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四章 内忧外患
    除了外来的压力,现在的清风镖局,也是一团糟。

    清风镖局的总镖头死了,两个月前的事情。

    这对于清风镖局而言,绝对是致命的打击。

    失去了主心骨,清风镖局就只能在风雨中飘摇了。

    之前还有总镖头镇着,清风镖局运转起来毫无问题,现在总镖头走了,下面的妖魔鬼怪在没有照妖镜的情况下都一一现形。

    现在最烦躁的就是青蝉了。

    从她生下来的时候,就已经没了娘亲,现在爹也死了。

    现在,青蝉忽然觉得自己无依无靠了。

    这些天,她过得都是浑浑噩噩的,也将自己给关了起啦。虽然她并不想这么做,可现在也没有办法了,只要她露面,就不知道会有多少人来骚扰她。

    总有一些人,希望将青蝉拉出来,让她成为新的总镖头。

    青蝉不愿意。

    她又不是真的傻,她知道,即便自己真的成为了总镖头,也还是在别人的掌控之下。

    既然是这样,自己为什么还要站出来呢?

    人贵有自知之明,青蝉就是个非常有自知之明的人。

    这时候,房间的门忽然被人一掌推开。

    她原本还躺在床上,下意识从床上爬了起来,原本就是穿着衣服的,所以也不会担心尴尬,只是她的心里依然有些恼火。

    这也幸亏是自己穿着衣服,万一没有呢?

    走进来的是个男人,年纪大概在五十岁左右,穿着一件狐裘,身材看上去略显瘦小,还蓄了一撮山羊胡子,小眼睛滴溜溜的转,谈不上贼眉鼠眼,只是看着让人有些不舒服,三角眼意味着凶狠。

    然而,他看着青蝉的眼神中却满是柔和。

    “青蝉,是在休息吗?我听李三说,你中午又没吃饭?是身体不舒服吗?”山羊胡子男人走到了跟前,笑着问道。

    他自顾自拉了一张椅子拉了下来,没去在意青蝉不善的眼神。

    青蝉的反应还是很快的,眼神中的不耐烦一闪即逝。

    她徐徐坐下,给那男人倒了杯茶。

    男人随手接过,放到了一边。

    青蝉心里冷笑了一声。

    还真是够小心的,以为自己会下毒吗?

    她心里也叹了口气,如果有机会的话,说不定她还真的会下毒,只是她也明白,自己的那些小手段,在对方的眼皮子底下根本过不了,不但不会将对方怎么样,反而会激怒对方。

    她是一个聪明人,自然知道什么该做什么不该做。

    “刘叔,您来找我,是要做什么?”青蝉问道。

    其实对方的目的是什么,她的心里比谁都要清楚。

    不过她要装糊涂,装的还要逼真,装糊涂有的时候其实也是一门艺术。

    被青蝉称作刘叔的男人,真名其实叫刘树德,也算是清风镖局的老人了,在镖局里待了差不多有三十年,要知道,清风镖局到现在不过也就才三十年,可以说,刘树德就是清风镖局的老元老。

    以前嘛,看着还是非常和善的,自从青蝉老爹,清风镖局的总镖头死了之后,这家伙就开始蠢蠢欲动了。

    这时候,刘树德已经开始说话了。

    “青蝉,是这样的,你也知道,现在你的父亲已经去了,我们都很悲痛,可是悲痛是一回事,清风镖局也还是需要继续运转的,对不对?”刘树德苦口婆心说道。

    说话的时候,他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是无比的真诚。

    青蝉柳眉轻蹙,点了点头,轻声说道:“刘叔,那您的意思是?”

    “我的意思其实也挺简单的,最近这段时间,你也看到了,自从你父亲去世之后,不少人都开始活动了,他们是什么心思,咱们心里也都明白。”

    当刘树德说起咱们这两个字的时候,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是波澜不惊。

    这应该也算是一门技术了,反正换做别人的话,肯定会脸红。

    青蝉嘴角轻轻蠕动一下,也没说什么,只是安安静静看着刘树德,等着对方继续说下去。

    这个时候,如果用上一句:我就静静的看着你装.逼,应该非常合适。

    “内忧外患,外面,踏天门虎视眈眈,内的话,那些镖头的话,也不老实,都想着做些什么,开始拉帮结派,哎,这才是我们感到头疼的问题啊!”刘树德说起这番话的时候,一副痛心疾首的模样,“青蝉,你放心吧,你的父亲是我的大哥,这清风镖局,也是你们家的,说什么,都不能让清风镖局落到外人的手上!”

    这个时候,青蝉其实特别想要站起身,对着刘树德问上一句,你算外人吗?

    想了想,还是算了。

    她不是不愿意和对方撕破脸,而是她现在压根就没有实力和对方撕破脸。

    真的翻脸了,她讨不到任何的好处,只会加快这些人的进度。

    看青蝉不说话,刘树德眉头稍微皱了一下,眼神中也闪过了一丝不满。

    紧紧只是一丝。

    转瞬即逝之后,他看着青蝉的眼神依然柔和慈祥,当真像长辈一般。

    “青蝉,我是这么想的,不管怎么样,你先站出来,振臂一呼,告诉别人,清风镖局是你们杨家的,至于别的问题,你全部交给我,我做这个副帮主就可以了。”刘树德说道。

    青蝉长舒了口气。

    她抬起脑袋,看着刘树德,眼神漠然。

    “刘叔,你说的这个,我会好好考虑考虑的。”青蝉声音平静,让人听不出喜悲。

    虽然没有直接拒绝,可青蝉的态度,已经让刘德树感到非常不爽了。

    “考虑?现在还有什么考虑的吗?”刘树德问道,“内忧外患啊!都已经到了千钧一发之际,火烧眉毛了,你还要考虑?考虑什么?”

    青蝉没有说话。

    刘树德站起身,眼神也有些许冷漠,说道:“青蝉,你不是个不懂事的孩子,现在都已经这样了,你觉得,你还能做些什么?难道想要看着清风镖局四分五裂?还是想要让踏天门慢慢蚕食我们?你站出来,我来杀人,除此之外,还能如何?”

    青蝉大口大口喘着气。

    她想要努力平和自己心里的怒火。

    “我没有说不行,我只是觉得需要考虑考虑,不可以吗?”青蝉问道。

    刘树德笑了一声,说道:“之前那些人来找你,你也是要考虑考虑吧?”

    青蝉没有说话。

    看来这刘树德来之前也是做足了功课的。

    原本青蝉还在琢磨着,到底要怎么对付刘树德,现在意识到对方的态度如此强硬之后,忽然轻松了很多。

    她靠在椅子上,看着刘树德,眼神中写满了嘲弄。

    “我要是不答应,你要杀了我吗?”

    其实原本,青蝉并不是一个冲动的人,可她的父亲才刚刚离世,这些叔叔伯伯一个个都跳了出来。

    第一个,她忍气吞声。

    第二个,她一退再退。

    第三个,她强颜欢笑。

    第四个——她怎么忍?

    她还怎么退?

    她的眼神中满是漠然,之所以敢态度这么强硬,倒也不是因为她有恃无恐,不是因为她有什么底牌,其实原因也挺简单的,这一刻,她已经将生死置之度外了。

    她在想,死就死了吧,这样活着,也挺累的……

    刘树德皮笑肉不笑道:“侄女,你这说的是什么话啊?你叫我一声刘叔,你的父亲也是我的大哥,我怎么可能杀了你呢?”

    “不会吗?”青蝉冷笑了一声,“既然是现在,你现在没事了,我是不是可以请你出去了?”

    刘树德一巴掌拍在了桌子上。

    桌子动都没动,甚至都没有发出一点响声,然而摆放在桌子上的一套陶瓷茶具,却被震得粉碎。

    一重高手,有这样的能耐。

    要说起来的话,在清风镖局,还真没几个人,能是刘树德的高手了。

    即便放眼灵武世界,一重高手能有多少?

    青蝉的瞳孔骤然收缩。

    她怒火中烧。

    “刘树德,你想要干什么?”

    摆在桌子上的那套茶具,是父亲送给她的,还是在十六岁生日的时候。

    听父亲说,这是他在大秦王朝,找到陶瓷老窖里的名家做的,弄回来都不容易,毕竟陶瓷易碎,得小心翼翼的。

    珍藏了这么多年,就这么碎了?

    刘树德忽然往前冲出了几步,一只手掐住了青蝉的喉咙。

    单臂将这个小姑娘给拎了起来。

    一瞬间,青蝉的脸色涨得通红,两条腿使劲蹬着却无从借力,两只手想要扳开掐在脖子上的那只手,却纹丝未动。

    她心里比谁都清楚,以刘树德的能耐,想要杀了自己,简直比捏死一只蚂蚁还要简单。

    她索性放弃挣扎了。

    “再问你最后一遍,答不答应?”刘树德问道。

    他的耐心已经彻底被耗光了。

    青蝉眼睛看着房顶。

    爹啊,你看到了吗?这就是你的好兄弟啊。

    你到底养了什么样的白眼狼啊?

    她不生气了,只是觉得,等到了黄泉,自己一定要和老爹好好念叨念叨,妆模作样打他几下,吓唬吓唬他也好……

    这时,刘树德身后忽然一阵破风声。

    一杆羽箭,从窗纸穿过。

    带着劲风,朝着他的后背袭来。

    刘树德脸色一绷,立刻扔开青蝉,同时退了一步,避开羽箭。

    “谁敢?!”刘树德喝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