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四章 救出柳乘风
    点燃粮仓,吸引兵力,这也是肖遥之前计划中的一部分。

    差不多只有一炷香的时间,在北面就已经被燃起了一场大火。

    五里路对于寻常人而言虽然不短,但是对于武梧桐而言,只是一小会的距离,怎么说武梧桐现在也是筑基后期的修炼者了,这些这么简单的事情还是没什么问题的。

    之前肖遥提出这个计划,武梧桐和洪飞升都觉得肖遥有些多此一举,毕竟那五十人根本就不可能引开,而且即便他们留在这里,也不会给他们造成太大的障碍。

    后来听了肖遥的解释,他们才算是恍然大悟。

    其实,点燃粮仓的目的,压根就不是要引走现在站岗的五十个守卫,真正的目的是要让剩下的人去救火,那些人才是真正的大部队,如此一来,便是直接拉开了他们和大部队之间的距离,这样等他们得手之后,想要脱身也会简单很多。

    还有一点就是点燃粮仓,整个孤云镇都会陷入混乱,即便是老百姓也会去前往救火,毕竟粮仓里还有他们储备的粮食。

    虽然这么干,肖遥觉得有些对不起那些老百姓,可当下也没有别的更好的办法了,孤云镇越发的混乱他们想要趁乱离开的可能性也就越大。再说了,一个粮仓也不会给孤云镇造成什么麻烦,毕竟在孤云镇,有五个储备粮仓,就是为了应付这样的意外。

    等到粮仓那边着了火之后,肖遥就已经朝着天牢冲了过去。

    杀人的事情,洪飞升肯定不愿意做,那就只能是肖遥做了。

    眨眼间,便斩杀天牢门口的五个守卫。

    剩下的人也都歇斯底里的吼了起来。

    若是平时他们的声音一定会引来一大群人,只是现在整个孤云镇都在忙着救火,声音嘈杂,他们的声音反而很快就被掩了下来。

    洪飞升站在原地,看着肖遥叹了口气,心里想着,这算不算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他的任务,自然不是跟着肖遥去劫天牢。

    之前根据肖遥手上收集来的资料,在孤云镇,还有一个一重高手,两个金丹期的高手。

    这三个家伙,虽然肖遥能够对付金丹期的,但是两个金丹期的还有一个一重高手,就肯定不是肖遥能够对付的了,洪飞升的任务则是负责拦截对方,不管是杀人也好,不杀人也好,只要能拦下来,给肖遥足够的时间,就够了。

    几乎就在肖遥出手的时候,已经有三道虹光朝着天牢的方向冲了过来。

    洪飞升当下几乎没有半点犹豫,也赶紧朝着那三道虹光撞了过去。

    在肖遥出手的时候,其实自身修为就已经暴露了,那两个金丹期和那个一重高手也一定是第一时间就发现了肖遥的存在,所以才这么快赶过来,正是因为考虑到了第一点,洪飞升才会一直站在不远处,就等着这个时候的到来。

    等到洪飞升出手的时候,那三个家伙直接被洪飞升一拳砸飞几百米。

    他们的实力,在洪飞升的面前压根就看不上眼。

    别的不说,以洪飞升的实力,想要直接斩杀了他们三个,一招就够了。

    不过洪飞升这一次来又不是为了杀人,只是为了救走柳乘风而已,只要给肖遥足够的时间就可以了,这对于洪飞升而言反而难一些,他实在是不敢保证自己会不会一巴掌将对手给活活拍死了,这就跟一个普通人和蚂蚁打架差不多,要将蚂蚁赶走,还不能弄死它们

    这么说,其实一点都不过分。

    肖遥进入天牢之后,就抱着速战速决的想法,看守天牢的那些人,绝大部分都是普通人,稍微有点能耐的无非也就是在筑基期,以他们的实力,想要找肖遥的麻烦,压根就是不可能的。

    在第二次进入灵武世界后,肖遥忽然明白了一件事情。

    第一次来到灵武世界,他运气不错,见到了庞一二,然而以庞一二灵海境界的实力,却只能躲在大山里,断刃崖下面,当时肖遥还有些没办法理解,可是现在,完全能够领悟了,灵海境界也只不过就是凝丹期的修为,这样的能耐,如果真的暴露在阳光下,随时都有可能会被别人直接弄死,想想就是一件非常危险的事情,自然而然的,庞一二只能选择躲在山里了。

    以雷霆之势,肖遥迅速斩杀十几个守卫,剩下的那些人,也只敢远远观望着,根本不敢冲上来了,谁也不愿意成为肖遥手底下的亡魂啊!

    虽然他们的职责就是要守卫天牢,可他们也不愿意将自己的小命交代在这里。

    肖遥往前走着,他们也只能往后退着,虽然不敢冲上来,却时时刻刻对肖遥形成了一个包围圈。

    肖遥站住了身体,那些人也都停了下来。

    “柳乘风在哪?”肖遥问道。

    肖遥也不知道天牢里到底关押了多少犯人,不过面积还是挺大的,更何况柳乘风还不是什么修仙者,即便想要想要捕捉对方的气机,也不可能。

    看到一阵沉默,肖遥忽然伸出手,再次宰杀一人。

    “柳乘风在哪?”肖遥再次厉声问道。

    肖遥这一喝,不少人都被肖遥吓得有些腿软了。

    他们是真的不愿意面对这样的对手。

    打的话肯定打不过,但是现在如果临阵脱逃,事后报上去,恐怕他们也都是死刑。

    “在,在右边,最后一间牢房”一个男人小声说道。

    肖遥笑了一声,看了他一眼,点了点头:“谢谢。”

    “李泉,你找死,敢通敌?”一个年纪大点的男人怒不可遏。

    之前和肖遥交谈的那个年轻人立刻就被吓坏了,直接腿一软躺在了地上。

    肖遥冷哼了一声,直接伸出手,冲到那个中年男人面前,一拳砸在对方的胸口上。

    那男人倒飞了出去,狠狠摔在了地上,再也没有站起来,肖遥那一拳,直接将对方的胸骨都给轰碎了。

    活的希望,一点都没有。

    “现在还有谁要说?”肖遥冷笑着说道。

    剩下的那些人,越发的胆战心惊。

    这个家伙简直就是个恶魔啊!一言不合就杀人

    肖遥又转过脸看着那个年轻男人,笑着问道:“要不,我直接将这些人全部弄死算了。”

    这句话不单单吓到了活着的那些人,即便是那个年轻人也被肖遥给吓坏了。

    他赶紧使劲摆着手表示不需要。

    肖遥耸了耸肩膀:“那就随你了。”

    反正肖遥话都已经说了,是对方自己不需要的。

    剩下的那些人,也都用一种赶紧的眼神看着那个年轻人,年轻人松了口气,在他看来,这些人这么感激自己,即便等这件事情过去了,应该也不会向上面告状。

    如果肖遥知道他现在的想法一定会感到哭笑不得。

    他觉得这个家伙简直愚蠢到了极点。

    现在是现在,肖遥还站在这里,对这些人造成了足够的威慑力,他们自然不敢乱嚼舌头,但是等之后肖遥离开,他几乎可以肯定,这个叫李泉的年轻人是必死无疑的。

    自己将柳乘风从天牢带走,他们都有责任,想要逃避责任,就必须退出去一个罪名更大的家伙做替罪羊。

    到时候他们完全可以统一口径,自己等人在苦苦奋战,反而是李泉通敌,这才造成犯人被劫走的结果。

    只是这些事情,肖遥都能明白,然而李泉这个当事人却想不明白,对此肖遥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好了,人啊,太年轻真的不是什么好事,想的太少了,早晚要被人吃的连骨头渣都不剩。

    等找到了柳乘风,那小子已经奄奄一息了,随时都有可能一命呜呼。

    肖遥一脚踹开地牢的大门,将他从水里拽了出来,同时断开他身上的镣铐。

    柳乘风半眯着眼睛,看清了肖遥的模样,当下便被吓了一跳。

    “你你怎么在这?难道你也被抓起来了?”

    “别这么说,不知道的人还以为我和你一样二百五呢。”肖遥哈哈笑了笑,又往柳乘风的嘴里塞了一颗丹药。

    现在柳乘风的情况也是肖遥之前就猜到的,丹药就是白天炼制的,就是为了暂时先保住柳乘风的命,之后这小子到底能不能活着,完全靠他的运气了。

    拎着柳乘风,走出天牢,洪飞升和武梧桐都已经在门口等着他了。

    “那三个家伙呢?”肖遥问道。

    洪飞升笑了一声,说道:“被我打晕了,都没死。”

    肖遥松了口气。

    如此一来,又让肖遥倍感轻松。

    如果那三个人穷追不舍的话,他们想要直接逃离,还真有些麻烦,既然晕过去了,反而简单了很多,肖遥也不需要过分隐匿自己的气机,即便自己可以,洪飞升可以,武梧桐却有些难,想要立刻学会隐匿修为的法子,真不简单,今天白天洪飞升就教了很久,武梧桐这个榆木脑袋就是学不会,把洪飞升都给气坏了。

    他当即表示,自己长这么大,武梧桐绝对是自己见过最笨的一个修仙者,听到这样的话,武梧桐也是面红耳赤,只能说她在这方面没有什么天赋,仔细想想其实肖遥和洪飞升也都挺惊讶的,就武梧桐这样的资质,还能修炼到现在这样的修为,可以想象得到,这姑娘以前到底是吃了多少苦。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