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九章 你也不错
    青城山掌教,等走到洪飞升跟前后,眼神却是先落到了肖遥的身上。

    看到肖遥之后,他脸上的神情就有些古怪,问道:“和龙族有关系?身上有龙族的气息,而且,似乎和七百多年前的剑仙许狂歌也有些关系吧?似乎还有一股许狂歌的剑气。”

    掌教这番话说完,还真是把肖遥给吓了一跳。

    他感觉自己站在掌教的面前,就跟个透明人似得,浑身上下都没有什么秘密,这对于肖遥而言简直就是一种折磨。

    他原本就是一个非常小心谨慎的人,现在来到了灵武世界之后,更是将自己保护的很好。

    即便是武梧桐和他相处了这么久,肖遥身上的秘密,她知道的也没有多少,唯一知道的那些,还是肖遥自己愿意透露的。

    然而,站在掌教的面前,肖遥和洪飞升谁都没有多说什么,掌教却已经看出来了一些,可见掌教的实力即便不如洪飞升,恐怕也差不了太多,肖遥隐藏在心底的秘密,对方都能看出来,光是这一点,就可见一斑了,即便是普通的高手,能看出肖遥隐藏起来的修为就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事情了,对方竟然不单单能看出自己体内的龙气,还能感觉到许狂歌的剑气。

    这简直恐怖如斯!

    看到肖遥脸上诧异的神色,掌教笑了一声,说道:“别紧张,我保证我不和别人说,而且,我能看出来,不代表别人也能看出来,最起码我这个小师弟,就看不出来。”

    洪飞升看着肖遥的眼神也有些复杂。

    “你的龙气,我倒是知道,但是真没想到你和许狂歌还有一些瓜葛,这么一说的话,倒是能说得过去了,否则你也不可能认识徐素冠的。”洪飞升说道。

    肖遥尴尬笑了一声,说道:“这不是因为你也没问吗?你问的话,我肯定就说了。”

    洪飞升没好气道:“我才懒得问。”

    不过,对于肖遥刚才说出口的话,洪飞升还是非常相信的。

    其实他对肖遥还是非常感兴趣的,不单单是因为肖遥和小和尚徐素冠关系不错,还有一点,则是因为他知道肖遥和肖龙象之间关系不一般,否则的家,一般人来到青城山不要说得到他的庇护了,能不能见到他,都是未知数,他在青城山其实是很少露面的,青城山的弟子都知道,洪飞升是掌教的六师弟,但是真正见过洪飞升的人,根本没有几个。这么多年,洪飞升下山的次数都是屈指可数的。

    也正是因为如此,洪飞升在青城山,才是一个非常神秘的存在。

    即便是很少露面的掌教,露面的次数比起洪飞升都要高上不少。

    “大师兄,这两位想要在青城山暂时住下,这也是我之前就答应了的,不过还是得请示一下您的意见。”洪飞升看着掌教说道。

    掌教点了点头:“你做主就行了,反正青城山早晚都是你的,等我死了,你不想当这个掌教都不行了。”

    洪飞升一听这话,顿时头疼,嬉皮笑脸道:“大师兄,您可千万别这么说啊,你还得继续突破巅峰呢,等到时候,你还要飞升,这也是几百年后的事情了。”

    “少扯淡,我自己能活多久,我不知道?”掌教没好气道,“做多也就七八年了。”

    洪飞升脸上的表情看着都有些凝固了。

    掌教摆了摆手,笑眯眯说道:“别想那么多,反正还有几年的时间呢,再说了,生与死,有什么在意的呢?虽然我也想要飞升,但是从现在看来,我想要进入仙门已经是不可能的了,你才是最有希望的那个,你越是不在意,反而走起来越发的轻松,人啊,往往就是这样,越在意什么,就越难得到什么。“

    肖遥忽然觉得,掌教说的还是很有道理的。

    这话里就非常有禅机啊!

    反正现在的肖遥可能还没有办法去彻底的理解这句话,毕竟他的年纪摆在这里,人生阅历也摆在这里,想要现在就理解透彻,实在是太难了。

    “大师兄,那我就先走了。”洪飞升深吸了口气说道。

    “嗯,去吧。”掌教点了点头,眯着眼睛看着洪飞升,就在洪飞升转身的时候,他忽然又再次开口,把他叫住,问道,“你这一次下山,可有收获?”

    “还是没见到。”洪飞升笑了一声说道。

    “罢了,没见到就没见到吧,之前说的话,还得放在心上,不要太过于去在意,抓得越紧,就越容易溜走。”掌教说道。

    听到掌教这句话,洪飞升立刻翻了个白眼,没好气道:“大师兄,别人要是这么说的话,或许我还能听一听,但是你这么说,我肯定一个字都不会听的,你个活了几百年的人,都没成亲,连个相好的都没有,还好意思跟我讨论儿女情长呢?”

    看到掌教吹胡子瞪眼,洪飞升赶紧拽着肖遥和武梧桐逃之夭夭。

    “混小子!”掌教骂了一句,又咧开嘴笑了起来,轻声说道,“说的也是,我都没拿起过,又怎么去劝解别人放下呢”

    说完,摇了摇脑袋,又走回了之前那个男人的身边。

    旁人很少知道,站在掌教面前的中年男人,是姜国当朝一品丞相,然而之前被掌教如此冷落,却也不急不躁

    走出大殿之后,武梧桐立刻忍不住心里的好奇,问道:“洪道长,你之前下山,是为了儿女情长吗?”

    洪飞升看了她一眼,没好气道:“大人的事情,小孩子别问那么多。”

    “哈哈,你是不好意思说吧!”武梧桐哈哈笑道。

    跟洪飞升简单接触了一会之后,她就会发现,其实这个男人压根就没有之前自己想的那么复杂,还是非常好说话的,所以和洪飞升说话的时候,也完全没有了之前的那种窘迫,反而放开了许多。

    好在洪飞升也不是那种在意这些人的人,听了武梧桐的话,心里只是有些郁闷。

    “我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其实我这个人,脸皮还是挺厚的。”洪飞升说道。

    这下不要说武梧桐了,即便是肖遥,都忍不住乐呵道:“还真是看不出来。”

    洪飞升越发的憋屈了。

    “你之前到底是去找谁的呀?”武梧桐问道。

    “一个女人。”洪飞升简单说道。

    “你喜欢她?”武梧桐瞪大了眼睛看着洪飞升问道。

    洪飞升脸上神色略显古怪,问道:“难道我不该有喜欢的人吗?”

    “我只是有些难以接受啊,毕竟你在我的心目中那简直就是神仙一般的人,作为一个神仙怎么还能有七情六欲呢?”武梧桐认真说道。

    洪飞升没忍住,笑了出来。

    武梧桐抓了抓头发,问道:“难道我说的不对吗?”

    “当然不对了。”洪飞升说道,“虽然我还没有成仙,但是我觉得,即便是神仙,也还是有七情六欲的,打个简单的比方吧,当初的许狂歌,一代剑仙,早就能遁入仙门了,却避开了仙门,去寻找自己喜欢的姑娘,他是剑仙,却散去修为,只是为了自己心中的姑娘。”

    肖遥深有所悟,点了点头。

    洪飞升说到这,这才想起来,问道:“后来呢?怎么样了?”

    他这番话是看着肖遥问出来的。

    既然知道肖遥和许狂歌之间有所渊源,这些事情,恐怕也只有肖遥才能知道了。

    肖遥想了想,说道:“挺好的结局,他带着那女孩一起飞升了。”

    “那倒是一大幸事了。”洪飞升哈哈大笑起来,“不愧是我敬佩的人!”

    肖遥笑了一声,也没说话。

    等回到了院子里,洪飞升搬来了两坛酒。

    “来来来,和我仔细说说许狂歌的事情。”洪飞升兴致冲冲说道。

    强行拉着肖遥坐了下来,洪飞升立刻打开酒坛子,酒气清香,扑鼻而来。

    肖遥万般无奈,只好将之前发生的事情简单说了一遍。

    只不过说去的时候,他直接避开了地球的事情。

    也正是因为如此,他这一番话,说出来漏洞百出。

    如果许狂歌真的飞升了,恐怕他们都会有所察觉。

    既然察觉不到,就足以意味着什么了。

    不过,因为武梧桐还在,洪飞升即便心里好奇,也没有多问什么,既然知道肖遥和肖龙象之间关系匪浅,肖遥的来历自然是不言而喻的。

    武梧桐嘛,则是根本没想这么多,只是听着觉得可悲可叹,甚至很是羡慕许狂歌和画扇。

    “能有一个当剑仙的男人,得是一件多么威风凛凛的事情啊!”武梧桐托着下巴说道。

    “你也不差。”洪飞升说道。

    “我?”武梧桐满脸的错愕,“我怎么了?”

    “哈哈,你的男人,不也为了救你,还要尝试炼制二品灵丹,来到了青城山吗?”洪飞升笑着说道。

    “我和他没关系,洪道长你想多了!”说完这句话,武梧桐就站起身,气的跺了跺脚,转身离开了。

    肖遥也是哭笑不得,说道:“洪道长,我和武梧桐之间只是朋友,你这可真是乱点鸳鸯谱了。”

    “真当我看不明白?”洪飞升看着肖遥,眼神中满是鄙夷,“我这是帮你啊!哎,你还是太年轻了。”

    肖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