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九章 如此倒贴
    当那年轻男人拔剑而起的时候,慕容猛虎的脚下便已经往后退了几步。

    对方一出手,他就已经感觉到了一股杀气。

    站在台下的肖遥,肖遥眯了下眼睛,有些吃惊。

    “你说,这家伙能赢吗?”武梧桐问道。

    肖遥沉吟不决,最后说道:“大概有七成胜算。”

    “哦?”武梧桐听了肖遥的话,倒是有些吃惊,“这家伙是什么修为?”

    “凝丹后期,快要进入金丹期了。”肖遥笑了一声。

    武梧桐是真的有些吃惊了。

    这个今年只有二十三岁的年轻人,现在竟然就已经有了凝丹后期的修为。

    台上,那年轻男人手持三尺气概,将咄咄逼人这四个字发挥到了淋漓尽致。

    慕容猛虎的动作原本就足够缓慢,却已经被对方划破了衣服,身上还出现了几个血淋淋的伤口。

    此时的慕容猛虎,似乎也愤怒了。

    这也是非常正常了,即便是泥人也有三分火气不是?更何况这还是百里城第一猛将呢?

    他伸出手,握成拳,一拳头砸在了对方的剑刃上。

    一拳后,他的身体往后退了好几步,脚下的擂台,摊倒了一大片。

    那年轻男人,虽然也往后退了两步,脸上的表情却没有任何变化,在冷笑了一声之后,再次持剑朝着那慕容猛虎冲了过去。

    手中剑刃翻滚出现无数个剑花,最后剑花全部归于本剑之中,这一剑便是奔着封喉而去。

    肖遥眉头微微一皱。

    原本只是一场比武招亲而已,有必要直接杀人吗?

    而且,肖遥觉得,这个年轻人对死逢生的女儿,似乎也没什么兴趣。

    如果真的是想要去泡城主女儿的,这个时候又怎么还会对百里城城主手底下第一猛将痛下杀手呢?

    即便他真的击败了慕容猛虎,杀了慕容猛虎,恐怕也会激怒死逢生,到时候不要说能不能取走死逢生的女儿了,能不能活着离开百里城其实也是一件挺难说的事情。

    那个年轻人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肖遥不知道,他也不是很好奇,反正这都是人家的事情。

    慕容猛虎终于回过神来,赶紧往后再次退了几步,并且两只手伸出,直接抓住了朝着他喉咙奔来的剑刃。

    口中,发出了一声如同猛兽般的怒吼后,慕容猛虎体内罡气疯狂运转,再次一拳狠狠咋了出去。

    在他和那年轻男人之间,亮起一道虹光,虹光将年轻男人逼退。

    慕容猛虎拖着庞大如象的身躯,连连往前踏出了几步,猛地迈开腿,一脚朝着那年轻男人踹了过去。

    年轻男人虽然已经及时将剑刃挡在了胸口,却还是被这一脚踹飞了出去。

    虽然他的修为原本占着优势,可是如果非得用蛮力的话,那个叫慕容猛虎的家伙也是一点都不差,原本就是外家入修炼路,恐怕是生下来的时候,膂力比起普通成年人就得大不少了。

    当然了,这么多,也是有些夸张了。

    那年轻男人躺在地上,身体往后拉开了一段距离,接着剑刃撑着身体爬了起来。

    他咧开嘴笑了一声,目灌刀锋,盯着慕容猛虎,笑着说道:“不错不错,还是有些实力的,这还差不多,要是你一点能耐都没有,我连杀你的心思都没有了。”

    短短一句话,却将自己的桀骜表现了出来。

    年少如何不轻狂?

    更何况,在这个年纪能有这样的修为,他也有骄傲的资本!

    “好了,你已经过关了!”那个死逢生赶紧说道。

    他能察觉到那个年轻人的修为,也知道自己手底下的慕容猛虎绝对不是对方的对手。

    年轻男人抬起脑袋,看了眼站在城墙上的死逢生,说道:“我一出手,便是不死不休。”

    说完这番话,他再次朝着慕容猛虎杀了过来。

    简直就是奔着砸场子来的嘛!

    肖遥也忍不住笑了出来。

    恐怕即便是死逢生,也没想到一个比武招亲竟然还能给自己招惹这样的麻烦。

    年轻男人的速度越来越快,开始以轻巧取胜。

    每一剑,都拉起了一道道残影,让慕容猛虎有一种眼花缭乱的感觉。

    在年轻男人淋漓剑式的压迫下,慕容猛虎越慌越乱。

    之前用蛮力建立起来的一点优势此时已经瞬间消失了。

    死逢生这个时候也有些着急了。

    就在他打算出手的时候,在他的身后,忽然出现了一个穿着米黄色长裙的女孩。

    那女孩长发如墨,仅用一条红色发带随意扎了一圈,两鬓青丝温婉,身材虽然谈不上丰腴,可能称得上是妙曼。

    她眯着眼睛看着那个年轻剑士,笑了一声。

    “实力还算不错。”那女孩说道。

    说完这句话,那女孩忽然从身后侍卫手中抢过佩剑,便从城墙上一跃而下。

    剑气如伞,牵扯着身体,挡在了那年轻男人的面前。

    年轻男人也停了下来,看着眼前的女孩。

    “你是谁?”年轻男人问道。

    “白休止。”女孩说道。

    “白休止?不认识,这里有你什么事情?”年轻男人没好气道,“没事的话,赶紧滚走!”

    “这就是我的女儿,你休得放肆!”死逢生怒不可遏道。

    年轻男人有些诧异,笑了一声,说道:“你姓白?你爹没意见吗?”

    “”白休止哼了一声,说道,“他的姓太难听了,我不喜欢,所以跟我娘姓,不可以吗?”

    “可以,可以,不过,这百里城的女儿,长得也一般嘛!”那年轻男人说话的语气倒是有些放肆了。

    此时不少人都开始怒目相向。

    只要是见过白休止的人,都没办法昧着良心说白休止长得不好看。

    “就是,这姑娘长得还不错啊!”武梧桐也在下面说道。

    武梧桐原本就是一个眼界很高的人,能让她说出一句夸赞人的话,着实不容易了。

    那个年轻男人似乎听到了武梧桐的话,直接转过脸,笑了一声,说道:“你长得比她好看多了。”

    “”武梧桐缩了下脖子。

    这是躺着也中枪啊!

    肖遥也是哭笑不得。

    说话的时候,那个年轻男人竟然还朝着武梧桐和肖遥的方向走了过来。

    “姑娘,不如你也来一场比武招亲啊,只要我能打败你,你就嫁给我,如何?看得出来你也是个修仙者嘛!”年轻男人说道。

    这下,武梧桐是彻底发火了。

    她可是武梧桐啊!竟然能被一个年轻人如此轻浮?

    这要是传出去,自己还混不混了?

    “滚一边去,也不撒泡尿照照镜子。”武梧桐没好气道。

    那年轻男人脸上的笑容一瞬间也凝固了。

    不少人都冲着武梧桐投来了赞许的眼神。

    却不料,第一个反驳武梧桐的,竟然是白休止。

    “不准你这么骂我夫君!”

    武梧桐的眼珠子差点没掉出来。

    即便是肖遥,嘴角也狠狠抽了一下。

    这个白休止,莫不是脑子坏了吧?

    这个年轻男人之前态度如此嚣张跋扈,也不将白休止放在眼里,即便是说出口的话,都充满了嘲讽。

    之前还说白休止长得不好看呢,这个白休止要不是脑子坏了,怎么会不生气,还说这是她的夫君呢?

    “你胡说八道什么,我什么时候是你的夫君了?”年轻男人也怒了。

    “你赢了比武招亲,自然是我的夫君了。”白休止笑嘻嘻说道。

    “有病,我对你不感兴趣!”年轻男人哼了一声,又看着武梧桐,说道,“不过,我对你倒是挺有兴趣的。”

    “我对你没兴趣!”武梧桐骂道。

    忽然,那白休止,竟然拔剑而起,朝着武梧桐冲了过来。

    年轻男人眉头一皱,直接用身体将空中的白休止撞退了出去。

    “你干什么?”年轻男人皱着眉头说道。

    “你不是觉得这姑娘长得好看吗?我杀了她,你的眼睛是不是只有我了?”白休止笑着问道。

    肖遥都忍不住打了个寒噤。

    以前他觉得,武梧桐更应该算是那种脑子特别不好使的,现在看来,还真不是那么回事。

    这站在擂台上的一男一女,脑子比武梧桐还不正常!

    这才只是见了一面而已,白休止就能对这个持剑男人一见倾心了?

    未免也太随意了吧?有这么恨嫁吗?

    站在城头上的死逢生这个时候也沉不住气了,骂道:“白休止,你给我滚回来!”

    “我不!”白休止说道,“死逢生,你不是天天都催着我嫁人吗?我现在见到不错的男人,也想嫁出去了,怎么了,你还不愿意了?”

    一时间,死逢生无言以对了。

    说来也是,这么多年都是他催着白休止赶紧嫁出去,只是白休止的要求太高了,才一直耽搁着,若是寻常人家的姑娘,哪有过了十八还没嫁人的?这要传出去了,当爹的都会觉得没面子。

    可他即便真的希望白休止嫁人,也不能这么跌面子啊!

    那年轻男人原本的态度就已经让死逢生觉得浑身上下的不舒服了,白休止竟然还一心想要倒贴,这让他这个城主还有什么面子?

    他沉不住气,也从墙头上一跃而下。

    肖遥在想,这父女两人是不是都有蹦极的爱好。

    咋不摔死你们呢?

    肖遥伸出手拉了拉武梧桐的胳膊,小声数道:“热闹看完了,咱们该走了。”

    武梧桐想了想,也点了点头。

    她也知道,如果继续待下去,不知道还会出现什么样的意外,现在他们的身份都比较特殊,真出了意外,恐怕就会暴露肖遥的实力了。

    所以,还是赶紧离开的好。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