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 约战
    叶听潮是真的捉摸不透这些人的想w..la

    他还是比较了解洪飞升的,他也知道洪飞升以前经常经过魏国,前往桃花岛。

    洪飞升是个挺低调的人,以前来魏国从来都没有搞出什么动静,甚至叶听潮敢说,偌大的魏国,除了自己,恐怕都没有人知道洪飞升来了魏国。

    唯独这一次,出现了意外。

    不但是出现了意外,还和踏天门的人碰撞在了一起。

    踏天门想要从清风镖局里分一杯羹的事情,叶听潮是知道的。

    老实说,他是挺看不起这种下三滥手段的。只是,他即便是青阳城的城主,更是踏天门里实力最强的存在,可面对这样的事情,他也不好多说什么,现在踏天门确实听缺钱的,他作为青阳城主,对钱却没什么兴趣,更不会在位置上捞钱,即便是和圣上都很少交流。

    以前踏天门也找过叶听潮,希望他想想办法,可叶听潮也没什么办法,他原本就是对着东西没什么兴趣,自己都是一穷二白的。

    自己帮不上忙,要是还不让踏天门自己想办法的话,就有些说不过去了,所以对于踏天门找清风镖局麻烦的事情上,他也只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即便看不惯,也不好发表什么言论,否则,岂不是要被踏天门的那些师弟师兄们戳脊梁骨?说不定那些师侄都要在背地里骂他几句。

    叶听潮虽然不是个特别爱惜自己羽毛的人,可也不想被踏天门里的弟子骂啊!

    只是现在,洪飞升都因为清风镖局的事情站出来了,宋平山意识到事情可能闹大了,当下才赶紧将消息送回了踏天门,踏天门又火速联系了叶听潮,叶听潮才会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赶过来。

    其实叶听潮心里也明白,如果洪飞升真的想要大闹踏天门的话,以自己的实力,根本不足以挡下洪飞升,所以在他看来,还是先达成和解的好,这也是他之前为什么那么说道的原因,只是现在,他忽然有些搞不清楚对方的意图了,这些家伙到底想要搞什么啊?到底想要做什么啊?存心不想让自己好过是不是?

    原先他以为,只要自己做主,说清风镖局的事情就此事了,这件事情也就这么算了,可是现在杨青蝉却说清风镖局不要了,这就完全打乱了他之前的计划,让他的脑子都处于当机状态了,他在想,现在这到底是什么情况,这个叫杨青蝉的和洪飞升又是什么关系,为什么现在自己愿意将清风镖局还给他们,他们都不乐意。这到底是真的不愿意还是不想和自己和解呢?

    越想,心里就越发的烦躁。

    他现在简直都想要杀人了。

    “洪道长,咱们明人不说暗话,您想要什么样的赔偿,说出来便是。”叶听潮说道。

    洪飞升哭笑不得。

    自己明明什么都没说,怎么现在叶听潮的意思,自己反而变成那种得理不饶人的小人了?

    他很郁闷,简直比叶听潮心里还要郁闷。

    杨青蝉走到跟前,似乎还没明白是怎么回事,但是听到叶听潮之前的话,她明白叶听潮肯定是误会洪飞升话里的意思了,当下赶紧解释道:“叶城主,您误会了,我是真的不在意清风镖局,这是我自己的事情,和洪道长也没什么关系。”

    “哦?”叶听潮闻言,神色收敛些许,微微皱眉后,便问道,“如此说来,那就是我想多了?”

    “就是你想躲了!”洪飞升气得不行,说道,“我就搞不懂了,你说说你啊,怎么说也是个高手,怎么脑子里装的东西和我们正常人都不一样呢?是不是年纪大了?要是年纪大了,别当什么青阳城城主了,回家养老吧!”

    洪飞升这一番话说完,也没人敢附和。

    开什么玩笑,这可是叶听潮啊!虽然是排在第十位,可也是十大高手榜上的一员啊!别的暂且不说,但是有一点绝对可以肯定,以叶听潮的实力,想要弄死自己,简直轻而易举,简单的不要不要的。

    叶听潮被洪飞升骂的一点脾气都没有,笑着说道:“你这么说也行吧,其实我也管不着,只要你不找我们踏天门的麻烦就行了。“

    洪飞升哭笑不得,也懒得搭理他了。

    “既然是这样,那我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叶听潮问道。

    洪飞升没好气道:“这话说的,谁让你来了?”

    叶听潮笑了一声,看着洪飞升说道:“洪道长,反正我来了都来了,不如……”

    “你想和我打架?”洪飞升眯着眼睛,饶有兴趣问道。

    叶听潮吃了一惊,心里寻思着,难道这个家伙还会什么读心术不成?除了金蝉寺的那个小和尚徐素冠之外,他还真没听说过还有谁能有读心术这样的能耐。

    “懒得和你打。”洪飞升哼了一声说道。

    叶听潮有些尴尬。

    其实他之前猜到洪飞升有可能开口拒绝,只是没猜到,这家伙竟然拒绝的这个干脆。

    一点面子都不给啊!

    “这么和你说吧,和你打架,我捞不到一点好处,打赢了你,那是应该的,原本我就比你厉害,打输了,那我多尴尬?我还打不过你这个排在第十的?亏本的事情谁干?”洪飞升认真说道。

    原本叶听潮还有些生气,但是听到洪飞升的话之后,原本的怒气立刻全消了,毕竟人家说出口的话很有道理啊!如果他是洪飞升的话,估计也会做出这样的选择,没毛病!

    “洪道长,你若是愿意陪我打一场,我送你一样宝物,如何?”叶听潮小声说道。

    洪飞升还没说话,倒是武梧桐先开口问道;“什么宝物啊?”

    叶听潮没回答她,眼神依然盯着洪飞升。

    洪飞升叹了口气,说道:“那你就先说说吧。”

    叶听潮看见了希望,整个人都变得亢奋了起来,赶紧说道:“之前皇上赏给我一颗水蛟灵丹,只要你愿意和我打一场,我愿意送给你。”

    听到水蛟灵丹这四个字,肖遥也变得亢奋起来了。

    他脸上的表情看着都有些激动,甚至下意识往前走了几步,想要开口,却想到对方又不是向自己邀战,所以还是乖乖闭上了嘴巴,人家的目标是洪飞升,和自己一点关系都没有,如果自己现在发表一些言论的话,或许还会给洪飞升造成压力,让他去做一些不愿意做的事情,洪飞升将他当成了朋友,他也将洪飞升当成了朋友,准确的说,是亦师亦友,在很多方面,洪飞升都教会了他很多,对于洪飞升的主观想法,他更是要学会尊重。

    只是之前他的一系列细微表现,虽然不是那么明显,却也被洪飞升尽收眼底了。

    他轻笑了一声,转过脸看着叶听潮,说道:“既然是这样,那我答应你便是。”

    叶听潮越发的激动了。

    肖遥倒是猜到了什么,凑到跟前,小声说道:“洪道长,别忘了,你可是追求真我的人。”

    他话里的意思就是,您老人家顺着自己的心意来就好了,想答应就答应,不要顾及我。

    洪飞升又不是傻子,自然明白肖遥的意思,只是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无碍的,反正他也不是我的对手。”

    肖遥哭笑不得,洪飞升还真是够嚣张的啊!

    叶听潮有些不乐意了,说道:“能不能打过,还是拳脚上见真章。”

    洪飞升耸了耸肩膀:“地点。”

    “就在三十里外的勾勒亭,如何?”叶听潮小心翼翼问道。

    洪飞升点了点头。

    叶听潮长舒了口气。

    之前他还在担心,洪飞升会不会对这个地点表示抗议,毕竟,勾勒亭距离踏天门已经只有二十里的距离了。那就是他的地盘。

    不过,仔细想想,洪飞升答应下来也实属正常。

    这样的高手,会害怕踏天门?

    会忌惮地点?

    会担心时间?

    他怕过谁?

    “时间呢?”叶听潮又问道,地点是他定下来的,时间自然是要让洪飞升来定了。

    洪飞升想了想,说道:“就现在吧,我们立刻去,毕竟我也挺忙的。”

    叶听潮:“……”这话说的,自己就不忙了?

    好歹自己也是青阳城的城主,甭管官大官小,最起码自己是个官啊!平日里事情也挺多的,自己都没说忙呢,洪飞升倒是先开口了。

    叶听潮也懒得和洪飞升在这样的小事情上琢磨太多,点了点头,先化作了一道金光朝着远方飞去。

    还是窗户。

    肖遥怀疑这哥们祖上是不是时迁,怎么就喜欢跳窗户呢?

    眯了会眼睛,洪飞升转过脸对肖遥说道:“你们去不去?”

    肖遥不假思索立刻点头。

    他现在已经进入了一重高手境界,想要继续往前突破,单凭修炼起不到什么太大的效果,像这样高手之间的战斗,要是能静距离观摩,同样受益匪浅。

    之前洪飞升答应下来,其实也有这样的原因,只是没有和肖遥明说而已。

    武梧桐和柳乘风更是不用多说了,他们很想凑热闹的,最无所谓的就是杨青蝉了,她原本就对修炼不感兴趣,可看肖遥要去,她不假思索点头答应下来,还是留在肖遥的身边,会让她觉得有安全感。

    (这段时间的更新极不稳定,一方面是因为身体出了些状况,病例都发到群里的,没有开玩笑,也不是因为更新慢找的理由,之前不在书里说,是因为一些喷子嘴确实狠,巴不得我立马咽气,这个不说大家也明白。另一方面也是因为楼上新搬来的住户天天跟打架似得,吵得实在受不了,睡不好,码字也吵闹,终于下定决心搬出去,这两天开始搬家,等到稳定下来,立刻开始爆更一波。)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