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七章 轮到你们了
    当肖遥发现洪飞升和自己互换了一个眼神之后,心里就有了点数,显然这个家伙也看出了小溪母亲的www..la

    这个时候,武梧桐已经站了出来。

    作为一个正义感爆棚的女汉子,如果现在武梧桐选择沉默的话,肖遥才会真的怀疑她是不是吃错药了。

    武梧桐站起身之后看着那个妇人,开口便是雷霆重击:“之前那小姑娘站出来不会说话我还有些惊讶,现在的孩子都怎么了啊?这才多大啊,说话就这么刻薄,现在想想也难怪了,有你这样的娘,你孩子还能好到哪去?还真是上梁不正下梁歪。”

    武梧桐的一番话,将那个妇人脸都给气红了。

    她“嚯”的站起身,怒视着武梧桐,骂道:“你说谁呢你?”

    “我说谁你不知道?”武梧桐冷哼了一声,说道,“原本只是觉得你们说话挺刻薄的,现在看来,你们还有点蠢啊!”

    “……”

    不要觉得武梧桐现在说话非常不客气,以武梧桐的性格,现在这么说话已经非常客气的了,简直就是懂礼貌的好孩子,比嚣张?郡主殿下不够嚣张?比跋扈?郡主殿下难道还没资格跋扈?

    武梧桐再说这些话的时候,又走到了小溪的跟前。

    “小妹妹,别怕,虽然我不是桃花岛的人,但是我觉得你肯定能留下来。”武梧桐说道。

    小溪怯生生看着武梧桐。

    先前武梧桐说出口的话和她之前的表现,也让小溪有些害怕了,孩子哪能懂那么多复杂的事情呢?

    武梧桐有些郁闷,却也没说什么,只是回到之前的位置上重新坐着。

    那个衣着不凡的妇人,似乎还没打算善罢甘休。

    “哼,小姑娘嘴巴不要那么毒,以后当心嫁不出去!”

    武梧桐倒是满脸无所谓的表情,伸出手一把揽住了肖遥的脖子,眯着眼睛说道:“大娘,这个就不需要你操心了,以后我要是真嫁不出去,就让边上这个男人娶了我!”

    肖遥:“……”

    他很郁闷,这件事情武梧桐可从来都没有说过啊!

    他转过脸看着武梧桐满脸认真说道:“咱们什么时候这么说过?”

    “就现在,不可以吗?”武梧桐瞪圆了眼珠子说道。

    柳乘风赶紧屁颠屁颠跑了过来,贼兮兮笑着说道:“武姑娘,你不要怕,等以后肖遥要是不愿意娶你,我娶你!没事,别谢我,大家都是朋友,这么点小忙应该的。”

    武梧桐恶狠狠瞪了眼柳乘风,没好气道:“有你什么事情?”

    柳乘风很委屈,他都不知道自己到底做错了什么,说错了什么。

    洪飞升可能是看出了柳乘风心中的疑惑,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认真说道:“别想那么多,武姑娘不喜欢你,不是因为你做错了什么,也不是因为你说错了什么。”

    柳乘风听洪飞升这么一说,就越发的好奇了,赶紧问道:“既然如此,那到底是为什么啊?”

    “其实原因也很简单,人家只是单纯的觉得,你长得丑。”洪飞升认真说道。

    柳乘风满脸绝望……

    他在想,洪飞升之前说的那些话,真的是安慰自己吗?

    怎么听着那么扎心呢?

    他觉得自己下一秒就要开始怀疑人生了。

    不要这么欺负人好不好啊?

    “哼,怪不得敢这么横,原来是仗着你那边男人多啊!”那个妇人冷笑着说道。

    武梧桐微微一愣,眉头皱了一下,顿时不高兴了。

    “你这话说的是什么意思啊?我觉得你怼我,是因为我这边人多?”武梧桐问道。

    肖遥听到“怼”这个字,差点没乐呵出来。

    感情在灵武世界也能这么用啊!

    那个妇人还是一脸冷笑,说道:“如果不是因为你觉得你那边男人多,敢这么放肆?哼,就你这样的女人,要是单独一人的话,恐怕早就被人扔到河里去了!”

    武梧桐的脾气,哪能咽的下这口气,听到对方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里,简直就要瞬间爆炸了。

    她站起身,顺带着撸起了袖子,恶狠狠瞪着对方,骂道:“来来来,他们都不会插手,我还真想看看你怎么把我扔进河里?”

    看到矛盾越发的激烈,小溪母亲犹豫了一下,还是走到了武梧桐的跟前,小声说道:“小姑娘,谢谢你,还是算了吧,不用和她们争执的……”

    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那一对母女看上去身份不一般,和这样的人作对,最后吃亏的肯定还是自己。

    原本,小溪母亲心里虽然怒火中烧,可还是选择息事宁人,即便对方说出口的话非常难听。

    即便不为自己考虑,也得为自己的女儿考虑。

    只是之前武梧桐之所以站出来,还是为了帮她们母女说话。

    即便知道对方身份不一般,她也不能选择沉默。

    哪怕这么做会很危险。

    这是最起码的原则,做人的原则,正因为她的女儿还在边上,所以她觉得自己更要站出来,用这样的方式告诉自己的女儿,对那些帮助过自己的人,一定要懂得感恩,最起码不能让人家觉得寒心。

    武梧桐看了她一眼,笑了一声,说道:“你去陪你女儿就行,放心吧,没什么大事的。”

    “这……”

    “没事,您先坐下吧。”肖遥站起身开口说道。

    小溪母亲还是没有答应下来。

    就在这时候她忽然剧烈咳嗽起来。

    她下意识用手掩住了自己的嘴巴,等到摊开手心,掌心中竟是一滩血迹。

    她脸色稍微变了一下,接着赶紧攥住了手掌。

    武梧桐瞳孔骤然收缩,又转过脸看着肖遥和洪飞升。

    肖遥和洪飞升只是满脸的平静,显然之前他们就已经猜测到了。

    联想到肖遥和洪飞升之前的谈话,武梧桐也醒悟过来。

    “娘,你没事吧?”叫小溪的小女孩赶紧跑到跟前,伸出小手在母亲的背上轻轻拍了拍,尽管根本起不到什么作用。

    女人转过脸看了自己女儿一眼,笑着摇了摇头:“娘没事,只是这几天收了点风寒。”

    说完她又赶紧对着武梧桐摇了摇头。

    她知道之前武梧桐已经看到了,但是她希望对方不要说出来,武梧桐也能理解,无非还是因为自己的女儿。

    “哎……你还是赶紧坐下吧。”武梧桐小声说道。

    先不说肖遥能不能治好对方,即便能治好,武梧桐也不好意思现在就转过脸向肖遥发号施令。

    肖遥可早就不是她的小跟班了。

    更何况,之前肖遥和洪飞升聊天的时候,她在边上也都听得清清楚楚,显然对于肖遥而言,也没有什么好办法,即便真的出手,恐怕也只能让对方多活两年。

    这让武梧桐非常难以理解,当初自己体内有了寒气,肖遥一出手不都是手到病除的吗?

    所以她心里打定了主意,等会还是要好好问问肖遥。

    这时候,那个雍容妇人已经开口。

    她先是拍了拍巴掌,喊了一声:“来人!”

    接着便是两个穿着灰色长衫的长辫子男人,掀开船舱前的帘幕走了进来。

    “夫人!”

    “给我将这个女人抓起来。”雍容女人伸出手指着武梧桐说道。

    她的那个女儿,这个时候也一点都不老实,赶紧补充道:“对对对,还要将她丢到水里去!”

    那两个男人都是微微一愣,看了眼武梧桐,心里有些好奇。

    只是他们也没什么办法,毕竟这是他们的主子,主子的话,他们也不敢不听,否则就是杀头的罪名。

    他们只是在心里为武梧桐感到可惜,虽然他们并不了解之前发生的事情,但是自己家夫人和大小姐的脾气他们还是知道的,一天到晚就喜欢惹是生非,仗势欺人,若不是因为夫人眼光不错,看上了如今魏国的晋州御史,哪能有现在的福气呢?

    想是这么想,他们还是朝着武梧桐走了过去。

    “呦呦,就这么点能耐?手底下就这两个人,也敢说能将我扔到水里去?”武梧桐冷笑连连。

    那两个大男人听到这样的话,心里也都有些不舒服了。

    之前他们觉得,这个长得挺好看的姑娘,有些倒霉,现在看来,这姑娘也是活该。

    说话怎么就这么难听呢?

    其实他们这样的不满,简直毫无道理。

    这两人都要将武梧桐给扔到水里去了,还不给武梧桐说一些难听的话?

    难不成还要谢谢他们?

    “给我快点!”那妇人见武梧桐不但没有害怕,而且还敢继续口出狂言,简直都要被气疯了。

    现在她都恨不得直接将武梧桐的那张嘴给撕烂。

    那两人脚下速度确实快了一些,直接到了武梧桐的跟前。

    武梧桐立刻出手,一巴掌拍飞出去其中一个男人。

    在另外一个还没有回过神的时候,武梧桐再次出手,一脚狠狠踢在了对方的腹部。

    接着她又伸出手,扯着那两人的衣服,一手拎着一个,走到甲板上,众目睽睽之下,将那两个男人直接丢尽了海里。

    所有动作,看上去都是那么自然,那么行云流水。

    其实之前那两个男人也不是什么修仙者,只是膂力稍微好些的普通人而已。

    以武梧桐现在的修为,想要对付他们实在是太简单了。

    肖遥和洪飞升之所以都没有出手也是因为清楚认识到了这一点。

    “现在,轮到你了。”武梧桐折身而返,看着那个妇人,冷哼着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