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八章 买马
    没一会,房门再次被人敲响了。

    这一次拉开门,进来的是李向南一家。

    三人进了屋,李向南立刻对着肖遥作揖,一揖到底,可谓大礼。

    那妇人和孩子,更是直接要给肖遥跪下。

    肖遥一阵头疼,走到跟前制止了三人的行为,问道:“你们干什么呢?”

    “恩公大恩大德,李向南无可回报!”

    肖遥打了个哈哈,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钱袋,说道:“这不是报答我了吗?这都是银子呢。”

    李向南站起了身,苦笑了一声,说道:“恩公说笑了,我相信,以恩公的医术,只要想来钱根本不成问题的,不管怎么看,恩公都不是那种会缺钱财的人。”

    就凭李向南这句话,肖遥就敢说对方简直一点都不了解自己。

    不缺钱?别闹了,现在肖遥是什么都不缺,就缺钱!

    他们四个人现在没有钱,还要赶路,而在他们四个人当中唯一能有办法弄来钱的其实也就是肖遥了,难不成让武梧桐去找门口路?除非是真的让她去烧杀抢掠!如果说到花钱,武梧桐一定是一把一的好手,可要是说到赚钱,肖遥敢确信,这姑娘一点能耐都没有了。

    再说洪飞升,这就是一个道士,虽然是个非常简单的人,但是思维方式也非常简单,而且,原则性很强,别看表面上和和气气的,但是真涉及到原则方面的问题,这家伙肯定也是个死脑筋,指望他赚钱也是不可能的事情。

    柳乘风更不用说了,百无一用是书生这句话不是对的,但是放在柳乘风的身上绝对非常合适。

    别的暂且不说,就说之前吧,这哥们都敢傻乎乎的去怼姜国的皇帝,也不知道他的脑子里装的到盆地是什么,让他去赚钱?别闹了,到时候被人打死了连个火化的钱都没有。

    所以,归根结底,赚钱这样的事情也只能落到肖遥身上了。

    在听完了李向南的话后,肖遥只是摆了摆手,说道:“反正现在我治好了你,你也给了我钱,咱们就算是两清了。”

    “不不不,这怎么能两清呢?”李向南赶紧使劲摇头,说道,“我若真是那样,岂不是狼心狗肺了?”

    肖遥:“”

    他算是看出来了,这个李向南也是个缺心眼,他都不知道到底是自己的意思表达的不够明确还是因为李向南真的是天生愚钝,从面相上看,这哥们也不是个傻缺啊!怎么就没办法理解自己话里的意思呢?

    忽然,李向南又说道:“若是恩公没事的话,可否等我两天?”

    “干嘛?”肖遥微微一愣。

    “我回去一趟,然后送一千两黄金过来!”李向南正色说道。

    肖遥吃了一惊。

    其实之前,从李向南的穿着打扮,肖遥就知道这哥们是个不差钱的人了,但是却没想到对方这么不差钱,那可是一千两黄金啊!

    还真是个土豪了?

    听到一千两黄金,武梧桐赶紧冲到跟前,并且笑眯眯递过来一张椅子。

    “向南大哥坐下说话吧,站着多累啊!”

    柳乘风:“”

    肖遥:“”

    洪飞升:“”

    这三人都瞪大了眼睛看着武梧桐,眼神中写满了诧异,这样的事情如果是柳乘风做,他们都不会诧异,肖遥做他们也不诧异,但是现在做这件事情的人,竟然是武梧桐?

    这姐们是不是脑子被驴踢了啊?

    柳乘风简直都要哭了。

    这武姑娘的脾气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好了?什么时候待人这么和善了?怎么一面对自己就是满脸不耐烦的样子呢?

    这简直就是双面人啊!

    这也让柳乘风忍不住感叹,自己果然是个非常悲催的角色

    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武梧桐,你搞什么啊?”

    “什么我搞什么?!”武梧桐问道。

    李向南也有些尴尬,有些——难以适应!

    武梧桐没去搭理肖遥,又赶紧对李向南说道:“向南大哥,我们等你两天!放心吧,我们谁都不会走,对了,你不是要回去吗?那现在就赶紧走吧,我们就不送了啊!”

    “好”李向南讪笑了一声,赶紧站起身,带着自己老婆孩子离开。

    等李向南走了之后,肖遥才走到了武梧桐的跟前,一把抓住了武梧桐的手腕。

    “你干什么?”武梧桐赶紧挣脱开。

    “我就是想要替你把把脉,看看你是不是发病了。”肖遥说道,“难不成当初你体内的寒气还没有治好,而且已经侵入大脑了?”

    洪飞升在边上也是满脸认真的神色:“是啊,武姑娘,我觉得你还是让肖遥检查一番吧。”合着洪飞升现在都开始怀疑武梧桐的脑子是不是出问题了。

    虽然洪飞升和武梧桐之间认识的时间也不长,但是武梧桐的性格他多多少少还是能掌握一些的。

    武梧桐气的牙痒痒,说道:“你们这是什么意思啊?我看上去像是有病吗?”

    “像!”肖遥使劲点了点头。

    “我也觉得。”洪飞升叹了口气说道。

    “对啊武姑娘,你这脑袋是被驴踢了吧?”柳乘风也说道。

    武梧桐气得不行,直接一脚将柳乘风踹在地上,破口大骂:“你才被驴踢了呢!”

    柳乘风爬起来拍了拍身上的脚印,小声说道:“武姑娘说的对,我被驴踢了。”

    武梧桐又一脚将柳乘风给踹倒:“你还敢骂我是驴?”

    柳乘风简直委屈的都要哭了。

    不准自己刺她,还不能顺着她的话往下说,这简直就是折磨人啊!

    “肖遥说了,洪道长也说了,你怎么不踢他们啊?”柳乘风非常委屈说道。

    武梧桐冷哼了一声,说道:“你觉得我打得过他们?”

    武梧桐这么一说,柳乘风就能理解了,感情自己就是软柿子呗

    武梧桐又转过脸看着肖遥,说道:“你懂什么?你以为我愿意啊,我这也是没办法了,谁让咱们现在确实缺钱呢?这一路上还不知道需要多少钱,多一些黄金白银的,多多少少也是个保障嘛!否则,以我的脾气,我才不会在意呢!”

    肖遥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

    你看,其实钱真的能改变一个人

    “再说了,咱们虽然着急赶路,可也不着急一天两天的,更何况咱们现在还没去买马匹呢,这个也是头等要事,对了,肖遥,咱们现在有了些银两,不如出去看看马匹吧?”武梧桐说道。

    在肖遥看来,武梧桐想要买马匹,极有可能只是一种说辞,真正的原因还是想要出去转悠转悠,这也是非常正常的事情,别以为出了一些事情,她就不敢出去晃悠了,这对武梧桐而言简直就是不可能的,这就是个闲不住的主啊!

    “好吧。”虽然肖遥知道武梧桐的心思,还是点了点头。

    没办法,谁让他们确实需要买马呢?

    等吃了饭之后,肖遥和武梧桐,柳乘风三人一起出去了,洪飞升并没有离开,在他看来,还是待在客栈里好一些。

    三人出了客栈,从店小二那里问到了马市的位置。

    其实要真说起来南楚应该最有名的应该也就是马了。

    在南楚,原本就盛产千里马,也就是楚马,不单单是南楚,北楚也是,可要真说起来,还是南楚的楚马血统更纯正一些,一方土不单单养一方人,也养一方马。

    “以前我爹也说要在杨城弄一些楚马,只是后来发现,南楚的马到了北麓之后,很难存活,特别是小马驹,即便能活下来,也难以长成千里马。”武梧桐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问道:“知道是什么原因吗?”

    “这个我哪知道!我爹猜测,是因为水质还有气候,其实到底是怎么回事很难说清楚。”武梧桐说道。

    其实这样的事情,在肖遥听来,也不是那么的罕见。

    南橘北枳,这个典故在地球也有,南方甘甜的橘子,迁移到了北方之后,就变成又苦又涩又小的北枳。

    马市的位置,距离客栈也不是很远,步行十几分钟也就到了。

    等到了马市,武梧桐立刻开始到处相马。

    说到相马,武梧桐的能耐逍遥还真没办法否认,原本在杨城,肖遥就发现武梧桐是个挺喜欢马的人,在马方面,武梧桐有独特的眼光和天赋,这应该算是武梧桐最大的爱好了,这也是为什么这姑娘急匆匆想要出来买马的原因,对于武梧桐而言,赶路单靠走,不骑马,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在杨城,在相马这方面,武梧桐说自己是第二,肯定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

    当然,也不派出武梧桐身份的原因

    “肖遥,快点过来!我看到一匹好马!”武梧桐大声说道。

    柳乘风跟在肖遥的身后,小声说道:“这姑娘靠谱吗?”

    “在这方面,还是挺靠谱的。”肖遥笑了一声说道。

    柳乘风将信将疑,跟着肖遥一起走了过去。

    买马的中年男人,听到武梧桐之前那一喊话,顿时喜悦起来。

    他脸上的表情也落到了肖遥的眼中,这让他不开始摇头。

    这姑娘该真是个缺心眼啊!即便这真是一匹好马,你也不能说出来啊!

    这不是给人家敲竹杠的机会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