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六章 漂洋过海
    解决了叶听潮之后,在魏国,他们基本上就不会遇到任何的阻力了。

    要说起来,接下来的几天里,踏天门里的那些人,还真没少来找肖遥他们,当然了,肯定不是为了打架,踏天门里之前的那些人,已经见识到了洪飞升生气时候的模样,给他们一百个胆子,也不敢来找洪飞升的麻烦了,更不要说洪飞升的身后还有一个青城山,无论如何,他们也不会轻易与对方死磕到底。

    更何况,经过前几天的那一战之后,叶听潮心境受挫,已经选择闭关,也就是说,即便踏天门真的和洪飞升起了冲突,叶听潮也不可能站出来帮忙了,他们怎么可能还会去找洪飞升的麻烦呢?那简直就等于是来找自己的麻烦啊!

    其实他们来找洪飞升肖遥等人的原因也挺简单的,就是各种献殷勤,这几天送来的好东西不少,什么稀罕的玩意都有,黄金白银更是数不胜数,并且送来了几个储物戒指,肖遥也留了一个,这玩意比他身上的储物手镯可高级多了,空间大很多,其次就是开启的方式也更加简单。

    只是,比起肖遥之前的那个储物戒指,就不是一个等级的了,不可能在里面修炼。这也让肖遥有一种空欢喜的感觉,其实仔细想想,他也就释然了,如果真的能有这样的功能,估计都会被那个踏天门当成镇门之宝,说什么都不会拿出来,刀架在脖子上也不行啊!人家踏天门又不傻。

    像之前那样的好东西,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已经被毁掉了,肖遥也就接受了残酷的现实。

    要说不可惜,肯定是不可能的,但是都已经过去了,也没什么可后悔的。

    对于踏天门送来的东西,肖遥洪飞升等人都是来者不拒的。

    其实对方的目的他们也都知道,无非就是希望他们能在某些事情上保密,不要流传出去,比如,洪飞升碾压叶听潮的消息。

    既然已经知道对方是这样的要求,他们也就没有什么心理压力了,反正即便这些人不来,洪飞升肖遥等人也没打算出去说道说道,首先洪飞升不说,是因为他打败叶听潮原本就是应该的,毕竟他在高手榜单上的排名,原先就在叶听潮之上。

    赢了叶听潮,原本就是正常的,这要是输了,才是真的奇怪了。

    既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那又有什么必要说出去炫耀呢?

    至于肖遥等人,就更不会说了。

    不要说叶听潮,即便是踏天门都不是他们能得罪的起的。

    总不能仗着有洪飞升守在他们身边,就去节外生枝,那是给洪飞升增加麻烦,他们都不是那种弱智儿童,自然知道什么事情可以做,什么事情不可以做。

    其实这样的话,性格耿直的洪飞升在第一次看到踏天门的时候就已经说的非常清楚了,只是对方压根就不相信,等到武梧桐站出来将他们送来的礼物全部收下,那些人才喜滋滋的离开,对此,洪飞升只能表示非常不理解,他不是没有见过犯贱的人,但是贱到这个程度还是非常少见的。

    收下礼物其实就等于是给踏天门的人吃下了一颗定心丸,如此一来他们自然要放心很多,在他们看来,既然对方都已经收下了礼物,那自然是吃别人嘴软拿别人手段,说什么都不好意思到处宣扬了。

    毕竟叶听潮输给洪飞升,不单单是叶听潮一个人的事情,也关系到了踏天门的名誉。

    这一路上,踏天门的人对待他们可真算得上是小心翼翼伺候着,生怕哪一点做的不好,引起对方的不满,导致满盘皆输,他们将洪飞升等人想的也太小气了。

    这一路上,洪飞升等人不是没有遇到什么麻烦事情,但是只要遇到麻烦事情,第一个出面的肯定都是踏天门。

    在魏国,还真没几个人敢和踏天门作对,即便是那些皇亲国戚,遇见踏天门的核心人物,也得给一些面子,所以,即便他们有了麻烦,也不需要担心什么,都是踏天门在帮着他们料理。

    说起来的话,踏天门印象最深的人,估计就是武梧桐了。

    因为他们惊讶的发现,只要是他们处理的麻烦事情,罪魁祸首都是武梧桐。

    所以踏天门里的那些人闲着没事还帮着武梧桐起了一个绰号——惹祸精。肖遥如果知道的话,肯定会对他们竖起大拇指,这说的实在是太贴切了……

    到了南海上,洪飞升才算是真的清静下来。

    船舱里,洪飞升也没有闭目养神。

    这一路上,洪飞升表现出来的状态都是非常淡定的,不管遇到什么样的事情,即便是面对叶听潮,他的心情也没有太大的起伏,现在已经到了南海,洪飞升的心态都已经有些小激动了额,其实仔细想想这也是挺正常的,洪飞升对待柳折枝的心思,几乎是所有人都知道的,所以现在一想到马上就要见到柳折枝了,他自然激动的不行。

    每个看上去波澜不惊的人,心里都藏着一个足以让他波澜壮阔的人。

    肖遥心里暗暗想着,也不知道是对是错。

    等上了船之后,肖遥就惊讶的发现,其实在这艘船上,大部分都是一些女孩。

    年纪,从八岁到三四十岁都有。

    有一些,是带着孩子的母亲。

    要说男人,肯定也有,只是比例很低,大概只有1:9。

    从武梧桐的口中,肖遥才算是弄明白怎么回事,桃花岛也不是什么世外桃源,知道桃花岛的人也不少,这艘船的目的地就是桃花岛,这船上的姑娘,大部分都是想要前往桃花岛拜师学艺的。

    魏国的踏天门也好,姜国的青城山也罢,虽然里面也有一些女弟子,但是数量极少,这样的门派一般对女孩都不是很感兴趣,桃花岛恰恰相反,这里只招收女弟子,所以自然是灵武世界很多姑娘最想要去的地方了,即便是个女孩,也是可以有侠客梦的嘛!再说了,又有几个姑娘不想做那如柳折枝一般可以在九天之上翩翩起舞的仙女呢?

    如果真的能够成为桃花岛的弟子,这也是一件非常值得炫耀的事情,在老家的父母恐怕能宣扬到让十里八乡都都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么听着似乎有些夸张,实际上一点都不过分,能够成为仙宗门派的弟子,可比考取功名更要光宗耀祖的。

    “娘亲,你说,桃花岛是不是有很多仙女姐姐呀!”一个七八岁的小姑娘,躺在母亲的怀里,稚嫩的小脸上写满了向往,身上穿着粗布织成的衣服,扎着一个小鞭子,额前的头发可能是因为赶路匆忙显得有些散乱,一双大眼睛滴溜溜转动着。

    “嗯,有的。”抱着小女孩的女人,年纪大概在四十岁左右,脸上者不主动的疲倦。

    可即便是这样,在回答女儿问题的时候,她还是拿出了百分之百的耐心。

    “娘亲,那你说,仙女姐姐们会愿意收我当徒弟吗?”小女孩继续问道。

    当小女孩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女孩的母亲,眼神中也稍微闪过一丝没落。

    不过,她还是深吸了口气,看着自己的女儿说道:“放心吧,我们家小溪这么乖巧懂事,她们怎么可能会不愿意收你为徒呢?”

    听了娘亲的话,小女孩也开心了许多。

    这个年纪的女孩,都会将父母说出口的话当成真理。

    母亲都这么说了,那就一定是这样了。

    只是这时候,边上一个穿着长裙的女孩,忽然开口道:“哼,才不会呢!你们这么难看,还这么土,怎么可能会被选上呢?”

    说话的女孩,比叫小溪的小姑娘大上大概三四岁,也要比小溪高上不少,精气神十足,趾高气昂。

    “你……你这孩子怎么能这么说话呢?”小溪母亲听到这样的话,脸色非常难看了。

    “我说错什么了吗?”那个大点的女孩说道,“你们呀,还不如早点回家呢,看你家的孩子,土里土气的,仙子才不会看上她呢!”

    说完这句话,那女孩还转过脸对着自己的母亲说道:“娘,我说得对吧?”

    看她脸上的表情,完全就跟邀功似得。

    大一点女孩的母亲不但没有去责备她,反而还微笑着点了点头。

    “您应该稍微约束一下您的女儿!”小溪母亲苍白着脸说道。

    “哼,为什么?”那个雍容华贵的妇人,瞥了眼小溪母亲,眼神中满是蔑视,说话的语气和自己的女儿简直如出一辙,都是一样的趾高气昂,“我女儿说错什么了吗?本来就是嘛!你们这样的人,还去桃花岛做什么,真的做梦想着能够咸鱼翻身吗?我现在就可以告诉你,这绝对是不可能的!”

    “你,你……”小溪母亲想要和对方争论,却使劲咳嗽了起来。

    肖遥叹了口气。

    他和洪飞升对视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到了深深的无奈。

    “你有办法吗?”洪飞升问道。

    “有。”肖遥说道,“但是,只有两三年。”

    洪飞升微微一愣,轻轻点了点头,笑着说:“已经非常不错了。”

    武梧桐听得云里雾里,不知道这两人到底在说些什么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