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八十一章 满城尽带黄金甲
    肖遥觉得,自从来到灵武世界之后,自己似乎已经变成抄袭大王了。

    先是在郦王府,抄袭了一波古诗词,现在到了安阳王府,又开始抄袭歌。

    这是走上了盗版大道啊!

    他都要站在道德的制高点狠狠鄙视一下自己了。

    心里是这么想,歌词却已经出炉了。

    出来吧!情歌!

    我们哭了,我们笑着,我们抬头望天空,星星还亮着几颗。

    我们唱着,时间的歌,才懂得相互拥抱,到底是为了什么。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足迹才美丽,风吹花落泪如雨,因为,不想分离……

    因为我刚好遇见你,留下十年的期许,如果再相遇,我想我会记得你……

    一首《刚好遇见你》,肖遥将情感宣泄的淋漓尽致。

    之所以选择这首歌,也不是因为有什么特殊的含义,而是因为肖遥能记住完整歌词的歌实在是不多,就在他来到灵武世界之前,这首歌忽然爆火,李潇潇夏意星她们这些女孩子也都挺喜欢。

    李潇潇还顺便将肖遥的来电铃声改成了这首歌的副歌部分。

    可以说,这首歌是肖遥记得最清晰的了。

    等一首歌唱完了,武梧桐还闭着眼睛,沉浸在歌声中。

    不单单是武梧桐,那些女乐手,眼神中也都流动着古怪的神色。

    她们看着武梧桐的眼神,竟然充满了羡慕。

    老实说,肖遥真不知道她们在羡慕什么。

    接着,李向南带头鼓掌。

    又是一阵阵掌声铺天盖地压了过来。

    武梧桐眼睛都有些湿润了,她看着肖遥,眼神一往情深……

    肖遥忽然觉得,自己似乎惹了麻烦。

    难不成,一首歌,就将郡主殿下的芳心被抓住了?

    要不要这么扯淡!

    其实肖遥还真没说错,主要是他歌词写得太过了,简直就是在撩妹。

    在武梧桐看来,刚好遇见你,岂不就是肖遥最想和自己说的话?

    似乎,这也是自己挺想对肖遥说的话……

    一首歌,让武梧桐对肖遥产生了非常严重的误会。

    否则的话,这姑娘这个时候也不会脸颊羞红,媚眼如丝。

    “肖兄弟,我今天算是明白,什么叫情到深处按自已了。”李向南感慨道。

    肖遥瞪了他一眼。

    感慨个屁啊!还觉得不够乱吗?

    “哼,不要以为一首歌,就能让本姑娘芳心暗许!”武梧桐说话的语气非常虽然强硬,但是她看着肖遥含羞的眼神却是没有办法掩盖的。

    肖遥意识到,自己是找了一个天大的麻烦……

    最难受的是,这样的问题,他还没有办法解释。

    其实,肖遥也意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

    这样的歌词,在灵武世界而言,实在是太露骨了。

    像什么青青子衿悠悠我心,才是灵武世界的格调,这要是在灵武世界天天扯着嗓子唱什么我爱你,爱着你,就像老鼠爱大米,绝对就是一个臭流氓!

    失算了,失算了!

    早知道自己之前还不如唱一首明月几时有,多有情调……

    肖遥也没有办法去解释,毕竟武梧桐是个女孩子,那些解释的话怎么说?

    难道说姑娘你别误会,我对你一点都不感冒?

    这特么不是逼着对方翻脸吗!

    这么缺心眼的事情,正常人都不会去做,更不要说是肖遥了。

    洪飞升也说道:“肖遥这两首歌,确实不错,比较通俗,算是雅俗共赏。”

    “嗯,绝对可以流芳百世啊!”

    这一顶顶大帽子卡上来,肖遥哭笑不得。

    反正这两首歌的原作者,要是听到这样的称赞,指不定得开心成什么样……

    瞧瞧,安阳王都说可以流芳百世了!

    “对了,肖兄弟,之前武姑娘还说,你诗词写的也很不错,不然,我们切磋切磋?”李向南说道。

    肖遥觉得,李向南这是闲的没事干。

    一个王爷,还是一个执掌兵权的大帅,闲着没事,还要吟诗作对?

    特么的脑袋抽了吧!

    只是碍于李向南的面,肖遥这样的话也说不出口。

    李向南又继续说道:“正好,我这里还有一个小礼物,肖兄弟你要是赢了,我就送给你,你要是输了,就在王府多待几天,如何?”

    肖遥有些好奇,说道:“什么玩意啊?”

    李向南转过身,召唤来一个下人,吩咐了几句,那个下人有些诧异,不过还是转身离开。

    等到回来的时候,手上多了一个托盘,托盘上盖着一块红绸布。

    李向南走到跟前,伸出手揭开红绸布,里面放着的是一块令牌。

    那块令牌是紫色水晶打造的,看上去非常精致,上面还写着一个李字,巴掌大。

    “这个是?”肖遥忍不住问道。

    “通行令。”李向南说道,“有了这块令牌,整个南楚,你想去哪里就去哪里,即便是皇城也没人会拦下你,边境什么的更是来去自如,除此之外,有了这块令牌,你在南楚吃吃喝喝,都不需要花一枚铜钱。”

    肖遥瞪大了眼睛。

    乖乖隆地洞,听李向南这么说的话,这块不起眼的小牌子,还真是好东西啊!

    李向南接下来说的话,让肖遥更加惊讶了。

    “除此之外,这块令牌,还可以借两万兵马。”李向南说道。

    肖遥这一次是真的吃惊了。

    两万兵马?这可不是什么小数目啊!

    可以说,李向南手中的这一块紫水晶小牌子,真的是个宝贝了。

    不过,李向南真的愿意送给自己?

    还是说,他对他自己的才华,很有信心呢?

    肖遥笑了一声 ,说道:“要真是这么赌,我占了大便宜了。”

    “那可不一定。”李向南笑着说道,“题目可是我出的。”

    肖遥点了点头,心里琢磨着,李向南会出什么样的题目。

    老实说,他对李向南手中的那个小牌子,还是挺感兴趣的。

    两万兵马,或许,能起到非常关键的作用呢……

    这时候,李向南已经往前走了一步,口中说道:“我们不如就以狂放二字为题,如何?”

    肖遥微微一愣,点了点头。

    这简直就是正中下怀啊!

    肖遥本身就是比较喜欢豪放派的诗人。

    他身后的武梧桐,再听到李向南刚才的话之后,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她觉得,李向南这简直就是送人头。

    肖遥之前写的诗词,她也都听过,一句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就足够狂放的了。

    李向南又说:“既然是我出的题目,那不如,我先来?”

    肖遥点头。

    李向南咳嗽了一声,沉吟片刻,开口道:“一骑绝尘九千里,江山为画剑作题。一人一旗一铁马,敢叫南北不相离!”

    一首七言绝句。

    李向南的中心思想,无非就是让南北楚一统。

    这首诗要是单独拿出来看,算不得优秀,可是结合南楚现在的国势而言,确实算是豪放了。

    特别是一人一旗一铁马,写出李向南的决心。

    现在肖遥算是明白,李向南之前的豪气和信心到底是哪来的了。

    诗念完了,李向南又转过脸,看着肖遥,说道:“肖兄弟,这首诗如何?”

    “凑合。”肖遥轻声说道。

    这句话说完,李向南脸上的笑容都有些凝固了。

    更不要说安阳王府上上下下的下人。

    我曹,这哥们到底懂不懂诗啊!

    这绝对不是一个人的想法。

    不过李向南也不生气,只是点了点头:“那,肖兄弟来一首?”

    肖遥乐呵说道:“李大哥你也别跟我急,虽然我没什么才华,但是我觉得我写出来的诗,肯定不比你差。”

    “好啊!”李向南笑着说道,“拭目以待。”

    肖遥咳嗽了一声,稍微清了清嗓子。

    这才徐徐开口。

    “待到秋来九月八,我花开后百花杀。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

    肖遥的声音,铿锵有力,掷地有声。

    原本他还想将其中的地名改一下,但是大秦王朝的国都就是长安,根本不需要更改。

    当肖遥念出第一句的时候,李向南就下意识闭上了眼睛。

    听到最后一句,他猛然睁开眼睛。

    之前他就已经知道肖遥走的是什么路了,虽然有些不能理解,但是他并不持有反对意见,反正大秦王朝和他原本就一点关系都没有。

    现在听到这样的诗,他脑海中已经有了画面感。

    长安……

    满城尽带黄金甲……

    他真的想吗?

    他真的能吗?!

    这首诗念完,不少人都闻之色变。

    他们一个个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甚至觉得这个年轻人狂到没有边际。

    让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他凭什么?他怎么敢!

    即便是洪飞升,眼神中都闪过了一抹精光,他看着肖遥的背影,充满了欣赏和赞叹。

    “冲天香阵透长安,满城尽带黄金甲……好诗。”李向南睁开眼之后便是一声苦笑,说道,“我输了。”

    认的非常彻底,非常果断!

    即便不了解肖遥的目的,听到这样的诗,恐怕也会感到激动不已。

    那是多少人的梦想?

    又有多少人,想都不敢想?

    即便他是安阳王,是南楚第一人,又如何?

    他什么时候敢和大秦王朝拔剑相向?

    “我输了。”他又重复了一遍。

    声音低沉,却有力。

    接着,他伸出手,将手中紫水晶令牌递了过去。

    等肖遥接过之后,他又伸出手,在肖遥的肩膀上轻轻拍了拍。

    “若是真的有那么一天,请我在长安城的城墙上,喝杯酒吧。”

    “好。”肖遥点了点头,算是应了下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