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八章 不出手的原因
    不能说女人都是记仇的。

    但是武梧桐这个女人,绝对是非常记仇的。

    之前那对母女对武梧桐的态度要多恶劣就有多恶劣,现在被武梧桐抓到了机会,她还会放过她们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接触到武梧桐那冰冷的眼神,之前还叫嚣着要将武梧桐扔进水里的妇人,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她很想收回自己说出口的话,可为时已晚。

    除非这个女人,有那种可以让时光倒流的神通,可若真是那样,她现在也不需要畏惧武梧桐了。

    当她接触到武梧桐眼神的时候,就已经有一种非常不好的感觉了。

    下一秒武梧桐已经朝着她走了过去。

    这个时候她的女儿也赶紧缩到了她的身后。

    “你想干什么?!”那个女人彻底没有办法淡定了,嘴上赶紧说道,“我男人是晋州御史,你敢碰我一下,我便杀你全家!”

    “杀我全家?”武梧桐冷笑连连,“好啊,我还真想要看看你到底有没有这么大的本事了。”

    肖遥听到这样的话,都差点没忍住笑出来,他都不知道该用什么样的话来形容自己此时的心情了,杀武梧桐一家?这简直就是在搞笑好不好,不要说她,不要说什么晋州御史,即便是魏国的皇帝想要找武梧桐老爹的麻烦,都得掂量掂量自己的能耐,先不说原本国家就不一样,即便是在一个国家里,一个王爷也不是别人想要弄死就能弄死的。

    北麓的皇帝看郦王早就不顺眼了,可即便是这样,郦王现在不依旧是好端端活着,谁也没把他怎么着啊!

    这就是郦王的能耐。

    原本武梧桐心里就已经非常不爽了,现在女人说话还这么狂妄这么难听,这不是找死是什么?

    武梧桐是会被吓住的人?

    更何况这还只是一个御史的夫人。

    在武梧桐的面前这算个屁啊!

    武梧桐要是真的会将对方的能耐当一回事,那才是真的奇怪了,所以在对方说话的时候,她就已经走到了对方的面前,伸出手便将那个女人拽到了自己的跟前,顺带着拎了起来。

    那之前还闹腾不行的小姑娘,这个时候已经被吓懵了,嘴角一撇,当即哭了出来。

    她哪里见过这样的阵仗啊?一般都是她和娘亲去欺负别人,什么时候会被别人欺负过呢?

    更重要的是,她还是第一次看到这么厉害的女孩子,一个女孩的力气怎么可能这么大呢?

    “哭什么哭,都多大的人了,还哭?十几岁了有吧?老娘十几岁的时候都敢杀人了,你就知道哭?”武梧桐恶狠狠瞪了眼那个女孩说道。

    女孩被武梧桐吓了一跳,打了个寒噤,真不敢哭出来了。

    “恶人还需恶人磨啊!”柳乘风感叹道。

    武梧桐听力不错,听到这句话之后没好奇道:“你再说一遍,信不信我将你从船上扔下去?”

    柳乘风:“……”

    他小声对边上的青蝉说:“还是你这样温柔的女孩子好。”

    青蝉莞尔一笑。

    其实柳乘风的评价,对她而言还真是一点意义都没有,她也不在乎。

    只不过柳乘风刚才的那一番话,似乎意思是,自己比武梧桐要好?

    这样的话,杨青蝉听在耳朵里,还是觉得非常舒服的。

    武梧桐只是冷哼了一声,也没多说什么,只是拎着那个女人就要走出船舱。

    之前这个女人说要将她丢到水里,她自然要好好“回报”一下对方的厚爱了。

    来而不往非礼也,武梧桐觉得这句话说的非常有道理。

    她就是这样一个爱恨分明的人!

    “娘!娘!”那个女孩没忍住,还是哭喊着要跟着。

    她伸出手抓住自己母亲的小腿,想要将自己的母亲拉扯回来,只是她的力气在武梧桐面前完全可以无视。且不说武梧桐原本就是一个修仙者,即便是个普通人的力气也不是一个孩子可以抗衡的。

    “松手,否则,把你也扔下去!”武梧桐生气说道。

    那个女孩还是没将手缩回去,这么看的话,其实还算是挺有良心的了。如果她真的被武梧桐吓一下,就立刻松开自己的母亲,武梧桐说不定真的会将她从船上丢下去,这样的人,以后长大了肯定也不是好人。

    武梧桐虽然是郡主,虽然也有些嚣张跋扈,但是说到底不是什么坏人,最起码,在很多方面这姑娘表现出来的还是挺善良的,这一点几乎是肯定的,否则的话,肖遥也不会和她成为朋友。

    让武梧桐没想到的是,在这个时候,站出来的竟然是小溪和她母亲。

    “姑娘,还是放了她们吧,她们也不是什么坏人,要是扔进水里,真的会死在这里的……”小溪母亲小声说道。

    小溪也是有些胆怯,不过还是壮着胆子说道:“姐姐,您还是放了她们吧……”

    对此,武梧桐也只能无奈叹了口气。

    老实说,她是真的有些没办法理解这母女两个的想法了。

    之前这什么御史夫人和她女儿,都咄咄逼人到了这个地步,她们竟然还能选择原谅?

    其实武梧桐不能理解也是正常的,毕竟她的性格就是那样。

    什么时候被人欺负过?

    即便她真的被人欺负了,肯定也是第一时间想着怎么报复回去。

    她不是觉得善良不好,只是觉得,小溪母女两人的善良完全是多余的,即便她们真的善良了,那什么御史夫人心里会感激她们吗?

    其实武梧桐也不知道,但是从她的角度看,对方感激的可能性很小很小,几乎是微乎其微的。

    一想到这些,她的心里就更加无语了。

    思索再三,她还是将那什么御史夫人扔在了地上。

    “从现在开始,闭上嘴巴,否则的话,我真的会将你丢下谁,谁说话也不好使。”武梧桐冷哼了一声说道。

    有了之前那么一出,御史夫人也学聪明了,知道这个时候肯定不能说狠话,而且,眼前这个女人,显然不是一般人,否则的话也不敢这么嚣张,这其实说的也是废话,哪有一般的女孩这么厉害?

    忽然,御史夫人的脑海中浮现出一个想法。

    难道这个姑娘也是个修仙者?

    有了这样的想法之后,她也被吓坏了。

    这一趟的目的地就是桃花岛,这女孩如果真的是个修仙者,想必和桃花岛的关系也非同一般。

    若真是这样的话,她的女儿还想留在桃花岛成为弟子,可能性还有吗?

    她已经肠子都悔青了……

    至于她带来的那两个被武梧桐扔进水里的侍卫,现在是生是死,她也无所谓。

    不能说她淡漠,原本就是如此,只是下人而已,她又怎么可能将下人的生死太当回事呢?

    武梧桐坐下来之后,看着肖遥,问道:“真的一点办法都没有吗?”

    肖遥微微一愣,看了她一眼,笑了一声,问道:“什么意思?”

    武梧桐瞥了眼小溪母亲坐着的方向,意思不言而喻。

    肖遥叹了口气。

    “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喜欢多管闲事了?”肖遥问道。

    武梧桐气得不行,说道:“我什么时候喜欢多管闲事了啊?”

    “现在难道还不叫多管闲事吗?”肖遥问道。

    武梧桐叹了口气,无奈说道:“可是,人家真的很可怜啊!”

    肖遥也没多说什么。

    在这个世界上,可怜的人太多了。

    需要帮助的人,更不知道有多少。

    如果在他们需要帮助的时候,肖遥就需要站出来的话,他这辈子什么都别做了,专门做好人好事算了。

    话虽然是这么说,可如果真的有办法的话,肖遥还是愿意帮忙出手的,只是这样的问题,即便是帮忙也没什么意思。

    这时候,武梧桐也坐了过去,开始和小溪的母亲聊天,虽然她们交流的声音很小,可肖遥还是听得清清楚楚的。

    从小溪母亲的口中,肖遥越发的觉得,这母女二人,确实算得上是命运多舛。

    小溪的父亲,在小溪很小的时候就得了重病撒手人寰了,小溪母亲扛起了重担,不但照顾自己女儿,还要照顾小溪的爷爷奶奶。

    不要说这是个女人了,即便是个男人也不一定能抗下这样的重担。

    也正是因为如此,小溪母亲的身体才会日况日下,到了现在这步田地。

    在听完了这些事情之后,武梧桐又过来纠缠肖遥了。

    “肖遥,你医术那么好,就出手嘛!”武梧桐说道。

    肖遥看着她,无奈问道:“你觉得,我看着像是个坏人吗?”

    武梧桐下意识摇了摇头。

    虽然肖遥算不上什么好人,可如果说他是什么坏人的话,也太牵强了。

    不管从哪个角度看,肖遥的人品都是非常不错的。

    肖遥继续说道:“如果我真的有办法,早就出手了,可她不是中了毒也不是受了伤,她的身体差是因为平日里操劳过度,日积月累,积劳成病,你觉得我能有办法吗?”

    如果不是因为武梧桐不了解汽车的话,肖遥可以举一个更加鲜明的例子。

    汽车的发动机坏了,可以坏了发动机,雨刷坏了,换个雨刷,刹车片坏了,都可以修,但是一辆开了二十年的车,到了寿命,都不知道跑了多少公里了,怎么修?

    意思就是这么个意思,就看武梧桐能不能理解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