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八章 留下来帮我
    等到了淮阳道,只要有百姓的地方,会全部夹道欢迎。

    安阳王李向南,仿佛是巨星一般,是没人来要签名,或许有人想要,可也不敢,这前后左右都是手持利刃的护卫兵,谁敢越过呢?

    不过,众人的欢呼和膜拜,还是让肖遥有些吃惊。

    他是真的没有想到,李向南竟然这么得民心。

    其实若是肖遥真的了解南楚,了解这些年发生的事情,完全可以打消心里的疑惑了。

    在南楚,百姓可以不敬重位于南楚心的皇城至尊,但是却不能不敬镇守南楚的安阳王。

    这和安阳王手底下有多少精兵良将没关系,和安阳王广纳贤士也没关系,只是因为百姓知道,若不是因为安阳王,若不是李家两代,南楚早已经不是现在的南楚了。

    当初南北楚大战,南楚死了十七万人。

    这数字听着吓人,可如果不是因为安阳王,这个数字不知道要翻多少倍。

    李向南的父亲,手持着一把举刀,带着三十人,守住了一座城。

    这还不足以说明什么吗?

    曾经有人说过,一个国家的兴亡,和君主有关系,和朝武有关系,和皇亲国戚有关系,唯独和百姓没有关系,百姓最无辜。

    而百姓心里也都有一面镜子,知道什么人真的护着自己,知道什么人提着一把滴着血的刀,固守国门。

    肖遥越发的不明白了,天时地利人和,只要李向南愿意,随时都可以坐那张龙椅,为什么不呢?

    他也相信,只要李向南坐那张龙椅,恐怕,南楚会更加太平。

    其实,不单单是肖遥想不明白,南楚的百姓也都搞不明白。

    他们巴不得李向南能早日揭竿而起呢,只要需要他们,他们立刻愿意投笔从戎,帮着李向南杀入皇城。

    皇城内的那位,其实也不明白。

    如果他是李向南的话,一定会这么做,李向南偏不!

    任性吗?

    等到了安阳王府,肖遥等人也都住了下来。

    说起来,安阳王府起郦王府,不知道要大多少,可是里面的下人,却要少很多。

    肖遥想不明白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情况,武梧桐却非常清楚,私底下也和肖遥解释了一下。

    “因为郦王怕,安阳王不怕。”

    这一句话,让肖遥立刻顿悟了。

    说来也是。

    武梧桐的父亲,北麓的郦王,担心自己的所作所为,会招来皇帝的不满,到时候指不定会怎么对付郦王府,实际现在北麓的那个皇帝,已经将郦王视作眼钉肉刺了,否则也不会让王阁千里迢迢赶往郦王府,去要兵权。

    郦王府太大了,皇帝会不高兴。

    郦王府下人少,郦王太认真了,皇帝还是会担心。

    李向南不怕。

    他愿意低调,但是,他即便不低调,别人又能如何?

    谁敢指着他的鼻子骂?

    这大概是李向南和郦王之间最大的区别了,说到底,郦王还是底气不足,如果他能有李向南这样的机会,这样的能耐,手底下有李向南这么多的人马,他又有什么可担心的呢?

    进了安阳王府之后,肖遥等人入住了下来,这也是应了李向南的邀请。

    其实肖遥也想立刻离开,只是李向南说什么都希望肖遥等人能够暂且留下,好好玩一玩,休息休息,反正也不着急。

    人家都这么客气了,肖遥即便不情愿,也不好意思直接甩甩袖子走人,那有些不知好歹了。

    不过,肖遥心里也有一些疑惑和担心。

    他总觉得,李向南不是个简单的人。

    虽说之前,肖遥救过李向南的命,顺带着治好了李向南的喘鸣,但是该给的报仇,该还的人情,李向南也都做了,完全没必要非得伺候着肖遥。

    重情义吗?

    也许是,但也肯定不完全是。

    不过,既来之则安之,如果没有洪飞升,他或许还要担心,可是现在洪飞升也在,他没什么可担心的了。

    到了晚,肖遥等四人一起赴了晚宴。

    晚宴有不少人,好几张桌子,李家下下众人都用一种好的眼神看着肖遥等人。

    这还是李向南第一次如此大张旗鼓的带着人回来。

    虽然之前李向南也说肖遥是他的救命恩人,但是也不需要给如此礼待啊!

    不过,这里是安阳王府,是李向南说一不二的地方,即便别人心里揣着好,也不敢多问。

    饭桌,肖遥又见到了李向南的老婆孩子。

    其实让肖遥最为惊讶的是,李向南竟然只有一个媳妇,也是他之前见到的那个女人,正王妃,从来都没有纳妾过。

    一个王爷,还是个凌驾在皇帝之的王爷,竟然只有一个媳妇,多少人会感到惊讶和不能理解啊?这哥们,实在是太不懂得享受人生了。

    白瞎了安阳王这个牛逼的身份。

    晚宴之后,肖遥回到了自己的房间里,前脚刚关门,房门又被人敲响了。

    拉开门,还是李向南。

    他拎着一壶酒,另外一只手拿着两个酒杯。

    饭桌,肖遥也喝了不少。

    “李大哥,你这是还没喝好啊?”肖遥笑着说道。

    李向南进了屋子,将酒壶酒杯全部放在了桌子,又拉了一张椅子坐了下来,肖遥坐在他的面前。

    “肖兄弟,我知道你不简单。”李向南刚坐下,说出了这么一句话。

    肖遥眉头微微一皱,有些不明所以,问道:“何出此言?”

    “你的实力,一重高手!”李向南给两个酒杯都倒了酒,才继续说道,“刚知道的时候,我的心里还是挺惊讶的,毕竟你今年才二十多岁,能进入一重高手,已经足够我不可思议的了。”

    肖遥笑了一声。

    接下来李向南说的话,让肖遥更加惊讶了。

    “我还知道,那个穿着道袍的男人,是洪飞升。”

    肖遥心里掀起了惊涛骇浪。

    看到肖遥脸吃惊的表情,李向南微微一笑,笑容里写满了得意。

    肖遥苦笑了一声,说道:“李大哥,你之前不是知道,是猜测,现在,我的反应也验证了你的猜测,对吧?”

    李向南也没不好意思,点了点头,说道:“确实如此,我之前只是猜到了,却不敢确定。”

    “所以你诈了一下我。”肖遥无奈说道。

    如果换做别人的话,还真不可能诈出来什么,肖遥的心理素质也不是一般的好。无奈这是安阳王,所以他也没想到对方这是在诈自己。

    “肖兄弟,你年纪轻轻,有如此境界,还能让洪飞升道长和你结伴而行,我越发的好了,你到底是什么人啊?”李向南端起酒杯,喝了一口,眯着眼睛看着肖遥问道。

    肖遥没有说话,只是陪着李向南喝了一杯酒。

    肖遥不说,李向南也不问,只是直接说出了自己的请求。

    “我想让你留下来,帮我一把。”

    “帮你什么?”肖遥问道。

    “其实我也不知道,只是觉得自己身边需要一个高手。”李向南笑着说道,“这些年,北楚那边,没少来人,都是想要将我弄死,不过我也不是吃素的,他们都是有来无回,只是,一个个前仆后继的,我也有些受不了。”

    说到这,李向南顿了顿,又继续说道:“他们打我的主意,我又怎么可能不打他们的主意呢?有些人说,现在的南楚其实挺好的,南楚北楚,虽然有些小摩擦,可还算是太平,放屁!只要南楚北楚还在,不可能太平,不管是南楚还是北楚,都想着要将对方给吞掉。”

    肖遥点了点头,之前他也这么想过。

    李向南叹了口气,说道:“只是,南楚北楚都已经僵持了这么久,不管是谁,想要取得压倒性的胜利,都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啊!”

    肖遥笑着说道:“战争的走向不是一两个人能够决定的。”

    “我知道。”李向南无奈苦笑,说道,“我也知道,即便现在让洪飞升留下来帮我,也不可能让南楚立刻崛起,不过,聊胜于无啊!若是洪飞升真的愿意留下,我们能多一些希望,多一些胜算。”

    肖遥咳嗽了一声,忽然说道:“李大哥,既然说到这,我能不能问你一个问题?”

    李向南微微一怔,细细想来,他和肖遥之间的聊天,一直都是他在不断的提出问题,这似乎还是肖遥第一次提出问题呢。

    所以,李向南也没有半点含糊,立刻说道:“肖兄弟但说无妨,只要是我能够解答的,一定会解答。”

    肖遥看到李向南满脸认真的表情,知道对方不是在诳自己,索性直接问道:“我只是不明白,不管是从哪个角度看,你都是占据着天大的优势,为什么非得做这个安阳王呢?”

    肖遥虽然提出了自己的问题,但是并没有将话说的太过于明白。

    他是聪明人,李向南同样也是。

    只要将问题说到这里,他相信李向南一定能够明白自己真正想要问的是什么。

    李向南似笑非笑,看着肖遥。

    沉吟了片刻,他问道:“肖兄弟,你是想要问我,为什么不去做那个皇帝吧?”

    肖遥没说话,算是默认。

    本来自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