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三章 以柔克刚
    连云道三十里外的勾勒亭,也属于魏国地标性建筑,不少文人骚客,都来此观过景,也留下了不少篇篇www{][la}

    勾勒亭位于北阳山,与北阳瀑布遥遥对望,看着飞流直下,任何人心里都难免会升起一股豪情。

    肖遥觉得,叶听潮将决斗的地点选在这里也是非常合适的,毕竟不管是叶听潮还是洪飞升,这两人都是不多见的高手。

    或许他们都没有什么高手风范,但是决斗的地方还是要遵循一下高手定律的,打个简单的比方吧,当初西门吹雪和叶孤城是决战在紫禁之巅,他们要是决战在某个胡同外的厕所门口,那还有点高手风范吗?还能被传唱成诗吗?

    这就已经说明了地点的重要性。

    此时,勾勒亭上,已经是杀气腾腾。

    肖遥带着柳乘风青蝉还有武梧桐,一共四个人,躲在五百米外。

    其实即便是这样,肖遥始终觉得不安全,毕竟不管是洪飞升还是叶听潮,都是高手中的高手,这样的人一瞬间迸发而起的战斗,即便只是灵气所形成的冲击力,都不是一般人可以轻易承受的,可当他提出再往后倒退一段距离的时候,却遭到了柳乘风青蝉武梧桐三人的拒绝,再往后倒退,肖遥依然能够看得清清楚楚,可是这三人就没有这样的能耐了,武梧桐可能稍微好一些,可青蝉柳乘风肯定是什么都看不到。

    柳乘风和青蝉虽然和武梧桐不一样,不是那种特别喜欢看热闹的人,但是现在来都来了,哪里还有不去看的道理,更何况,这样的战斗都是可遇而不可求的,毕竟像那灵武世界十大高手榜上的人物,不要说能接触到了,即便是想要看,都很难看一眼,能看一眼都是运气不错,更何况还是十大高手之间的战斗呢?

    虽然,叶听潮只是拍在末尾端,那也是十大高手啊!

    像他们这样的人,其实一般都很少育人交手。

    大家修为能到今天这个地步都不容易,谁也不愿意生死相搏,还是在没有百分百胜算的情况下,有百分百胜算的话——对手也不愿意挑战他们啊!都是能算则算的,别看叶听潮主动和洪飞升约战,可他依然不想和洪飞升不死不休,因为他知道自己的胜算不大,不然的话也不会因为清风镖局的事情,主动赶来要寻求和解。

    至于现在的挑战,可就不是一回事了,反正是没有性命之忧的,赢了也好输了也好,他都能好端端活着,而且,能和洪飞升这样的高手过招,对他而言,也是能受益匪浅的,最起码,比起只能在边上观战的肖遥,他会有更加直观的进步,这些道理所有人都能明白。

    虽然比起能和洪飞升交手的叶听潮,肖遥即便能够得到进步也不会太大,但是这对于肖遥而言依然是一个非常难得的机会,更何况现在的他也只是一个一重高手。虽然说一重高手也算是进入了灵气九重的境界,可像洪飞升那样的,是已经攀爬到山顶上的,叶听潮,是已经站在了半山腰,肖遥的话,则是刚刚往前走了一步,还在山脚下。

    叶听潮想要借着洪飞升的视角,看一看山顶上的风景,肖遥则是想要借助两人的战斗,看一看山腰上和山顶上两处不同的风景。

    仔细说来的话,肖遥觉得自己也是占了大便宜的。

    战斗一触即发。

    不管是叶听潮还是洪飞升,都不是那种喜欢磨磨唧唧的人。

    在确定洪飞升已经准备好了之后,叶听潮便已经迎风而起,身体化作一道金虹,朝着洪飞升奔袭而来,他们之间的战斗将简单两个字完成到了极致,只是普普通通的一拳,却足以引起天地惊变。

    叶听潮朝着洪飞升飞去,在他的头顶之上也有一道金光,如影随形。

    这天上的奇变,绝对不是只有肖遥等人才能看见的。

    当叶听潮选择动手的时候,肖遥就已经感觉到周围不少灵气都开始涌动了,其中有叶听潮调动起来的天地之力,还有一些,则是已经有些高手朝着这边狂奔而来了。

    谁都知道这样的战斗能近处观摩便能受益匪浅,众人更是不想失去这个机会。

    洪飞升看着朝着自己奔来的叶听潮,从肖遥的角度看,这哥们的脸上也没有什么太过于直观的变化,依旧是风轻云淡。

    看见去倒是大有一副大将风范,仔细想想也是,从一开始,他就没太把叶听潮放在眼里,不过,肖遥也知道,这家伙绝对不是一个会轻视对手的人,毕竟这可是能要了命的缺点。

    如果洪飞升真的是那种会随随便便轻视对手的人,可能都活不到现在了。

    等该出手的时候,洪飞升也没有半点犹豫,同样也以飞快的速度,朝着叶听潮冲了过去。

    洪飞升的招式看上去并没有那个霸道,却足以包罗万象,如千军万马中的一杆迎风飘扬旗帜,十分鲜明,看上去柔和,实际上后面却蕴含着摧城撼山之势,一拳引至空气震鸣。

    站在边上观战的肖遥,看着颤抖在一起的叶听潮和洪飞升,略有感悟。

    最简单的,比如叶听潮擅长刚猛强劲之力,洪飞升则恰恰相反,擅长以柔克刚之势。

    叶听潮的每一拳每一脚,都能让肖遥感觉到压迫力,然而到了洪飞升那边,一拳一脚却都被一一化解,仿佛每一招都打在了棉花上,甚至还会反伤自己。

    此时,已经有十几人,赶到了十几里外。

    除此之外,其中大部分都是踏天门的人。

    一方面是因为魏国高手大部分都在踏天门,另一方面也是因为踏天门距离勾勒亭的距离最为接近。

    踏天门的人意识到战斗的两人一方是叶听潮另外一方是洪飞升之后也都变得紧张起来。

    其中一个老头穿着灰色长袍,站在最前列,其余人皆是众星捧月,衬托出他的不凡身份。

    老头看着那两人,眼神中弥漫着疑惑之色。

    “之前便再三交代听潮,遇到洪飞升切莫动手,好言相劝便是,洪飞升要是真有什么条件,我们想办法满足,怎么还闹成这样呢?”老头看上去非常郁闷。

    其实这一次叶听潮前来主动要求和解,也是得到了踏天门门主的授意。

    若真是强打,以踏天门的实力,以及在魏国的地位,洪飞升想要轻易撼动,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一人难敌一城,更何况还是一国呢?只是他们并不愿意因为一个清风镖局,这么一点小事就和洪飞升作对,毕竟洪飞升不是什么散修,而是青城山的核心人物,若真是将洪飞升强行留在这里,恐怕整个青城山都会震怒。

    以青城山的实力,想要和踏天门硬碰硬也不是什么难事。

    若是魏国想要出手的话,恐怕姜国也不会束手旁观,肯定会家族战斗,到时候,两个人之间的战斗,还会引发更大的动荡,到时候就是两国之间的战斗。

    虽然踏天门的人不会感到多么害怕,但是就因为这么点小事情,因为一个清风镖局,搅动姜国和魏国的烽火云起,实在是值得。

    即便魏国真的站了出来,以后也会将魏国拉入黑名单,即便嘴上不说什么,心里也一定非常愤怒,为了这么点蝇头小利,就将事情闹得这么大,踏天门的人是不是缺心眼啊?

    灰袍老头话说完,一个中年男人摇了摇头。

    “长老多想了,您看,不管是叶师兄还是洪飞升,都是留有余力的。”

    “哦?”灰袍男人微微一愣,“你的意思是?”

    “这应该只是一场切磋。”中年男人笑着说道,“他们都没有想着要取对方性命,这才处处留守。”

    灰袍男人听到这么一番话,才算是长舒了口气。

    若真的只是这样,倒是可以放心很多了,切磋嘛!都是小事。

    甚至,叶听潮能够得到和洪飞升切磋的机会,不但不是什么坏事,反而还是一件好事。

    之前就听说叶听潮的实力已经到了五重巅峰,若是能够借助这一次的机会,成功突破,进入六重高手的境界,那么叶听潮在十大高手排行榜上的名单,也能再往前进一步。

    哪怕只是成为第九名,也是一件可喜可贺的事情,毕竟站在灵武世界武道巅峰的也就那几个人,每一个都不是凡夫俗子,甚至可以说是天之骄子,每一个对手,也都是非常难以对付的,往前迈开一步,都能引起灵武世界所有修仙者的重视。只要叶听潮能够名声鹊起,他们踏天门也能水涨船高,沾上一些名利。

    到了那个时候,还需要担心没人将家里的孩子送到踏天门来吗?只怕到时候太多了,拒绝都拒绝不了呢!

    任何一个门派,都需要注入新鲜的血液,只有年轻弟子多了,才能提高出现天才的几率,若是能再出现一个叶听潮,他们踏天门坐镇魏国,谁敢来犯?

    “好事,好事啊!”灰袍老头越想越激动,赶紧转过脸,对着身后的一杆弟子说道,“你们认真观战,切莫出手,也别多言!”

    “是,长老!”

    气氛肃穆。

    (房子找好,接下来就是简单的打扫和收拾,是一处单身公寓,环境非常不错,就是价格有点高,等于将老步的积蓄都掏空了,不过为了一个安静的写书环境,还是咬了咬牙掏了,磨刀不误砍柴工,等东西买好全部收拾好,速度估计又能快很多。)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