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七十章 武梧桐的变化
    看到武梧桐气愤的不行,肖遥非常无语,他觉得最不应该生气的就是武梧桐了,如果不是因为这姑娘太想要将自己相马的能耐表现出来,估计早就将马买下来了,也没这么多事情。

    武梧桐转过脸看着肖遥,说道:“你现在不打算说些什么啊?”

    肖遥呵呵笑道:“我应该说什么?”

    “他这匹马竟然要买五百两银子哎!”武梧桐说道。

    若是平时的话,五百两银子,对她而言还真不算什么,反正也就那么回事,可即便是在杨城,她觉得自己肯定也不会乖乖给对方五百两。

    原本对方将她当成冤大头,就已经让她足够生气的了。

    她要是真的愿意去做那个冤大头,岂不是脑子坏了?

    “怎么?姑娘这是不愿意买了吗?”那中年男人问道。

    武梧桐伸出手,一把拽住了那中年男人的衣服。

    “我说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呢?即便你这真的是上等的楚马,也不值五百两银子啊!你这压根就不是存心想卖!”

    武梧桐原本就是一个修仙者,现在更是已经到了筑基后期的实力,距离凝丹期也不远了,这一瞬间爆发出来的气势,自然压得那个中年男人喘不过气,脸色都发白了。

    也就是这个时候,那长裙女孩忽然冲了上来,伸出手一巴掌拍在了武梧桐的胳膊上。

    对方的忽然出手,是武梧桐始料未及的,这一巴掌也将武梧桐给拍了回来,虽然没有受伤,可也让武梧桐感到非常不爽。

    两个女孩,怒目相视。

    “你算什么东西?有你什么事情?”武梧桐盯着对方冷哼着说道。

    不要说武梧桐说话难听,老实说,这姑娘没有因为气愤立刻冲上去,已经让肖遥感到非常吃惊了。

    那长裙女孩盯着武梧桐,骂道:“你会不会说话?吃屎了吗?嘴巴那么臭!”

    肖遥吃了一惊,原来这不是地球的专用语录啊!

    “找死!”武梧桐原本就不是个脾气好的姑娘,听到这样的话,哪里还有什么隐忍不发的道理,直接一巴掌朝着对方拍了过去。

    那女孩的修为,大概是在筑基中期左右,虽然已经算是非常不错了,但是在武梧桐的手底下,根本站不住身形。

    之前之所以能够一掌将武梧桐逼退,还是因为在武梧桐毫无防备的情况下,如果武梧桐做好准备的话,对方根本不可能一击得手。

    那男人看到自己的女伴吃了亏,当下也沉不住气了,想要加入战场,却被肖遥一脚踹飞了出去。

    “女人打架,你凑什么热闹?”肖遥冷哼了一声问道。

    不管武梧桐的做法到底是错还是对,最起码武梧桐是他的朋友,因为现在是女孩打架,肖遥不好出手,可既然这个男人想要加入战斗,他断然不会客气了。

    那个男人被肖遥踹在地上,一张脸立刻涨得通红。

    柳乘风简直都看傻眼了。

    他觉得,这个时候的肖遥,简直霸气的不行。

    “你敢打我?”那个男人挣扎着站起身冲着肖遥怒吼道。

    肖遥乐呵说道:“打都打了,还问我敢不敢?有意思吗?”

    这句话,又让对方无语了。

    仔细想想,说的也是啊

    在片刻犹豫后,那个男人又朝着肖遥冲了过来。

    他并不觉得,之前肖遥一脚能将自己踹飞,是因为实力在自己之上,而是因为自己之前毫无防备。

    肖遥不会读心术,也不知道他内心的想法,但是他觉得,对方的想法有些太单纯了。

    他用自己的实力告诉这个男人,他的想法太过于单纯了。

    又是一巴掌,将那个男人抽趴在了地上。

    男人又站起身,怒吼着朝着肖遥再次冲来。

    他觉得,只有歇斯底里的怒吼,才能增加自己的气势。

    还没到跟前,肖遥就冲了过来,一脚狠狠踹在了对方的胸口上。

    这一脚,也再次将对方给踹在了地上。

    这个男人只不过是筑基后期的实力,对付一般人的话,肯定是吊打的,可惜的是他遇到的对手是肖遥,这个金丹期的修炼者,即便是灵气疯狂运转,在肖遥的手上也占不到任何的便宜。

    如果肖遥真的想要弄死对方的话,直接可以秒杀,只是他们之间,也没有什么深仇大恨,完全没必要这么干。

    那个卖马的中年男人,这个时候都有些傻眼了。

    他下意识打了个寒噤。

    看着肖遥和武梧桐,他忍不住想着,自己得罪的到底是什么人啊

    就在他想要离开的时候,将那个长裙女孩拍出去的武梧桐已经冲到了他的跟前,顺便挡住了他的去路。

    “怎么了,现在想走了?”武梧桐冷笑着说道。

    中年男人打了个哆嗦,赶紧赔着笑脸:“不是不是,我溜溜马,溜溜马”

    “遛马?”武梧桐冷哼了一声,“现在再问你一遍,你这匹马,到底多少银子?”

    “五五十两!”中年男人赶紧说道。

    虽然他有些不服气,可现在也是没有办法的。

    之前他是没有强买强卖,可这并不意味着对方不会强买强卖啊!

    “最后一次机会,多少银子?”武梧桐眯着眼睛问道。

    似笑非笑。

    “五两!”中年男人说话的时候声音都带着哭腔了。

    其实他这匹马,最起码也是四十两起步,如果卖得好,买到六七十两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现在,哪里还是他说了算啊?

    武梧桐从肖遥那里拿过钱袋,从里面取出了一锭银子。

    “这是二十两,不要说我欺负你。”武梧桐说道,“有问题吗?”

    “没有”中年男人简直想要骂人了。

    他觉得武梧桐问出口的这个问题一点意思都没有。

    即便自己有意见又能怎么样?

    现在还是他说了算吗?

    既然是这样,你为什么还要问我啊!难道你不知道,让我做出这样的回答,简直就是一种折磨吗?

    只是面对肖遥和武梧桐,他也只能是敢怒不敢言了。

    要说服气,他肯定不服气,可现在之前那一男一女,都被肖遥和武梧桐搞定了,他除了妥协,又能如何?

    武梧桐非常和气的将银子塞给了对方,伸出手将马牵了过来。

    “一手交钱一手交货,和气生财多好啊!”武梧桐笑着说道。

    中年男人要哭了。

    和气你大爷啊!

    老子一点都不和气好不好?

    老子明明很生气好不好?

    只是看着武梧桐脸上的笑容,这些话却也只能在心里想想,根本不敢说出口。

    这时候,那一男一女也都站了起来。

    那个男人还好,虽然之前屡次被肖遥给踹飞出去,可肖遥归根结底还是留手的,并没有受什么内伤。

    而那个长裙女孩,现在脸色看上去就有些难看了,根本不是苍白两字可以形容的。

    看她的嘴角,还有一抹血迹。

    肖遥放眼望了一下,果不其然,在地上还有一滩血迹。

    他瞥了眼站在自己身边的武梧桐,有些无语。

    原本就不是多大点事情,无非就是一匹马而已,至于将人家给打吐血嘛!

    “有种就丢下你的名字!”那个长裙女孩说道。

    肖遥一听这话,心里暗道毁了。

    以武梧桐的脾气,这个时候绝对不会服软,肯定会将名字丢出来。

    先不说对方会不会顺藤摸瓜,根据武梧桐的名字搞清楚她的身份,万一之后真的要报复,也会给他们造成一些麻烦。

    毕竟这里实在南楚,又不是在北麓。

    如果是在北麓的话,武梧桐这个名字和身份,肯定会吓破对方的胆。

    可现在肯定不行啊!

    他还没来得及劝阻,武梧桐这边已经开口了。

    “老娘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姜国百里城城主女儿,白休止是也!”武梧桐说道。

    肖遥:“”

    柳乘风:“”

    两人都没想到,武梧桐竟然会这么说。

    我曹,这姑娘什么时候变成这样了啊?

    “好,白休止是吧?我们不会善罢甘休的!”女孩狠狠说了一句,立刻转头就走。

    之前的交手,已经让她意识到自己根本不是对方的对手了,继续待下去也没什么意思,还不如回去之后做好准备找一些高手,前来围剿。

    第一步,还是得封城,绝对不能让对方离开。

    那个男人看到长裙女孩走了,冷哼了一声,也转过身,追了上去。

    这时候,肖遥才拍了拍武梧桐的肩膀,说道:“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聪明了?”

    “吃一堑长一智嘛!”武梧桐小声说道,“总不能真傻乎乎将我的名字告诉他们,然后等着他们来找我的麻烦吧?”

    肖遥忍不住笑了。

    不得不说,经过这段时间的长途跋涉,武梧桐已经变聪明了很多。

    如果是以前的武梧桐,断然不会说出这样的话,更不会在客栈里催促着李向南赶紧回去准备黄金。

    简单的说,就是这一段行程,让武梧桐改变了很多。

    当然了,也有很多没改变的地方。

    比如这姑娘有的时候还是那么缺心眼,就像之前买马,再比如她的脾气,因为一匹马,就能和人家大打出手。

    其实,武梧桐能有现在这样的变化,肖遥已经非常欣慰了,什么都得一步步来,一口气吃不成胖子。

    牵着马,三人一起回到了客栈,并且将店小二先将马牵到了马圈。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