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小说目录      搜索
第一千一百三十八章 青城山掌教
    武梧桐知道自己体内的寒气会非常难治,却没想到竟然还需要二品灵丹,这远远超出了她之前的所想。

    看到肖遥自信满满的样子,她的心里也越发的好奇,怎么想也想不出来,这家伙的自信心到底是哪来的。

    看肖遥的模样,似乎想要炼制出来一颗二品灵丹,对于肖遥而言,就是随手搓个泥丸似得。

    洪飞升虽然心里诧异,但是也没有多问什么,只是立刻安排人让肖遥和武梧桐暂且住下来,两人分了一个院子,就在洪飞升的隔壁,对此,武梧桐还是有些不满的,怎么说自己也是娇滴滴的大姑娘,怎么能和肖遥住在一起呢?不过,这里是青城山,又不是他们郦王府,有地方住就非常不错了,武梧桐脸皮也没那么厚,只能若无其事的点了点头,摆出一副毫不在意的模样。

    实际上,这姑娘的心里还是非常在意的……

    如果是旁人,想要在青城山住下来,还有一个这么好的院子,简直就是件不可能的事情。

    但是,既然是洪飞升安排的,整个青城山上上下下,就不会有人表达出任何的不满了。

    在青城山,虽然掌教是洪飞升的大师兄,可洪飞升在青城山说出口的话,分量可一点都不会比那个大师兄掌教来的轻。

    甚至于说,如果洪飞升对掌教这个位置感兴趣的话,他的那个大师兄都会立刻退位让贤,只是大家都知道,洪飞升一心求道,对这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根本不感兴趣,还是自由自在的住在小院子里潜心修炼,寻求那无上仙道,才是要紧的事情。

    剑仙许狂歌都已经飞升了,他们自然希望,洪飞升也能真的飞升,到时候,青城山在灵武世界的地位,怕是能再往前迈出一大步。

    到时候,青城山的弟子们,都可以对外炫耀:你们知道青城山吧?那可是出过仙人的地方捏!

    这就是一件非常值得激动地事情了。

    住下后,肖遥便已经开始准备着炼丹事宜了。

    没一会,洪飞升又跑过来串门。

    “肖遥,走!”洪飞升说道。

    肖遥瞥了眼洪飞升,倒是有些好奇,眨巴眨巴眼睛,问道:“要去哪啊?”

    “跟我去见见我大师兄。”洪飞升笑着说道,“怎么说你们也是客人,我大师兄是青城山的掌教,把你们安排住下当然没什么,不过主人还是要见一见的。”

    肖遥前后一箱,觉得洪飞升说的还是有些道理的,更何况自己还需要在青城山炼制聚阳丹,当然得先和主人打个招呼,不然到时候要是又出现了什么意外,反而不好。

    他带上武梧桐,跟在洪飞升的身后一起朝着七八里外的道祖殿赶去。

    听洪飞升说,平日里,他的那个掌教大师兄,一般都会待在正殿里。

    一路步行,也是武梧桐和肖遥都想沿途赏景,来的时候那小道士带路,脚下步步生风速度飞快,肖遥和武梧桐跟在他的后面也不好意思慢下来,自然也是健步如飞,如此一来,路边种的是什么树,他们都没看清楚呢。

    看到肖遥和武梧桐对周围的一切都充满了好奇,洪飞升只是笑而不语。

    等走了一会,洪飞升才说道:“青城山的景色还是挺不错的,不过看久了也就腻歪了。”

    肖遥笑着说道:“或许真的腻歪了,但是却也容不得别人说这里半点不好。”

    洪飞升微微一愣,继而大笑,冲着肖遥竖起了大拇指,说道:“这么说来还是有些许道理的。”

    青城山到底有多大,肖遥也不知道,即便是洪飞升的回答,也是很大很大。

    从洪飞升住的院子,走到正殿那边,都有好一段路程,路上不少人看到洪飞升都赶紧上来打招呼,洪飞升对他们也都回以笑容,其中有一些就是青城山的弟子,还有一些,则是上山的香客,上过山了,自然还得来观观景,在青城山山峰上,谈不上一览众山小,可也有一股睥睨芸芸众生的错觉,站在峰顶上朝着下面望去,当真会有一股豪气,从肝胆出蓬勃而出,自然便有了:立于青城最高峰,脱俗而起如仙人的诗篇。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青城山已经变成了姜国的地标性建筑,就像当初地球上埃及的金字塔,来到姜国,如果不来一趟青城山,出去都不好意思说自己来过姜国。

    听着有些奇怪,事实确实如此。

    来到正殿,还没进去,就听到身后一声怒喝。

    “又是你!”

    肖遥转过身,差点没忍住笑起来,他现在算是明白什么叫冤家路窄了。

    站在他们身后的,正是之前在山道上遇到的那些人。

    穆王府的夫人,听着倒是有些威风,肖遥也懒得去招惹对方,毕竟他现在的目的就是先炼制出聚阳丹,其次,再想办法凝聚自己体内的金丹,这里是姜国,他实在是不想节外生枝,不过,肖遥不惹事固然,但是也不怕事,如果对方卯足了劲非得找肖遥的不痛快,他也不会让对方好过。

    倒是那妇人,怒斥了一声:“鱼儿,闭嘴!”

    那年轻人现在身上都浑身上下的疼痛,可被自己娘亲这么一骂,倒是立马安静了下来,只是用一种近乎于杀人般的目光盯着肖遥和武梧桐,恨不得用眼神从肖遥的身上割下来一片肉。

    那妇人带着几个年轻人,走到了洪飞升的面前,做了个万福:“见过洪道长。”

    洪飞升微微一笑,还了个礼:“夫人前来还愿?”

    “是,之前来青城山求了一卦,果不其然,我家长子立刻拔了头筹,成为当今文状元,目前任命长山提督。”妇人微微一笑说道。

    洪飞升笑着说道:“可喜可贺。”

    说完,还没等那妇人开口,洪飞升又继续说道:“夫人还轻便,小道身上还有些琐事,先不奉陪了。”

    “好,道长先行。”

    等洪飞升带着肖遥和武梧桐离开之后,那妇人脸上的表情看上去有些凝重,甚至可以说得上是愁眉不展。

    之前那个叫小鱼的年轻人,被肖遥揍了一顿,心里还有些郁闷,却看到自己娘亲如此愁眉不展,心里不由有些郁闷,小声问道:“娘亲,您在想什么呢?为什么不让我上去报仇啊?”

    那妇人转过脸瞪了眼小鱼,说道:“还说报仇,人家不找我们的麻烦,就不错了!”

    “娘,你这么说,可就夸张了啊!我可是穆王世子,他要是真敢找我麻烦,我非得将他弄死!”小鱼冷哼了一声说道。

    “真以为你那世子殿下的身份有多了不起?”妇人冷笑了一声,说道,“之前听闻,他和洪飞升认识,我还有些不敢相信,毕竟洪飞升那样神仙般的人物,怎么可能会和这样的俗人搀和在一起,现在看来,之前那小道士所言非虚,那小子竟然真的和洪飞升有些关系,如此一来,倒是复杂了很多。”

    叫小鱼的年轻人叹了口气,说道:“娘,我知道了,咱们不去找他麻烦,不就行了吗?”

    之前那个三十来岁的男人,拍了拍小鱼的肩膀,舒了口气说道:“小鱼,你还是没明白娘的意思,娘是担心,那小子会仗着有洪飞升撑腰,找我们的麻烦,而且,那小子原本就不是普通人,最起码也是凝丹期后期巅峰的修为。”

    “那又如何?大哥,你现在不也是凝丹期的修为了吗?而且,我们王府上,还有两个一重高手呢!他能翻起什么风浪?”小鱼翻了个白眼说道,眼神深处满是不屑。

    “我们王府上,确实有两个一重高手,但是那两个一重高手是什么年纪了?之前我也用我师父叫我望气的法子,看了眼那小子,确实只有二十多岁的样子,这样的年纪,能有凝丹期后期巅峰的实力,即便是我,也落后了一大截,更何况他还被洪飞升如此看重,假以时日,想要成为二重高手,三重高手,怕也不是什么不可能的事情了。”

    听了自己家大哥的话,叫小鱼的年轻人,脸上的表情看着也没有之前那么淡然了。

    “不会吧?”小鱼小声说道,“洪飞升怎么可能会帮那个家伙呢?”

    “现在还搞不清楚他们的关系。”妇人说道,“不过肯定关系匪浅,鱼儿之前那么一闹,洪道长肯定看出来我们和那对男女之间有所矛盾,却问也不问,压根就不给我们机会,这是不得罪我们,但是也不希望我们去得罪他们啊!”

    说到这,那妇人再次叹了口气:“看来,咱们是真的招惹麻烦了……算了,还愿之后,速速下山,回家和王爷说一声,看他怎么说吧。”

    再说肖遥,进了大殿,两人也见到了洪飞升口中的大师兄,也就是青城山的掌教,此时正在和一个穿着锦福的中年男人聊天,手中持着拂尘,白发白须。

    “看到没?我大师兄看着就比我更加适合当掌教,别的先不说,就这外形,妥妥的仙风道骨嘛!”洪飞升站在边上哈哈笑道。

    肖遥想了想,也点了点头,确实如此。

    这时候,那掌教师兄也看到了洪飞升,立刻撇下那中年男人,朝着洪飞升这边走了过来。
上一页     返回目录      下一页
  sitemap