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五十二章 准备劫天牢
    孤云镇原本就是位于姜国东南的一个小镇,之所以闻名,一方面是因为临近青城山,另一方面则是因为这里是姜国死刑囚犯的刑场。

    其实原本姜国的君主也没打算那么麻烦,原本的刑场就是在全国各地,否则一个死刑犯还专门千里迢迢运往孤云镇未免也太过于繁琐和麻烦了,只是当初在战乱之后,新主上位后立刻大刀阔斧清理庙堂旧臣,说的简单点就是将和自己不是一条心的人全部踹下船去,其实这是一件非常正常的事情,谈不上什么对与错。

    即便是新皇帝上位,也要将自己亲爹当初扶起来的那些大臣狠狠作弄一番,老皇帝之所以不干,就是将这些事情留给新皇帝的。

    当初是在皇城外,坑杀三千多人,全部都是株连九族的大臣,即便是一些丫鬟奴才也都没有放过,后来导致皇城怨气太重,影响了皇城内的灵气和龙气,最后还是青城山的一个道长出手,平了元气,之后那新皇帝也就打定了主意,将所有的死刑犯拉倒孤云镇来行刑,理由也很简单,因为孤云镇距离青城山很近,就在山脚下,这样即便有什么怨气,也被青城山的正气化解镇住了。

    原本这件事情和肖遥也没什么关系,毕竟灵武世界每天都在死人。

    只是听到那个死刑犯的名字,让肖遥有些沉不住气了。

    其实即便没听到名字,只是听闻这些事迹,肖遥和武梧桐基本上也都猜到对方到底是什么人了。

    之前从北麓来姜国时候途中遇到的柳乘风。

    除了他之外,恐怕也没有第二个家伙,能像他这样这么缺心眼了。

    原本,肖遥和武梧桐就都觉得柳乘风的想法有些异想天开,只是当时并没有说的太直白,毕竟年轻人嘛,还是要给一点信心,给一点勇气的,可是他们谁也没想到柳乘风那个家伙能缺心眼缺到这个地步,敢当着人家的面指着鼻子骂,怎么说这里也是姜国啊!在姜国的地盘上骂人家姜国的国主,这不是脑袋被门夹了吗?

    这里是在姜国,柳乘风那个北麓城主儿子的身份在这里可是一点用都没有的。

    “就知道那个家伙是个缺心眼,哎,肖遥,我当时就这么和你说了,你还不相信我呢!”武梧桐听到柳乘风的名字之后便转过脸对肖遥说道。

    肖遥揉了揉鼻子,小声说道:“你那个时候指的可不是这件事情。”

    “反正都差不多,都是缺心眼的事情!”武梧桐说道。

    其实武梧桐也不是真的特别讨厌柳乘风,在她看来,那个家伙虽然有些缺心眼,有些烦人,但是看着应该也不是什么坏人。

    不过,武梧桐似乎已经猜到了肖遥的心中所想,说道:“咱们先说好了啊,虽然你和那个柳乘风之间相谈甚欢,但是现在他可都已经是死刑犯了。”

    肖遥点了点头,喝了口茶:“我知道。”喝下茶水之后,肖遥就忍不住砸了咂嘴,这茶摊上的茶水味道可真是一般,也是青城山脚下的野茶,只是不管是从茶的种类还是存放的时间亦或者是采茶的季节,都只能算是下下等,和肖遥之前在青城山上喝的茶,完全就是云壤之别。

    好在肖遥也不是那种多么挑剔的人,他对喝茶虽然略懂一下,但是兴趣并不是很大,在他看来,茶水这种东西只要能够解渴就行了,不管是对茶水有多么的挑剔,等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尿也喝得下去。

    洪飞升只是笑眯眯看着肖遥和武梧桐,也不着急说话。

    武梧桐又继续说道:“就然你没什么别的想法,那我们就抓紧时间离开吧。”

    肖遥摇了摇头。

    “你不会真的打算就他吧?”武梧桐简直都有些抓狂了。

    肖遥点了点头。

    武梧桐叹了口气。

    她真是不明白肖遥这个家伙的脑子里一天到晚想得到底都是些什么了,要说到小心,武梧桐觉得肖遥应该是自己见过做事情最为小心的人了,可是现在这样的情况下,他偏偏又做出了这么不理智的选择,去劫法场?那可是死刑犯啊!且不要说他们到底能不能得手,即便得手了又能如何?能活着离开孤云镇吗?

    似乎看出了武梧桐心里的郁闷,肖遥笑着说道:“没事的,咱们这边还有一个高手呢。”

    洪飞升揉了揉鼻子,无奈说道:“我也没想到你们这一下山就打算给我惹麻烦。”

    “这么点小事情对你而言也算是麻烦?”肖遥一番话立刻将洪飞升给高高捧了起来。

    洪飞升又不是三岁小孩了,根本不吃肖遥这一套,立刻重重点了点头,顺便喝了口茶水,说道:“算。”

    肖遥讪讪笑道:“没什么问题的吧?”

    洪飞升想了想,说道:“要真说起来,确实没什么太大的问题。”

    武梧桐不知道肖遥为什么要这么做,但是洪飞升却能猜到一些。

    毕竟那个叫柳乘风的家伙,来到姜国的出发到达点原本就是为了肖龙象,不管是对是错,也不管他这么做是不是有些傻缺,可光凭借这一点,恐怕就能让肖遥对他升起无限好感。

    他猜到肖遥和肖龙象之间的关系,所以才能够理解,武梧桐对这些就不是很清楚了,现在有些想不明白其实也都是非常正常的。

    如果洪飞升不知道肖遥和肖龙象之间的关系,可能也会劝阻肖遥不要多管闲事,毕竟他们的目的是前往桃花岛,在路上节外生枝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当然了,最终的决定权也还是在肖遥的身上。

    在洪飞升看来,肖遥愿意前往桃花岛,还是看在了他的面子上,完全是为了帮着他泡妞。

    肖遥都为了自己做出这么大的牺牲了,即便真的惹出来什么麻烦,洪飞升觉得自己也没有撒手不管的道理。

    肖遥将茶碗重重放下,站起身,说道:“那我们现在就该筹备筹备了。”

    洪飞升笑着说道:“不是听说了吗?是明日问斩,咱们不需要着急的。”

    “那也得现在孤云镇找个地方住下来啊。”肖遥笑着说道。

    洪飞升想了想,点了点头,三人一起进了孤云镇,随便找了一家有些简陋的客栈,暂且入住。

    孤云镇原本的面积就没有很大,想要找到一家环境优雅地段不错的客栈,实在是太难了,即便是这样,他们还得多花个几两银子,才能住下,毕竟这段时间秋高气爽,前往青城山的香客络绎不绝,这里就是最好的歇脚地方,稍微休整片刻,便能继续前往青城山,这要是不休息一夜直接爬山恐怕都能累死在半道上。

    其实这个问题肖遥也问过洪飞升,意思就是他们青城山干嘛非得弄这么长的台阶,洪飞升对此只能表示,山的高度就那样,总不能每天安排一群修为不错的弟子在山下抱着香客们飞上去吧?说出去也不合适啊!

    等住下来之后,肖遥便出了门,也没和武梧桐以及洪飞升说自己出去的目的,洪飞升和武梧桐倒也没多问什么。

    等到肖遥重新回来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了。

    出去将近四个时辰。

    等回到了房间里,肖遥立刻取出了笔墨纸砚,现在用的笔墨纸砚还是上次和武梧桐一起买的,但是买了不少,一直用到了现在,没想到现在还能派上用场。

    看到肖遥趴在桌子上,拿着毛笔在纸张上写写画画,洪飞升和武梧桐也都有些好奇了。

    两人凑到跟前,看着肖遥,像是在画着什么地图。

    其中就属武梧桐的好奇心最重,立刻问道:“这个画的是什么啊?”

    “刑场地图。”肖遥说道,“之前已经弄清楚了刑场的地点还有时间,这里就是构造图,还有就是,刑场上大概有一个一重高手,两个金丹期的高手,这对我们而言也没什么问题,所以想要劫法场,难度并不是很大。”

    武梧桐瞪大了眼睛看着肖遥,问道:“你出去这么长时间就是为了这件事情啊?”

    肖遥点了点头。

    武梧桐扶着额头,苦笑着问道:“至于吗?”

    肖遥笑着说道:“在我看来,还是非常至于的,毕竟知彼知己,才能百战不殆。”

    洪飞升冲着肖遥竖起了大拇指:“这个说没毛病!”

    肖遥差点没忍住,对洪飞升说一句老铁扎心了。

    “只是如此一来,我们还会受到三千官兵的围追堵截,所以,比较麻烦了。”接下来肖遥又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这个无奈,三千官兵而已,咱们还是能够对付的。”武梧桐说道。

    肖遥看了眼洪飞升,笑着说道:“洪道长能够将我们阻住那些人就非常不错了,不可能帮我们妄造杀孽的。”

    武梧桐转过脸看了眼洪飞升,洪飞升满脸严肃点了点头,他也是用这样的方式告诉武梧桐,肖遥说的不错。

    “所以,我们今天晚上就行动。”肖遥将毛笔撂下,说道,“咱们直接劫天牢!”

    武梧桐愕然道:“难道这样简单一些?”

    “如果速度够快的话,不会引起那些官兵的注意,而且到了晚上,周围防备都会松懈一些,咱们只要速度足够快,想要在段时间内离开并且不被发现,并不是很难,这一点,我相信洪道长就能够做到了。”

    洪飞升眯着眼睛,说道:“只要不乱杀人,就行。”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