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一章 以剑挫剑
    那年轻剑客,手持长剑,看着肖遥,眼神中却没有了之前的狂妄,反而充满了小心翼翼。

    他意识到了一个比较重要的问题。

    自己明明察觉不到对方体内所蕴含的灵气,对方却能一跃而起跳上擂台,光凭这一点,他就意识到,对方绝对不是什么简单人物了。

    甚至他的心里还有一个大胆的猜测。

    这个猜测,让他自己,都有些心惊肉跳。

    他在想,自己之所以察觉不到对方体内灵气的波动和修为,会不会是因为对方的实力在自己之上,而不是因为对方没有修仙?

    一想到这些,他就下意识打了个寒噤,然后使劲摇了摇脑袋。

    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

    即便是自己这个根骨奇佳的修仙者,想要修炼到凝丹期,都付出了不少多少汗水和泪水,更不要说这里面堆积了太多太多常人都难以想象的灵药。

    眼前这年轻,有什么资格在修为上胜过自己?

    想明白这些,他之前的压力倒是减了一些。

    台下的那些老百姓,看向擂台上两人的眼神也都充满了古怪。

    之前那个年轻剑客提出要和肖遥在擂台上决出个胜负,他们的心里也都充满了鄙夷。

    肖遥的打扮原本就是个书生模样,或许就是个普通人,压根就没什么能耐,而这个年轻剑客,却提出要和对方比武,这不是故意羞辱人吗?

    可即便是这样,他们也都没什么办法,毕竟人家的实力摆在这里。

    但是肖遥答应对方的挑战,就让很多人都感到无法理解了。

    这哥们是疯了吗?

    死逢生看着肖遥的眼神也充满了惊奇。

    他也看不出来肖遥的修为,但是他却能感觉到肖遥身上一瞬间迸发而起的势。

    特别是肖遥看着那年轻剑客的眼神,并没有半点的畏惧亦或者是谨慎,和之前一样,还是那么风轻云淡。

    好像现在所发生的一切,都不会给他造成任何心理压力。

    这样的淡定和底气,即便是死逢生,也自相形愧。

    之前那年轻剑客狂放到不行,甚至还羞辱了白休止,死逢生如此疼爱自己的宝贝女儿却没有出手,因为他也能看出来对方的修为,凝丹后期,如果真的交手,胜负难说,毕竟他也只是个凝丹期的修炼者而已。

    当然了,死逢生没有立刻出手,并不单单只是因为对方的实力不在自己之下。

    更重要的是,他有凝丹期的修为,是因为自己是百里城的城主,而且年纪已经过了四十,有这样的修为算不上什么,可是对方的年纪才多大?却已经有了凝丹期的修为,甚至还是在凝丹期的后期。

    要说这年轻剑客没有什么来头,他打死都不相信。

    那年轻剑客拔剑而起的时候,死逢生就发现对方手中的剑看着都着实不一般,最起码也是灵器,甚至有可能是上品灵器,多少两银子,怕是都买不过来。

    这样的人,能是一般人?

    正是因为心中很是忌惮,所以死逢生才没有出手,对方在明知道白休止是自己女儿的情况下还敢口出狂言,还敢如此不将自己这百里城城主放在眼里,这又意味着什么?

    想到这里,死逢生已经越发的紧张了。

    在百里城,也有一重二重高手,毕竟这里是要塞重地,只是那些人都是军旅中人,绝对不是他一个城主就能轻易调动的,他在想,自己这个时候是不是应该将那些高手喊过来镇场子了。

    他在想这些的时候,那年轻剑客已经握住剑,朝着肖遥杀了过来。

    也就是这一瞬间,那年轻剑客体内都荡漾了一股气势,所有靠近擂台的人,都连连后退了几步。

    “剑气外放?”死逢生瞳孔骤然收缩,心中泛起惊涛骇浪。

    剑客的实力毋庸置疑,只要是长了眼睛的人都能看出来。

    真正让他感到惊讶的是对方体内这一瞬间迸发出来的剑气。

    体内蕴剑气,恐怕即便是练剑几十年的老剑士,也做不到这一点,这年轻人却能做到。

    肖遥冷笑了一声,虽然心里有些吃惊,不过他还是冲了上去,直接一记涅槃拳,将对方轰退。

    在这一瞬间所迸发出来的气势,让即便是凝丹期的死逢生都不由一阵皱眉。

    身体,也下意识往后退了几步。

    这时候他才开始正视肖遥。

    尚且只是一拳之威,便能逼退剑气外放的剑客!

    这简直刷新了死逢生的认知。

    现在的年轻人,都这么不得了了吗?

    他们到底有没有考虑过自己这个中年人的感受啊……

    也就在两人动手的时候,还在客栈里的洪飞升忽然站起了身体。

    他转过身,透过窗,注视着远方。

    柳乘风好奇问道:“洪道长,怎么了?”

    “肖遥和人动手了。”洪飞升说道。

    “肖遥在和人打架?”柳乘风也是吃了一惊。

    “咱们一起去看看吧。”洪飞升笑了一声说道。

    他原本并不是个喜欢凑热闹的人,只是在肖遥和那年轻剑客动手的一瞬间,他便又发现,还有两个一重高手在朝着动手的方向前行。

    如果只是肖遥面对的那个对手,洪飞升大可放心,毕竟肖遥的实力他还是知道的,虽然不算特别强,但是最起码金丹期的修为,不是吹出来的。

    可现在既然又出现了两个一重高手,这就让他不得不严肃看待了。

    “好好好,我们一起去!”柳乘风赶紧说道。

    洪飞升犹豫了一下,也点了点头。

    之所以犹豫,还是因为柳乘风现在的身份实在是太特殊了。

    真将这家伙带着,还不知道会引来什么样的麻烦。

    可是很快洪飞升就想明白了,带着柳乘风,确实危险,但是不带着他的话,恐怕只会更加的危险。

    当下他也没有多想什么,直接拎着柳乘风便朝着城门方向跑去。

    等到了城门下,柳乘风和洪飞升两人看着还在擂台上搏斗的肖遥和那年轻剑客,一筹莫展。

    那年轻剑客的剑势,如大山崩塌,每一剑看上去都是大开大合,剑气在空中流溢,却又把控得很好。

    如果不说修为,单凭剑势的话,洪飞升敢断言,这个年轻人已经算得上是登峰造极了。

    一个年轻人能够对剑有如此之深的理解,很是罕见。

    柳乘风看不明白这些,他已经有些着急了。

    “洪道长,你快点出手啊!肖遥不是对方的对手!”

    这么想的,并不单单只是柳乘风一个人。

    很多观战的人,都是这么认为的。

    外门只能看个热闹,在他们看来,那年轻剑士的剑招如此凶猛,如猛禽猛虎,肖遥只是被动防守,这么下去的话,恐怕很快就会落败。

    那年轻剑士招招狠辣,失败的结果恐怕就是一剑穿膛了。

    听了柳乘风的话,洪飞升只是笑了一声。

    他转过脸看了眼柳乘风,正色说道:“放心吧,如果没有别人搀和,肖遥肯定不会落败。”

    柳乘风虽然有些不相信,可当下也没有多说什么。

    毕竟现在的他,都已经知道了洪飞升的身份。

    这可是洪飞升啊!洪飞升都这么说了,还能有错?

    实际上也正如肖遥说的那样,虽然现在看来,肖遥一直都是被动防守,但是却有条不紊,反观那个年轻剑客,只是在肆意挥洒着自己的剑气,毫无保留,要不了多久,体内的剑气就会被消耗殆尽,到时候就是肖遥吹响反攻号角的时候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原因,就是肖遥在感受对方的剑气。

    正如之前洪飞升说的那样,如果单凭修为的话,肖遥的实力肯定是远在那个年轻剑客之上的,可是对方对剑气的领悟和把握,却让肖遥有些惊讶,在他的体内,被打入许狂歌的一道剑意,即便是现在他也没有办法彻底掌握住那道剑意。

    他现在就是想要借助这个年轻男人的剑气唤醒体内的剑意,只是到现在,体内的那道剑意,依然还是死水一潭,让肖遥感觉不到任何活力。

    “对手还是太弱了。”肖遥心里念叨了一句。

    一开始,肖遥感觉剑意稍微松动了一下,可也只是一下而已。

    他在想,自己以后是不是还要找别的剑士过过招。

    终于,肖遥不耐烦了,开始以雷霆反击。

    一拳轰出去,再次将对方击退。

    同时肖遥手中闪过了一道金光,九歌握在手中,肖遥的气势也发生了变化。

    洪飞升微微一愣,不由笑了一声。

    “这是有多大的仇啊?”洪飞升嘀咕了一句。

    柳乘风微微一愣,问道:“洪道长,何出此言?”

    “肖遥这是打算以剑挫剑。”洪飞升现在闲着也没什么事,干脆就给柳乘风担当起了解说的任务,他伸出手点了点擂台上的两人,说道,“如果肖遥只是以修为强行碾压对方,即便对方落败,也不会造成什么影响,可现在不一样了,肖遥同样以剑。”

    “有什么区别吗?”柳乘风问道。

    洪飞升叹了口气。

    这也不怪柳乘风是个榆木脑袋,谁让这家伙不懂得武道呢?

    “打个简单的比方,你书法不错,却输给了一个诗词不错的人,你会不服气不?”

    “当然了!有本事和我在书法上见真章啊!”柳乘风说道。

    洪飞升爽朗一笑,说道:“便是如此了,若是对方明明强项是诗词,却偏偏以书法挫败你,你以后再写书法,会不会感到憋屈,压抑,难受?”

    柳乘风终于顿悟了。

    (第二更,爆发中!)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