝满脸无语。

    她咳嗽了一声,说道:“这个也是你的朋友?”

    小溪的母亲此时满脸也是惊慌之色。

    她下意识摇了摇头,只是一想到站在自己面前的极有可能都是仙人,仙人之间的谈话启是自己可以随便插嘴的?

    想到这,她只有缄口不言。

    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我只是觉得你这里地方不错,适合她居住而已。”

    柳折枝眉头皱了起来。

    她仔仔细细打量了小溪母亲一眼,露出恍然之色。

    显然她也能看出小溪母亲的身体状况。

    “你这是什么意思?”柳折枝问道。

    肖遥说道:“要是以我的能耐,想要将她救回来,还真是有些难,但是如果利用你这块宝地的话,我的底气倒是能足很多了。”

    “感情你来桃花岛,还要医治别人?”柳折枝问道。

    肖遥咳嗽了一声点了点头。

    反正这原本就是他之前的想法。

    若是真的没有办法,肖遥之前或许也就放弃了,但是现在既然都已经看到了希望,肖遥自然没打算袖手旁观。

    没办法也就算了,有办法要是还装作没办法的样子,不要说别人了,肖遥都不过了自己这一关。

    柳折枝看着肖遥的眼神已经古怪到了极点,看她的架势似乎随时都想要将肖遥的脑壳敲开,看看里面装的到底都是些什么,一开始她觉得肖遥肯定是在和自己开玩笑,但是看着对方脸上无比认真的表情,她就知道自己之前想错了,这个家伙是真的要给自己制造一系列的麻烦!

    思来想去,她问道:“你确定要这样?”

    肖遥点了点头。

    “算了,随便你吧。”柳折枝叹了口气说道,“不过有一点咱们得先说好,你让这个女人留下来可以,但是你必须要向我保证两件事情。”

    肖遥微微一愣,点了点头,说道:“您先说。”

    柳折枝到也没有和肖遥客气,直言了当道:“首先,你得保证这个女人留在我们桃花岛,不会对我们桃花岛的灵气产生任何的影响。”

    肖遥笑了一声,点了点头:“这是自然。”

    柳折枝的想法和做法,肖遥都是可以理解的,毕竟柳折枝不是什么坏人,若是真的能够留住这个女人的性命,柳折枝没有必要反对,毕竟这也算是给自己积功德,只是,同样的,她还是桃花岛的岛主,所以在做任何事情之前,她必须都要将其建立在不会对桃花岛产生恶劣影响的前提下,否则即便是好事,也会被办成坏事。

    这就是柳折枝的想法,非常件简单。

    看到肖遥肯定的答复之后,柳折枝也松了口气。

    接着,她又继续说道:“这只是第一件事情,还有第二件。”

    肖遥再次点头,等着柳折枝继续说下去。

    柳折枝说道:“第二件事情,你得保证能帮我炼制出来一颗一品灵丹。”

    肖遥没有说话。

    “怎么了?”柳折枝催促道。

    肖遥苦笑了一声,拱手作揖说道:“柳岛主,您这么说的话,还真有些为难我了,我会付诸全力,但是我真的不敢保证,毕竟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

    柳折枝笑了一声,摇了摇头:“你刚才说,在这个世界上没有绝对的事情——这样的说法就已经非常绝对了。”

    肖遥:“……”

    感情这个柳折枝也挺擅长辩论赛的啊!

    在灵武世界的话,这应该叫做辩禅吧?

    洪飞升想要开口帮肖遥说句话,但是一想到现在肖遥面对的是柳折枝,他还是立刻放弃了之前的想法。

    毕竟之前都已经说好了的,在面对柳折枝的时候自己一定要尽可能去无视对方!

    “柳岛主,那个女孩和她母亲真的挺可怜的,您千万不能因为肖遥不能保证炼制出来一品灵丹就要将她赶走啊!”武梧桐赶紧说道。

    她是第一个忍不住的。

    柳折枝瞥了她一眼,笑了一声,说道:“在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太多太多了,如果她们都想要到我桃花岛来,我是不是都要一一接纳呢?”

    “……”柳折枝的话,让武梧桐顿时有一种无言以对的感觉了。

    虽然她觉得,柳折枝说的不对,但是却没有办法去反驳对方。

    肖遥看了眼武梧桐,摇了摇头。

    这个姑娘还是太单纯了。

    其实柳折枝最关心的还是第一个保证,只要自己能够保证小溪母亲留在桃花岛不会破坏这里的灵气,基本上就没什么问题了。

    第二个保证,柳折枝也只是顺水推舟随便说一下而已。

    所以,即便肖遥真的不答应,也无伤大雅。

    这一点肖遥可以看明白,洪飞升也可以看明白,但是武梧桐她们却看不明白。

    只是他们在说话的时候,都忽略了此时还站在边上的小溪。

    虽然她之前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但是听到这里,已经明白了。

    顿时,小姑娘眼泪哗啦啦往下落着。

    “呜呜,娘,他们在说什么啊?怎么我觉得你是得了大病了啊?”小溪哽咽着说道。

    “没有没有,他们是吓唬小月呢,娘的身体怎么会生病呢?”看到小溪哭的梨花带雨,小溪娘亲也变得有些手忙脚乱不知道该如何安慰自己的女儿了。

    其实她的身体,她比谁都要清楚。

    她也明白,就自己现在这样的身体状况,根本就撑不了多久了。

    否则的话,她也不会想着将小溪送到桃花岛来。

    无非就是想要让小溪安安稳稳在桃花岛慢慢长大,自己死在一个不知名的角落,倒也无妨。

    在这个世界上有不怕死的人吗?

    有。

    还有一些,他们怕死,他们比谁都要怕死,因为他们在这个世界上有太多太多的牵挂,牵挂的人,牵挂的事,害怕自己死了,没有了,就再也见不到他,没有办法看着他长大。

    柳折枝看着那对母女,叹了口气。

    许久,她转过身,往前走着。

    声音轻飘飘传了过来:“可以让她们都留在这里,那个小姑娘也可以成为我的弟子,但是,你必须也要为她炼制出来一个对筑基有帮助的丹药,我的弟子,必须是天才!”

    肖遥微微一笑:“药材呢?”

    柳折枝猛地回过神转过脸瞪着眼珠子看着肖遥,骂道:“你可真无赖!我是送你人情好不好?”

    肖遥轻笑着不说话。

    柳折枝无奈叹了口气:“缺什么,都从我们桃花岛拿,反正以后不想和你合作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