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七章 决然!
    刘树德走了出来,许汉等人也都跟着一起走了出来。

    大概有无数多人,不过走在最前面的还是刘树德,首先刘树德在清风镖局的身份很高,其次,他的实力也是最强的。

    所以,谁也不敢走在他的前面啊。

    他到了青蝉的跟前,说出口的第一句话就是:“青蝉,回去。”

    说这番话的时候,他看上去虽然有些威严,可语气中还满是慈爱。

    不少人都隐隐作呕了。

    谁能想到,这个看上去对青蝉如此和善的人,之前还想着要将青蝉置于死地呢?

    青蝉只是冷笑了一声,说道:“我想去哪里,是我自己的事情,和你有关系吗?”

    “……”刘树德脸上的表情看着有些难看了。

    他没想到,青蝉竟然会用这样的态度和他说话。

    更让他惊讶的还在后面。

    青蝉又是一声冷哼,说道:“刘叔,我还真不敢回去,回去之后,不小心被你弄死了怎么办?”

    “……”刘树德没有多么的生气,只是看着青蝉的眼神充满了讥笑。

    青蝉哈哈笑道:“是啊,你肯定觉得我很可笑,是不是觉得我简直疯了?你肯定不会害怕,因为你知道,即便我这么说,也不会有人相信,即便有人相信,他们也会装出一副不相信的模样,我爹死了,清风镖局还有我们杨家什么事情呢?不都是你们说了算了吗?”

    青蝉的情绪很激动,每一个字都是吼出来的。

    说着说着,眼眶红了。

    她使劲揉了揉自己的鼻梁,她不想掉眼泪,奈何到了情绪难以收复的时候。

    说到底,她只是一个女孩子,一个普普通通的女孩子。

    她哪有那么坚强啊?

    这么多事情,一件接着一件,即便是个男人,恐怕也早就撑不住了。

    她哪懂什么坚强?能活到现在,不过靠着两个字死撑。

    青蝉的话说完,不少人脸上的表情都发生了变化。

    那个从踏天门来的中年男人,听到这里,也忍不住嗤笑了一声:“看来你们清风镖局里也挺乱的。”

    听到这样的话,清风镖局不少人都是面红耳赤。

    他们不愿意去相信青蝉的话,但是,听完青蝉的话,他们怎么才能做到不去动容呢?

    人心都是肉长的。

    那个中年男人继续说道:“其实,我觉得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和你们比较一下的话,我觉得我还是挺善良的,最起码,我不会欺负一个小姑娘。”

    他悠悠说着,也不怕这些人生气。

    这些人生气又如何,能从他的身上咬下来一块肉呢?

    敢吗?

    刘树德的拳头已经攥紧了,他很后悔,不是后悔之前对青蝉动手,只是后悔自己之前拖拖拉拉的,没有将青蝉给弄死。

    有些事情,大家心里明白都好,都不会说,这叫心照不宣。

    可是现在有人打破了这个规则,将所有见不得光的事情全部丢出来,放在阳光底下暴晒,即便不想去看,也不得不瞥一眼了。

    就是这么个情况。

    躲在人群中的肖遥,长舒了口气。

    他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有些难看了。

    武梧桐小声说道:“现在,我支持你去揍这些人!欺负女人,算什么本事?”

    肖遥瞥了眼武梧桐,只是苦笑了一声。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站出去暴揍这些人啊!

    前提是,他有这样的实力。

    别的他不知道,但是他敢肯定一点,只要这个时候自己敢站出来,肯定会被乱拳打死……

    这里的高手实在是太多了,他的实力放在这里,根本不够看的。

    “要不要我先过去找洪道长?”武梧桐小声说道。

    她也知道,现在这样的情况,肖遥即便想要出手,恐怕也不是这些人的对手,她对青蝉的生死其实真无所谓,她只是担心肖遥而已。

    虽然她觉得自己并不是多么的了解肖遥,最起码,肖遥心里很多秘密她都不知道,但是她相信,如果真的到青蝉的生命受到威胁的时候,肖遥一定会想也不想直接冲出去。

    这就是个二傻子。

    肖遥看了眼武梧桐,想了想,笑了一声,点了点头:“好,你去吧。”

    武梧桐立刻站了起来,拨开人群钻了出去。

    其实,在肖遥看来,如果这边真的发生了什么情况,以洪飞升的实力不可能察觉不到。

    他只是担心等会不会发生什么意外,威胁到武梧桐的安全而已。

    筑基后期的实力,听着不错,可是放在这里,还是太弱了。

    此时,青蝉再次往前走了一步。

    她盯着刘树德,说道:“即便毁掉清风镖局,我也不会让它落到你的手上。”

    每一个字,咬的都是那么清楚。

    刘树德的嘴角狠狠抽搐着。

    他彻底的愤怒了。

    如果不是估计这里站着很多人,他都恨不得现在出手直接结果了青蝉的生命。

    忽然,他转过身,背对着青蝉。

    “将她带下去。”

    这句话说完,立刻窜出来两个年轻力壮的男人,朝着青蝉走了过来。

    “你们想干什么?”许风勃然大怒,立刻挡在了青蝉的面前,张开双臂。

    许汉看到自己儿子的模样,心里着急,说道:“许风,你赶紧让开!”

    “让开?”许风一张脸气得通红,“我为什么要让开?青蝉说错了什么?总不能就因为总镖头去了,你们就不把青蝉当回事了吧?”

    他转过脸恶狠狠瞪着刘树德,骂道:“刘老贼,你算什么东西?青蝉是总镖头的女儿,她想要做什么,想要说些什么,都是她的事情,你凭什么管?”

    “清风镖局,不是她一个人的,也不是杨家的,我们都有份。”刘树德沉着脸说道。

    “都有份?放你娘的屁!以前总镖头在的时候,你怎么没说过这样的话?”许风恶狠狠说道。

    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早就已经撕破脸了,许风说出口的话,也变得肆无忌惮许多。

    反正都那样了,还能怎么着?

    刘树德勃然大怒,一脚踹在了许风的胸口。

    这一脚,直接让许风的身体腾空而起,狠狠摔在了地上,并且吐出了一口血水。

    “刘树德,你干什么!”许汉看到自己儿子被打,也怒了。

    “你管不好自己的儿子,我帮你管,许老弟,有什么问题吗?”刘树德冷笑着说道。

    “娘的,老子的儿子,需要你管?”说话的时候许汉就已经朝着刘树德拍出来一巴掌。

    之前他让许风让开,就是担心这样的事情发生。

    虽然他很想保护青蝉,但是他的心里比谁都要清楚,自己的能耐根本不足以保护好青蝉。

    他的能力有限。

    在尽可能的情况下,他只能想着去保护自己的儿子。

    谈不上自私。

    现在许风也被刘树德再次打伤,即便许汉不愿意被卷进来,也不得不迈出这一步了。

    那是他的亲儿子!

    凭什么被别人欺负?

    原本刘树德以为,凭借着许汉的性格,即便是自己打伤了许风,他也不会多说什么,只能在心里咒骂着自己。

    可现在,许汉竟然选择出手了,这是他之前没有想到的。

    这个家伙疯了吗?

    他觉得他是自己的对手吗?

    心里犯着嘀咕的时候,许汉已经冲到了跟前。

    “不自量力。”刘树德满脸的厌恶,也是一巴掌朝着许汉拍了过去。

    “许叔叔小心!”青蝉忽然取出一把锋利的匕首,朝着刘树德的后背刺了过来。

    比起踏天门的那个中年男人,青蝉更加恨刘树德。

    甚至,她隐隐觉得,自己父亲的死,和刘树德都有一定关系。

    当然了,这也只是一个猜测,拿不出什么切实的证据,只是青蝉的直觉而已。

    “哼,滚!”刘树德往前冲出几步,一巴掌将许汉拍飞出去之后,立刻转过身,一把拽住了青蝉的胳膊。

    “青蝉啊青蝉,我是把你当成自己的亲女儿看待,你竟然还想要杀我,你于心何忍呢?而且你现在竟然还要将清风镖局拱手让出去,你这样,我很心痛啊!”

    听到刘树德这样一番话,不少人都打了个寒噤。

    刘树德这样的人,真的是太可怕了。

    明明恨不得现在就杀了青蝉,却还要说出这样一个冠冕堂皇的话。

    为什么?

    就是想要让自己啥了青蝉之后,看上去是那么的有理由吗?

    伪君子一个。

    青蝉被刘树德拽住了手腕,眼神中满是决然。

    她既然已经选择迈出这一步,就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给我去死!”青蝉一巴掌又朝着刘树德拍了过去。

    刘树德也一巴掌,朝着青蝉的面门拍了过来。

    这一掌,他势必要拍死青蝉!

    只要杀了她,一切都尘埃落定。

    踏天门的那个中年男人只是看着热闹,反正这些事情和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他还巴不得看到清风镖局一团糟呢?这样一来他横插一脚也变得简单了很多。

    清风镖局的那些人,也都是满脸的木讷。

    如果现在杨腾虎还活着,他们一定会站出来,帮青蝉诛杀了刘树德,可现在杨腾虎都死了,青蝉的生死也变得无关紧要了。

    也就是这时候,一道虹光忽然出现,一拳带着雷霆之势,朝着刘树德砸了过去。

    没有击中刘树德,却将对方逼退了。

    目的也就达到了。

    那道虹光的主人,揽着青蝉的身体,往后退出了一段距离。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