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五章 你想赖账?
    武梧桐的意见,不赞成归不赞成,可问题还摆在这里,依然需要解决。

    没有银子,确实是件头疼的事情。不过,他也挺服气武梧桐的,在明知道没有钱了的情况下,之前还能那么阔绰,将最后一锭银子全花了,弄了四件上等房,郡主到底是郡主啊,即便没钱也绝对不会影响自己的生活质量

    其实不管是肖遥,武梧桐,洪飞升,哪怕是柳乘风,他们都不是那种太将钱当回事的人。

    可现在的问题就是,这年头出门在外,没钱真不行啊!

    “不如,我们去卖些字画?”洪飞升说道,“我的书法,还算不错。”

    “那你要暴露身份吗?”武梧桐说道。

    “为什么要暴露身份?”洪飞升似乎有些不能理解了。

    “别人不知道你是洪飞升,谁愿意花钱买你的墨宝啊!即便写得好,真的有人买,也卖不了多少钱嘛!”武梧桐说道。

    洪飞升想了想,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神色:“难怪以前有人找我题字,都让我必须留下落款,哎”

    虽然武梧桐这姑娘平时脑子直了一些,但是她也说到点子上了,这也让肖遥有些哭笑不得,感情即便是在灵武世界,也有所谓的名人效应啊

    就在这时候,隔壁忽然一阵骚乱。

    接着便是惊叫声和着急忙慌的哭泣声。

    肖遥有些吃惊,最喜欢凑热闹的武梧桐更是一马当先,直接以最快的速度冲了出去。

    肖遥揉了揉脸,都说吃一堑长一智,这句话放在武梧桐的身上简直一点道理都没有,就因为这姑娘喜欢凑热闹,都不知道惹出来多少麻烦了,现在竟然还敢去看热闹,怎么就记吃不记打呢?这么说似乎也不对,打倒是打到了现在,这姑娘啥时候吃过啊?

    他甚至都在想,武梧桐是不是天生自带麻烦buff,否则的话,这一路上怎么总是磕磕绊绊的呢?之前如果不是因为柳乘风帮忙的话,他和武梧桐想要离开姜国都有些困难,也幸亏,武梧桐的身边还有个肖遥跟着,否则的话,恐怕都不可能活着到青城山。

    这么想的话,似乎也有些不对,肖遥觉得,天生带麻烦buff的人应该是自己。

    之前在地球上,他就是麻烦缠身,到了灵武世界之后还是这样。

    难不成是自己连累了武梧桐?

    现在也不是思考这些的时候,武梧桐冲出去之后,肖遥担心这姑娘还会惹乱子,赶紧跟了出去。

    洪飞升和柳乘风现在也没什么事情,自然是紧随其后了。

    等出了屋子,才发现在隔壁的房间门口已经站了不少人。

    “快去找郎中啊!你们还愣在这里干什么?”一个女人的声音在屋子里响起。

    武梧桐挤开人群凑了进去。

    有武梧桐这么一个开路先锋,肖遥洪飞升等人的麻烦倒是减少了很多,很快就挤进了隔壁的房间里。

    在隔壁的房间里,地上躺着一个中年男人,呼吸急促,却是进气少吐气多多,一个女人将他抱着,身边还有个孩童在哇哇大哭,看上去很是无措。

    肖遥第一眼就意识到,这个男人是犯了哮喘。

    “快点帮我找郎中啊!我求求你们了,帮我找郎中来好不好?”那女人起初还算是淡定,但是眼看着怀里的男人要撑不住了,越发的着急起来,说话的时候脸上都开始挂着泪痕了。

    这时候,站在肖遥身边的武梧桐忽然伸出手,将他往前面退了一些。

    “他就是郎中!”武梧桐对着那个女人说道,“不然你让他出手吧?”

    肖遥转过脸便瞪了她一眼,武梧桐左右看着,就是不去看肖遥的眼神。

    那个女人在听到武梧桐的话之后,眼神中立刻闪烁着希望,只是当她看到肖遥后,又是满脸的失望。

    周围已经有人开始议论了。

    “开什么玩笑啊,这家伙这么年轻,能是什么郎中?莫不是什么江湖骗子吧?”

    “肯定的啊,学医原本就是枯燥难懂,想要入门,都得花上不少年头,现在还有不少年过半百的郎中连一些最基本的药理都认不全呢!”

    显然那个女人也是这么想的。

    可当下,她只能看着肖遥,问道:“你能救救我地丈夫吗?”

    肖遥咳嗽了一声,走到跟前,说道:“姑且能一试,不过”

    “不过什么?”那妇人赶紧问道。

    虽然她并不是很相信肖遥,可现在她也是无计可施了,自己丈夫的老毛病,她也是非常了解的,如果没有办法得到及时的医治,很容易一命呜呼,不要说这里是灵武世界了,即便是在科技发达的地球,哮喘这样的病症想要治本,也是非常困难的,否则为什么那么多有钱人随时都要带着治疗哮喘的急救药呢?人家可不差钱呢!

    肖遥这才娓娓道来,继续说道:“不过我收费。”

    那个妇人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有些无语。

    武梧桐毫不客气,直接骂道:“你这说的不是废话吗?哪有治病救人不收钱的?赶紧治病先!”她又不是傻子,不可能看不出来,躺在地上的那个男人已经坚持不了多久了。

    肖遥会瞪了眼武梧桐,心里想着没看到我在做生意呢?催什么催啊?

    其实如果不是因为他们四人现在已经没钱了的话,肖遥也不会在这个时候提出要钱的,这简直就是趁火打劫,如果被高峰知道了,别说肖遥现在只是个金丹期的修仙者,即便已经是九重高手了,也得被高峰胖揍一顿,这简直有损医德。

    看到那妇人没多说什么,肖遥立刻伸出手,搭在了那个男人的脉搏上,并且往他的体内渡入了一丝灵气,这也让那个男人变得镇定了许多。

    其实这样的病症不要说肖遥了,即便是洪飞升也能解决,灵气虽然不能治本,但是最起码的治标还是能够做到的。

    想要治本的话,还是要看肖遥,可这就有些麻烦了,肖遥等人也没打算在这里耽误太长的时间,简单凑合过去就行了。

    而且之前进了房间之后,肖遥就已经发现,不管是躺在地上的男人还是这个妇人,身上穿的都是上等的丝绸,更何况,他们现在就住在上等房,肯定不是什么穷人,之后需要什么特效药,直接花点钱去买就是了,虽然不能治本,可只要做好准备,也不会死。

    原本那个妇人对肖遥还充满了担忧,但是看到肖遥这一出手,自己丈夫就开始平静下来,她的眼神中也露出了一抹异色。

    这个年轻男人,竟然真有些手段?

    心里惊讶的,可不单单只是这个妇人,周围那些凑热闹的人,看到这一幕也都有些心惊。

    “咦?真的有效果了?”

    “不能吧!这也就是简单把个脉而已,就能治病了?”

    “废话,人家一出手就有效果,难道你看不到吗?再者说了,即便你不懂医术,不是郎中,也不该不明白这是什么病吧?”

    之前说话的男人咳嗽了一声,说道:“这个当然知道了,喘鸣嘛!”

    肖遥听到这倒是有些惊讶,喘鸣这个词,还是在内经中记载的,难道在灵武世界也有内经这样的书籍?或许也只是巧合,这个都不是什么问题。

    但凡是对喘鸣有所了解的,都知道这样的病如果得不到及时医治的话,肯定会死亡,现在那个男人既然能逐渐平静下来,和肖遥一定有莫大的关系,这也让之前还抱有轻视神情的年轻人面红耳赤,看上去有些尴尬,毕竟之前因为肖遥的年轻,那些瞧不起肖遥的话他们没少说。

    肖遥站起身,看了眼那个妇人,说道:“你丈夫的病没什么大问题了,想要得到根治的话还有些麻烦,我现在只是暂时将他的内息梳理了一下,难道你们身上就没有备什么特效药吗?”

    “谢谢您”那女人先是向肖遥道了声谢,又说道,“往日都是备药的,只是之前路上忽然将药物遗失,原本是想先找个地方住下来便如附近的药堂买药,却没想到不赶巧”

    肖遥严厉说道:“命是自己的,这可不是开玩笑的事情,当发现药物不在的时候第一时间就应该去买药,否则病人因为身上没药,即便原本不会这个时候发作,心里也会有一些心理负担。”

    “是,大人教训的是”那妇人只是抹着眼泪,不停道谢了。

    肖遥一阵头疼。

    这时候,那个男人,也缓缓睁开了眼睛,脸色由原本的苍白,恢复了一些血色。

    “阿南,你醒了?”看到自己丈夫睁开眼睛女人立刻惊喜不已。

    那男人点了点头,缓缓站起身,身体有些摇摇欲坠,等了半天才逐渐回过神。

    他看了眼肖遥,拱手作揖:“多谢恩公出手相救。”虽然之前他的病情发作,可还是有意识的,自然知道是什么人救了自己。

    肖遥笑了一声,伸出手,摊开掌心。

    看到对方脸上露出迷茫神色,肖遥一阵生气,说道:“之前就说过了,我治病是收钱的,你们不会耍赖吧?”

    武梧桐叹了口气。

    这家伙原本建立起来的高人人设,瞬间崩塌了。

    帅不过三秒啊!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