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一章 要突破了
    回了客栈,上了楼,柳乘风立刻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绘声绘色给洪飞升了一遍。

    听完了柳乘风叙述之后,洪飞升也有些惊讶,不过脸上倒是露出了一丝笑容,对武梧桐道:“确实长大了不少。”

    武梧桐心里喜滋滋的。

    她忽然意识到,其实有的时候&nbp;,服软,认怂,并不是懦弱,胆,而是行走江湖的必备技能。

    之前的做法,虽然不是她跟随本心的,可是最起码不会有人因为这个笑话她。

    “成长,就是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吗?”武梧桐忽然皱起了眉头问道。

    肖遥和洪飞升都有些吃惊。

    柳乘风却陷入了沉思。

    武梧桐刚才出口的话,同样是三人之前没有想到的。

    “洪道长,我想问你个问题。”武梧桐坐了下来道。

    洪飞升也坐了下来,点了点头,道:“但无妨。”

    “如果,我是如果啊,当姜国的那个皇帝去请你下山帮他的时候,你并不是什么高手,或者只是个一重高手,你还能那么果断的拒绝他吗?”武梧桐问道。

    “为什么不可以?”洪飞升问道。

    “你拒绝了他,他就会杀了你,或者活该你青城山。”武梧桐道。

    洪飞升陷入了沉思。

    他也开始扪心自问了。

    思索了片刻,他摇了摇头,道:“应该不会拒绝了,哪怕真的拒绝,也不敢拒绝的那么果断。”

    “那还是真我吗?”武梧桐问道,“还是真的自己吗?还是在跟随自己的本心吗?”

    “……”洪飞升没话,只是端起茶杯喝了口茶。

    武梧桐疑惑问道:“是我的有什么不对的吗?”

    洪飞升搁下茶杯,摇了摇头,道:“你的挺对的,其实我也想不出来一个答案。”

    “其实呀,一个人,可以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可有个前途,就是自己的实力,只有自己的实力强大了,才能摆脱约束。”武梧桐笑着道。

    洪飞升哈哈笑了起来。

    “真的长大了不少。”洪飞升道,“这个问题我也要好好想一想了。”

    武梧桐又转过脸看着肖遥,肖遥愣了愣,问道:“你瞅啥?”

    “瞅你咋地?”武梧桐没好气道。

    肖遥生气道:“你再瞅一个试试?”

    “试试就试试!”

    “你还愁啥?”

    “瞅你咋地!”

    “你再瞅一个试试?”

    “试试就试试!”

    “你又瞅啥!”

    ……

    两人陷入了死循环中。

    肖遥也是没事干,也可能是因为不希望武梧桐又将之前问洪飞升的问题拿过来问自己,干脆直接陪着武梧桐犯傻,扯开了话题。

    就在这时候,柳乘风忽然道:“其实,我们何曾为自己活过呢?”

    三人一起转过脸看着他。

    柳乘风被吓了一跳,不敢话了。

    洪飞升笑着问道:“柳兄弟,刚才那话,是什么意思?”

    柳乘风差点都要感动的哭了。

    不知道洪飞升的身份还好,现在既然已经知道了洪飞升的身份,在他的心里自然已经将洪飞升这样的人当成神明看待了。

    现在自己心目中的神明竟然叫他兄弟。

    别的先不,就这件事情,等回到北麓之后,都够吹一辈子了啊!

    你们知道洪飞升不?对对对,就是高手榜上的那个,他叫过我兄弟呢!

    看到柳乘风还在发呆,武梧桐催促道:“想什么赶紧啊!”

    柳乘风咳嗽了一声,恢复了正常神态,笑了一声,道:“从我生下来的时候,就要用功读书,寒窗苦读,因为我爹希望我是个才高八斗的人,后来,我爹又希望我娶妻生子,我就想,不能那么干,因为娶妻生子之后,我还得为了她和孩子去做自己不喜欢做的事情,只有这一次,我离开了北麓,去了姜国,想要通过游,让肖战神的压力减轻一些,结果你们也看到了,我差点死了……”

    到这,柳乘风笑了一声,继续道:“不过我还真是一点都不后悔,即便是在天牢里面,即便只要自己要被砍掉脑袋了,我也没后悔,理由挺简单的,因为这是我自己想要做的——你看,我的想法多简单啊!”

    洪飞升笑了一声。

    柳乘风苦笑了一声,自嘲道:“我确实做了我自己想要做的事情,却差点死了,如果不是因为你们,我现在连个全尸都没有,那么,为自己活着,去做自己想做的事情,到底是好事,还是坏事呢?”

    一句话,让整个房间都沉默了下来……

    过了差不多一炷香的时间,武梧桐忽然站起身。

    “算了不这个了,咱们还是赶紧离开吧。”武梧桐道。

    “干嘛?”柳乘风问道。

    “万一之前在马市遇到的那对男女,真的来找我们的麻烦怎么办?”武梧桐问道。

    柳乘风想了想,也点了点头,道:“言之有理,之前我就发现了,那一男一女的穿着不一般,而且底气也很足,应该有些能耐,当然了,咱们也不是惹不起,只是,这样的麻烦,没必要招惹,毕竟我们的目的又不是非得在南楚闯出什么名堂,只是路过而已。”

    肖遥笑了一声,道:“现在知道这么想了?那你之前怎么还一言不合就动手呢?”

    武梧桐气得不行,道:“你又不是没听见,人家都骂我了,我要是还忍气吞声,未免也太为难我了吧?”

    这话的到也在理。

    虽然武梧桐正在一点一点发生变化,这可一下子要求太高了也不好。

    肖遥道:“现在想要走的话,也未必能走了。”

    “什么意思?”武梧桐问道。

    “没什么,我先出去看看吧。”其实肖遥心里有了个猜测,只是现在还需要出去看看,证实一下自己心中的猜测。

    等肖遥离开客栈之后,过了一个时辰,才回来。

    进了房间里,肖遥端起茶杯,喝了口水。

    等坐下来之后,肖遥才道:“一时半会的,不要走了。”

    “为什么啊?”武梧桐问道。

    “之前我去城门口看了一下,你的画像,我的画像,都被贴上了。”

    柳乘风一听这话,赶紧问道:“那有我的吗?”

    肖遥摇了摇头。

    柳乘风气坏了,道:“他们这未免也太瞧不起人了啊!之前他们明明也看到我了啊!怎么能不贴我的画像呢?”

    肖遥气道:“这又不是什么好事。”

    柳乘风仔细一想,觉得肖遥的也对,嘴上道:“之前在姜国的时候,到处都是我的画像,现在忽然不贴了,感觉有些别扭啊。”

    肖遥:“……”

    瞧这哥们贱的!

    “我们把脸上的妆容卸掉不就行了?”武梧桐问道。

    肖遥想了想,道:“有些难办,我现在还是短发,画像上也是短发。”

    武梧桐琢磨了一下,觉得肖遥的也对。

    整座城,恐怕也就肖遥一个男人是短发了。这应该算是肖遥最大的特征了。

    “那怎么办啊?”武梧桐问道。

    “闯出去。”洪飞升道,“应该没什么问题的。”

    “可是我们马还没买好呢!”武梧桐道。

    洪飞升哭笑不得。

    他真想收回自己之前的话。

    先前还他觉得武梧桐成熟了,现在竟然还马……

    “暂时留在客栈里好了。”肖遥道。

    “不走?难道等着人家找上门?”柳乘风不理解问道。

    肖遥咳嗽了一声,却没话。

    “为什么不走啊?”武梧桐也忍不住问道。

    肖遥也没话,只是笑着。

    倒是洪飞升,开口帮着肖遥解释道:“他现在不方便和别人动手了?”

    “为什么?”武梧桐一听这话,脸色立刻变了,赶紧问道,“肖遥,你受伤了?”

    肖遥摇了摇头。

    “那到底是为什么啊!”武梧桐和柳乘风觉得自己马上就要疯了。

    肖遥又喝了口茶,声道:“我似乎,要突破了……”

    肖遥一句话完,武梧桐和柳乘风的脸色都变了。

    洪飞升的脸上倒是没什么变化,反正这点事情根本不可能逃过洪飞升的眼睛。

    武梧桐是知道肖遥现在实力的,金丹期。

    如果现在还能继续往上突破的话,那岂不是一重高手了?

    进入了一重高手之后,就和之前不一样了。

    看到武梧桐脸上不可思议的眼神,肖遥只是耸了耸肩膀。

    或许对于武梧桐而言,这是一件非常难以接受的事情,毕竟在武梧桐的世界里,自己进入金丹期还没有多久,实际上压根就不是那么回事。

    他进入金丹期已经不短时间,只是之前一直在压制自己的实力而已,现在厚积薄发,再加上之前还炼制出来了二品灵丹,这也给肖遥创造了一个契机。

    之前在青城山的时候他就发现自己已经摸到了突破的门槛,只是当他伸出手想要抓住那种感觉的时候却忽然什么都感觉不到了,反而是这一路上的舟车劳顿让他有了新的契机,突破,应该就是这两天了,如果现在选择硬闯,想要离开的话,恐怕会加快突破的速度,到时候打着打着忽然要突破了,那简直就是拿自己的命开玩笑啊!

    无论如何,节奏要放慢一些了。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