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六章 屈指可数!
    听到肖遥的话,那夫妻二人也是哭笑不得,却也不敢怠慢了对方,毕竟自己家男人这条命都是人家出手搭救的。

    当下那男人想也没想,直接取下了挂在腰上的钱袋,鼓鼓囊囊的,直接塞进了肖遥。

    肖遥一阵错愕,更让他惊讶的是,那男人撩起衣服下摆的时候,肖遥清楚看到,在那男人的腰上还挂着一块金牌,只是因为速度太快,他也没看清楚金牌上的字,倒是依稀看到了一个李。

    那男人将钱袋塞进了肖遥的手中之后,又拱手道:“在下李向南,还是多谢恩公。”

    肖遥掂量了一下手中的钱袋,打开之后取出一锭银子,又将剩下的还给了对方。

    “我知道轻重,之前出手,也是因为我是个郎中,只是必要的诊费还是不能少的,更何况我现在也是缺钱——剩下的给你。”肖遥完这番话,又将钱袋递了过去。

    那个男人有些吃惊,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充满了狐疑。

    “看着我干什么?我又不是女人。”肖遥见对方没有伸手接钱袋,直接抛了过去。那男人的速度也快,赶紧伸出手。

    “恩公,你这……”

    “我这什么?”肖遥问道。

    男人苦笑了一声,道:“这是您应得的,再了,之前您不是也了吗?您现在缺钱。”

    武梧桐也瞪了眼肖遥,这家伙,竟然还有将钱拒之门外的道理,真是个缺心眼!

    倒是洪飞升和柳乘风,看着肖遥的背影都充满了敬佩。

    其中还是柳乘风忍不住了一句:“肖遥果然是侠义之人啊!”

    武梧桐忍不住啐道:“侠义个屁的侠义!就是个缺心眼!”

    柳乘风又是一缩脖子,他是真的不敢去反驳武梧桐啊!

    这姑娘什么就是什么吧……反正柳乘风觉得,如果有一天自己真的去招惹这个女人了,那么毋庸置疑,一定是自己的脑子坏了……

    之前武梧桐和柳乘风之间的对话,也传到了肖遥的耳朵里。

    他咳嗽了一声,道:“这样吧,你这个钱,我能要……”

    这话还没完,后面一阵嘘声。

    那些看热闹还没走的人之前也觉得肖遥是个仗义的人,现在看来不过如此嘛!既然还惦记着人家钱袋里的钱,之前又何必还要还给人家呢?还给人家现在又往回要,天底下竟然还有这么奇葩的人。

    那中年男人也有些摸不着头脑了。

    肖遥继续道:“不过我还是那句话,无功不受禄,这样吧,你的哮喘,哦不,你的喘鸣,我帮你根治了,你再给我付诊金,如何?”

    语不惊人死不休!

    肖遥这一番话出口,不要身后一片惊愕了,即便是那个中年男人,脸上也写满了不可置信。

    “我的天,这家伙疯了吧?他什么?他竟然要根治喘鸣?”

    “这年轻人难不成是脑子坏了?他有些能耐不可否认,但是喘鸣可是千古难症,即便是皇庭御医也都束手无策,他凭什么敢自己能做到?”

    肖遥听到这些话,也不生气,只是安安静静看着李向南。

    李向南在沉默了一会之后,问道:“您真有信心?据我所知,喘鸣这样的疑难杂症,到现在也没有人敢更够根除啊……”

    如果真的有根治的办法,他早就已经花钱去治了。

    钱这种东西,他们李家从来不缺。

    肖遥哈哈笑道:“别人不行,并不意味着我也不信啊!”

    肖遥这一番话的倒是有些张狂了,可他原本就有这样的底气。

    只是现在武梧桐也有些吃惊,觉得肖遥实在是有些大包大揽了,毕竟正如周围人和李向南的那样,喘鸣是出了名的疑难杂症,想要治好喘鸣确实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但是只要想到自己体内的寒气都被肖遥给治好了,她便一点都不担心了,要知道肖遥可是一个连灵丹都可以炼制出来的家伙,区区喘鸣,在肖遥这样的超级炼丹师面前又算得上什么呢?

    李向南似乎也有些被肖遥给服了,刚打算点头,却听他身后的妇人道:“恩公,风险会不会很大啊?”

    李向南听闻自己妻子的话,也定了定神,打了个激灵。

    这个问题,还真是问到重点上了。

    肖遥笑着道:“只是喘鸣而已,还有什么风险?”

    “年轻人,风大可不要闪了舌头啊!”有个老者忽然走了出来,开口道。

    肖遥转过脸看了眼那个老者,问道:“你是什么人?”

    “我是紫云镇的郎中。”那个老者道。

    肖遥等人现在深处的地方就要紫云镇。

    这个老者确实就是镇上的郎中,听医术还不错,之前有人去找了郎中,他就赶紧赶过来了,却没想到他刚到这里,那个男人就已经苏醒了。

    不过他也没有立刻离去,只是站在最后面听了一会。

    听到肖遥刚才的那一番话之后,老者才沉不住气走了出来。

    对方继续道:“喘鸣这样的难症,让天下名医都束手无策,到你这里,便是‘区区喘鸣’了?或许你真的有些医术,可你即便真的有些医术,也不能成为你大放厥词的理由啊!原本喘鸣的治本方法就非常简单,大部分郎中都能做到,你以为你之前治了标,治本也变得非常简单了?”

    有人带头批判肖遥,还是个郎中,如此一来,那些围观者一个个也都敢话了。

    “就是,哎,现在的年轻人啊,不知天高地厚。”

    “可不就是,我老家家那边,就有一个乡绅,谈不上腰缠万贯,可家里也有良田百亩,家中也有白银千两,最后不还是死在了喘鸣上,若是真能根治,人家早就根治了!”

    肖遥转过脸盯着话的胖子,道:“那是因为你老家的那个乡绅没有遇到我。”

    肖遥这一番话,就将话的胖子给堵死了。

    他被肖遥期的气的都有些不出话来了。

    其实嚣张的人,年年都有,但是像肖遥这么嚣张的还是很少见的。

    这未免也太目中无人了吧?

    那老者也是眉头一皱,道:“难不成你想要,在南楚,没有比你还要高明的郎中。”

    肖遥往前走了一步,笑了一声,道:“当然不是了。”

    老者这才松了口气。

    他心里暗自思忖着,这年轻人虽然骄傲了一些,可最起码还知道分寸,不至于太过于狂妄。

    可他刚有这样的想法,肖遥就再次开口了,这一次开口出来的话,不但让他感到愤怒,更让那些看热闹的人都瞪圆了眼珠子。

    “我的意思绝对不是南楚的郎中都比不上我,而是,灵武世界的郎中都比不上我。”肖遥如此道。

    “噗嗤……”武梧桐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之前肖遥‘当然不是’的时候,她的心里就有些好奇,这个家伙什么时候还学会服软了?肖遥后面的话接着出来才让武梧桐恍然大悟,感情这个家伙并不是胆怯了,而是——换一种方式将逼装到底啊!

    厉害了我的哥!

    那个老者伸出手指着肖遥的鼻子想要开骂,却被气得一句话都不出来。

    肖遥只是冷哼了一声,背着手道:“连最起码的喘鸣,到了你们手上,都成了不治之症,你们还能有多大的能耐?我你们不如我,又能如何?”

    “放肆!”那老者狠狠一甩袖。

    肖遥道:“我放肆不放肆,和你也没什么关系。”

    李向南深吸了口气,他看着肖遥的侧脸,并没有觉得此人有多么的嚣张。

    反而觉得,这个年轻人桀骜是桀骜,却也是自信满满。

    在犹豫了片刻之后,李向南终于话了。

    “恩公,我愿意尝试一番。”

    他身后的妻子,伸出手拉扯了一下李向南的袖管。

    李向南只是轻轻摆了摆手,都没有回过脑袋。

    肖遥侧目看了眼李向南,笑着道:“你不怕?”

    “怕。”李向南道,“不过怕也得尝试一下不是?我的运气不可能永远都那么好,不定以后还是要死在喘鸣上,既然是这样,还不如大胆尝试一番,搏一搏。”

    “对!”肖遥冲着他竖起了大拇指,“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摩托便路虎!伙子,你还是很有灵性的!”

    肖遥的话一连串出来,不要李向南还有周围的旁观者了,即便是和肖遥非常熟悉的武梧桐洪飞升柳乘风,都是满脸的郁闷。

    这的都是什么乱七八糟的啊?

    肖遥也没打算和他们解释太多,只是拽着李向南,道:“放心吗没把,既然你这么相信我,我也绝对不会坑你的,行医多年,我医死的人,屈指可数!”

    李向南确实放心了不少,不过还是多嘴问了一句:“那,恩公,我是您的第几位病人呢?”

    “第六个。”肖遥。

    李向南:“……”

    在自己之前总共就治过五个人,死的还屈指可数?!

    你这是治一个死一个啊!

    李向南的心脏都漏跳了半拍。

    “哈哈哈哈!开玩笑的,别怕,在我手上,还没死过人呢。”肖遥哈哈笑道。

    李向南:“……”

    他觉得肖遥后面的话才像是开玩笑!

    (从睡醒到现在更新了七章,现在是真的扛不住了,要去休息睡觉了……睡醒之后再继续码字!)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