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五章 听见钟鼓声
    一秒记住,精彩无弹窗免费阅读!

    清风镖局的宅府,就位于连云道中心,三个主院,十二个分院,还有南北三条长廊厢房,大概有四百多间屋子。

    清风镖局一共有七百多人,不过,很多都是在运镖的路上,倒是这段时间,清风镖局没怎么走镖了,总镖头都不在了,大本营乱的一团糟,还走个屁的镖啊?

    现在谁也不愿意出去,因为镖局里的情况是瞬息万变的,他们都想着,谁会成为清风镖局新一任总镖头,自己好上去拍拍马屁,说不定就能混半个镖头当当,虽说镖头也得跟着走镖,可拿的钱就不一样了,在镖局里的态度也不一样,当然了,肯定是没有五险一金的,过年也不会送米送油。

    在清风镖局的大门口,大马戏还在继续着。

    肖遥终于找到了武梧桐,这姐们还坐在第一排,拍手称好,顺便扔了一锭金元宝。

    看到这一幕,肖遥很是无语。

    之前这还是个小财迷,天天惦记着让李向南送钱呢,现在有钱了,又开始大手大脚了。

    败家子!

    看到肖遥,武梧桐也很是高兴,还顺便给他腾了个位置:“你也来啦?快坐快坐!等下还有狮子钻火圈呢!”

    肖遥:“……”

    他还什么都没说,就已经被武梧桐拽到了板凳上。

    这前前后后,里三层外三层为了不少人,摩肩接踵,人山人海,一眼望去都是人头。

    清风镖局的大门,更是被堵个严严实实。

    看到还在拍手称快的武梧桐,肖遥问道:“你是真的觉得马戏好看,还是单纯的觉得他们欺负了清风镖局,你看着舒服啊?”

    武梧桐楞了一下,也没想到肖遥会提出这么尖锐的问题。

    在沉吟了片刻之后,武梧桐轻轻点了点头:“各占一半吧。”

    肖遥笑了一声。

    武梧桐这心里到底在想些什么,小女生到底还是小女生,即便是在灵武世界,即便是郡主,可还是小女生。

    不过这样的性格其实也挺好的,如果不是因为武梧桐是个非常简单的人,肖遥可能也不会和这样的人做朋友。

    此时,在清风镖局里面。

    刘树德躲开了那一箭,第二箭再次破空而来。

    他脚下连连后退,越发的愤怒。

    “什么人,给老子滚出来!”

    一个年轻男人手持着弓箭,破窗冲了进来。

    他的身体在空中翻滚了一圈,落到了青蝉的面前,张开双臂如老鹰护仔,将她护在身后。

    “青蝉你别怕,我保护你!”年轻男人说道。

    青蝉只是叹了口气。

    刘树德也是冷笑了一声。

    之前有人放冷箭的时候,他的心里还真有些紧张。

    既然觉得对方的实力不一定能够将自己这么着,但是他的心里还是有些紧张,没办法的事,谁让他现在干的是见不得光的事情呢?怎么说青蝉也是老镖头的女儿,虽然不少人都想要将青蝉给弄死,可这件事情大家心照不宣就好了,谁要是真的敢当着别人的面这么干,那就是犯了众怒,即便大家心里无所谓,表面上也要做出一副怒不可遏不死不休的模样。

    不过现在看到只是一个许风,他的心里也松了口气。

    “就凭你,还要保护别人?能自己活着就不错了吧?”刘树德冷笑着说道。

    刘树德这句话,就像是一把利剑,直接捅进了许风的心脏。

    他握着弓箭的手,都开始轻微颤抖着。

    他气愤,气愤刘树德的无法无天,也气愤自己的没用。

    虽然他非常不愿意承认,可刘树德说出口的话都是事实。

    不要说一个他了,即便是一百个他,加在一起,也不会是刘树德的对手。

    他拿什么去和一个一重高手硬碰硬呢?

    其实之前他也想着先去找别人来,可当他看到的时候,青蝉都已经被刘树德掐住脖子了。

    他根本就没有多余的时间了。

    当下,也只能当机则断,先救下青蝉再说。

    现在人是救下来了,可是并不意味着他们就安全了,相反的,现在是他和青蝉都有危险……

    他的身体都在轻微颤抖着,不是被吓坏了,而是真的着急,他在想,自己到底该怎么做,才能让青蝉安全离开这里。

    刘树德看着许风,眼神中满是嘲弄。

    “我还真是不明白了,你的脑子是不是有些问题啊?人家青蝉明显不喜欢你,你还非得往跟前凑,凑什么凑?你想要救人家,你问过人家需不需要你救吗?”刘树德问道。

    许风咬紧了牙,他当然没有真的转过脸去问青蝉这个问题。

    他说道:“我要是在真的问她,她肯定会让我走,说不需要我救她的,哼,刘树德,我说你也不是小孩子了,这么简单的道理还不懂吗?”

    其实许风这句话,算是说对了一半。

    他要是问的话,青蝉肯定会这么说,有一部分原因是因为不想拖累许风,还有一部分原因,可能也是刘树德说的那样。

    许风不问,不排除有不敢问的原因。

    刘树德看着许风的眼神已经有些不耐烦了。

    同时他已经朝着许风冲了过去。

    现实中可不是电视,反派磨磨唧唧半天,有个啥意思呢?

    原本刘树德就不希望自己现在做的事情被别人知道,自然是要做到速战速决了。

    即便是许风站了出来又如何?

    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刘树德的眼神中闪烁着阵阵寒芒,眨眼间便到了许风的面前。

    一拳挥出,拳风直接将许风的身体给砸飞了出去。

    “就凭你?”刘树德一招得手,看着许风的眼神就更冷了。

    在他的心里,根本就没有将许风当回事。

    看到他朝着青蝉一步步靠近,躺在地上还在呕血的许风也不知道哪来的力气,又一次爬了起来,同时手中弓箭蓄力往后拉出,松开手一道紫光便朝着刘树德砸了过去。

    “嗯?借助灵气了?”刘树德冷笑了声,一脚踢了过去,“米粒之珠也敢同日月争辉?”

    这一脚,将许风都给踹到了墙上,又弹在了地上,开始继续吐血。

    “刘树德,你敢!”许风怒吼着,开口的时候血液还在不停的往外面冒。

    他还想扑上来,刘树德也是不耐烦了,汇聚全力,一巴掌朝着许风的脑袋拍过来。

    许风只能眼睁睁看着那一掌和自己之间的距离慢慢拉近。

    他不是不知道自己再次站起来就有可能毙命。

    但是他不得不这样啊!

    他无路可退啊!

    难道让他眼睁睁看着青蝉死在刘树德的手上?

    那简直比杀了他还要让他难受!

    青蝉没死,许风也没死。

    门外,已经传来了一声怒吼,蕴含着灵气。

    “刘树德,找死!”

    刘树德的动作停了下来,脸色也变了。

    他冷哼了一声,瞥了眼许汉。

    “你小子的运气,还真是够不错的。”刘树德说道。

    “是你的运气太差了。”许风冷笑着说道。

    现在刘树德内心很纠结。

    他知道自己现在依然可以弄死许风,但是意义已经不大了,最起码青蝉是杀不掉的。

    而且,许风就算不成器,也是许汉的儿子,门外现在大概有五个高手,真翻了脸,他也很难抹干净。

    思来想去,他走了出去。

    拉开门,光明正大。

    正如他之前所料想的那样,门外,站着五个高手,其中就有许汉。

    五个家伙,都用一种警惕的眼神看着刘树德。

    如临大敌。

    刘树德只是哼了一声,说道:“都没死。”

    说完转身就走。

    没有人去拦他。

    许风挣扎着跑了出来,冲着许汉喊道:“爹,快点杀了这个狗东西啊!他之前还想要杀我和青蝉呢!”

    刘树德都没回过头,继续往前走着。

    许汉只是叹了口气,却没说话。

    和他一同赶来的四个家伙同样如此。

    许风气的够呛。

    “爹,你没听到我的话吗?我说……”

    许风的话还没说完,就被许汉打断了:“给我闭嘴!”

    许风被吓了一跳,刚打算据理力争的时候,身后忽然传来了青蝉的声音。

    轻柔,还是不喜不悲。

    “算了吧。”她轻声说道。

    许风转过脸,看着青蝉。

    他分明从她的眼神中看到了悲伤。

    算了,怎么就能算了呢?

    青蝉继续说道:“他杀了我们,或许会惹些麻烦,但是现在我们都没死,又能怎么样呢?许叔叔不是他的对手,剩下的四个,会真的帮着我们对付刘树德吗?”

    “……”许风沉默了。

    许风有的时候虽然有些莽撞,可又不是二傻子。

    他明白了青蝉的意思。

    说到底,那四个家伙没有帮着刘树德对付他们,就已经非常不错了。

    他一拳头狠狠砸在了门框上,只能目送着刘树德远去。

    这时候,许汉也走到了青蝉的面前,他的脸上表情很是自责。

    “青蝉,我……”

    许汉话还没说出口,青蝉就笑着摇了摇头:“许叔叔,我都明白的,无碍。”

    许汉没有说话了。

    他想要说些自责的话,想想还是算了。

    那样的话,说的再多,又有什么意义呢?

    如果可以的话,他也想要将刘树德给留下,先不说青蝉,那家伙还打伤了许风啊!

    可是,他能做到吗?

    青蝉站起身,走到门口。

    眼神望着远处,身体依靠着门框。

    “听见钟鼓声了吗?不如早点灭了这清风镖局……”青蝉笑着说。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