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八章 刘树德的心思
    如果不是逼不得已,肖遥依然不愿意出手。

    可是刚才那样的情况,肖遥已经没有选择了,难不成眼睁睁看着青蝉死在自己的面前?

    不知道别人面对这样的事情会怎么选择,但是肖遥明白,让自己熟视无睹,他肯定做不到。

    青蝉瞪大了眼睛,看着眼前的男人,除了不可置信就没别的了。

    自己想起过肖遥吗?

    从北麓回来,她就一直惦记着。

    她会想,肖遥现在在做什么。

    她会想,肖遥现在是否安全。

    特别是当她无依无靠的时候,总是会产生一种错觉,肖遥好像忽然出现在她的面前了。

    等到发现只是一场幻觉的时候,那种失落感铺天而来,压的她喘不过气。

    现在,这个男人出现了,切切实实出现了。

    “肖……”

    肖遥笑了一声,站稳了身体后,才说道:“真想死不成?非得和他们硬碰硬吗?”

    这一刻,青蝉有一种想要哭出来的冲动。

    之前她都已经抱着必死的决心了,所以当刘树德对着她拍出一掌的时候,她都已经放弃了抵抗,闭上了双眼,等待着死亡的降临。

    结果也摆在这里了,她并没有死,不但没有死,还见到了她以为这辈子都见不到的人。

    现在肖遥就活生生的站在她的面前。

    等到她站稳了身体之后,就伸出手,在肖遥的胳膊上使劲掐了掐。

    “你不疼吗?”青蝉眼神复杂问道。

    肖遥郁闷不已,小声说道:“怎么说我也是个修仙者,要是这样都觉得疼,还修什么仙啊?”

    听了肖遥的话,青蝉着急了:“那这到底是不是幻觉啊!”

    看着青蝉脸上此时的表情,肖遥哈哈大笑起来。

    可真是个可爱的姑娘。

    他握住了青蝉的两只手腕,说道:“放心吧,不是幻觉,不过,你要是还要去作死的话,可就真的见不到我了。”

    青蝉想哭。

    她的泪水已经在眼眶里打转了,随时都有可能掉落下来。

    接着,青蝉就忽然张开了双臂,将肖遥紧紧抱住,抱得很紧,似乎担心只要自己一松手,眼前这个男人就会再次消失。

    肖遥有些惊愕了。

    之前他怎么也没想到,青蝉见到自己之后反应会这么激烈。

    “一重高手?”这个时候,那个从踏天门来的中年男人,一双眼睛盯着肖遥,沉声说了一句。

    听了他的话,刘树德等人都有些惊愕。

    他们眼神很是复杂。

    谁也没见过肖遥,但是看样子,这个年轻人,和青蝉的关系似乎非常不错。

    可是,青蝉什么时候有一个一重高手的朋友了?

    更让他们感到惊讶的是,这个家伙才多大啊?怎么可能会有一重高手的修为?

    肖遥轻轻推开青蝉,两根大拇指在她的脸庞上擦了擦,笑着说道:“先别哭了,不然等会他们要是出手,我可躲不开。”

    青蝉转念一想,觉得肖遥说的很有道理,自己抱着他,等于束缚着他,万一刘树德那个混蛋还冲上来,肖遥真有可能躲不开了。

    毕竟,她对刘树德还是非常了解的,这个王八蛋,什么样的事情做不出来?

    此时,刘树德已经往前走了一步,他拱手作揖,看着肖遥,笑着说道:“这位小兄弟,不知来自哪门哪派?”

    这就是刘树德的顾虑。

    其实一个一重高手,他未必放在眼里。

    可是,肖遥实在是太年轻了。一个二十来岁的修仙者,就已经有了一重高手的修为,肯定是来自大门大派,其实这样的修仙者,不管是哪门哪派,都得被当成香饽饽。

    他们若是真的得罪了肖遥,那开罪的可就不是一个人了,而是一个门派,或者一个大家族。

    这就跟他们面对那个中年男人的时候差不多,一个二重高手,他们未必就没有一战之力,但是真得罪了人家,就等于将偌大的清风镖局暴露在踏天门的枪口下。给了踏天门一个对付清风镖局的理由,他们还能有好日子过吗?

    他们的顾虑实在是太多了。

    那个中年男人,也同样看着肖遥。

    反正在他看来,以肖遥的年纪和修为,放在踏天门,都是佼佼者的存在,肯定会得到门派的大力培养。

    肖遥咳嗽了一声,看着刘树德,笑了一声,问道:“我来自什么地方和你有关系吗?”

    他的态度还是非常强硬的。

    反正这个刘树德不是什么好东西,他为什么还要给对方留面子呢?

    别人认不得肖遥,许汉许风父子两个还是非常熟悉肖遥的。

    听到肖遥刚才说出口的话,他们都是苦涩一笑。

    这就是肖遥的性格啊!

    虽然他们和肖遥相处的时间也不是很长,但是在他们看来,肖遥就是那种外圆内方的人。

    一旦肖遥强硬起来,即便是清风镖局,又算得上什么呢?

    之前听到那个踏天门中年男人的话,他们父子两心里也吃了一惊。

    许汉这才意识到,自己之前还是低估了肖遥的实力。

    原先他以为,肖遥的实力不过是凝丹器或者是金丹期,却没想到,人家已经是一重高手了。

    当初的自己,还是看走眼了啊!

    其实,许汉还真是想多了。

    肖遥的一重高手,也只是最近才突破的,当初他们刚认识的时候,肖遥只是金丹期的修为,凝丹器的实力。

    当然,这些,已经不重要了。

    反正现在的肖遥已经是一重高手了。

    那个中年男人,看着肖遥的眼神也有些复杂。

    “小兄弟,这个是踏天门和清风镖局的事情,你这是什么意思?”那男人问道。

    毕竟背靠着踏天门,比起刘树德等人,他还是很有底气的。

    即便对方真的是什么大门大派的人,又如何?踏天门会弱于对方吗?

    而且,他也不相信哪个大门派会因为一个清风镖局和踏天门开战,那实在是太不理智了。

    肖遥看了他一眼,笑了一声,说道:“你们和清风镖局之间的事情,和我没什么关系,但是杨青蝉是我的朋友。”

    中年男人听到这句话,倒是笑了一声,点了点头,说道:“既然是这样,那你们暂且离去便是。”

    肖遥点了点头,拉着青蝉打算离开。

    然而他刚打算走人,却被刘树德挡住了去路。

    肖遥眉头一皱,眼神中闪烁着道道寒芒:“你想做什么?”

    “青蝉是我们清风镖局的人,你不能随便带走他。”刘树德死撑着说道。

    肖遥冷哼了一声:“今天我若是执意要带走她,你能如何?!”

    刘树德心里已经开始打着退堂鼓了。

    主要就是因为肖遥的底气实在是太足了,语气也太强硬了。

    年少轻狂是不错,可若是身后没有太大的依仗,这家伙凭什么敢这么嚣张呢?

    其实他还真想多了。

    这是肖遥的性格使然,和他有没有依仗,并无关系。

    从天龙山下山的时候,肖遥无依无靠,甚至大爷爷他们都不给肖遥透露出自己和三个爷爷之间的关系,肖遥不还是混得风生水起,面对莫成飞那些人,肖遥什么时候低下过脑袋?

    现在,同样如此。

    人嘛!都是这样,在需要坚持,需要强硬的时候,绝对不能怂。

    “小兄弟,你走你的,若是有人敢拦下你,我帮你杀了他便是。”踏天门那个中年男人说道。

    肖遥转过脸看了他一眼,笑着点了点头。

    那个中年男人,心里的想法和刘树德其实也差不多,在看他看来,肖遥的身份肯定不一般,一般人即便是有一重高手的修为,也未必能这么张狂。

    踏天门的目标,只是清风镖局而已,青蝉的去留,原本就是无所谓的事情。

    他可不想因为一个无关紧要的姑娘,让局面变得更加混乱。

    刘树德听到那个中年男人的话,脸色有些难看了。

    可他也没什么办法,谁让自己得罪不起人家呢?

    清风镖局,还真是够流年不利的。

    最后,他的眼神又落到了青蝉的身上。

    “青蝉,你真的要走吗?”刘树德问道。

    这是个老狐狸了,看到肖遥之后,他的心思也活络了起来。

    虽然他们清风镖局也有一些高手,但是在踏天门的面前,连个屁都算不上。

    现在,清风镖局和踏天门已经站在了对立面,即便他们也不愿意,可这是没有办法的事情了。

    人家都磨刀霍霍朝着他们走来了,他们除了反抗,还能做什么呢?

    伸长了脖子求死吗?

    他们又不是青蝉!

    他们才不想抱着必死的决心呢!

    按照这样的趋势发展下去,他们很快就会被踏天门吞掉,那他们现在争夺着总镖头的位置,还有什么意思呢?

    肖遥的出现,让刘树德看到了希望。

    既然这个年轻人很有可能是来至大门大派的,若是将这家伙拉进清风镖局,他们和踏天门刚起来,似乎也就有些依仗了。

    他们看中的不是肖遥,是肖遥背后的依仗。

    青蝉愣了愣神,看着刘树德,心里一阵疑惑,有些搞不清楚对方的意思了。

    肖遥小声说:“别管他,我们走。”

    “嗯!”青蝉点了点头,也甩了下脑袋,她才不想管刘树德到底是什么意思呢,反正,和她也没什么关系了。

    “青蝉,清风镖局可是你的家啊!是你父亲的心血啊!难道你就打算这么拱手让人吗?!”刘树德继续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