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六十章 战且战
    在肖遥看来,感情这玩意,最重要的就是平等。

    当然了,平等并不意味着一定要门当户对,一定要郎才女貌,甚至都不需要有相同的教育程度和共同的话题,但是最起码,你得像我喜欢你一样喜欢我——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太复杂了?

    从寻常人的角度看,这个年轻剑客确实实力不凡,而且相貌堂堂,在很多女子心目中,怕都住着这么一个白衣剑客,就像七八百年前那个仗剑走天下的许狂歌一样,两万铁骑一剑破,白衣剑仙赋狂歌!哪个风度翩翩的少年不想成为那样的人呢?哪个情窦初开的少女不想遇到这样的人呢?

    从许狂歌的身上,肖遥看到了桀骜,也看到了一剑平天下的豪气,只是从这个年轻男人的身上,肖遥看到的只是一个狂放,一股天下无从容我的蔑视。

    这是好事,也不是好事。

    年轻人嘛!低调点,终归不是什么坏事。

    更让肖遥感到不理解的是,对方都已经将话说到了这个程度,白休止却依然一门心思的贴着对方,用热脸贴冷屁股这样的话,都不足以形容了,即便是同为女孩的武梧桐,看着白休止的眼神中都充满了不齿。

    当她和肖遥打算一同离开的时候,那个年轻剑客,却御剑而行,一把长剑,直接贯穿土里,竖在肖遥和武梧桐的面前。

    肖遥皱起了眉头,武梧桐则是非常直接的开口大骂:“你干什么?有病啊!”

    那年轻剑客轻笑了一声,走到跟前,也站在了武梧桐的面前,伸出手握住剑柄,将剑拔起来的时候,拖出一块块碎石烂泥。

    “姑娘,要走的话,我们一起走吧。”年轻剑客说道。

    武梧桐捂住了额头。

    她对身边的肖遥说道:“我忽然觉得,其实柳乘风也不是那么讨厌了。”

    肖遥哈哈笑了一声,如果柳乘风听到这样的话一定会喜极而泣的,只要是见到武梧桐,那家伙就跟猫见到老鼠似得。

    以武梧桐给柳乘风造成的心理阴影面积恐怕是京都大学的高材生都解不出来。

    那年轻剑客,听到武梧桐还在和站在她身边的男人窃窃私语,不免多看了肖遥两眼,心中却是一发冷笑。

    之前他也见到武梧桐身边还跟着另外一个男人,但是从开始到现在,他都没觉得这个男人会给他造成什么心理压力。

    说的简单一点,就是他压根就没将肖遥当成对手。且不说对方相貌平平,更何况他还感受不到对方身上有灵气,这也就意味着,对方都不是一个修炼者,如此一来,年轻剑客实在是想不出来一个自己应该将对方放在眼里的理由了。

    连哥最起码的修仙者都不是,还能拿出什么来和他斗呢?

    这也是他看着肖遥眼神充满轻蔑的原因。

    他没将肖遥当回事,肖遥又何曾将他当回事了呢?

    倒是边上的武梧桐已经有些沉不住气了,说道:“你可以让开了不?好狗不挡道知不知道?”

    得,灵武世界还有这句话,用在这里还真是恰到好处了。

    那年轻剑客面对白休止,那话说的要多难听就有多难听,但是面对武梧桐,脾气却是好到不行,在所有人都认为这家伙听到“好狗不挡道”这番话会大发雷霆时,对方只是付诸一笑,看向武梧桐的眼神越发的充满了玩味,大概是没见过如此不买自己账的姑娘,说起来肖遥觉得这家伙和白休止还真是绝配。

    这年轻剑客越发的不把白休止当回事,白休止就非得像狗皮膏药一样紧紧粘着对方,丝毫不顾及别人对自己的看法。

    而这个年轻剑客在面对武梧桐的时候表现出来的也是同样如此,武梧桐对他越发的厌恶,他就越纠缠不休。

    一想到这些,肖遥都忍不住笑了出来。

    在这原本就已经僵持着的情况下,肖遥如此一笑,倒是吸引了不少人的注意力。

    无数道目光,也都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你笑什么?”那年轻剑客对待武梧桐脾气好到不行,可这并不意味着他面对肖遥的时候也能风度翩翩。

    此时他看向肖遥的眼神,都充满了不满。

    肖遥咳嗽了一声,说道:“我觉得,你和白姑娘倒是挺配的。”

    年轻剑客越发的不开心了。

    倒是边上的白休止,听到肖遥这一番话,笑靥如花。

    她真想告诉肖遥,他是个非常有品位的人。

    “何出此言?”白休止还是多问了一句。

    她看着肖遥的眼神已经充满了赞赏。

    肖遥只是开怀大笑,正色说道:“你不觉得你们都贱到一起去了吗?”

    原本,白休止对肖遥还有一些好感,觉得这是个挺不错的人,可是这句话说出口,在场的人,脸色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白休止咬牙切齿,那年轻剑客更是案剑怒目:“你胡说八道什么?找死是不是?”

    肖遥只是冷哼了一声,往前走了一步,盯着对方,说道:“现在,让开,听不明白吗?”

    “我要是偏不呢?”年轻剑客同样往前进了一步,针尖对麦芒。

    一瞬间,气氛变得有些剑拔弩张了。

    赶来看热闹的老百姓,一个个都笑歪了嘴。

    他们觉得自己这一趟来的还真是值了,能看到这么痛快的戏。

    其实,在不少人的心里,都对那个年轻剑客充满了不满。

    不管怎么说,白休止也是他们城主的女儿,更是他们不少年轻男人魂牵梦绕的对象,在他们看来,谁能够让白休止一见倾心,简直就是祖坟冒青烟了。

    之前白休止愿意从城门上跳下来,并且非常大方的袒露自己的爱意,让不少人都羡慕不已。

    不过,也紧紧只是羡慕而已。

    看到之前那个年轻剑客的表现,他们连嫉妒的勇气都没有,毕竟人家的实力摆在这里,高傲一些怎么了?毕竟人家有这个能耐。

    可是后来年轻剑客的做法,却让他们很是不满。

    这个好的姑娘都倒贴于你了,你竟然还拒人以千里之外?多大的脸啊!

    虽然,他们也下意识觉得白休止的做法有些不妥,但是这丝毫不会影响他们对年轻剑客的愤懑。

    愤怒是一回事,敢不敢指着对方的鼻子骂,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即便是百里城城主死逢生手底下第一猛将慕容猛虎都不是年轻剑客的对手,即便他们愤怒又能做些什么呢?

    就在这时候,肖遥站出来了,代表着他们所有人。

    肖遥之前说出口的话,虽然将白休止也给骂了进去,但是最起码听着舒服。

    那年轻剑客看着肖遥的眼神越是愤怒,那些看热闹的百姓心里就越发的痛快。

    你不爽,老子就爽了。

    你开心了,老子就不开心了。

    就是这么个道理。

    这时候,死逢生也走了过来。

    他将白休止拉到了自己的身后。

    不管白休止之前的做法有多么的不妥,但是有一点谁也没办法否认,这是他死逢生的女儿,哪怕都不是和他一个姓。

    白休止的一言一行,也都代表着死逢生。

    他是百里城的城主,虽然在死逢生看来,面子没那么重要,可是也不能随便被人踩在脚底下不是?

    之前那个剑客如此孟浪,换做是谁,都不舒服。

    哪怕只是一个平头老百姓,听到有人这么说自己的女儿,都会不满。

    在死逢生看来,不管是那个年轻剑客,还是肖遥,都不是什么好东西。

    谁让他们都不把自己的女儿当回事呢?

    相比较于肖遥,死逢生是更加讨厌这个年轻剑客的。

    骂人,和侮辱人,其实是两码事。

    在死逢生看来,肖遥之前说的话肯定过了,可是,那个年轻剑客更过!

    “我们比试一番,如何?”那年轻剑客忽然说道。

    肖遥定了定神,问道:“比什么?”

    “哈哈,当然是比武了,难道是比吟诗作对?”那年轻剑客哈哈笑道。

    武梧桐心里想着,要是真比吟诗作对,肖遥能让你哭着回家找娘亲!

    肖遥的实力,武梧桐是知道的。

    肖遥的文采,她心里更加清楚。

    即便是北麓的王文阁,在听闻肖遥的诗篇之后,都是赞不绝口,甚至认定若是那些诗词歌赋流传个几百年,一定是千古绝句,更何况是针对普通人而言呢?

    王文阁的文采,别说姜国,整个灵武世界,能达到王文阁那样的高度,恐怕是屈指可数的。

    肖遥耸了耸肩膀:“那就比试好了。”

    其实肖遥心里也挺后悔,若是早知道知道,他肯定不会跟着武梧桐来看热闹,这简直就是给自己找麻烦。

    可是现在,都已经到了这一步,他后悔也没用。

    显然,如果他不同意年轻剑客的挑战,对方今天是不会善罢甘休的。

    战且战吧。

    说完这句话,肖遥就已经纵身而起,跳到了擂台上。

    年轻剑客看到肖遥如此痛快,心中不免有些狐疑。

    在他看来,这家伙体内连灵气的波动都没有,压根就不是什么修仙者,怎么还敢应下来呢?

    不过,现在话都已经说出口了,挑战还是他发起的,即便已经意识到了肖遥的非同一般,他也无路可退。

    想到这些,他也直接抽剑而出,飞上擂台。

    (这几天作者也在看书,充充电,山海经诗经还有一些经典,结果忘记了更新,现在开始爆发,这是第一更,写到写不动为止,算是一场爆发!)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