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三章 放过自己
    肖遥的剑,就是许狂歌的那把剑。

    十八两银子,不是什么灵器,更不是什么神器,可就是这把剑,斩杀无数修仙者,其中用灵器的少了?用神器的少了?

    我手持一剑,敢去诛仙!

    肖遥没有许狂歌的那一份豪气,更没有当初许狂歌的那一招一剑破万剑,可是肖遥原本就是肖遥,他从来都没有想过要去做许狂歌,更没有想过要成就一代剑仙,他只是想要握住手中的这把剑,然后斩杀掉眼前的人。

    是人也好,是妖也好,是神也好。

    皆为虚妄!

    洪飞升身体微微颤抖。

    他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双拳紧紧攥住。

    他看着肖遥,最后哈哈大笑起来。

    他从肖遥的身上还是看到了那一股剑意,熟悉的剑意。

    白衣剑仙许狂歌,人不在,剑在!

    肖遥手持长剑,已经到了火狱的面前。

    火狱终于回过神来,毕竟怎么说他也是一重高手,如果就轻易被肖遥这个金丹期的高手给镇住,这要是传出去,还不得丢死人了?

    可仔细想想,他觉得这也怨不得自己,关键就是这一瞬间肖遥体内迸发出来如滔滔长河般的剑气,实在是让他感到忌惮。

    到底是什么样的剑士,才能拥有这股剑气啊?

    这浩浩荡荡,是要将整片天地填满吗?

    火狱不知道,但是他知道,如果自己不付诸全力的话,今日的他,即便是个一重高手,恐怕也有可能死在一个金丹期修仙者的手上。

    一重高手,或许能打败二重高手,这在灵武世界这片大陆上,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的事情。

    但是金丹期的修仙者打败一重高手,就是从来都没有发生过的了。

    入了九重,方知天之浩荡,宇宙缥缈。

    九重一下,算得了什么?

    可就在短兵相接的时候,火狱手中的灵器长剑,竟然就已经应声折断了。

    他的耳边,似乎还有龙吟回荡。

    他瞪大了眼睛,瞳孔中倒映的都是那把铁剑。

    就这样的破铜烂铁,凭什么敢和自己手中的灵器硬碰硬?

    更让他感到匪夷所思的是,自己手中的灵器,还被毁掉了?

    现在的火狱也来不及肉疼,他知道现在根本就不是心疼自己灵器的时候,肖遥手中的剑在斩断了火狱手中的剑后,也没打算停下来,还是抱着那一股一往无前,朝着火狱的脖子咬去。

    好在这时候,忽然一只手搭在了火狱的肩膀上,一股庞大的牵扯力,直接将他拉出了数十米外。

    火狱转过脸,看到了张钦那张熟悉的脸。

    “谢谢了。”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火狱的上嘴唇下嘴唇都在打颤。

    没有谁比他更清楚,就在刚才那一瞬间,他和死亡到底有多么的近,起初张钦的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让他下意识觉得是小鬼来索命了。

    即便现在已经脱离了危险,他的心情依然是起伏不定的,他也在想着,如果刚才不是张钦出手的话,自己现在还能站在这里吗?是不是已经变成一具无头尸体了?反正在面对那股浩浩荡荡剑气的时候,他是真的一点底气都没有,甚至连反抗的心思都没有,他只是觉得,自己要死了。

    万幸,还活着。

    肖遥手中举着那把铁剑,看着对方,笑了一声。

    “这一剑,如何?”肖遥问道。

    他说出这番话的时候,眼神只是死死盯着那个九皇子。

    九皇子面如土色。

    他想要咒骂几句,告诉肖遥,那一剑就是个废招,一点意思都没有,而且破绽百出!

    只是,他说不出口。

    人活着,多多少少还是得要点脸的。

    之前肖遥出剑的时候,即便他站在一个非常安静的距离,可就在剑气荡漾的时候,他依然有一瞬间的慌神,如果不是张钦在他的肩膀上轻轻拍了一巴掌,他觉得那一剑都足以将自己游离在外的魂魄给搅碎了。

    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对手啊?

    他凭什么能有这样的剑气?

    之前九皇子只是觉得对方能击败自己,完全是因为修为差距,可是现在他才意识到自己错了。

    肖遥和火狱之间有修为差距吗?还是有的,只是肖遥已经站在了劣势的一方,金丹期对战一重高手,可只是简单打个照面,火狱就显些被肖遥斩杀了。虽然这也是因为火狱之前没有做好准备,肖遥的剑气也是在意料之外,可火狱输了就是输了,差点死了就是差点死了,这是不争的事实,天说下来越没用,生死面前哪有什么没准备好?哪有什么没有想到?

    一个分身,便是尸首分家,这个道理,谁都明白。

    终于,九皇子无力垂下了脑袋。

    “九皇子,我和火狱这就联手将此子诛杀!”张钦忽然说道。

    “联手吗?”九皇子念叨了一句,脸上写满了嘲笑。

    是在嘲笑张钦,也是在嘲笑自己。

    两个一重高手,要联手对付一个金丹期的修仙者?

    还要不要脸了?

    九皇子承认,不要脸的事情他干过,而且还干过不少,之前面对武梧桐的时候,他就已经将自己的不要脸发挥得淋漓尽致,但是现在让他答应下来张钦的请求太难了。

    终于,他抬起手,摆了摆手。

    “算了,让他走吧。”九皇子说道。

    “九皇子,这”

    “我说让他走!”九皇子忽然歇斯底里道。

    张钦立刻低下了脑袋。

    反正这都是九皇子的事情,既然九皇子都这么说了,他为什么还要坚持呢?要真惹怒了九皇子,简直就是自己给自己找麻烦,姜国上上下下谁不知道能文能武的九皇子是最有资格成为下一个姜国君主的事情,虽然说现在的大皇子才是太子,可这又如何?那大皇子看到九皇子,都得低下脑袋,甚至在姜国皇城中还流传着不少笑话。

    其中最有意思的就是,大皇子被九皇子用刀从青羊宫撵到了正殿,当时文武百官还在上早朝,这一幕也被天下皆知,起因竟然只是因为大皇子不小心踩死了九皇子的蟋蟀。

    第二次,大皇子和九皇子一听旁听庙堂早朝,大皇子有意想要说话,九皇子咳嗽了一声,大皇子立刻噤若寒蝉。

    这还不足以表明什么?

    谁还敢说以后姜国的君主是当今太子?

    甚至,如果不是因为现在的皇帝还在,九皇子都敢直接将大皇子给弄死,只要大皇子敢登基,恐怕第二天,就得尸首分家。

    当然了,这些事情,大家知道就好了,绝对不会有人敢乱嚼舌头。

    皇帝家的事情,哪怕只是一件芝麻大点的小事,谁敢胡说,就得被斩首,自古以来便是如此,不单单是姜国这样,大秦王朝也好,赵国也好,北麓也好,哪里不是呢?

    九皇子大口大口喘着气,胸口起伏着。

    最后,他往前走了一步,看着肖遥,目光如炬。

    “敢不敢告诉我你的名字?”九皇子问道。

    “肖遥。”

    “好!肖遥?我记住这个名字了,我一定会杀了你,亲手杀了你!”九皇子说道。

    肖遥点了点头。

    九皇子转身离去,肖遥也跳下了擂台。

    洪飞升看着那个九皇子的背影,点了点脑袋。

    等肖遥走到他的跟前,洪飞升才说道:“那小子不简单,若是以后真的成为了姜国皇帝,也是好事。”

    肖遥不置可否。

    洪飞升知道,肖遥也知道。

    若是今日,那九皇子真的让手底下两个一重高手将肖遥斩杀了,恐怕从今往后,肖遥都会成为九皇子的梦魇。

    在他的耳边,永远都会有个声音在回荡着:一个同样年轻的剑士,出身没有你尊贵,却能击败一百个你。

    他还怎么练剑?

    可是现在不一样了。

    表面上看,九皇子放了肖遥,其实也是放了自己。

    他可以继续在剑道上有所建树,因为他心怀执念,一定要超越肖遥,并且将其斩杀。

    等到斩杀时候,更是一往无前,坦坦荡荡。

    这就是九皇子的想法。

    这也是洪飞升和肖遥惊叹的地方。

    之前洪飞升也已经打算出手了,却没想到,九皇子做出了这样的决定。

    肖遥不免笑了一声:“看来,这个九皇子,还真是个难缠的对手啊!”

    “无妨。”洪飞升说道,“他就那么大,姜国这么大,你呢?灵武世界能容得下你吗?”

    肖遥没有说话,也不敢说话。

    他觉得洪飞升对自己的评价实在是太大了。

    大到他自己都不敢想,不是觉得自己做不到,而是觉得想那么多,想那么远,太累了,就简简单单去做自己现在能做到的,不好吗?

    就在他们四人打算离开的时候,身后忽然响起了一个声音。

    “站住!”

    肖遥转过身,看着白休止。

    白休止似乎还打算说些什么,却被死逢生使劲拽了回来。

    “爹,这男人不错呀!”白休止说。

    死逢生一巴掌抽在了他的脸上,目眦欲裂:“闭嘴!”

    不要说死逢生了,就是肖遥,都想哈哈大笑一声。

    这个白休止,可真是个奇葩,竟然又看上自己了?

    死逢生不急眼才怪,现在肖遥可已经是九皇子盯上的对手了,若是真的被他们死家招揽,那不是公然和九皇子叫板?

    即便是给死逢生天大的胆子,他也不敢啊!

    (第四更,依然爆发中!还有!)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