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六章 青蝉,回去!
    青蝉心里在想些什么,没有人知道。

    门外,还能听见鼓乐,节奏听着非常欢快。

    马戏已经持续了三天。

    三天前,在清风镖局的门口就来了一批人,安营扎寨流了下来,然后就是敲锣打鼓开始表演马戏。

    清风镖局不是没有出门交涉过,只是刚开口,就被人一脚踹了回来。

    从大门口,直接踹进了院子里。

    接着,就爆发了一场冲突。

    清风镖局这边四百多号人全部冲了出去,其中还有两个一重高手。

    那一天,不少连云道的老百姓都赶过来凑热闹。

    他们觉得,这马戏团的人简直就是活腻歪了,在清风镖局的门口表演大马戏,这不是打清风镖局的脸吗?在连云道,有几个人会和清风镖局过不去啊,这不是太岁头上动土是什么?

    不过就在所有人都认为马戏团要吃大亏的时候,忽然站出来了一个中年男人,只是冷哼了一声,便让清风镖局所有人闻之色变,一个个面面相觑,那些所谓的高手,更是下意识往后退了好几步。

    其实原因也挺简单的,那个站出来的中年男人,是距离连云道五十里外踏天门的人。

    还有一个原因,人家是个二重高手。

    一重高手都没有多少,更何况是二重高手?

    即便是那十大高手中的第十名,也只不过是五重高手而已。

    一个二重高手,即便是在高手云集的灵武世界,也是凤毛麟角的存在了。

    一个二重高手的出现,立刻压得整个清风镖局喘不过气。

    在清风镖局那些高手的心里,也是万马奔腾。

    特么的,这样的人,即便是去从军,也能混个不错的官职了。这样的人,还来欺负一个镖局,好意思吗?

    其实如果只是一个二重高手的话,以清风镖局的能耐,不是不能和对方搏一搏,毕竟他们有两个一重高手,还有那么多人,二重高手,不是弄不死的。

    只是人家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踏天门!

    踏天门,可是魏国最大的门派了,即便放眼灵武世界,也是个大门派,最重要的是,踏天门还走出了一个叶听潮。

    这样的门派,他们拿什么去抗衡?

    一个二重高手,年纪才四十来岁,在踏天门的地位肯定也不低,要真是将对方给怎么着了,恐怕也将踏天门给得罪死了,原本实力就不如人家,还投鼠忌器,可见现在清风镖局里的这些人,到底有多憋屈了。

    只能眼睁睁看着清风镖局的大门口表演着马戏,一气之下,清风镖局直接关上了大门——总不能自己家人也出去凑热闹顺便打赏几个小钱吧?

    那不是自己打自己的脸吗?

    马戏还在继续。

    肖遥也注意到了马戏团后面坐在小马扎上的一个中年男人。

    即便他感应不到对方身上的灵气,但是,却隐隐有一种危机感。

    特别是当对方的眼神同样落到肖遥身上的时候,肖遥越发的难受,仿佛整个人都被一只滔天猛兽盯上了一般。

    他皱了下眉头,避开了对方的目光。

    他可不想因为这么点小事情节外生枝招惹来原本不该招惹的麻烦。

    不过,他也仔细琢磨了一下,那个家伙坐在这里,看着似乎就是给马戏团撑腰的。

    明眼人都能看出来,马戏团的出现,就是在逼迫着清风镖局关门,直接打他们的脸,所以那个男人,和清风镖局显然不是一路人,或者说,就是摆明了车马冲着清风镖局来的。

    这到底是有多大的仇,才能做出这么恶心人的事情啊?

    坐在肖遥身边的武梧桐,似乎也察觉到了肖遥脸上的表情有些古怪,顺着肖遥的目光看了一眼之后,也没立刻说话。

    等肖遥移开了目光,她才问道:“那个家伙不对劲吗?”

    “说不上来。”肖遥笑了一声。

    他说的也是实话,连人家体内的灵气都感觉不到,他能说出来个所以然才是真的奇怪了。

    就在这时候,马戏团后面清风镖局的大门,忽然被人从里面拉开。

    穿着一身素色长裙的青蝉走了出来。

    之前一番打斗,她的衣服被划破了,还沾染了一些灰尘,换了一身衣服,这才重新出来。

    跟着青蝉走出来的,还有许风。

    只有两人。

    肖遥看到青蝉和许风,脸色稍微变了一下。

    武梧桐在边上幽幽说道:“你的梦中情人出来了。”

    “肯定不是什么好事。”肖遥小声说道。

    武梧桐一听这话,好奇问道:“什么意思?”

    她的好奇心还是很重的。

    肖遥也没回答武梧桐的话。

    他知道个屁啊?

    他只是单纯觉得,青蝉这个时候走出来,肯定不是看看热闹。

    最重要的是,即便隔着一段距离,他也从青蝉的脸上看到了一丝绝望。

    这和之前第一次看到青蝉,产生了极大的反差。

    在他的印象里,这个姑娘似乎永远都是那个活泼,在这个世界上也没有什么可以给她制造压力的事情。

    可现在,在青蝉的脸上能看到的只是绝望。这到底是发生了什么样的事情,才能让她如此模样啊?

    看到青蝉走了出来,不少人也都那边看了过去。

    这个时候,马戏也下意识停了下来。

    那个坐在小马扎上的中年男人,缓缓站起身,眼睛眯成了一条缝,看着青蝉和许风。

    青蝉径直走到了他的面前。

    许风也没打算拦着,只是跟在青蝉的身后一起往前走着,寸步不离,始终和青蝉挨得很近,虽然他知道,对方要是真打算对青蝉怎么样,他也拦不住,可这完全是一种下意识的动作。

    看到青蝉走到自己的跟前,那中年男人轻笑着说道:“这不是杨腾虎的女儿吗?杨青蝉对吧?我记得你。”

    青蝉深吸了口气,说道:“你想要清风镖局?”

    “那倒不是。”男人摇了摇头,说道,“不是我,是踏天门。”

    许风有些气不过,往前走了一步,说道:“我就是想不明白了,你们踏天门家大业大的,有必要非得盯上我们清风镖局吗?即便清风镖局真的给了你们,又能如何?你们有时间打理吗?”

    许风问出口的问题,其实也是很多清风镖局里的人都想问的问题。

    如果真的将清风镖局给了踏天门,踏天门里的人,能来管理清风镖局?

    清风镖局不开始正常运转,给了他们又如何,都不赚钱了。

    中年男人叹了口气,说道:“你们还是没明白我们踏天门的意思,我们踏天门怎么说也是名门正派,巧取豪夺的事情,断然做不出来的。”

    这样的话,放在这样的场合下说出来,还被那些表演马戏的人听着,怎么听都像是一种自嘲。

    名门正派?

    你们也配?

    青蝉和许风是这么想的。

    在场不少围观观众心里也是这么想的。

    其实即便是那些被踏天门请来表演马戏的马戏团队,也有一些人心里是这么想的。

    只是没有人说而已。

    有些人是不敢说,有些人是不屑于去说,都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人家早就已经将脸皮给扔在地上了,说出来又能如何?

    想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打击对方吗?

    别闹了,要点脸还能做到这个地步?

    那中年男人沉默了一会,继续说道:“其实我们踏天门真的没有别的意思,只是想要和你们合作而已,你们应该也发现了,其实你们清风镖局的高手很少很少,根本不够用。我们踏天门里的高手还是很多的,完全可以帮着你们坐镇清风镖局,你们只需要每年给我们五千两黄金就可以了。”

    “……”青蝉和许风都有些无言以对了。

    去年一年,清风镖局的总收益也不过是六千多辆黄金,还得扣除车马费,镖局里人的工钱,能剩余两千两就不错了。

    这人竟然一开口就要五千两?

    这是打算将清风镖局给逼死吗?

    砸锅卖铁也不够啊!

    这简直就是欺负人!

    话说回来,人家一直都是在欺负人……

    青蝉忽然笑了一声,说道:“好,我答应你。”

    这下,震惊的人是那个中年男人了。

    其实,他就是随口一说而已。

    踏天门只是想要分一杯羹,也没打算真的要五千两黄金,他这么说,只是想要给对方一个还价的空间。

    可是,这个女子竟然如此直接答应了下来?

    他心里有些大不定主意了。

    事出反常必有妖,这是三岁大的孩子都明白的道理。

    “你能做主?”中年男人问道。

    “现在不能。”青蝉转过身,伸出手,指着清风镖局的大门,声音铿锵有力,有力道,“你将这里面的人杀掉一些,我说话大概就算数了。”

    听到这里,肖遥也苦笑了一声。

    这青蝉,是打算鱼死网破了啊?

    这样一来,谁都不落好了……

    那中年男人也有些生气了,怒道:“你是在开玩笑吗?我杀了清风镖局的人,这清风镖局也就剩下一个空壳子了,还要来做什么?”

    得,这哥们,倒是一点都不傻。

    也就是这时候,刘树德等人也都走了出来。

    他们原本只是想要观望观望,现在终于沉不住气了。

    “青蝉,回去。”刘树德冷着脸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