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二章 剑意松动
    洪飞升虽然不了解事情的经过,但是从现在的角度看,洪飞升觉得那个年轻剑客之前应该是激怒了肖遥。

    否则,肖遥也不至于用这样的方式想着击败对方,毕竟如此一来,等于给对方的心里和修行之路加了一道枷锁。

    若是这一次那年轻男人落败,以后再提起剑的时候,脑海中想到的第一个人,就是肖遥了。

    这特么还拿得住剑吗?

    看到肖遥同样握剑,那年轻剑客眼神也稍微波动了一下。

    他并没有像之前那样二话不说冲上去,反而用一种审视的眼神看着肖遥。

    “你也会用剑?学了多久?”

    “几个月吧。”肖遥如实说道。

    “”虽然还没有落败,但是那个年轻剑客,已经有些憋屈了。

    只是练了一年的剑,竟然就敢在自己面前拿剑?

    这特么简直就是在羞辱惹人啊!

    怎么忍?

    对于一个高手而言,并不意味着有剑就已经有了优势,说到底,还是要看自己到底擅长什么。

    打个简单的比方,一个二重高手,原本是用刀的行家,你却偏偏给他一杆方天画戟,即便是一寸长一寸强,可当这个二重高手在面对一重高手的时候却未必能赢了。

    给了武器,并不意味着就是增加了对方的实力,反而算是给对方增加了一条锁链,束缚了对方的实力。

    除非是原本便擅长。

    “你放肆!”那年轻剑客已经勃然大怒,再次朝着肖遥杀了过来,体内怒火中烧,剑招更加狂放不止,在他的眼中看到的也只有肖遥,此时的他,脑海中也只有一个想法。

    那就是,杀了他!

    肖遥倒是一副泰山崩于面而面不改色的神情,依旧安之若素。

    一个人的愤怒,确实能够改变对方身上的气势,比如在地球上就有一个新闻,某个城市某个少年愤怒不止捅死两人。

    可是对于他们修仙者而言就不是那么回事了。

    愤怒只会让自己失去本心,失去章法。

    心都乱了,脚下能不乱吗?

    一旦乱了,就等于是门户大开,给了对方一个可趁之机。

    肖遥不是什么好人,不可能先去劝阻对方冷静下来。

    既然对方现在是想要杀了肖遥,肖遥也懒得和对方继续聊天了。

    手中九歌,同样是一道剑气荡漾,便和对方手中的长剑狠狠撞击在了一起,即便此时还是白天,却也能看见两剑相撞时候溅起的一串火花。

    肖遥这一剑虽然谈不上气势汹汹,却能将那个年轻剑客直接逼退,这还不算完,毕竟肖遥原本就不是那种占了便宜就走的人。

    了解他的人才知道,这哥们一向信奉的就是趁你病要你命!

    再一剑,剑出如龙。

    剑气还在翻滚着,一瞬间狂风大作,全部被肖遥汇聚在一剑之中。

    忽然,他手中九歌高高抛向空中,伴随着一声凤鸣,尖锐划破苍穹,金色长剑瞬间粉碎变成颗颗粒粒,却又在罡风的卷动下,慢慢汇聚在一起,凝聚出一只金色凤雏。

    肖遥纵身而起,一只脚在凤雏背上轻轻一点,整个人再度腾空。

    如影随形。

    那年轻剑客此时只能抬起脑袋,定定看着肖遥,这一瞬间,他忽然觉得自己的脑子似乎都有些不好使了。

    这一刻的肖遥,如天神下凡!

    远处的柳乘风看到这一幕,一阵恍惚。

    他现在忽然明白,为什么之前洪飞升会说肖遥必胜了,从现在的气势上看,他也觉得肖遥肯定是最后的赢家。

    武梧桐也看着肖遥,她以前只知道肖遥已经有了金丹期的修为,却不知道肖遥的实力竟然能如此强大,她忍不住想着,即便现在真的不知道从哪蹦出来一个金丹期的修仙者,就一定是肖遥的对手吗?武梧桐也不知道,可是她的心里却非常看好肖遥。

    什么白衣剑士。

    什么年少轻狂。

    什么器宇轩昂。

    老子踏凤而来,不是仙,却如仙临!

    白休止也看着肖遥,这个时候的她脸上的表情看着同样有些傻愣。

    她这么些年,一直觉得,自己的男人,一定要是个盖世英雄,不说一定要成为那七八百年前的白衣剑仙,但是最起码要能力拔山河——后来白休止觉得自己的要求还是太高了,真容易嫁不出去,于是又稍微改了一下,只要能击败慕容猛虎就可以了。

    之前她觉得,那个年轻剑士是自己想要的男人。

    不过看到肖遥之后,她忽然有些傻愣了。

    那金凤,狠狠撞击在了年轻剑客的身上,对方下意识举起剑,想要反扑,却还是被撞飞了出去,这一幢,就飞了十几米,直接从擂台上掉了下去。

    就在肖遥打算补一刀的时候,两道虹光忽然在那年轻剑客的身边停了下来。

    “放肆!”

    “住手!”

    两个威武洪亮的声音,硬生生将肖遥震退。

    肖遥定了定神,冷哼了一声。

    倒是站在不远处的死逢生,看到那两人,大惊失色。

    这两个家伙,他都见过,就驻扎在百里城,防备北楚南楚。

    却没想到,这一日,这两人竟然一同赶往了百里城。

    更让他惊讶的是,这两人竟然将那个年轻剑客护在身后。

    之前死逢生就意识到,那个年轻剑客的身份可能不一般,现在这两个一重高手的出现也算是验证了他之前的想法,这也让他有一种幸免于难的感觉,能直接让两个一重高手出现,恐怕身份最起码也得是京都的皇亲国戚,亦或者是五虎军将的子嗣吧?

    那两个一重高手,并没有立刻去搭理肖遥,而是赶紧将那个年轻剑客扶了起来。

    接着,两个一重高手又一起跪了下来。

    “飞虎军张钦,叩见九皇子!”

    “地虎军火狱,叩见九皇子!”

    九皇子三个字出来,所有人都震惊了。

    不要说死逢生了,即便是那些看热闹的平头老百姓,一个个也都是心惊胆战的。

    倒是肖遥依然淡定自若。

    对他而言,即便是姜国的君主来了,就站在他的面前,也不可能给他造成什么压力,更不要说给对方下跪了,更何况现在他们已经到了姜国边境,想要走的话,也不是什么难事,毕竟现在还有一个洪飞升护着,大不了就赶紧闪人呗!等到了南楚,他们还敢直接杀进南楚?那可就是搞事情了,即便是姜国君主,也不可能为了自己的宝贝儿子下达这样的命令吧?

    当初在郦王府,肖遥不会下跪。

    现在面对什么姜国的九皇子,他更加不会下跪!

    倒是死逢生,跪的比谁都快。

    “卑职该死,有眼不识泰山。”死逢生就跪在那九皇子的面前说道。

    年轻剑客,也就是姜国的九皇子,冷哼了一声,对跪在自己面前的三人,看都没看一眼。

    他只是冷眼看着肖遥,说道:“现在,你还敢吗?”

    “敢什么?杀了你?”肖遥笑了一声,说道,“不然你试试?”

    肖遥的话说出口,让所有人脸色都变了。

    即便是武梧桐柳乘风两人,脸上的表情都有些凝重。

    毕竟这里是姜国,站在这里的还是姜国的九皇子啊!

    能这么叫板的吗?

    不过很快,这两人也都明白了过来。

    虽然肖遥平时非常温和,待物处事也都很是讲究,但是这并不意味着肖遥就是个卑微的人,相反的,不管是柳乘风还是武梧桐都知道,肖遥其实才是那个高傲到骨子里的人。

    他的高傲,是自己争取来的,是自己用一拳一脚打下来的,而不是像那个什么姜国的九皇子一样,靠别人给的。

    当初在郦王府,肖遥看见郦王不下跪的资格,也是自己用诗词征服了郦王,用实力换来的。

    他什么时候低声下气过?

    姜国九皇子,身体都在轻微发抖着。

    他是真的没想到,即便自己现在的身份已经被揭露,他也没在肖遥的脸上看到任何忌惮的神色。

    这简直就是对自己的侮辱!

    难道现在皇子的身份都这么不值钱了?

    “你找死!”那个叫火狱的家伙,手中忽然出现一剑,朝着肖遥狂奔而去。

    一瞬间迸发出来的气势,让肖遥眉头紧皱,却又发现,体内的剑意,忽然有了一些松动。

    他立刻转过脸,对着已经准备出手的洪飞升摇了摇头。

    洪飞升不明所以,却知道肖遥这是不打算让他出手,虽然心里疑惑,却也冲着肖遥点了点头,表示领悟。

    肖遥忽然再次腾空而起,之前那条金凤遁入肖遥体内。

    在肖遥的手中,却出现了一把铁剑。

    三尺长,寸寸露锋芒!

    “姜国上上下下,都喜欢用剑吗?”肖遥冷笑了一声,手中的剑却握的很紧很紧。

    他在空中看着那九皇子,继续笑着:“穿上一身白色衣衫,手中拎着一把破剑,就以为自己是白衣剑仙了?”

    “你有什么资格穿白衣?”

    “你有什么资格用剑?”

    “你不配!”

    肖遥拔剑而起,剑气滚滚翻腾,一瞬间竟然将那已经飞扑到肖遥面前的火狱被逼停。

    他呆呆看着面前肖遥,有些吃惊。

    这一瞬间他感受到的剑气,让他内心陷入波动。

    一重高手,竟然被金丹期的修仙者被逼停了?

    “这,才叫剑!”肖遥爆发出一声怒吼,双手握剑,一剑破空而来,朝着火狱。

    也朝着火狱身后的九皇子!

    (第三更,还在写!爆发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