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五章 不可善罢甘休
    肖遥也是第一次听到安阳王这个名号。

    只是看对方的架势,似乎不是什么敌人。

    否则也不会对紫英带来的人下手。

    不过,肖遥也仔细想了想,即便对方上来就对紫英带来的人下手,也没有办法就确定人家是他们的朋友,或许又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招惹的仇家呢?按道理说,肖遥来到灵武世界之后,招惹到最难缠的对手应该就是姜国的那个九皇子了,可现在他们并不在姜国,而是在南楚,即便那个九皇子真的手眼通天,也不可能将手伸到南楚来,更不会和南楚的人发生正面冲突。

    虽然现在肖遥还莫不清楚那个叫紫英的女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可是人家既然能拉来一杆轻甲士兵,那身份肯定非同寻常了,这也是官家的人,九皇子的人,敢和南楚的士兵动手吗?或许敢,但是在南楚的地界上,他们肯定不敢!

    再者说了,既然安阳王敢在这里吆喝,那就肯定不是姜国的王爷。

    姜国一个王爷来南楚表露身份还和别人动手,未免也太欺负人了,简直不将南楚放在眼里了。

    现在最紧张的肯定不是肖遥等人了,而是紫英还有那个年轻男人。

    包括他们带来的那些人,现在都是面面相觑,有些搞不清楚情况。

    这个时候楼下的人都已经冲上来了,全部都是身着轻甲的士兵,走在最前面的一个男人只是穿着一件长衫,当肖遥看到那个男人的时候,彻底回过神来,脸上也写满了不可思议。

    “安阳王驾到,还不下跪!”长衫男人身后的一个穿着盔甲男人忽然喝道。

    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谁也没想到,安阳王竟然亲自来了这里。

    下一秒,紫英等人都赶紧跪了下来,对着安阳王纳头就拜。

    他们低下脑袋之后,就不敢抬起头了。

    谁也不敢去正视安阳王的目光。

    安阳王并不是什么皇亲国戚,最起码和现在的南楚皇帝,一点血缘关系都没有。

    可是在南楚八王之中,最有能耐,最不容小觑的也还是安阳王。

    甚至在南楚,有这么一句话。

    宁可得罪当今皇,不敢得罪安阳王。

    原因很简单,如今的安阳王,掌管着南楚的兵马大权。

    谁也不敢和安阳王瞪眼珠子,即便是南楚皇帝,在和安阳王说话的挥手,也得注意分寸,如果真的将自己的身份定义在安阳王之上,对方不买账,尴尬的肯定不是安阳王。

    安阳王,李向南!

    虽然之前肖遥就知道,李向南的身份非同一般,却也没想到对方的身份竟然如此特殊。

    南楚的安阳王?

    紫英等人现在心里都非常好奇。

    他们怎么想都想不明白,为什么安阳王会来到这么一个鸟不拉屎的地方。

    只是现在他们也不敢去猜测,这是安阳王的事情。

    安阳王想去哪里,想做什么,是他们可以决定的?

    需要和他们报告吗?

    即便是吃了熊心豹子胆,在南楚这一亩三分地,也不敢去触安阳王的眉头啊!

    李向南原本脸色无比阴沉,但是当他的眼神落到肖遥身上之后,也松了口气。

    他快步走到跟前,笑了一声,拱手作揖。

    “恩公,你们没事就好,我来晚了。”李向南说道。

    李向南的动作,倒是没让肖遥觉得有什么。

    即便对方是安阳王,又如何?

    即便是南楚的皇帝站在肖遥的面前,又如何?

    他会害怕吗?

    虽然肖遥并不会去招惹这样的人物,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他就会害怕对方。

    可是这一幕落到别人眼里,就不一样了。

    安阳王这是什么样的角色?

    南楚说一不二的人物啊!

    他竟然——对一个年轻男人作揖?

    “向南大哥,你是南楚的安阳王啊?”武梧桐凑到跟前笑着问道。

    李向南点了点头,笑着说道:“我老爹打下来的荣耀,和我也没什么关系,世袭而已。”

    事实确实如此。

    李向南的父亲,也就是老安阳王,三年前病逝,李家的担子也就自然而然落到了独生子李向南的身上。

    当初南楚西楚分裂开战,老安阳王刀里来剑里去,为南楚立下了汗马功劳,等暂且稳定下来之后,受封安阳王,镇守的不是南楚边境,也不是某一个方向,更不是某一条道某一座城,而是偌大的南楚!

    可是,这并不意味着新上来的安阳王李向南就是个草包。

    相反的,新安阳王的修为虽然不如老安阳王,可是却胜在谋略。

    用李向南的话说,他老爹这辈子吃过最大的亏就是不喜欢动脑子,也幸亏是手底下精兵良将多,高手也不少,否则的话,指不定要被北楚给欺负成什么样。

    李向南就不一样了,不管是阳谋阴谋,都能拿得上台面。这三年里,南楚北楚不是一点摩擦都没有,可只要李向南在,吃亏的永远都是北楚。李向南当初大兴驿站粮仓,几乎是十里驿站,三十里一粮仓,不单单是造价高,即便没有派上用场,每年简单维护,都不是一笔小数字。

    当初李向南提出这一意见的时候,庙堂之上都是反对的声音,在他们看来这简直就是胡闹,原本经历了大战之后,北楚南楚都处于贫瘠,现在还这么大一笔钱用在意义不大的地方,这不单单是折腾,还是铺张浪费。

    不过,南楚的皇帝还算是有些脑子,在短暂的迟疑之后还是批了下来。

    南楚的皇帝,对安阳王就完全放心吗?

    就没有隔阂吗?

    事实恰恰相反。如果真的有机会的话,南楚的皇帝恨不得将安阳王府满门抄斩了,卧榻岂容他人酣睡?可是他没有这个能耐,也没有这个决心,他知道,如果自己非得和安阳王府扳手腕,吃亏的也肯定是自己,老安阳王和先皇的交情摆在那里,老安阳王不会谋反,可是,新安阳王李向南想要做些什么,谁又知道呢?

    可是现在的南楚皇帝也非常明白一个道理。

    南楚可以没有他,但是不能没有安阳王府!

    别的暂且不说,北楚里的间谍,就是安阳王负责的。

    如果将安阳王拿到了,北楚一旦发兵,南楚一开始就会露出颓势。

    现在安阳王李向南就站在这里,这个在南楚,站在巅峰的男人,看着肖遥,眼神中却满是尊敬。

    他没有办法不尊敬,毕竟肖遥是他的救命恩人。

    除去这些,他对肖遥也充满了好奇。

    其实从他第一眼看到肖遥的时候就已经意识到对方不简单了,一个年轻人能有这样的能耐,还不骄不躁,非常难得。

    更让他感到好奇的是洪飞升。

    在洪飞升的身上他能感觉到一股气势,一股披靡天下的气势。

    如果他真的将洪飞升当成了一个普通的道士,那才是真的奇怪了。

    现在,他对武梧桐也充满了好奇。

    他之前说了话,武梧桐就敢凑上来和他打招呼。

    要知道,他的身份可都已经被揭露了的。

    可是他安阳王的身份,似乎并没有给对方造成什么压力。

    一个年轻的女孩,在面对安阳王的时候,能做到淡定自若,很是难得了。

    武梧桐能这么淡定其实也挺正常的。

    人家原本就是北麓的郡主。

    要说起国力的话,北麓比南楚强的都不是一星半点。

    安阳王是南楚的王爷不假,武梧桐的老爹也是北麓的郦王啊!她面对李向南还真没什么可紧张的。

    李向南又转过脸,看着肖遥,小声问道:“恩公,这是怎么回事啊?”

    肖遥苦笑了一声,无奈说道:“买马的时候引发的一些小矛盾,只是没想到对方能耐这么大。”

    李向南的脸立刻沉了下去,虽然肖遥说的不是很清楚,但是这并不妨碍他的理解。说到底原本就是一件小事情,只是有人仗着自己家大业大,拉来了这么多人而已。

    他转过脸,眼神冷冷落到了紫英的身上。

    “你是什么人?”李向南问道。

    紫英这个时候只能将自己的脑袋埋得低低的,根本不敢抬起脑袋。

    倒是李向南身后的一个男人,凑到跟前,小声说道:“王爷,这女孩叫修紫英,是远南提督府的千金。”

    “哦?”李向南笑了一声,说道,“这远南提督的女儿怎么跑到这里来了?”

    “我倒是略知一二。”李向南身后的男人笑着说道,“听说是和黑虎帮有些关系,那个年轻人就是黑虎帮的少帮主。”

    “有点意思,堂堂远南提督,竟然和一个黑虎帮搅合在一起,黑虎帮的心不少,这远南提督的心,也挺大啊!”

    不管是黑虎帮还是远南提督,肯定都不是傻子,谁都不会做缺心眼的事情,都不愿意吃亏,既然他们能联合在一起,其中一定有什么他不知道的猫腻,只不过其中到底是怎么回事,他现在也弄不清楚,他也不想知道,水至清则无鱼,官场里要说干干净净不然一粒尘埃根本不可能,只要能把控好那个度就可以了。

    可现在,李向南觉得,那个远南提督已经过了那条线。

    原因很简单,对方招惹到了肖遥,招惹到了他的救命恩人,如果现在李向南熟视无睹不当回事,以后坊间会怎么编排他?

    不可善罢甘休!他心里暗暗说道。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